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制,就是你開始抗拒,慢慢習慣,最後離不開

微信號:三劍客

微信號:jiankesan

★更多精彩搜尋關注:三劍客 公眾號

氣氛?

有一些!但不多。

每年這個時候都是軍轉幹部回來算帳的時節。天寒地凍,北風嗚咽,給依依惜別平添許多慷慨悲涼的氣氛,讓人忍不住想要高歌「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不知道為什麼,給他們回部隊算帳到去地方報到辦手續的時間總是很緊,有些人想請吃頓散夥飯都輪不上,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恨不能相逢。

今年自主的H老哥開玩笑說,可能是為了大家身體考慮,讓他們少喝幾頓酒。而事實上,在禁酒令的高壓之下,往往是走的人喝點酒,送行的人以茶代酒,內心再激動,現實還是得面對,如此一來氣氛上不去,酒也下不多,全然沒有前些年的指點江山、揮斥方遒的豪邁。

不過這個時候能坐在一起的也算是大浪淘沙後的知心人兒,一般情況下都是由走的人來沙場點兵,想要叫哪些人。已經離開部隊了,就不用再去顧忌什麼或者討好哪個,把自己覺得不錯的、能交的人聚在一起。

大家聊聊在部隊的往事,轉業、復員的人們再說說回去後的觸動感想,大家一起為他們祝福宏圖大展,溫暖又貼心。送了這麼多年老轉,有一個規律性的發現:回去的人再回來,他們的氣色和精神狀態後會好很多。

感動?

有一瞬間!一輩子難忘記。

許多年前,國家說可依托地方高校給軍隊培養人才。部隊像公司一樣到各大高校去招人,現在送走的以及還在的很多都是這樣來到軍營的。

還記得幹部部門的帥哥幹事和我一起去院辦簽協議,院辦主管一遍遍跟我核實,你確定要簽嗎?要不你再考慮考慮?你有沒有看過今天的老黃歷適不適合簽約?據說他很了解部隊,也去過我要去的那個地方。

我不喜歡選擇,還很怕麻煩,既來之則安之,死活簽了吧。問幹事簽幾年,他掰著指頭算,正連兩年、副營三年、正營三年……你就寫個8年吧。聽上去著實有點兒戲的感覺。

就這樣,我簽約了8年,可是至今已服役16年……

我們都是從象牙塔裡走出來的,離一個合格的軍人還差的遠,必須要經過集訓做到兩個轉變。就這樣坐了汽車坐火車,下了火車又上大篷車,一路來到湖北廣水接受再教育,真正體驗到軍營的感覺,也結識了許多和我一樣的戰友。

帶兵班長阿W一頓飯吃五個白面饅頭,軍事素質杠杠滴,對現在整天背著電台到處跑的崗位非常不喜歡,總向往著能到作戰連隊去。他說這叫「雖死猶榮」。無論訓練還是勞力,他都帶頭幹,對我們要求也很嚴。

一個晚上熄燈後,他在門外很嚴厲地叫我的名字,我穿了衣服慢吞吞地跟著他出去,腦中快閃著白天的一切,分析我到底犯了什麼錯,搞到要被罰跑五公里。

來到操場上,他從一個廢棄水泥洞子下面拿出一暖品開水,兩桶泡麵,袋裝雞腿鹵雞蛋什麼的,末了還摸出兩瓶啤酒用牙咬開,那天是我生日,他竟還記得。

皎潔月光下,我們喝酒聊天吃長壽面。這讓我第一次對戰友情深有了很深觸動。

戰友?

有一些!兄弟情深、難舍難分!

爆裂飛哥是個大塊頭,頭髮直立、腦有反骨,最是不畏強權。當時連裡指導員是個年輕小夥子,據說背景很深,經常在隊列前面用各種髒話講評我們的表現。

一次,在他講評的時候,飛哥在隊列裡動了一下,那指導員就開始問候飛哥母親,飛哥直接跟他對罵起來,要不是大家拉開,兩個可能要進行一場生死決鬥。事後,我們雖然都在黨小組會上說飛哥的不對,心裡卻是默默為他叫好的。

連長明哥個頭不高,看上去有些羸弱,完全不像軍事主官,但聽說他可是拿過比武前幾名的。他和老婆兩地分居,我們集訓期間嫂子帶著孩子來了一次隊,孩子兩歲左右的樣子,第一天就在他臉上抓了好幾條傷疤。

每天晚飯後,明哥都會和老婆帶著孩子在營區裡散步,很溫馨美滿的感覺。家屬來隊時間已滿,明哥送娘倆走的時候,孩子哇哇大哭,嫂子也在掉淚,明哥眼圈也紅紅的,讓我第一次感覺到兩地分居這麼無奈和殘忍。

溫柔買哥幹什麼都很輕柔、很溫吞,他來報到就晚了一個星期,在隊列中總是踩不到一二一上,集訓結束時的閱兵都沒有參加。我和買哥很巧的分到一組站崗,第一次在機關樓站崗的時候買哥就給我講他的故事,大學時候就在外面接了編程的活,一月能掙不少錢,畢業後本來幾個同學要一起搞個公司,但是在家人的勸說和自己性格因素作用下簽了部隊,現在連電腦都不讓用,他的技術看來是沒有用武之地了。

機關樓道裡面有一部IC卡電話機,再一次站崗的時候我守著,他偷偷跑去給馬子打電話,得到卻是分手的消息。是的,那天我勸他:很多女生很難承受兩地分居的。

一次我們在營區站崗,聽到廁所那邊有聲響,跑過去一看一對夫婦正在偷糞。連隊也有菜地,糞是有限的,他們把糞拉走了,就意味著菜地無肥可施,之前連長也專門強調過站崗的人要看好糞。

那對夫妻驚恐地望著我們,讓我們不要叫人,買哥問我怎麼辦?我說你說怎麼辦?買個說還是你說吧!兩個重度選擇困難症患者就這樣你推我讓,最後我說讓他們走吧,都不容易。買哥拼命點頭,這也正是他想說的,只是他先說不出口。

集訓結束後,大家分道揚鑣,也不知道他們現在過得怎麼樣,仍在部隊還是已經離開。

離開?

要命的是自己已經適應了這種生活!

有一次,我和一個年輕幹部散步,他望著夕陽和路上稀稀落落的人悠悠地說:我決計不會像你們,即便發揮不了所長、也不算多熱愛還在這裡呆那麼長時間,我會下定決心走的。到如今,他也還在這裡,走著許多人重復走過的路。

剛開始覺得很不適應,認為自己還有能力有激情在外面做一番事業,哪怕淨身投入塵世也能沿著夢想的道路康莊前行。可是不讓你走,而你的性格又不是殺伐決斷類型,能為了認定的目標不顧任何人感受,殺出一條血路,在別人的勸說、家人的羈絆以及自己的寬慰下就這樣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了,你又覺得不能這樣浪費光陰,責任感還讓你整天加班加點工作。

年歲大了,家人催、組織關懷、別人介紹、荷爾蒙撞擊,你找了個老婆,經歷愛情的甜蜜和婚姻家庭的溫暖,或兩地分居或隨軍,無論哪種情形都有了更重的責任在肩。

很快有了孩子,這是你的心頭肉,你不想讓他受一點委屈,要給他安全可靠的成長環境。或許這時雙方的父母已病態漸現,身體上小毛病不斷,或一住院就花去你大半年的薪水。家庭已承受不起任何動蕩。

更要命的是自己已經適應了這種生活,出去還能適應嗎?

能做什麼?在那麼兇險詭異的世間你能幹得過別人嗎?for語句怎麼寫已經不記得了,薛定諤的貓是只什麼樣的貓也想不起來,寫篇能讓年輕人喜歡的文章都費勁的要死,拉格朗日函數也不會推了,況且年輕人比你幹得更好。

你開始害怕出去了,心裡想這輩子這麼過去也沒什麼吧,那麼多人都這樣。咱們開始憧憬退休後的生活,孩子也送出去了,父母大都駕鶴西去,再去自己曾經想去的地方,吃自己曾經想吃的東西。

正如《肖申克的救贖》中瑞德說的:體制化是這樣一種東西,開始你抗拒它,慢慢習慣它,後來離不開它。

自主?轉業?

我聽從內心的選擇!

自主的T老哥說,剛開始很害怕,這種完全的自由應該怎麼消受。這麼多年一直都有組織的關懷,突然就是個自由人了,凡事都要靠自己,總有一種空落落的感覺。一段時間以後也便習慣了,開始會享受這種自由,雖然凡事都要自己去考慮和操心,但一切都是在為自己而做,在照著自己的想法前行。那種感覺真的很棒。

轉業的M老哥說,千萬不要放棄你的行政職務,做個黨的人,還是安全保險。雖然從嚴治黨好多年,相信也會繼續下去,但根子上中國還是人情社會,在體制內、認識人什麼事都能好辦一些。而且地方上不會像在部隊那樣天天加班,下班就是下班了,生活總算是有些質量了。業餘時間很多,只要你想,還是能做自己的事情。那種感覺真的很棒。

其實,這說明無論哪條路都可以走得通、過得好。地球誕生50億年,人類誕生400萬年,從人類誕生到現在一共有790億人在地球上活過或者仍舊活著,《三體》中一個冷凍醒來就是幾百年後,無論我們能力再強,覺得自己再牛逼,終究還是滄海一粟。

我們所經歷的已有千萬人走過,我們所幸福的已有千萬人享用,我們所恐懼的已有千萬人克服。無論過了怎樣的一生,結束了也便結束了。不用覺得對不起自己或對不住別人。

所以跟著自己的心走吧,自主、轉業或是留下皆是自己的抉擇。

本文由三劍客微信公眾號原創;作者:韓有財,16年的老兵,喜讀書,愛寫字,《好玩的書》作者。作者有個公眾號:韓有財。

★原創出品,更多精彩請搜尋關注微信公眾號:三劍客;喜歡劍客君,就把我推薦給更多人吧

投稿|聯繫:[email protected]

讚賞

人讚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