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做夢,夢見被鬼亂摸是什麼體驗?

微信號:我們愛看內涵圖

1

「空山白雨,閻王娶妻。活人勿視,百鬼回避——!」突然,猶如戲子唱戲的怪異聲調響起,木門嘎吱嘎吱的打開了。

我抓緊自己身上的被角,身體卻僵硬得似乎無法動彈,濃重的睡意向我的腦海裡面襲來,喉嚨異常的難受,想要張嘴說話,卻被冰涼的柔軟猛地封唇!

濕潤的舌尖在我的唇瓣打著圈,一點一點的咬住我的唇瓣,我吃痛忍不住微張開嘴唇,卻被突然溜進來的舌頭相互糾纏著,唇齒相依的感覺讓我的雙手不由得攀上他的肩膀,渾身軟綿綿的像灘水軟在他的胸前。

身上的白色‘喜服’輕輕的被人撩了起來,有著一雙大手在我的腰間遊走著,輕輕趴在我的耳邊,一口咬住我的耳垂,向我的脖間裡面吹著一口氣,身體一下子打了一個寒蟬,卻很享受這樣輕柔的觸感。

裙擺被推到了胸前,灌進一大片的涼意,那輕微的酥癢感讓我不禁弓起了身子,迎合著他的觸摸,這種感覺怪極了,修長的兩條大腿被他輕輕的分開,我不安的想要睜開眼睛看清他的容貌,卻被一縷布條蒙住了雙眼,只來得及捕捉到他左手拇指上的碧玉扳指。低沉性感的嗓音在我耳畔響起:「我會輕點的」

那雙手好像帶有魔力一般,所到之處,讓我渾身都變得敏感不已,有些難受的從嘴裡面發出呻吟的聲音:「唔~嗯~~~」

那種空虛的感覺,讓我不自主的想要抓住,很難受,忽然一種撕裂般的疼痛從下面傳來,讓我一下子驚醒了過來。

……

我赤著腳打開了房間的燈,確認剛才只是夢,我才稍稍放下心來。無力的靠著牆癱坐在了地上,說到底,夢並非是夢,而是我十四歲那年真實發生過的。

我叫樊音,十八歲,如花蕾綻放的年紀。

外人都不知道我家的秘密,每當我們家有女孩兒出生,全家人的心情必定是沉重的,沒有一絲的喜悅。那和重男輕女沒有關係,只是因為多年前的人鬼契約,我們家世世代代的女子,都是要嫁給‘陰人’的。所謂陰人,壓根就不是人,據說是地府的鬼。

記得小時候,我和爺爺奶奶住在偏遠的小山村裡,那裡的人們把那個村子叫做渡村,我不知道有什麼特別的含義,只知道那裡的人都相信有鬼神一說,附近的道士和尚和不少,村子裡的風氣到了連辦喜事都要請道士或者和尚做做法熱鬧熱鬧的地步。

很小的時候,我見過我的小姑姑在夜裡被強迫披上了白色的喜袍。沒錯,是白色的,和多年以後我披上的白色喜袍是如出一則。因為她嫁的不是普通人,不穿紅色,必須是白色。臉上的妝容不算好看,而是詭異的看上去很滲人的那種,臉上被粉撲得白得嚇人。

她是被綁著進了新房的,新房不像新房,倒像是靈堂,到處都是白色的布料,連‘喜’字都是白色的紙剪的。那一夜過去,小姑姑再也沒有睜開眼,她的屍體被抬出來的時候,渾身上下都布滿了青青紫紫的傷,特別是下體那個部位,簡直是慘不忍睹……

我們家的人和村子裡的人來往甚少,就是為了不讓這個世世代代都要執行的秘密被外人知道,奶奶說,一旦得罪了‘陰人’,後果誰也承擔不起。

時隔這麼多年,我還依稀記得當小姑姑的屍體被抬出房間的時候奶奶那張布滿皺紋的臉上落下的淚珠,那種無可奈何的眼神,在我十四歲的那一年又出現了……

和小姑姑的屍體一起被掩埋的還有婚前‘陰人’送來給她的信物,聽奶奶說每次的信物都不一樣,因為並不是嫁給同一個人。每當我們家有女子快到十四歲,信物就會憑空出現,那時候,全家人的神經都會緊繃起來,並且開始準備婚事,為此,我對信物的事記憶猶新。

小姑姑收到信物是一枚翠綠色的戒指,透著陰森的光,而我收到的是一塊白色的玉佩,上面的圖案是龍。我清晰的記得,那塊玉佩我沒有從那間小屋帶出來。

我是唯一一個在和‘陰人’結婚之後還能活到現在的,過去我們家的女子在和‘陰人’婚配之後活不過半年,更多的是在新婚之夜就死掉了。那噩夢般的一晚之後,我被爸媽帶到了現在的城市生活,就是為了擺脫那個村子噩夢般的過去。四年了,我以為我能忘了,可以像正常人一樣的生活,忘掉自己跟‘陰人’結過婚……可最近我老是會夢到那晚發生的事,連續半個月了,我快瘋了!

剛才夢境裡的一切都那麼真實,就好像一遍一遍的在重復演練,那冰涼的觸摸,還有那撕心裂肺般的疼……

房間的門被敲響,我驚得整個人都彈了起來,這突如其來的敲門聲差點把我嚇個半死。媽媽擔憂的聲音傳來:「小音?你沒事吧?」

聽到媽媽的聲音,我放下了心,正要去開門,卻看見當初被我留在村子小屋的玉佩就安靜的躺在門前的地板上!我嚇得驚叫出聲:「啊——!」

媽直接推開門走了進來,看見我驚恐的樣子,她不解的朝地面看去。當她看到那塊玉佩的時候,臉上的表情是僵硬的。過了一會兒她才說道:「這玉佩……可能是我不小心帶到這裡來的吧,沒事,我拿走它,你好好睡覺。別相信瘋老婆子的話,這世上沒有什麼鬼神。」

媽媽口中的‘瘋老婆子’是我奶奶,當初發生的事,家族裡的人是背著我媽進行的,她念過大學,不信鬼神,但我們家的人都深信不疑。收到信物之後,家裡的長輩就把我媽騙走了,我爸知道這件事,他大概從記事起就清楚這件事的重要性,所以他選擇妥協。

後來我媽瘋了一樣的找到我,把我從那間掛滿了白布條的小屋子裡抱了出來,那時的我,經歷了打擊和驚嚇,整個人像個傻子一樣,呈癡呆狀。

2

那玉佩本來放在床頭,媽媽在抱走我的時候不小心把玉佩弄掉在了地上,我聽到了玉佩接觸地面時發出的聲響。媽媽那時候還回頭看了一眼,她大概知道那是什麼,沒有理會,直接帶著我離開了。這件事不光成了我的噩夢,大概也是縈繞我媽媽至今的噩夢,這四年來她不允許我爸和家裡人聯絡,她很透了樊家的人,跟我爸隔三差五的爭吵也多是因為憤恨我爸當初聯合樊家的長輩一起騙走她。

這原本應該在村子裡的東西,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盡管媽媽有意安撫我,說是她帶到這裡來的,可我還是不信,她當時並沒有把玉佩撿起來,天才剛蒙蒙亮她就帶著我離開了村子,怎麼會帶走那塊玉佩?

媽把玉佩撿起拿走了:「你好好休息,有事就叫媽媽。」

媽走後,我卻怎麼也睡不著了,不敢關燈,不敢閉眼。好不容易挨到天亮,我拖著沉重的步伐往學校走去,要高考了,我不能因為這件事分心,能不能考上好的大學預示著我未來的路怎麼走。

雖然還是早上,陽光已經開始炙熱起來,整座小城像是剛被放在了蒸籠裡,溫度在漸漸的上升。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有種被人盯著的感覺,被窺探的感覺很不舒服。我看了看四周,沒有發現什麼奇怪的人,這個時間,大多都是上班族和學生黨在活躍。

走到校門前的時候,突然從一棵樹上竄下來一直渾身黝黑的貓,它怪叫一聲站在不遠處盯著我看,綠油油的眼睛仿佛能洞察一切。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總覺得它看我的眼神那麼的怪異,不像一只動物……

我戰戰兢兢的從它面前走過,它竟然就那麼安靜的看著我,沒有躲開,目光一直沒離開過我!

以前聽奶奶說貓是通靈的,黑貓是其中之最。想到這裡,我不由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昨夜的事已經讓我整個人都敏感起來。

加快腳步走進了學校,大門口的保安老頭兒意外的跟我打招呼:「音音……來了……」他的聲音沙啞難聽,語調緩慢,就像硬生生的卡在喉嚨拼命擠出來的一樣,我有些納悶,在這裡念書快三年,我沒有和他說過一句話,他為什麼會跟我打招呼?還親切的叫我音音?

保安老頭叫什麼我不知道,只知道他六十多歲了,身材瘦小,皮膚已經有些皺巴巴的,以前見他精神頭很好,但是今天臉色明顯很不好,白得嚇人。

出於禮貌,我‘嗯’了一聲繼續往前走去,突然又聽見了貓叫,我回頭看去,保安老頭正抱著之前從樹上竄出來的黑貓,他和貓一起盯著我看,眼神有種說不出的怪異。

我心跳加快了不少,拍了拍自己的臉,提醒自己別太敏感了,那黑貓應該是保安老頭頭養的,僅此而已,盡管我之前並不知道他養了只貓……

到了教室,本以為有不少人在溫書了,要考試了,大家平時都很拼命,但今天特別奇怪,已經來了的十幾個人都呆呆的坐在座位上,書放在課桌上根本不看,一個個臉上的表情都有些呆滯。

我有些狐疑的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前排的男生赫源突然轉過頭對我說道:「我快死了……」

我皺起了眉頭,心裡泛起了一股厭惡的感覺,他其貌不揚,平時不學無術,而且比較惡劣,動不動就纏著我說一些葷笑話,說一些並不好笑的笑話,像塊膏藥,甩都甩不掉。不知道他又在開什麼莫名其妙的玩笑。

我懶得理他,拉開了書包的拉鏈,剛把裡面的書拿出來,我整個人都愣住了。書包的最底下,那塊雕刻著龍的白色玉佩靜靜的躺著,我呼吸變得急促了起來,渾身都在顫抖。

赫源突然笑了起來:「嘿嘿嘿嘿……」

我惱怒的問他:「你笑什麼?!」

他突然露出了一個很怪異的笑,湊近了小聲說道:「空山白雨……閻王娶妻……生人勿視……百鬼……」他話還沒說完,我直接把書包砸在了他身上:「滾!」

看著書包掛飾上的金屬物質在他臉上劃出了一道幾公分長的血痕,我又有些內疚。正要道歉,他卻轉過了頭去用怪異的音調唱著剛才那幾句話,這讓我想起了四年前的那個夜晚,那猶如戲子唱戲般的曲調……

我承認,盡管媽無數次的告訴我,世上沒有鬼神,但我對鬼神一說深信不疑。媽媽大概也無法解釋那晚我是怎麼失去童貞的,她懷疑過有人玷污了我,並不是什麼‘陰人’作祟,可我很清楚,壓在我身上凌辱了我一晚的並非活人,因為他連呼吸時帶出的氣都比常人要冷,盡管有呼吸,整個人也沒有一絲的生氣!

我把手伸進了書包裡,攥著那塊玉佩跑出了教室。學校高高的圍牆外有一條小河,我走到圍牆邊,用力的把玉佩甩了出去。做完這一切,我拖著快要虛脫的身體往教學樓走去,只希望這一切快點結束,四年前就該結束了……

突然,我感覺頭頂上方有什麼東西落下,抬頭一看,赫源面朝著我落向了地面,‘砰’的一聲,他的血濺了我一身,染紅了我白色的休閒鞋。這一切發生得這麼突然,我愣愣的看著躺在我腳下還在不斷抽搐的他,雙腿猶如灌了鉛似的挪動不了半分。

他眼睛、鼻子、嘴裡都在冒著血沫子,他絕望的看著我,喉嚨裡發出了微弱的聲音:「救……救我……」

3

回到家,正在看電視的媽驚訝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你怎麼了?!怎麼這個點兒回來了?哎呀!哪裡來的這麼多血?!」我撲進她的懷裡痛哭了起來:「媽……他是不是又來找我了?我去了學校才發現那塊玉佩就在我書包裡……您知道嗎?有人自殺了,就在我把玉佩丟進小河裡的時候,那個自殺的人就死在我的面,血濺了我一身……媽,我害怕……」

媽也跟著我哭了起來:「作孽啊……我這輩子是作了什麼孽嫁進了樊家……為什麼偏偏生了個女兒……」

那一刻,我知道媽媽的內心也崩塌了,原本她一直在我面前都是堅強的模樣,我之前只見她哭過一次,就是在四年前她帶我離開村子的時候。其實她內心早已清楚明了,對於樊家只要有女子出生就會世世代代要執行的‘陰婚’,她早就已經深信不疑,只是不願意接受現實罷了。

接下來的幾天,媽沒打算讓我去上學,她就想我呆在她的眼皮子底下,這樣才放心。

赫源的死上了新聞,網路上瘋傳某高校有高考生因為高考日期將近壓力過大跳樓自殺,並且呼籲家長不要給孩子太大的壓力。我覺得有些可笑,赫源並不想死,他很有可能也不是自殺。在他臨死前,還求我救他……

沒有人能預知自己的死亡,他告訴過我,他快要死了,而那時候,我以為又是他的冷笑話。

夜裡,我躺在床上眼神空洞的望著天花板,不敢關燈,只要四周一黑下來,我就會自置身恐懼。

雖然早就洗過澡了,帶血的衣服也換了下來,可我似乎還能聞得到血腥的味道。就在我睡意襲來快要磕上眼的時候,卻突然聽見了一聲冷笑,在這寂靜的夜裡顯得那麼突兀。

我睡意頓時全無,驚恐萬分的坐起身看著房間的每一個角落,即使最後什麼也沒發現,可我還是無法安下心來……

突然,我覺得背後泛起了涼意,一雙修長的手從身後抱住了我。我的身體就如被萬騰纏繞,無法動彈,那雙手像是冰塊一樣,在我身上肆意遊走,我認得那雙手上的碧玉扳指,四年前那晚凌辱我的家夥,左手的拇指上亦有一枚碧玉扳指。

隔壁房間爸媽的爭吵聲傳來,媽媽歇斯底裡的吼道:「為什麼在我嫁給你之前你不說清楚你們家招惹上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我的小音會這樣都是你們樊家的人害的!她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就跟你們樊家的人同歸於盡!」

爸爸向來沒有脾氣:「阿雲,這麼晚了,讓女兒好好睡覺行不行?會吵到她的,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我多麼渴望爸媽現在就過來救我,可是我內心的絕望沒有得到救贖,我的身體落進了一個冰冷的懷抱,他抱著我倒在了床上。

「樊音……我的妻……」

陰冷的聲音就在我的耳畔,我眼眶裡泛著淚水,我想求他放過我,可是喉嚨裡發不出聲音來,他的手伸進了我的睡衣:「四年不見,你長大了……」

要不是他的手此刻就在我胸口,我肯定不會把他一本正經的語氣跟下流聯想到一起。

我努力仰著頭想看清他的樣貌,不明不白的就被XX了,我總得看清楚他想得怎麼樣吧?不過想想他連人都不是,說不定就是兇神惡煞的樣子,要麼就是那種看著滲人的……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猩紅色的惡鬼面具,看著有些讓人背脊發涼。他兩指在我眉心一點:「你就這麼好奇我的相貌?不害怕了?」

我急忙閉上了眼睛,我怕面具後的是張青面獠牙的鬼臉,那我只會想一頭撞死,有人說聲音聽著好聽的長相就不怎麼樣,他的聲音……十分悅耳,所以我對他的長相只有不恐怖這一個要求。

不不不,我到底在想什麼,我不要跟一個鬼糾纏下去,只要我能活過今晚,無論找什麼道士和尚的,我都得把這只鬼給除了,那樣的話以後就不會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

心裡打定了主意,我只盼著夜晚快過去,鬼在白天是不能囂張的,這個常識連我們村子裡的小孩子都知道。

感覺到他手如遊蛇一樣熟練的扒下了我的睡衣,房間裡的燈閃了幾下竟然熄了,我腦子裡嗡的一聲,呼吸頓時急促了起來。他的手滑到了我的小小腹,然後一路往下到了最敏感的地帶,隔著我白色的蕾絲內內撫摸著我的柔軟……

↓↓↓↓閱讀精彩內容請點擊「閱讀原文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