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有3000萬近視孩子買不起眼鏡,這個美國高材生在北京擺地攤籌款

微信號:一條

微信號:yitiaotv

Sam Waldo是常春藤名校的學生,一畢業就跑到雲南農村,給那裡的孩子當起了英語老師。

Sam與一同支教的Andrew發現許多孩子視力很弱卻沒有眼鏡戴,而這樣的孩子在雲南有80多萬,全中國則有3000多萬!

為了讓這些孩子都能戴上眼鏡,他竟然在北京街頭擺起了地攤。

點擊影片,看看這個美國人在中國都遇到了什麼故事。Sam的中文非常流利!

大學畢業後,你有考慮先去做有意義的事,再去工作賺錢嗎?歡迎留言。

我叫Sam,今年28歲,老家在休斯頓,在中國已經6年了。我喜歡大家叫我魏文傑,它聽上去很像一個真正的中國名字。

我現在在北京擺地攤,賣我們自己設計的墨鏡。每賣出去一副,就捐一副近視眼鏡,給雲南山區的孩子。

在雲南,需要做視力矯正的孩子大約有80萬,而在全中國,這個數字是3000多萬。但是他們沒有資源,或者說沒有意識,去配眼鏡。

我們的目標,是不讓任何一個孩子因為近視問題而失去繼續接受教育的機會。

我在哥倫比亞大學修的是經濟學和中文專業,許多同學畢業後都去華爾街的投資銀行工作,收入很高。

我希望能先做一些有意義的事,再考慮以後要怎麼賺錢、怎麼生活。所以2010年我決定到雲南支教。

我一直都很想看看中國的農村是什麼樣的。我住的地方叫湧寶鎮,距離昆明有12個小時的車程。

我教小學和初中的英語。去學生家中家訪的時候,像是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鎮上的大多數人都沒見過外國人。他們會問我一些關於錢的問題,比如從美國坐飛機到雲南要多少錢?雖然這裡的人都沒有坐過飛機。

他們也不太理解為什麼我在這裡支教,而不是去省城賺錢。但他們對我很熱情,喜歡拿當地的白酒招待我,我一喝就倒下。

不久,另一位美國的支教老師Andrew發現,一些孩子的視力比較弱,上課時要跑到最前排才能抄下黑板上的字。

後來給他們做視力檢查,我們都嚇了一跳。有些孩子連視力表上最大的字都看不清。他們自己也一直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我沒法想像這些孩子都是怎麼度過課堂時間的,看不清黑板上的字,他們一定會被老師罵笨,那樣就更不想讀書了。我覺得非常難過。

根據史丹佛大學的研究,給一個需要眼鏡的孩子配眼鏡,對他的影響,超過他父母的教育水平或其家庭收入對他的影響。

當地的家長沒有能力給孩子配眼鏡,所以我和搭檔Andrew決定來做這件事。我們給這個項目取名叫「點亮眼睛」。

我們開始找途徑為這些孩子募捐,籌集到的錢用來給他們做視力檢查和配眼鏡。

當時我們跑到隔壁縣城的醫院,說服那兒的眼科大夫到學校給孩子做檢查。我們能給的費用很低,但還是有人答應了。

「點亮眼睛」是2012年成立的。第一年主要是做視力檢查和發眼鏡。

許多孩子從小到大都沒接觸過眼鏡,有的會嫌不好看就不戴,或者跟同學換著戴,但這樣對眼睛的傷害更大。

所以第二年我們發完眼鏡之後,還要培訓他們一些愛眼知識,教他們怎麼戴。

但是,依靠募捐無法長期維持捐贈眼鏡的開支。所以2014年回到北京後,我們討論出了一個可持續的商業模式,叫買一捐一。

每賣出一副墨鏡,就捐一副近視眼鏡給那邊的孩子。我們給品牌取名叫Mantra,是信念的意思。

品牌剛創立的時候,我們沒有資源做推廣,最直接的辦法就是在人多的地方擺地攤。

看到一個外國人擺地攤,一定會好奇,那麼只要你能停下10秒鐘,我就可以分享我們的故事。當然,我也經常會被城管趕走。

除了公益之外,我們的墨鏡本身也很酷。設計靈感來自於雲南,五彩斑斕的顏色。

戴我們的墨鏡不僅代表你潮,也代表你真正在意那些農村的孩子。我們希望公益可以變得很酷、很快樂。

從2012年到現在,我們在雲南已經做了超過11萬次的視力檢查,發過16000多副眼鏡。

圖片提供:點亮眼睛

Mantra的目標是全中國的弱視孩子都能有眼鏡戴。

大學畢業後,你有考慮先去做有意義的事,再去工作賺錢嗎?歡迎留言

想了解更多這個美國帥哥的故事,請點擊影片

點這兒,來一條的店裡逛逛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