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人總結的東北政府機構「四大怪」

微信號:中國之聲

微信號:zgzs001

請親啟第五封

👇👇👇

東北人總結的東北政府機構「四大怪」

中國之聲,你好!

我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東北人,在東北生,在東北長,直到大學畢業後才離開東北老家。雖然人離開東北,但心卻始終未曾遠去,或許每個東北人不論在何處,難以忘懷的仍舊是那白山黑土般的深情。

近來東北成為社會關注的熱點,關於東北人口、東北經濟、東北民生、東北國企改革的報導覆蓋各大新聞媒體,東北問題已然成為全國人民的熱點問題。

作為共和國「長子」的東北到底怎麼了?

我說,東北病了,病情比較複雜,屬於頑疾,但絕不是無藥可救。東北地大物博,身體底子好,是會調解好的,只不過常規的打針、吃藥可能療效不會很明顯,至少不去根,是需要做個「手術」、刮骨療養,外病內治,才為正法。

工作之後,有機會在東北做項目,項目做了四年,困難程度遠超想像。雖然作為東北人,內心並不想說東北的不是,但有些話還是不吐不快。因為問題,或者說頑疾就擺在那,如果不尋求改變,東北的病是不會徹底痊愈的。所以今天結合自己的經歷,說說我對東北一些政府部門的看法,或許所指都為個別現象,並不能代表全部,但有則改之無則加勉,核心還真是希望東北快快地好起來。

東北有「八大怪」的說法,將東北白山黑土的生活場景描繪得尤為生動。然而,我今天想說的是我感受到的東北政府機構的怪現象。

一怪:契約精神缺失,誠信淪陷

東北人的熱情、豪爽是全國出名的,如果說東北人不豪爽、不實在,東北人絕不讚同。但在我看來,東北人在某些事情上,並不實在,說得豪情萬丈,做得蜻蜓點水,集中表現在契約精神的缺失和誠信的淪陷。

我們的項目為當地重大招商項目,得到各級主管的高度重視。經過多次調研論證,我們也覺得當地各方面環境也都不錯,我們所提條件,政府也都全盤答應,顯得特別誠心。協議簽署很順利,很短時間就完成,還搞了隆重的簽約儀式,各級主管前來出席、講話,媒體廣泛報導,社會讚譽一片,好像一切看起來都那麼美,我們當時也相信項目一定會朝著既定軌道順利前行。

但項目實施之後,一切都開始變得不那麼美了。本是相關部門應該做的事情,不是做得慢,就是做不到,協調會、專題會開了幾次,公章承諾也蓋了幾個,事情就是不見推動。飯桌上、會議桌上所談問題,主管也指示各部門限期辦理,但最終大多都沒有落實,甚至是拍胸脯答應的某些主管都會出爾反爾,能辦的都辦不到了。

後來了解到,當地很多項目都出現了這樣的情況,個別部門說一套,做一套,白紙黑字的承諾不落實,冷的不僅僅是項目本身,更多的是冷了外商的心。心灰意冷之後,是轉身離去,任項目自生自滅,規劃和願景都成了一場空。

二怪:東北官員長官意識強,一切向上看

為人處世向上看對不對,我說對,服從上級主管的指示對不對,我說也沒錯。但一切向上看,唯主管是從,我說這就不對了。

東北的長官意識是很強的,我們的項目開始,由於上級主管比較關注和重視,下級官員做事就很有動力。但一旦主管過問少了,下面就沒了動力,好像項目本身與他無關似的。

或許在當地一些主管看來,項目不是為了當地經濟、社會發展,而更多是迎合上級主管的喜好。這個似乎很荒唐的邏輯,在東北某些地方確實存在。所以東北出現很多半拉子工程,一級主管變動了,隨之項目也暫停了的情況比比皆是。

長官意識、向上看的結果就是發展的無序和無力,或許在一些官員心目中,政績永遠比地區發展重要,以為迎合主管的喜好就是自己仕途晉級的希望,十分急功近利。

三怪:「開門招商,關門打狗」

人常說「投資不過山海關」,為什麼呢?當我們在東北做項目後,才真正理解到為什麼投資不能出山海關,為什麼不能來東北。因為東北很多地區政府部門對於項目的做法真的是「開門招商,關門打狗」,「雁過必拔毛」。

政商之間應該是怎樣的一個關係,如何去把握?或許這是個全球性的課題。其實我覺得這關係也很簡單,企業用心做產品,壯大企業規模,獲得應有收益;政府為企業發展服務好,求得地方經濟、社會的進步和發展,改善民生,多好的事情,但東北有些地方的政商關係卻很難搞懂。

東北有些地方的政府部門不僅不為所屬企業服務,還人為製造障礙,甚至有些工作人員以各種「檢查」、「調研」的名義「關心」企業的發展,吃拿卡要,好像不在企業撈點油水就渾身不自在。企業忙於應付,無奈送走一撥、又來一撥,連續不斷,企業每年要拿出好大的精力和金錢來對付這些人。

然而,當企業有困難需要各級部門解決時,有些官員就拿出官老爺做派,推諉延誤,人為製造障礙,不拿到好處絕不解決問題,搞得企業苦不堪言。當沒了好處,即使是企業有利於地方發展的好事情,政府官員也不肯出面,好像出個面就感覺和企業有怎樣的特殊關係似的,躲得遠遠的。

就拿我們的項目來說,項目調研階段,政府負責主管拿出十二分熱誠,讓人覺得溫暖,倍感親切熱情。但當項目落地後,馬上就變了一副面孔,原來招商時的服務公仆立即變成了官老爺。

如果說這只是感情上的,那麼實際工作更是這樣。項目有事需要解決要見面商談,打電話約時間,他十有八九都是忙,沒時間。但當他需要企業為他做什麼事情時,必須無條件執行,如果不達到,後期將有無窮的麻煩。作為企業來說,也想息事寧人,求個清淨,更因在人家地盤,自然要聽話,不聽話的代價大。所以更多的時候是忍氣吞聲,不敢多言。逐漸的,在東北某些區域,政府人員認為這些行為也是正常的,往往追逐個人利益,搞壞了區域發展的好名聲,得不償失。

四怪:死守「一畝三分地」,缺開創精神

發展是硬道理,而創新是促進發展的動力,沒有創新發展就會後繼乏力。與國內很多地區相比,東北一些區域及某些官員明顯缺乏開創意識,守著「一畝三分地」小富即安,對於新鮮事物不聞不聽,對於其他區域創新發展的經驗也不學習、不研究,認為不做事就不出事,不求無功,但求無過。

官員這樣,老百姓也是這樣。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上世紀九十年代東北一大批企業工人下崗,這些工人有很大一部分具有技術能力的,當時改革開放剛剛起步,國家正從計劃經濟體制向市場經濟體制轉變,其實給予了東北人很大的創新創業空間。但事實上,很少人把握了這樣的歷史機遇,通過思想意識的轉變來尋求事業的發展,大多人寧可在家吃糠菜,也不願意走出去創業,利用自身的技術和能力開創新的事業。

電影《鋼的琴》描寫了一群東北產業工人下崗後的生活困境

你說東北人懶嗎?我說未必,懶的是思想和意識。我從小到大每天都能看到周圍三四十歲的人成天滿大街逛,三五一群聚在一起打麻將、跳舞窮開心,也不願意走出自己的安樂窩。可能物以類聚,時間長了,大家在一起議論的,不是怎樣改變現狀,而是想著吃什麼、玩什麼,追求自己的「快樂」。

這一點我十分佩服福建人,這些年我做項目也和福建人有過合作,論地域環境和基礎條件,福建人夠苦,除了一望無際無際的大海,就是緊緊相連的座座大山,每人幾分薄地,連吃飯都成問題。為什麼福建人現在可以名揚海外,原因在於福建人有求變、求發展的思想,有改變惡劣環境的決心和勇氣,於是福建人改變了自己,將生意做到了世界各地。東北人太容易自我安慰了,可能僅僅把吃飽飯作為了人生追求的目標,對於未來大多選擇了沉默。

這樣的心態直接導致了區域發展緩慢,缺乏創新發展的動力,錯過了許多快速轉型、發展的機遇。東北人要幹實事、做好事;要敢擔當、善作為;要勇創新、求發展,這樣才能慢慢追趕優勢區域的發展,不至於被人越拉越遠。

東北問題是一個深層次問題,不是三言兩語能講清楚、說明白的,東北作為中國的老工業基地,資源、人才優勢還是十分明顯的。

東北正處在結構轉型的敏感時期,滾石上山、爬山過坎的描述東北問題是準確的,既是戰略轉型期,也是發展機遇期。

作為東北人,我沒有理由不相信家鄉會有大的發展,希望東北通過改革、創新為自己贏得新的發展機遇,知恥而後勇,開創東北發展的新局面。

想看《東北老鄉的信》?

那還不簡單,戳鏈接呀~

↓↓↓

東北經濟增長乏力,真的是因為東北 「人文環境」 問題?

東北黑土地上為何長不出「搖錢樹」

我為什麼舉家逃離東北?

東北人的「闖」勁哪去了?

東北老家,我終於失去了你 在擁擠的人潮中

作者:丁德勝

編輯:韓健、武司宇

制圖:張喬雪

部分圖片來自百度圖片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