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馬子的正確姿勢

微信號:笑點研究所

微信號:xd2299

大家好,我是一名健身教練,就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那種。

我馬子也是喜歡健身的姑娘,我們是在健身房裡認識的。她一直是個好姑娘,可是最近她有點不正常,老是問我要錢買首飾。我很納悶,為什麼要戴首飾了呢?因為她怕影響運動從來不戴首飾的啊。

我問她:你為什麼要買首飾啊?戴著首飾健身多不方便啊。

她說:我要紅!戴上首飾再拍個這樣的影片可能我就紅啦!

說著她在手機上找兩個影片給我看。

看完對我說:你看人家主播跳的多好,還有這兩個大老爺們,多有意思啊。

我疑惑地問她:你要拍這種影片和買首飾有什麼關係呢?

然後她又放了一遍主播的影片指著那個女主播的脖子給我說:你看她帶著項鏈多好看,所以我也要買一個戴著再拍影片,然後我就紅了!

我暫停影片,仔細一看,你還別說,還真戴著項鏈!

我覺得她有點瘋了,買個項鏈再跳一個《我要紅》的舞蹈傳到網上就能紅嗎?

我想了很久,最終得出結論:她腦子瓦特了。

然後我為了拯救我青春陽光的馬子,打算一個人偷偷地去咨詢一下心理醫生。

我花二百塊錢找到一個心理醫生,我坐在她對面一五一十的把我馬子最近發生的事情都告訴她了,可是我始終想不明白的是,從開始給我看病她就在笑,笑得我渾身發毛。

等我講完了她一本正經地說:你說完了?你描述的症狀是不是這樣的?

說著她拿出她的手指給我看了一個類似的影片。

我看著影片裡的人再抬頭看看她,臥槽!這不是她自己嗎?我想,本來是想來治好馬子的精神病的,沒想到又遇到了一個精神病。

我看完這個影片站了起來,對這位女醫生深深鞠了一躬說:女士你好,醫者難自醫,你好自為之吧。說完我就走了。

看來看醫生這招行不通了,我在外面逛了很久想到了我一個學音樂的女同學。人家學歷高,應該能替我分析一下。

我敲開她家門的時候,她高興地不得了,可是原來也沒這麼熱情的歡迎過我啊。其實這也正常,我們好幾年的同學了,再說了,我隱隱覺得她在一直暗戀我。

還沒等我坐下,她就拉著我到了她的琴房說:我正愁找不到人幫我拍影片呢!你來的正是時候,幫我舉著手機,我要拍個即興表演。

我一臉懵逼,舉著手機,當她開始唱「我要紅」的時候我幾乎崩潰了。這世界到底怎麼了?

拍完她看地津津有味,我問她:你也瘋了嗎?這種影片有什麼好玩的?

她一臉不屑地說:看你年紀不大,怎麼out了呢?這舞蹈叫《我要紅》,據說跳了能紅的,現在網上都傳瘋了。說著她找了兩個影片給我看

她接著說:你看消防員和學生都在跳,多好玩,多有意思啊。

「哦」了一聲就走了,走在路上我想:難道是我得精神病了?

我回到家坐下,馬子用期待的眼神看著我,我拿起手機,把我僅有的一萬塊錢積蓄轉給了她。她高興壞了,親了我滿臉哈喇子。

第二天一早,我在健身房,想著昨天的事情,拿起手機開始查這個《我要紅》的影片,原來網上有很多這類影片,主要還是薛之謙最先拍的。

而且都傳瘋了,大家都在玩,看來我真得落伍了。

再想想我昨天做的事,我就是一個智障啊!

這時候馬子買首飾回來,迫不及待要拍《我要紅》的影片了。我找一個哥們和我一起給她做陪襯。大家仔細看她的脖子上,帶得是我那一萬塊錢私房錢。

啊?你問哪個是我,我不告訴你!

哈哈哈哈,即使我不說你可能也猜到了。沒錯,長得最像智障的那個是我。

(完)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