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問:刷爆朋友圈的羅一笑是什麼情況?

微信號:槽邊往事

微信號:bitsea

一早起來,朋友圈就被《羅一笑,你給我站住》刷屏了,讓我感到非常奇怪。在網上這些年,目睹過不知道多少起網路求助。但是,這一次是我所見過的最奇怪的求助事件。在這篇文章裡,一位叫做「羅爾」的男子,為自己罹患白血病的女兒祈禱。然後,朋友圈裡轉PO這篇文章的人,齊刷刷地加上了轉PO按語:

「羅一笑小朋友得了白血病,她父親心急如焚,但他沒有選擇公益捐款,而是選擇「賣文」,每轉PO一次此文有機構就會捐出一元錢。讓我們獻出愛心,為這個剛踏入人生的小朋友獻一份微博之力【心】,多謝!【合十合十合十】願天下的父母子女都健康快樂!」

我覺得奇怪的是:

1、翻查羅爾的微信公眾號,自始至終沒有診斷書,沒有病情描述,只有「白血病」三個字。一般來說,凡是在網上求助的人,一定會強調病情的嚴重程度,以此喚起公眾的注意。求助而無實情,這是奇怪之一。

2、翻查羅爾的微信公眾號,自始至終沒有談白血病診療費缺口問題。網上求助的家長,為了獲取寶貴的信任,會詳細開列診費、藥費,並且報告醫療費用有多少可以從保險走,有多少需要個人支付。求助而不求信,這是奇怪之二。

3、翻查羅爾的微信公眾號,自始至終沒有談家庭經濟條件。中國人有救急不救窮的傳統,網路救助之所以成立,是因為求助者證明自己無力支持高額診療費用,因此不得不向社會乞援救命錢。如果求助者經濟條件良好,完全有能力自行救助,那麼網路求助也就不成立了。求助而不自證,這是奇怪之三。

4、在《羅一笑,你給我站住》一文裡寫道:「我去跑各種各樣的證明,蓋各種各樣的章,辦笑笑的大病門診卡,申請小天使救助基金。這以前,我不想占政府的這些便宜,一分錢都不想占。現在我也不想占,我只想用這種方式告訴笑笑,爸爸正竭盡全力,你一定要等著我。那些手續辦下來,至少需要兩個月,笑笑能等上兩個月,就一定什麼問題都解決了。」

說實話,我被這一段表述驚呆了。合理合法的政府對國民的保障,在這裡變成了「占便宜」。面對重病的女兒,父親的態度是不占便宜,讓女兒再等兩個月。這位父親到底在想什麼?不占政府便宜,為什麼最後變成問機構要錢,全民轉載就可以了?不想麻煩政府,麻煩民眾,爆刷朋友圈就可以了?

他究竟是想救女兒,還是不想救女兒?這是奇怪之四。

5、在11月25日發布《羅一笑,你給我站住》之後4天,羅爾在他的公眾號新發了一篇文章《我承認,我被錢砸暈了頭》。在這篇文章裡,羅爾終於淡淡地說了一句:「2016年1月,我主持的《女報·故事》停刊,我一下子成了閒人」,但依然沒有任何相關經濟情況的說明。在文章中,羅爾寫了這樣一段話:

第二天下午,俠風讓我去他的公司喝茶,我趕過去,才發現老友劉平石和楊格也在。我們四個是牌友,自稱「深圳四大天王老子」(四個父親之意),常常湊在一起玩早已沒人玩的「三打哈」。這一回,俠風把我們召集起來,加上小銅人美女CEO李小跳,是來商量如何解決笑笑的醫療費問題的。我們商量的結果是,由俠風整合我為笑笑寫的系列文章,在小銅人的公眾號P2P觀察裡推送,讀者每轉PO一次,小銅人給笑笑一塊錢,文章同時開設讚賞功能,讚賞金全部歸笑笑。四大天王老子中,俠風是唯一的老板,他願意以這種方式幫助笑笑,我也很有面子,就同意了。

一方面是宣稱11月23日女兒第二次被送進危重病房,一方面是找了一個公眾號推送等轉PO,然後這樣的爹才會覺得「很有面子」。正常人難道不是先要到一筆救命錢才心安麼?為什麼有面子的老爸會那麼氣定神閒地等轉PO,然後一次轉PO兌換一塊錢?沒兌換呢?面對瀕危的女兒,父親卻體現了超強的心理素質,這是奇怪之五。

6、查找這個「小銅人」,介紹裡是這麼寫的:

小銅人公司,深圳小銅人金服,通過投資孵化與超過5000個微信號深度合作,覆蓋用戶以億計。核心業務:新媒體廣告投放、品牌行銷、效果行銷

孩子在危重病房裡掙扎求生,父親不占政府便宜讓女兒等兩個月,隨後又把微信號讚賞的錢分給別的白血病兒童,最後選擇了一家網路行銷公司,和這家公司一起玩轉PO換錢的遊戲。這已經奇怪到讓人只能微笑的程度了,難道真的是這個世界上物種太過豐富,人和人之間存在太多不同麼?這是奇怪之六。

7、《羅一笑,你給我站住》一文的最後,作為父親的羅爾寫道:

羅一笑,不要亂跑,你給我站住!

要是你不乖乖回家,就算你是天使,就算你跑進天堂,有一天我們在天堂見了面,爸爸也不理你!

從常情常理上看,任何一個父母哪怕到了最後一刻,都對孩子的生存抱有最大的希望。孩子還在救助情況下,父親就開始設想「跑進天堂」的情形,簡直讓人無法相信世間還有如此冷峻的父女關係。《羅一笑,你給我站住》一文,從文字的角度上來說,功能性非常強,文字上運用了許多技巧,讀下來很容易打動好心腸的公眾。但是,對於任何一個寫字的人來說,不免會產生一個疑問:這需要怎樣鋼鐵一樣堅強的神經,才會在這種時刻嫻熟地運用各種文字技巧?

《你給我站住》、《這一次我絕對不放手》這種中二已極的文章,放在平常沒有問題。而身為父母,孩子擦破一點皮都會揪心的父母,在孩子面臨生死的時候,還有心寫這種中二文章,還在抒情,這是我作為寫作者最為奇怪的一點。

如果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一個羅一笑小朋友,如果她真的罹患白血病,而且病情垂危,那麼,我願意為她的健康祈禱,祝願她早日康復。而且,我還要祈禱她有關愛自己的父母,能給與她及時的治療和精神上的撫慰。但是,我並不希望她陷入一種奇怪的局面,在這種局面裡,她的健康竟然不是最首要的問題。

最後,也希望有人能幫我解惑,回答一下我的七個奇怪。非常感謝!

參考文獻:

關心則亂:人為什麼會被行銷?

題圖攝影:Benjamin Balazs

圖片授權基於:CC0協議

槽邊往事和菜頭 出品

【微信號】Bitsea

個人轉載內容至朋友圈和群聊天,無需特別申請版權許可。

請你相信我:

我所說的每一句話,

都是錯的

禪定時刻

有些時候,文字技巧所暴露出來的問題,比沒技巧要多得多。

你不覺得奇怪?

讚賞

人讚賞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