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恥辱:638次暗殺他未遂,派去的女殺手還給他生了個兒子

微信號:了望智庫

微信號:zhczyj

據新華社哈瓦那電,古巴主管人勞爾·卡斯特羅25日晚發表全國電視講話時宣布,古巴革命領袖菲德爾·卡斯特羅逝世,享年90歲。

本文由了望智庫綜合自新華社客戶端、微信公眾號「我報導」、「俠客島」、「東東和西西」、「世界華人周刊」等

古巴革命的英雄和領袖、一個在美利堅後花園舉兵起義、締造了一個被經濟封鎖半個世紀仍宣稱永不投降的社會主義國家、被一些人愛至靈魂深處也被一些人恨之入骨、凜然宣稱「歷史將宣判我無罪」的傳奇男子——菲德爾·卡斯特羅逝世,享年90歲。

作為創造了一段傳奇的歷史人物,菲德爾·卡斯特羅和他主管的古巴革命、古巴社會主義建設的傳奇經歷、不凡創舉已經為人熟知,而私底下,作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他是誰?

菲德爾·卡斯特羅,1926年8月13日出身大富的莊園主家庭,父親是當地有名的甘蔗園主,娶了兩個老婆生了五兄妹,一家人從不用為錢煩惱。

菲德爾·卡斯特羅從小看的都是英雄傳記,崇拜歷史書裡的玻利瓦爾和聖馬丁。看著看著,菲德爾·卡斯特羅自己想當英雄。

他革命的第一個對象就是自己家庭,13歲就組織罷工反抗老爸,這思想境界也是real高。。。一張嘴特別會辯論,考進哈瓦那大學學法律,當時全國都想把親美政權拉下台,他噴起美國來根本不休息,一天只睡三四個小時。

一身精力沒處用,讀書只能算小菜,他20多歲就拿到法學博士,專門給窮人當律師批鬥富人。他的大菜是幹革命,在大學裡就帶人搞運動,被人攔截。他跳進大海,海裡鯊魚出沒,要是別人都玩完,他自己淡定遊了幾小時上岸回家….。這就是傳說中自帶光環的不死鳥。

卡斯特羅出身富裕,喜歡雪茄和名表,還是個棒球高手,氣質品位不一般。

這只不死鳥氣場強大,吸引女人,卻不可能跟哪個女人能長久在一起。他23歲就跟富家女米爾塔結婚,女方年輕美貌,給他生了個兒子。

但他不愛在小家庭呆著,一邊當律師一邊想競選議員上位,但當時的主管人巴蒂斯塔為了坐穩位子,連國會選舉也取消,認了美國當爸爸。

這招擋不住卡斯特羅,他自己當起義軍總司令,帶著遊擊隊血戰↓↓ 最後親美的巴蒂斯塔下台,卡斯特羅手下只幸存12個人。

當時這只不死鳥才32歲,年輕的孤膽英雄上任大位,不但受全古巴膜拜,連美國和蘇聯也搶著拉攏。

在崇拜英雄的美國人眼裡,這個大鬍子硬漢跟電影明星一樣,剛到美國就有一堆美女圍上來送請帖,邀他參加新聞界舞會。

給19歲的拉普倫薩選美冠軍簽名,冠軍主動獻吻↑↑↑

接受採訪時是這樣↑↑↑

好萊塢女星瑪琳·奧哈拉與英國演員亞利克·基尼爭著跟他合影↑↑↑

他是最早的表叔,經常手戴2塊勞力士手表,嘴裡叼著雪茄,這是卡斯特羅1963年在克裡姆林宮的模樣↑↑↑

鏡頭拉近看一下,蘇聯人只能笑嘻嘻地等著「表叔」抽煙↑↑↑

這種狂妄的氣場吸引了很多女人,光孩子就生了起碼10個。他第一任妻子米爾塔跟老卡思想境界相反↓↓

老婆覺得卡斯特羅成天打仗不靠譜,婚後7年就離婚了,帶兒子到美國和西班牙生活。但心系卡斯特羅,晚年老卡生病時,米爾塔又趕回古巴去看他。

卡斯特羅後來碰到了達莉亞·索托,女方是老師,比他小20歲,從年輕時就跟著他,生了5個兒子也沒能上位,直到卡斯特羅都變成老卡了才正式結婚。

為什麼一直沒結婚呢?還是那句話,他的崇拜者太多,有點忙不過來。。。除了一直沒結婚的「第二任老婆」以外,至少有5個女人給卡斯特羅生過孩子。

最有名的是納塔利婭·雷韋爾塔。此女是社交名媛,跟老卡一樣又出身富裕又有政治頭腦,熱烈擁護卡斯特羅幹革命,還生了一個女兒,名叫阿林娜費爾南德斯。

連中情局派來的美女特工,不但沒殺老卡,還給他生了個兒子,叫安德烈斯。

美女特工叫瑪麗塔·洛倫茨,小時候在德國納粹集中營生活過,跟著父親逃到美國做小秘書,身份普通長得美貌,被CIA相中當特工,派父女倆執行暗殺老卡大計。小姑娘才19歲,還沒什麼人生閱歷,跟父親坐著郵輪到古巴的第一天,就對卡斯特羅一見鍾情↓↓ 老卡成了她初戀,她很快懷孕。

沒多久老卡得到情報,知道她來頭不對。他是個性情中人,拔出槍遞給她:‘給你,你可以殺了我。’結果瑪麗塔哭出來了,手槍扔到一邊:「我第一次就沒想殺你,現在也不想」。

美人局布置這麼周密,被美人臨時變計,放走了老卡,整個故事比《色戒》還傳奇,也成了美帝的笑話。

這個笑話笑了幾十年,今年3月有消息稱要公開拍電影了:SONY影業找大表姐珍妮佛·勞倫斯出演女間諜↓↓ 演這段「我的女友要殺我」的傳奇愛情。

卡斯特羅身邊的美人來了又去,誰都沒盯著他要結婚。第一任走人了還心系著他;第二任老婆跟他到54歲才正式結婚。那個女特工瑪麗塔↓↓ 因為美古斷交再也沒見過老卡,最後悔的一件事是沒留下:我能跟他在一起就夠了,我知道他不會和任何人真正結婚,他娶的是整個古巴。

這個娶了古巴的老卡,掌權古巴半個世紀,是對抗美國的半個世紀。

他不讓美國在古巴經營,從種植園到賭場,各行各業大權收歸國有,美帝發狠整他,至少搞過638次暗殺,都沒成功。

結果美國換了九任總統,他還在國際舞台上,仍在罵美帝,是美帝的眼中釘、肉中刺。

他擁抱好朋友,與中國關係甚密。

前年見了習總書記。老卡老了,還有硬漢氣質。

法國總統奧朗德去年訪問古巴,有幸見到老卡,雙手放膝上好好聽講。

美國前總統小布什甚至公開說過:上帝啊,趕緊把他帶走吧!

看完他的傳奇一生,還不夠,人說「一千個讀者眼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接下來我們還要給你講幾件他的故事,從我們要講的這些故事中,你或許會得到關於菲德爾·卡斯特羅的屬於你自己的答案。

1

七把槍打天下的故事


講述者:勞爾·卡斯特羅
菲德爾的弟弟和戰友,2008年接替兄長,擔任古巴國務委員會主席、古巴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第一書記。

勞爾比二哥菲德爾小5歲,21歲那年就跟著哥哥一起參加了攻打蒙卡達兵營的戰鬥,然後跟哥哥一起被關進監獄,一起流亡,一起搭乘著小船「格拉瑪號」潛回古巴,一起發起和主管了馬埃斯特臘山的遊擊戰爭,革命勝利後一直擔任古共中央第二書記和國務委員會第一副主席兼革命武裝力量總司令,直到2008年菲德爾宣布退休,勞爾一直是哥哥的有力副手。

勞爾從不掩飾對哥哥的崇敬。他形容菲德爾是這麼說的:「我從來沒有見過任何人——我這麼說是有充分事實根據的——能夠比得上菲德爾,面對重大困難而意志更加頑強不屈。」

菲德爾·卡斯特羅與弟弟勞爾·卡斯特多(左)。溫貝爾托·馬約爾(Humberto Mayol)1983年攝。

勞爾說,請大家自行想像組織一場攻打要塞蒙卡達軍營的戰鬥、打響反抗暴政的第一槍需要付出多少努力,再想像一下在嚴酷鎮壓下,短短幾小時內聚集起來的那麼多能量和希望化為泡影,那麼多鮮血拋灑,隨之而來的是囹圄、流亡、重新集結義士、搭乘小小格拉瑪號扁舟潛渡回國、組織地下革命運動,並且身在追捕之下、暗殺企圖四伏……

說起當年在墨西哥搞地下革命運動的崢嶸歲月,勞爾說:「我們決計是違反了若干異國的法律來著,但絕對不是為了冒犯我們的兄弟國家,而是受為古巴爭取自由這一信念的激勵。」當義士們再度回到祖國,僅僅三天後,就受到反動勢力的狙擊,「又在短短幾小時內,我們親眼看到大家合力積累的努力消隕於硝煙之中,幾十名同伴倒下了……」

「兩周之後,也就是1956年12月18日,我跟已經深入馬埃斯特臘山麓的菲爾德在山腳下一個叫作五棵棕櫚的地方會師,在擁抱之後,他第一個問題就是:‘你帶來幾條步槍?’」

「我回答說五條,」勞爾敘述說,「然後他(菲德爾)總結說:‘加上我手上的兩條,一共七條。’」

「這下我們肯定能贏下這場戰鬥的勝利了!」菲德爾語氣肯定而堅決地說。

2

為了友情幾乎放棄革命大業的故事


講述者:埃內斯托·切·格瓦拉
阿根廷革命家,古巴革命主要領袖之一,革命勝利後辭去古巴政府要職,遠赴剛果和玻利維亞繼續主管起義,被叛徒出賣犧牲,雙手被砍下送至美國中情局鑒別身份。至今仍為古巴和世界人民敬仰。

經常出現在搖滾青年T恤衫上的、頭戴貝雷帽目光炯炯的革命英雄切·格瓦拉,生於阿根廷,年輕時曾兩度騎摩托車穿越拉美大陸,親眼見證被西方勢力和獨裁暴政壓迫下的民眾深重的苦難,於是放棄優渥的生活,投身革命。

這位阿根廷的兒子在墨西哥結識了菲德爾·卡斯特羅後,毅然搭乘格拉瑪號,隨古巴起義者一起投身解放這個加勒比島國的遊擊戰爭,作為主要將領之一,切·格瓦拉對古巴革命勝利的貢獻巨大。在古巴,不管是街頭塗鴉還是官方宣傳肖像,切的形象與菲德爾形影不離。菲德爾·卡斯特羅曾在切犧牲後的紀念演說中,呼籲古巴人民表達對子女的期待時,應當以全部的革命熱情提出要求:「我們但願你們能成為像切那樣的人」。

1959年1月1日,古巴革命主管人菲德爾·卡斯特羅在古巴第二大城市聖地亞哥宣布古巴革命勝利。這張由拉丁美洲通訊社提供的資料照片顯示,菲德爾·卡斯特羅(右)與拉美著名革命家切·格瓦拉抵達哈瓦那(1959年1月8日攝)。新華社/法新

而切·格瓦拉生前回憶古巴革命歲月時曾這樣敘述:我們大夥在監獄裡關了57天,隨時可能被強行遣返,但對菲德爾·卡斯特羅我們沒有任何一刻失去過信任,而菲德爾的一些舉動甚至讓我們可以說,是為了友情而在自己的革命理念上做出了妥協。

「我記得,我拿自己的事情為例具體跟他講:你看,我是個外國人,在墨西哥犯過法,身上被控多項罪名。我跟他說,不應該以任何方式因為我的緣故而阻擋了革命的前進步伐,我告訴他可以拋下我,我理解當時的形勢,會盡自己的努力,不管被流放到哪裡都會趕上他們的步伐,繼續戰鬥。我告訴他,唯一需要為我做的,就是爭取讓我被遣送到一個比較近的國家,而不是送我回阿根廷。」切回憶說。

「而我也記得菲德爾斬釘截鐵的回答:‘我絕不會拋下你。’」

3

讀有趣的書不睡覺的故事


講述者:加布裡埃爾·加西亞·馬爾克斯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以《百年孤獨》的魔幻現實主義風靡文壇的哥倫比亞人,是菲德爾·卡斯特羅的知己與好友,在他作為拉美社記者長駐古巴的歲月中,兩人結下了深厚的情誼。

日後,哪怕在美國麥卡錫主義瘋狂反共的年代,遭受右翼輿論各種批判,加布裡埃爾·加西亞·馬爾克斯也堅持維護這份友誼,不曾屈服於輿論壓力,拒絕與社會主義古巴決裂。

這也成了諸多歐美文藝評論家敢於批判加西亞·馬爾克斯的一項「詬病」。但他的英文譯者曾公開駁斥說,被菲德爾·卡斯特羅愛稱為「加沃(Gabo)」的加西亞,同古巴革命領袖之間的友誼,是個人層面的、兩名知識分子(和兩條書蟲)之間的、知己間惺惺相惜的情誼,跟政治無關。

加布裡埃爾·加西亞·馬爾克斯(左)與菲德爾·卡斯特羅(右)在共同的好友巴勃羅·阿爾曼多(中)家中慶祝菲德爾·卡斯特羅79歲生日。照片由巴勃羅·阿爾曼多親屬授權使用。

而加沃回憶起跟菲德爾的會面,印象中大鬍子的古巴主管人抱怨自己公事太多,除了閱覽公文根本沒有時間讀書,於是加沃把隨身帶著用來等飛機時解悶的一本小說——布拉姆·斯托克的《德拉庫拉》借給了菲德爾。「我給他留下那本書告辭的時候已經是夜裡11點了,」加西亞說,「而第二天一大早他把書還給我,說已經看完了。」

明明是因為寫作精彩,讓酷愛讀書的古巴領袖通宵閱讀,不能釋手,但他一早起來繼續工作時還佯作抱怨的樣子對友人說,「‘都怪你給我的這本破書,害我一分鐘都沒睡’」,加沃這麼敘述。

加西亞回憶說,哥倫比亞在美國授意下舉行美洲國家組織峰會,菲德爾出席並被組織方邀請搭乘汽車遊覽,加西亞本人被哥安全人員「勸告」不要參加這次遊覽,菲德爾卻開玩笑說:「加沃,你也上車,跟我們一起來吧,有你在車上他們就不敢向我們開槍了。」

加沃還真就豁出去,「舍命陪君子」。而就要出發時,菲德爾還笑嘻嘻地逗加沃的妻子梅賽德斯說:「夫人,您可要當上最年輕的寡婦了!」

加西亞後來回憶說,菲德爾·卡斯特羅總說,如果下輩子投胎轉世,就不搞革命了,想當個作家。哥倫比亞文豪覺得可行,因為菲德爾既博覽群書,也寫得一手漂亮文章,而加西亞總把自己最初的手稿寄給這位古巴知已,請他做第一位讀者。

「我希望下輩子輪回轉世變成加沃,」菲德爾回憶起跟加沃夫婦長達50年的友誼時,曾公開這麼說。

4

面對熊孩子尷尬逃走的故事


講述者:讓-保羅·薩特
法國存在主義哲學家、文學家,也是菲德爾的好友和古巴革命的公開支持者。

讓-保羅·薩特曾經在古巴勝利後多次訪問加勒比海上的美麗島國,親眼見證了菲德爾和一群年輕的革命領袖們怎樣克服種種困難,在一個長期飽受經濟壓榨、社會嚴重不公的歷史基礎上,建設起一個社會主義國家。

薩特在文章中描述過這樣一件「軼事」:革命勝利後,菲德爾·卡斯特羅到各處民間宣傳社會主義建設的理念,推廣基礎教育,發起全民掃盲運動,同時也要跟各大工會組織談判,懇請大家做出犧牲、降低薪水,助力國家的工業化發展計劃……

菲德爾·卡斯特羅與古巴人民在一起。阿爾貝托·科爾達(A.Korda)攝。

薩特記述道,那是在奧爾金省的偏遠鄉村,孩子們在掃盲計劃的幫助下進了學校,並且第一次穿上了校服(系著藍領巾),為了親眼看到菲德爾、聽他演講甚至可能摸到他,大人小孩老人全民聚集,把臨時搭建的演講台圍得水泄不通。薩特形容,人潮洶湧,車根本無法靠近,只能龜速往前一點一點地蹭。

最終費了好多勁,不光是法國作家,連警衛也沒法靠近體育館裡幾根木板搭起來的演講台,於是薩特就遠遠看著大鬍子的領袖在一片震耳欲聾群情激昂的歡呼聲中,講話不斷被打斷、不斷被淹沒在聽眾高漲的熱情裡。

薩特注意到菲德爾腳邊兩個8、9歲樣子的孩子不斷叫喊著,甚至抱住了領袖的靴子。薩特說,菲德爾看上去似乎很困惑,停下了講話,雖然在天黑前還有兩場演講,然後還要趕回首都哈瓦那繼續跟工會談判……但是古巴領袖停下了演講,把其中一個孩子抱起來,問:

「你想要什麼?」

「你跟我們來吧!來我們村!」孩子大聲喊叫著。

「發生了什麼壞事嗎?」菲德爾問,有點擔心的樣子。薩特形容說,菲德爾抱著的孩子瘦瘦的,眼睛閃閃發光,可能此前巴蒂斯塔暴政下孩子罹患的疾病,比起一個共和國還更難醫治。

「一切都很好,菲德爾!但是請你來我們村吧!」孩子仍是大聲叫喊著,順勢依靠在抱著自己的強壯手臂裡。

薩特說,那個時刻,他知道男孩子和領袖之間結成了一條真正的情感聯繫,他猜菲德爾也一定感受到了這一點,卻為孩子和群眾的海潮般激烈的熱情而吃驚和困惑,好像不知所措。

薩特說,菲德爾向孩子保證改天一定去,而且他保證自己說的絕不是空頭承諾。這大家都知道,薩特寫道,古巴全境他哪裡不會走訪呢?他哪裡尚未曾走訪呢?

可是孩子號啕痛哭起來,抓住菲德爾不肯放手,仿佛有無限的熱情都要在眼淚裡傾訴一般。菲德爾笨拙地放下孩子,看著自己身邊的同伴,把草帽摘下來又戴上,最後放到了切·格瓦拉頭上。

「我不是跟你說了我一定會去的嘛!」菲德爾說,對著哭泣的孩子有點手足無措,不是因為冷漠而是深切體會到這種沒有任何掩飾的來自人民的熱情,卻似乎不知道該怎麼辦。

薩特敘述道,那天,菲德爾沒有講完他準備好的精彩的演說,面對哭泣的怎麼也哄不好的孩子,和來自人民的怒潮般的熱情,站在臨時搭建的木板演講台上的領袖窘迫而笨拙不已。「突然,沒有具體理由,菲德爾照字面意思地開始逃離,他身後,那些革命領袖們都逃也似地匆匆跑下台階……」

1995年11月29日至12月8日,時任古巴共和國國務委員會主席兼部長會議主席菲德爾·卡斯特羅對中國進行了國事訪問。圖為12月1日,古巴主席卡斯特羅一行登上長城。新華社記者齊鐵硯攝

5

兩只老虎的故事


講述者:徐貽聰
前中國駐古巴大使,比菲德爾·卡斯特羅小12歲,按照中國屬相的說法,兩人都屬虎。菲德爾經常開玩笑說:「我是大老虎,你是小老虎」,而「小老虎」也變成了徐貽聰的愛稱。時隔多年,菲德爾還會托訪華的古巴使節轉達對「小老虎」的問候。

徐大使說,菲德爾有著超強記憶力,而且十分好學善問,每次見面都要向徐提出好多關於中國的革命戰爭、解放戰爭、社會主義建設和社會文化外交等方面的各種問題。有一次,徐大使跟菲德爾聊起奪取解放戰爭勝利過程中非常關鍵的渡江戰役,菲德爾突然問他:徐,你可知道渡江戰役的三個前線指揮部設在哪裡嗎?

徐大使說自己當時有點慌,坦承不知道,需要回去調閱資料查查清楚。菲德爾笑了,臉上神色有些得意地說:「你不用查,我都知道,我可以告訴你這幾場戰役指揮部設在哪裡、指揮員都是誰!」

徐大使說,從此後更加嚴格要求自己,廣泛充實知識儲備,再不能讓菲德爾問住了。

除了是威嚴的政治領袖和傑出的軍事家,菲德爾還是位美食愛好者。據徐大使說,菲德爾特別喜歡吃松花蛋、糖醋魚、鳳爪什麼的,還經常舉行廚藝比賽,自己擔任裁判長,讓徐大使展示中華烹飪的魅力,跟他自己的做法或是古巴政府要員家傳菜譜比比高下。

中國使館的工作人員,在使館院裡種了從家鄉帶來的黃瓜品種,來做客的古巴領袖品嘗之後,大為驚艷,在當地開始推廣培育,成為古巴百姓桌上的一道新鮮菜品。菲德爾還親自簽署證書,將這種中國舶來的蔬菜命名為「徐貽聰黃瓜」。

古巴人並不懂得吃下水雜碎之類的,但是菲德爾是一位十分「識貨」的美食家。「有一次,我招待勞爾吃了鳳爪肥腸之類的菜肴,然後再見到菲德爾的時候,他假瞋地問我,為什麼請別人吃好吃的不叫上他,」徐大使笑著回憶道,在那段對於古巴來說最艱苦的歲月裡,因為菲德爾的特別關照,中國使館總是能夠保證食品供應。除了親自海釣的「戰利品」魚類,「菲德爾還特別派人向使館贈送了一頭將近600磅的肥豬!」徐大使說。

利博裡奧·諾瓦爾(Liborio Noval)1994年攝於哥倫比亞。

最後我們想給你分享他生前的一篇演講。2016年4月21日,在古共的七大的閉幕式上,他穿著那件標誌性的運動裝,坦承「每個人都會有大限來臨的那一天」,但是,「古巴共產主義的思想將永遠留存」。盡管這是他最後一次出現在這樣的場合,但他的出現已經足以表明一切。俠客島島友黃麟為我們翻譯了老卡的演講全文。

老卡斯特羅:我終將離去,但理想不朽


格瓦拉與卡斯特羅

我們將繼續向前 我們將進一步完善

同志們,在危機時期裡,我們所有人民都做了超乎常人的努力。沒有我們的人民,這些革命變化是不可能發生的。在像這樣的超過1000人的會議中,有九百多位是由我們自己的人民任命產生的革命代表。我們委托給他們權力,這意味著對於所有人來說,這是他們生命中收到的最大的榮譽(掌聲);這革命的特權,是我們自己的意識的結果(掌聲)

為什麼我成了社會主義者?再清楚一點說,為什麼我成了一名共產黨員?對於那些曾經擁有特權,剝削和掠奪窮人靠腦力和體力勞力所得的物質財產來維持工作和全部私有財產的特權階級來說,「共產主義者」這個詞,表達了歷史上最為歪曲和誹謗的概念。在漫長無界限的時間裡,從何時起,我們人類開始生存在這樣的困境中?我知道你們各位不需要解釋更多,但或許有些聽眾需要。

為了更好的理解,簡單來說,我不是無知的、極端的和眼瞎的,也不會為了認同自己的意識形態而去學經濟學。

在年少學習法律和政治學時,為並沒有導師,盡管這對學習這些來說很重要。之後在我已經20歲左右時,我熱衷於運動和爬山。在研究馬克思列寧主義上,我也沒有導師;但對我來說,這不僅僅是一個理論,它已經在蘇聯得到了充分信任。但在革命70年後,列寧的作品被輕賤,這是多麼沉痛的歷史教訓啊!應該說,不應該再流逝的70年的時間,來上演一場如同當年俄國大革命那樣的重大事件,來給人們呈現一場同樣偉大的社會革命作為例子,以解釋對抗殖民主義以及帝國主義的一大步。

也許,然而,現如今最大的危險,是地球上那些可能破壞世界和平、並使人類無法在地球表面生活的現代武器帶來的巨大破壞力。

任何物種都會消逝,就像恐龍的消逝一樣;或許對於新一代智慧生命來說還有時間,又或許太陽的溫度將吞噬太陽系裡所有星球,就和眾多科學家承認的一樣。如果一個物種能夠在相當長一段時間裡幸存下來,相信也會比現在的我們知道得更多(註:意為新一代的智慧理應超過老一代)。不過,眼前最緊要的問題是如何解決幾十億人的生存問題和人類與有限的自然資源之間的矛盾。

你們中的一些人,或者在座的很多人都想知道,這個演講中,政治在哪裡。相信我,我很難啟齒,但政治就在這些溫和的話語中。我希望我們人類多關注自己與這些現實並為這些擔憂,畢竟我們的時代已不是亞當和夏娃的日子。沒有雨,沒有水庫蓄水,沒有地下水,又沒有足夠的科技支撐,誰將來解決非洲難民們的飲水問題?我們會看到政府簽署的整個氣候承諾是怎麼說的。

這些議題必須時刻被提起,我也不想在此展開太多。

我即將年滿90歲。我從未想過會有這一天,這不是努力的成果,而是一種幸運。每個人都會有大限來臨的一天,不過古巴共產主義的思想將永遠留存(掌聲)。這也證明了,如果帶著熱情與尊嚴投入到工作與事業中,我們將創造出人們所需要的物質與精神財富,為此我們必須不懈奮鬥。我們必須告訴拉丁美洲和全世界的兄弟們,古巴人民必將取得勝利(掌聲)

或許,這將是我最後一次在這個會場發言。我已經為所有代表大會所推選的候選人投了票,我為獲得邀請和得到諸位的聆聽感到榮幸。我祝賀你們,尤其是勞爾·卡斯特羅同志,為了他所付出的輝煌努力(掌聲)

我們將繼續向前,改善一切應該改善的事物,用不懈的忠誠和團結的力量,和馬蒂、馬塞奧以及戈麥斯一道,永不停歇地前行。

庫叔福利

庫叔的贈書活動一直都在!化學工業出版社·悅讀名品出版公司為庫叔提供下圖所示書籍10本贈予熱心讀者。每天都送,請大家在文章下評論(每條文章都可以評),點讚最高者(數量超過三十),庫叔會在評論區回復並通知得獎。當然,評論的質量庫叔會進行把控的。想和庫叔聊天請添加庫叔微信號(lwzkkushu),合作請聯繫微信(18514203851)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