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為什麼經典我只服這一篇

微信號:毒舌電影

微信號:dsmovie

《神奇動物在哪裡》票房口碑都炸裂了。

上映5天3.43億,快趕上《潘金蓮》12天的票房。

豆瓣評分8.1,跟《哈利·波特》系列持平。

《神奇動物》讓很多粉絲又回憶起了一種久違的爽,叫「哈利·波特爽」

華納(WB)片頭的配樂一出,一秒回到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影志

Sir也一樣!

必須承認,自《哈利·波特》完結五年來,還沒有另一個系列能接棒它,占領青少年電影市場。

《饑餓遊戲》不行,《分歧者》也不行。

為什麼?

有人專門拍了八集紀錄片《創造哈利·波特的世界》,來研究這個問題……

看完你就會懂,魔法世界是如何從點點滴滴的各種細節出發,被慢慢地創造出來的。

豆瓣上,這套片評分比HP電影還高(基本都在9.4)

看花絮都會哭的電影,大概就只有這一部了吧。

Part 1 演員篇

說到HP,很多人腦子最先蹦出的,一定是魔法三人組。

不得不佩服劇組的眼光。

現在回頭看當年小演員們的採訪,他們戲外的坐姿、說話語氣、小動作,完完全全符合書中各自的角色——

坐得端端正正的「哈利」,衣服都沒穿好、緊張到絞手指的呆萌「羅恩」,翹著二郎腿的個性美少女「赫敏」。

導演看中的,正是他們各自的「本色出演」。

選角最先定下來的是「赫敏」——艾瑪·沃特森

她從小就跟赫敏一樣,是學霸,還經常傲嬌地否認:

我從來不是尖子生,我沒有博覽群書

其實我和她完全相反

(這表情,完全就是滿分學霸在說「我沒有復習啊」)

長大之後艾瑪也承認, 好吧, 其實她就是我。

我以前在訪談中會說「我一點都不像她」

想要說服所有人,當時我多固執啊。

魯伯特·格林特剛開始也覺得自己跟「羅恩」並不像,唯一共同點就是有一頭紅發。

原著裡形容羅恩「又瘦又高、笨手笨腳、滿臉雀斑

實際上,他簡直太「羅恩」了。

前兩部的導演克裡斯·哥倫布一眼就看中了這個害羞的小男孩,看中他身上那種「淘氣、搗蛋鬼的特質」。

果然,在第一次正式媒體見面會上,他就冒冒失失地坐錯了位。

片場裡,因為笑場NG最多的是他;

拍著拍著戲說要上廁所的是他;

最搗蛋的也是他……

帶頭整蠱「海格」——

呃……我們就把一張紙條貼在他背後,上面寫著「打我一下給你1.5鎊

(說這話的時候還一臉不好意思)

上魔藥課的時候,拿羽毛筆在課本上畫了個很醜的斯內普。

還沒發現教授就站在他後面。

我讓他簽了個名,然後把這幅畫收藏起來了,哈哈

其實我還挺喜歡的

「赫敏」和「羅恩」很快就定了,但最重要的「哈利」還沒找到。

要知道,選主角往往最費腦。

這時,導演克裡斯·哥倫布和制片人大衛·海曼想起,曾經看過《大衛·科波菲爾》,片子裡的小丹尼爾,那孩子就不錯!

他們讓丹尼爾來試鏡。

雖然當時小丹尼爾經驗並不豐富,還特害羞——

第一次在公眾場合露面,話都說不溜,也不敢長時間看錄影頭。

我覺得我有一點兒像哈利,因為……

我也想要一只貓頭鷹

但導演和制片已經從他身上發現了「一種別人教不來的、迷人的特質」

大衛·海曼:他(丹尼爾)有一種特殊的氣質,像是一個年輕身體裡住著一個老人的靈魂

更有趣的,丹尼爾跟哈利還有一個地方最像——

超級害怕「斯內普」艾倫·瑞克曼。

每次看到他,丹尼爾都要在心裡默念:

這只是拍戲,這不是真的……

艾倫·瑞克曼太厲害了,我要嚇屎了

當然,對於三位小演員性格最傳神的描述,還是那個經典故事。

阿方索·卡隆接手《阿茲卡班的囚徒》時,曾讓三位主演寫一篇「角色背後故事」的論文。

艾瑪寫了差不多23頁紙,丹尼爾交了1張A4紙,魯伯特呢?

……他什麼都沒交,還解釋說:「我是認真對待的,可羅恩是不會交作業的。」

如果說第一部《魔法石》裡,小演員還是靠「本色出演」,那麼隨著年紀漸長,他們也開始越來越會演。

飾演盧修斯·馬爾福的詹森·艾薩克說,他對《密室》片末一幕印象深刻。

劇本上,艾薩克這一幕沒台詞。

但他在表演時,覺得此處應該有一句話,於是即興加了句:「希望波特同學能永遠在這裡拯救所有人。」

沒想到丹尼爾上前一步,接了一句:「放心,我一定會。」

再回憶起這段戲,詹森還是一副意猶未盡的口氣:

「這哪是個孩子,這是個13歲的演員。」

越往後,他們越跟角色融為一體,開始更頻繁地嚮導演提建議,甚至!

質疑導演

拍第三部時,導演阿方索·卡隆說,他們對角色太了解,以至於經常讓我覺得「我才是新來的那個」。

對小演員來說,一個角色演幾年,比一年演多個角色更能提升自己。

就像越來越成熟(帥)的納威說的——

每年都為角色帶來一點點改變,逐漸增加層次豐富角色

而且最重要的是,這三個小演員也跟故事主人公一樣,成長為三個優秀的人。

Part 2 幕後篇

我們再說回第一部《哈利·波特與魔法石》。

對整個系列來說,把整個魔法世界搬上銀幕,為接下來的整套作品定下基調,第一部的任務尤其重大。

必須感謝美術指導斯圖爾特·克雷格

他是制片人大衛·海曼聘用的第一個員工——比導演還早。

克雷格參與了整個HP系列的製作,在此之前,他憑《英國病人》《危險關係》《甘地傳》拿過三座奧斯卡小金人。

開工前,他先去見了JK羅琳,從羅琳那拿回了一張「餐桌上畫出的霍格沃茨規劃圖」。

就是憑這麼一張畫技可以說天(拙)才(劣)的隨手塗鴉,克雷格居然像被施法了一樣,打造出現在這個與眾不同的魔法世界。

別以為復制塗鴉很輕鬆……

那一團幾個醜圓圈就代表的城堡,最後變成了這樣——

有莊嚴的外觀、有整條對角巷街道。

克雷格的手稿

而那些連羅琳也塗鴉不出的細節,他做到得就更酷——

《魔法石》中,古靈閣的大門可不是單純的密碼門,而是有無數把鎖的金庫門,需要妖精施法才能打開,為了做出一扇真實的門,劇組花了足足三個月。

更別提購物天堂對角巷的櫥窗裡的商品,足足超過兩萬件,還不重樣。

甚至一張零食包裝紙、一個小杯墊……都需要設計。

(Sir相信,HP裡面的一條內褲、一張衛生紙,也一定有它獨有的價值。)

知乎網友@windleavez曾透露,為《哈利·波特與混血王子》電影裡只出現了1分20秒左右的「韋斯萊魔法把戲坊」,整個團隊的15名設計師,耗時1年,設計了40000份海報、玩具和包裝盒。

什麼也不說了,真誠地送上膝蓋。

但在美術指導克雷格看來,這些頂多算費時。創造魔法世界最難的部分,是如何把握現實與魔幻之間微妙的平衡。

魔幻不難,真實也不難。

最難的,是亦真亦幻,在現實與魔法間自如穿行。

哈利·波特的故事發生在霍格沃茨,卻讓身處麻瓜世界的我們感同身受。

你敢說小時候看完電影,沒幻想過有一只自己的貓頭鷹?

你敢說,沒幻想過有一天收到那封魔法學校的錄取通知書,就可以名正言順地不上麻瓜的課?

它可不像《饑餓遊戲》《分歧者》,打打打殺殺殺,做著離日常十萬八千里的事。

也不是《阿凡達》裡那個完全不存在的潘多拉星球。

亦真亦幻的好處就是——

魔法很多,卻都結結實實紮根於真實,玩虛的,卻一點也不虛。

魔法列車停靠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入口是倫敦火車站第九和第十站台之間的一堵牆;

魁地奇根本就是空中版足球。

克雷格認為,當魔法從看似真實的東西和場景裡冒出來,那種魔幻感,反而更強烈。

(Sir不能再同意了!)

但早期拍攝時間緊,劇組不可能搭出整個場地,於是他們去了保留著大量歐洲古建築的牛津、劍橋取景。

理由?廢話……當然是因為霍格沃茨的歷史也很久。

他們選中牛津的基督教會學院,作為霍爾沃茨的大廳。

蘇格蘭的愛裡維克古堡,則是魁地奇球場。

這裡拍一點,那裡拍一點,再跟事先設計好的場景相融合……

你們滿心羨慕的霍格沃茨,就是這麼拼出來的。

當我們跟著哈利,第一次看到月光下童話般的霍格沃茨時,有的驚掉了下巴,有的驚掉了雙下巴。

做到得很成功,對吧?

不對……其實,在克雷格眼裡,霍格沃茨的設計可失敗了。

當你把它(霍格沃茨)的各部分組裝在一起,它並沒組合出一個成功的標誌性輪廓

它並不像期待中的那麼簡潔

所以在接下來幾部中,他一直在「偷偷」改良,重新搭建霍格沃茨,讓它更完美。

不,準確的說,是讓它更渾然一體。

有了這個渾然一體的大世界,再往裡塞一些「特別」的小東西

這樣,就有了一大波腦洞開到沒邊的魔法生物。

巨龍、狼人、八眼巨蛛、鷹頭馬身有翼獸……

對製作團隊來說,要讓觀眾真真切切地相信「哈利會被吃」,那麼,就得讓書裡的怪獸,真的活過來。

《火焰杯》裡的噴火巨龍,會怒吼加噴火,氣勢一點不比龍母那三只差。

《密室》裡的八眼巨蛛阿拉戈克,絕對是HP裡最惡心的怪物之一。

真實的機械蜘蛛重達4噸,外表恐怖,觸手上每根毛發都清晰可見。

甚至連小小一本《妖怪們的妖怪書》,也真的像書裡那樣……

能動、能呼吸,還會咬人!

前兩部飾演鄧布利多的老爺子理查德·哈裡斯,拍片時居然誤以為動物都是真的……

我記得最有趣的一件事,是跟理查德·哈裡斯一起。

他靠近我們說:

他們把這些動物訓練得太好了,不是嗎?

——導演克裡斯·哥倫布

(老爺子你的初中生物課怎麼學的!)

更驚人的是,每個生物才不僅僅是真,它們還被賦予了「獨特個性」。

用《阿茲卡班的囚徒》導演阿方索·卡隆的話說,它們不是生物,也是人。

比如鷹頭馬身有翼獸巴克比克,HP中最重要的一只神奇動物。

在它身上,哈利學會了拋開一切、自我解放。

雖然巴克比克大部分用電腦特效做成,團隊還是為此造出了三只「真正」的鷹頭馬身有翼獸。

它們身上每一根羽毛都是單獨裁剪、單獨上色,再一根根黏上去的。

身體裡還安裝了電動機械手臂,能低頭、眨眼、彎腿。

片場的真·鷹頭馬身有翼獸

製作團隊給巴克比克的設定是:驕傲、雄偉但又危險。飛起來很美,走在地上又有點笨、有點懶洋洋。

所以拍攝時,阿方索會不時叫停,調整巴克比克的行為。

我們還要再做些修改,它現在顯得太調皮、太隨意了

他還得意地透露,如果看得夠仔細,你會發現,巴克比克拉了泡屎……

一坨屎,無比機靈地證明了一個生命地存在,真是太有創意了!

有個性、有脾氣,這就是巴克比克能成功俘獲人心的奧秘。

整套紀錄片裡,導演、制片人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

我們當時就只有一個念頭,把片子拍好。

而看了這一圈研究,Sir相信你已經明白答案。

為了回答「為什麼這個魔法世界絕無僅有」的問題,紀錄片研究了裡面的兩個世界、三個主角,還有一堆神奇動物,最後得出結論,原來是因為:

整個劇組從上到下,所有人都中了邪一樣地相信,哈利·波特中的魔法世界……

真。實。存。在。

動畫總監巴勃羅·格裡洛說:

我們相信這些古老的生物可能正漫步在英格蘭的原野上。

斯圖爾特·克雷格說:

我們並沒有進入另一個世界,這個世界裡就存在魔法,只不過我們這些麻瓜看不見。

如今,整個HP系列已經完結。

就像「羅恩爸爸」所擔心的,這樣大規模的工程以後恐怕再也不會有。

那些高水平的布景畫師、道具製作者,他們的工作也許就到此結束。

曾經看這三個小夥伴的故事,打動了很多人。

而現在看紀錄片才發現,這麼少見、執迷的製作團隊,卻更打動人。

原來,陪我們度過青春的,是這一撥沉迷魔法世界的中年大孩子

「年輕」不是資本,它只是一種做好產品的心態。

功利心、市場和商業價值,決定了一些事,但不是全部。

哈利·波特不沉迷,就做不出這樣的魔法世界。

馬丁不抽風,做不出《權力的遊戲》。

暴雪如果不幼稚,做不出《魔獸世界》……

所以,與其說「看了《哈利·波特》我的青春無悔」這種廢話。

不如說,幕後的苦心製作,啟發了現實裡那些拍影視劇的麻瓜們,你們應該怎麼打磨作品:

要像中了邪一樣,一直保持年輕啊。

本文圖片來自網路

想看的,AB站都有汁源

編輯助理:狗蛋兒、二田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