這個世界最大的問題是衝動的熱血太多而冷靜的腦袋太少

微信號:假裝在紐約

微信號:mr-jiazhuang

早上在一個群裡看到有人轉羅一笑的鏈接,我說了一句,我不會捐款。當時有人說我冷血。

我不但冷血到不捐款,我甚至冷血到不想轉PO,尤其是很多人在復制黏貼的,「每轉PO一次小銅人公司就捐出一塊錢」的那段話。

但很快,事實就證明我的冷血才是對的。

網上有傳言說,羅爾在深圳和東莞一共有三套房。網易新聞說這是羅爾7月15日在自己的公眾號寫過的。我翻了下他公眾號的歷史消息,沒有找到7月15日的推送,有可能是刪除了。

梨影片找到了羅爾,就房子的問題採訪了他,他明顯有點心虛,全程支支吾吾,只說東莞的房子「房產證還沒有辦下來」,但對於三套房子這個事實並沒有否認。

微博上也有人貼出了深圳社保局的調查結果。

11月28日,我們收到輿情監測,網民「劉俠風」在其微信發文《耶穌,請別讓我做你的敵人》稱參保人羅一笑患白血病在深圳市兒童醫院住院,文中提及每天醫療費用少則一萬出頭,多則三萬有餘的費用,一大半少兒醫保走不了。收到消息後,我處高度重視,立即展開調查並主動聯繫當事人,現將相關情況匯報如下:

一、基本情況

經查,參保人羅一笑,電腦號500745551,女,5 歲,2010年12月開始參保,至今參保為71個月。截至2016年11月底,共住院兩次,住院總費用合計為80336.72元,費用明細如下(兩次合併計算):

1、總費用:80336.72元;2、目錄外自費:11633.66元,自費比例為14.48%;3、目錄內費用:68703.06元;4、目錄內費用醫保記帳:61718.18元,占目錄內支付比例為89.8%,占總費用支付比例為76.8%;5、目錄內現金支付:6984.88元;6、現金支付合計(自費+目錄內現金支付):18618.54元,占總費用的23.18%。

其中,羅一笑在治療過程中,第二次住院時自費費用共10215.72元,使用2支培門冬酶注射液(自費藥品),單價4005.87元/支。

我處積極與深圳市兒童醫院聯繫,醫院方表示今天已有相關媒體到醫院就該事件進行採訪,羅一笑家屬承認在微信中有誇大事實的情況,並表示已停止眾籌。深圳市兒童醫院已準備好相關單據以備應對輿論發酵。

至此我們對這件並不複雜的事情可以有結論了:父親是真的,女兒生病是真的,父親對女兒的愛是真的,那些情真意切的文字也是真的。

至於那些說羅爾曾經拋棄前妻和與前妻生的孩子之類的傳言,是不是屬實則沒有必要深究、更不應該傳播,畢竟那些都是私事,和我們要討論的這件事毫無關係。

我甚至不在乎羅爾有沒有誇大事實、有沒有在對女兒的真情之外夾帶了一點點炒作的小心思,也不在乎他背後有沒有人刻意行銷炒作。

我也不想嘲笑那些在第一時間轉PO、捐款的人,他們的心裡還有善良,這是很寶貴的。

但盲目的、沒有來由的善良,其實是有害的。

善與愛是生理本能,也是道德傳統。在以前的社會,一個村子裡有誰家遇到變故,喊一聲,大家都會去幫他一把,這沒有問題,大家互相認識,彼此的社會關係就是信任基礎。人情是中國古代宗族社會的運轉規則。

但一個村子的力量畢竟是有限的,所以現代社會發展出了許多專業的NGO組織,為各個領域裡需要幫助的人,在整個社會的范疇裡尋找幫助。這些專業機構的好處是不言而喻的,除了能夠審核求助者的真實性,還能監管資金的流向,確保善款善用。

到了互聯網時代,世界重新變成了一個大村莊。尤其是在社交媒體上,任何人站出來喊一聲,他的聲音都可以迅速地越過地理界限,被無數的人聽到,而其中求助的信息總是能夠得到大家自發的接力傳播。

最理想的狀況當然是,有公信力、有實力的公益機構,能夠借助互聯網的力量,探索出符合互聯網規律的傳播方式,把公益求助信息最大限度地傳播出去,讓盡可能多的需要幫助的人都能得到幫助。

但中國社會的一個尷尬是,NGO的發展先天不足,幾次醜聞更是已經把慈善救助機構的信用透支得差不多了。所以大家寧願相信微博和公眾號上求助者發出的信息,也不願意通過慈善基金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現代社會的規則還沒有建立,於是隨著技術的發展,我們的行事方式反而重回小農經濟時代。

但問題在於,真正需要幫助的人可以借助愛心,但別有用心的人同樣可以;真正需要幫助的人可以利用互聯網,但騙子同樣也可以。

作為個體來說,我們很難一一去核實這些求助信息背後的細節。不排除會有人真的需要幫助,但一定也會有更多的騙子充斥其中,一不留神你就會變成別人悲情行銷的受害者,甚至還會幫著他吶喊,成為騙子的幫兇。

更不用說,大多數人連去核實真實性的基本意識都沒有,腦袋一熱,就轉PO了,就打錢了。

這個世界最大的問題,就是衝動的熱血太多,而冷靜的腦袋太少。互聯網時代,還有很多人做著盲目善良的村民。

有一些人的邏輯是這樣的: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能幫一把就幫一把,「但行好事,莫問前程」,如果是真的,就做了善事;就算是假的,反正也沒損失多少錢。

這樣想的人沒有意識到的是,一個人、一個社會的善心和能力都是有限的。幫了壞人,好人就得不到幫助。沒有人會一直做聖母,上當受騙幾次,願意出手幫助別人的人,會越來越少。

所以,在我們的社會建立起一個有效的、值得信賴的、有公信力的慈善救助機制之前,讓我們暫時放下盲目的善良、信任與愛。多一些懷疑、謹慎,不但不是壞事,不是冷血,而是真正的智慧與大愛。

我不諷刺聖母,做聖母不丟臉。

但在做聖母之前,先不妨把人想得壞一點。

新浪微博 / 微信 @假裝在紐約

聯繫郵箱:[email protected]

讚賞

人讚賞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