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槽!老大爺!我們吃燒烤給錢,您別這樣!




微信號:任真天

微信號:rzt317

臥槽!老大爺!我們吃燒烤給錢,您別這樣!

臥槽!老大爺!我們吃燒烤給錢,您別這樣!


不小心把內涵笑話發給漂亮女上司,結果沒想到她竟是這種人!


剛出去幫客戶裝了一個電話,回到辦公室,口幹舌燥的,我喝了一口純淨水,手機裡有一條黃色笑話:夫一臉興奮的問:日?妻無奈的搖頭答:月。

  翻出來發給我一個叫李靖的朋友,手機信息發送中。,我看了看,感覺不對勁,再仔細看看,暈死!手機顯示的號碼不是李靖,而是葉魔女!

  我慌忙拿起手機按紅色的退出鍵,但是信息發送過程中是根本無法退出的,我把電池拆了出來,上帝保佑我那條信息不要發了出去。

  葉魔女本名葉萱,另一個更響當當的綽號滅絕師太,是我們市場部的總監,年齡不詳,三十歲之下吧。

  大美女,模特出身,穿上高跟鞋和一米七五的我一樣高,身材自然不用說。

  神態嬌媚,膚色白膩,顏若朝霞,雙眸燦爛,絕世無雙的美,性格也是絕對的舉世無雙,年齡不大卻心狠手辣,喪盡天良,滅絕人性,眼神總有狡黠之色看來極是詭異,陰險狠毒、不擇手段的事都是無所謂的。

  她就是我們市場部最大的官,這個女人憑著自身禍國殃民蘇妲己的優點,據說搞上了老總,然後成了市場部的老大。

  不過這女人絕對不是大家想像中中看不中用的花瓶,有謀略,有眼光,而且有手段,管理的水平很高。

  集東方人的美貌智慧和西方人的灑脫張揚於一體,是魔鬼和天使完美結合的天才管理家。

  我知道我慘了,那條信息好像已經忙不迭沖出去了。我頹然坐在辦公室凳子上,完了完了。

  沒過幾分鐘,果然門口傳來了葉魔女的聲音:「一天上班八小時,我看你們五個小時都在抽煙!139XXXX1314,這個號碼是你們辦公室的人嗎?」

  還是坦白從寬吧,不然她上內部網一查這個手機號也查得出來,我站了起來,她直勾勾的看著我,逼視我,我沒敢看她的眼睛,她的眼神不是暗送秋波,而是千刀萬剮:「你!跟我到我辦公室一趟!」

  聽見同事們小聲的議論:「看來,又要有一人離我們而去。」

  被葉魔女這樣的口氣使喚到她辦公室的職員一般都是兇多吉少,億萬通訊是一家大公司,最不缺的就是人,能在這裡幹到三個月之上的人,都是人才。

  那些進來走馬觀花的人多了去,新人一進來,葉魔女就會注意著,假如哪點她不稱心,立馬叫你去財務部領錢滾蛋。

  我也才是個新人,混了兩個月,成績也不怎麼樣,在這個競爭激烈的市場部一直坐一望二,穩坐在倒數第一向倒數第二膜拜,出盡了風頭,誰都知道我是公司倒數第一,因為學的專業不是通信的,每次考核都不及格,當初那過五關斬六將成功進入億萬通訊的喜悅已經被如今的惶惶不可終日代替,今天的這條黃色笑話可能加快了宣布我死亡的進程。或者說是導火索,讓葉魔女更快的注意到我了。

  進了她辦公室,她非常拽的翹著二郎腿坐在辦公椅上,翻了翻手機,然後抬頭看我,我們基本上都沒見過她不帶眼鏡的樣子,她都是一副時髦大大的棕色眼鏡,但這絲毫掩飾不了她的半點美麗。

  最主要的是那副眼鏡可以半遮住她詭異陰險毒辣狡黠的眼神,看到她那種詭異的一邊嘴角揚起高傲鄙視人的笑容,你就把遺書寫好做英勇就義前的準備吧。

  「陳然!」她陰著臉叫我名字。

  「到!」我像個士兵一樣的站直身體兩手伸直雙腳並攏抬頭挺胸平視前方。

  「你很有空啊?」她拿著手機在手指上優雅的翻轉。

  其實我是剛剛忙回來,每天踩著自行車到處跑,到處在各個居民區裝電話,哪有半點空閒在辦公室,這剛回來交差的,但我們都清楚,和葉魔女的一切解釋她都覺得你在掩飾,說多錯多,索性不說。

  她突然生氣的抓起桌子上的文檔猛拍一下:「考核成績倒數第一!績效成績你也倒數第一!你這個老麼還那麼閒!」

  然後她掏出那本白色筆記本,那本白色筆記本就是死亡報告,填下去了後,就會告訴你去財務部領薪水了,葉魔女雖然殘忍,但是最大的一個優點就是薪水給很多,這個月就算你做了幾天而已,她辭退你照樣發整個月的薪水。

  我表示哀悼,看來明天可以重新去人才市場拼搏了。

  有人敲敲門,是她的秘書:「葉總,這些貨我都驗完了,但是東城門市部打電話過來說,明天才能過來取貨,這些貨我想搬回儲藏室,但他們都下班了。」

  葉總剛打開了白色筆記本,停下了手,看了看我,用手機指著我:「你去搬吧。」

  真是車到山前必有路,有路也是條死路啊!這個任務延長了我的一點生命,秘書我愛死你了!

  都是一大箱一大箱的電話機,幾十部電話裝一個大箱子,幾十個大箱子,每個箱子都有六十多斤重,這不是難題,難題在於那個小小的儲藏室在一樓,而我們辦公室在三樓,讓我這樣跑,整整跑了三個鐘頭,終於搞定了。

  我靠在走廊牆壁上重重的呼吸著,頭髮全濕了,汗如雨下。

  一群人走過來的聲音,葉魔女帶頭走過來,後面跟著一群不知哪裡的人,我們公司的員工都是統一著裝的,夏天男的白色襯衫白灰色西褲黑色皮鞋,女的白色襯衫職業短裙,不得不重點說,女同事的職業短裙非常短,很有看頭。

  葉總就不一樣,雖然打扮也很職業女性,但是顏色每天都在變,她的高跟鞋有節奏的響著,後面跟著的那些人就不認識了,都在後面點頭哈腰的,可能又是跑業務的或者求葉總做什麼事吧。

  她走到我前面停了下來,也不用眼睛看我,臉也不轉過來,是對著前面的空氣說話的:「陳然,搬完了嗎?」

  「搬完了。」

  「不錯,還不錯。」然後她點點頭又往前走了,說的什麼意思,是不是暫時不辭退我了?

  我正想著,後面跟著的那十幾個人竄出來幾個家夥拉著我:「哥們,走吧走吧!」

  我驚訝的推著:「去哪兒啊?」

  「當然是吃飯了!」

  他們邊拉著我走邊談:「你們億萬通訊的產品實在不錯,我們想求你們葉總,我們想在永州市開個億萬通訊加盟專賣店,可你們葉總是軟硬不吃啊,你是你們公司的員工,一定了解葉總這個人,哥們,給個主意吧。」

  我搖著頭停了下來:「我幫不了你們,抱歉。」

  他們見我停下來,急了,就一齊拖著我往前走:「那我們等下再慢慢談。」

  到了停車場,葉魔女上了她那部和她本人極其適合的座駕,霸道的紅色陸地巡洋艦。

  這群家夥拖著我上了一部什麼轎車就不懂了,上了車就一直在求我,敬煙點煙的:「哥們,實不相瞞,大家出來混都不容易,我們就是瞅準了這個市場,才不惜代價的下大血本,我們那邊的商場我們盤下來了,也裝修好了,就等過了葉總這一關了,你幫我們辦成這事,五萬!」

  我是個窮人,租住在八十元的一個小地下室,五萬啊!我心動了,但是很無奈,我依舊搖了搖頭。

  「六萬!」

  「不是的大哥,你們給我多少錢我都無能為力啊。」

  說話間到了某家酒樓,他們是開廂的,我自覺不適合這種豪華的地方,走著走著自動退了出來,那幾個家夥可真是,可真是不知道怎麼說的,轉身回來又拉住了我,把我一起拖進了包廂。

  他們一邊吃飯一邊喝酒一邊談著生意,只是在進貨方面有了點不同的意見而已,葉總堅持公司配送,他們就堅持自己取,我沒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同啊?

  後來聽了出來,公司配送要收取一筆不少的運送費,葉總也太摳了,就這點還要賺人家的,要知道,現在是人家幫咱公司做生意啊。

  葉總氣了,拍了一下桌子:「我們公司的產品那麼好!不怕沒人幫我們銷!既然這點都談不下來!那就別談了!」她是雷厲風行的,說完就站了起來。

  那群家夥慌忙的起來恭請葉總繼續坐下去談,一直敬酒,敬了我好多杯,然後也敬葉總,葉總看見我坐在這裡,她並沒有什麼表情,叫我過去坐在她身邊,然後所有敬酒的全部給了我喝,幸好我的酒量一流。

  不過後來喝了一杯不知什麼味道的,喝下去後我就感覺不對勁了,很苦很苦,聞了聞,也是啤酒,可能這些家夥放了什麼藥啊?

  賀總也喝了幾杯,我剛剛坐下來一會,頭馬上暈,我確定了這些家夥一定施詭計了。

  葉總喝的比我多了幾杯,她眼鏡下迷離的眼睛,讓我知道她已經醉了,她簽了合同,是糊裡糊塗簽的,那些合同倒也沒有什麼,就是公司不能配送而已。

  那些家夥和我們兩個握了握手,然後全部撤走了,就留我和葉總在包廂裡。

  我頭暈得很,想吐又吐不出來,我力氣幾乎全沒有了,拼著站了起來,慢慢的走出門口,她在後面叫住了我:「扶我回去!」

  我慢慢的扶著她出了包廂,雖然頭暈,但是意識還不是糊塗的,就覺得渾身都沒有力氣:「葉總,我沒辦法扶你回去了。」

  她拿出手機想打電話,摁了摁,然後看了看,把手機遞給我:「幫我找一下一個叫做王華山的禽獸。」

  王華山就是億萬通訊公司的老總,四十好幾,有兒有女,離婚N次,多妻多福,她的緋聞男朋友,居然這樣稱呼老總。

  雖然意識還是有些清醒,但是眼睛裡全是模糊一片,根本看不清手機螢幕上的字:「葉總,你手機上這些是字嗎?」

  「我也覺得不是。」

  她說完後哇的一聲吐到我身上,惡心的污穢從我脖子胸口處往下流,我慢慢低下頭看,她居然繼續吐,我想推開她又不敢推開她,這個時候我的腦中還是神聖的工作。

  天吶!我的衣服,從頭到腳,全是她吐出來的惡心玩意,服務生跑了過來:「先生女士,我們的酒店住房在十三樓,不如我帶你們上去吧。」

  服務生真敬業啊。

  我不想去,但服務生挽起了葉魔女的左手,而我在葉魔女右邊扶著她,感覺是服務生拖著我們兩個上了電梯,然後上了住房部。

  一間雙人房五百八,單人房四百八,我掏出了錢包,我的錢只夠開一間單人房,而且這是我這個月的全部夥食費了,如果我開了房錢,恐怕這個月我真的會餓死街頭了。

  我正猶豫著,那個熱情的服務生卻搶過我的錢包,把我的錢都掏了出來付了房錢,我悲哀的拿了房卡,扶著葉總往1314房間走去,聽見了那個熱情的服務生和前台服務生的對話:「今晚又招來了一單住宿生意,小李你真行啊。」

  暈,那個熱情的服務生全是為了提成啊。

  我扶著她,她還能走,由於穿著高跟鞋,搞得她好像比我還高,頭靠在我肩膀上,插卡開門,只有一張床,好在床很大,應該可以兩個人睡的。

  我把她輕輕放到床上,幫她脫了鞋子,墊好枕頭,蓋好被子給她。

  我進了廁所,看著自己全身的污穢,我惡心的也吐了,總算吐出來了,把自己的衣服全脫了,洗乾淨了晾起來,衣服那麼薄,明早應該能乾的,然後卷了浴袍鑽進了被窩睡覺,我是背著她的。

  我正要睡著,她翻了一個身,手臂放在我身上,然後緊緊靠了過來,臉貼著我的後腦勺,然後她又伸腳放在了我的身上,我翻過來,仰睡,她動了動,又緊緊的用力抱了抱我。

  天吶,我全身的血液好像都沸騰了起來。我推了推她,想把她推開,看著她那張精致的臉龐,好像沒有了那股殺氣的她更是美若天仙,我輕輕,成功推開了她,她卻突然一個翻身,睡到我身上,摘掉了眼鏡,那張燦若明月的臉龐,我是第一次完美的看到,我很想碰碰她的臉龐,親親她,她卻突然睜開眼看了看我。

  我慌了,她對於我來說簡直就是一個噩夢,每次在公司我都祈望最好不要碰見她,我怕被她開除,工作就是我現在的稻草,抓不緊恐怕我就會沉到水底。

  我父親幾年前在縣裡是個縣主管,性格耿直,有言直說,耿直的人注定當不了官,得罪了很多人,成了別人的絆腳石。

  後來父親被人整了,人家用錢找了幾個小流氓,每天凌晨都砸我家玻璃,報警也沒有用,後來父親就火了,拿起那條爺爺留下來的獵槍對著下面的幾個流氓開了一槍。

  私藏槍支彈藥本就是一條罪,再加上開槍傷人,父親落馬了,雖然沒坐牢,被貶為了庶民,落架的鳳凰不如雞,父親得意時,那些父老鄉親親戚好友對他都點頭哈腰,變成了平民後,關於父親因貪而下台的流言迅速四起,貪官在我們國家是非常的被人看不起的。

  也就是這樣,父親做什麼生意都不行,總會有人橫插一杠子,人家總讓你不好過,父母只好退回了老家,耕田種地養豬,供我和兩個妹妹讀書,供到我大學畢業了。

  值錢的那個房子也賣了,而還有兩個要讀書的妹妹,捉襟見肘。回家過年的時候,才過完初三,父親就把我趕出來,說男兒志在四方,給了我兩千塊錢去闖世界。

  後來很不幸,我被所謂的好朋友弄入了傳銷,被囚禁兩個星期後,放出來透氣時我搶了賣水果的大娘一把水果刀,和軟禁我的幾個打手對峙起來,他們沒敢動手,無奈的放走了我,然後我就到了這個城市,湖平市。

  原本我是有馬子,而我的馬子是班花,很漂亮的,但大學的純真遇上了社會的複雜,人也會跟著變的,我和她到了湖平市,本是住在她那兒,她也是租房子住,她是一家五星級酒店的西餐部主管,月薪水三千多。

  因為漂亮,受到各方面的誘惑也很多,一次和我說一個大老板要送她一部BMW三十幾萬的,想讓她跟他走,她不願意,後來又有一個六十幾歲的老板給她一棟別墅,認她做乾女兒,乾女兒,乾女兒,自然不是純聊天關係的女兒,當然是用來乾的。

  她也拒絕了,再後來,看透了世間一切都是虛幻,唯有錢才是真的硬道理。撇下我們三年的愛情,跟著一個所謂的黑社會大哥走了,那個人給了她一百萬,還答應每個月至少要給她三萬塊。

  我的愛情一晚間灰飛煙滅,收起傷心,我繼續上路,就走到了這個億萬通訊,租了一個一個月八十元的地下室。

  我把葉魔女推了推,她睜著眼看了我好久,然後突然間,滋潤濕軟的嘴唇碰上了我的嘴唇,她的吻很輕很溫柔,讓我不想移開我的唇,我還是要推開她,我需要工作,我需要幫我父親分擔起這個家庭的負擔。

  我的兩只手掌推開她的時候都是撐在她的豐滿上,當我意識到後,剎那間欲望擊潰了我的理智。

  自從馬子離開後,我也已經兩個多月沒碰過女人,曾經我和馬子在一起時,每個星期的瘋狂加起來的次數都是大於或等於十次,這樣的瘋狂就像是吸毒般讓我上了癮,突然間兩個月強制性戒掉,在這一刻重新爆發。

  我翻坐到她身上,扒掉她全部衣服,一副美麗的模特胴體玉體橫陳,我扔掉了裹在我身上的浴巾,兩條影子在壁燈的照耀下交錯著,整整一晚。

  第一次早上起不來,我還睡著的時候,聽見她起來穿衣服的聲音,但我實在好累,連眼皮都沒有力氣睜開。她穿好衣服後直接踢了我一腳,這下我的意識清醒過來了,天吶,昨晚我睡了葉魔女啊!

  我卷起浴袍站了起來,她一步一步的逼過來,戴上了那副墨鏡的她就像變身的超人,眼鏡下全是殺氣:「你好大膽啊。」

  「昨晚,昨晚我們就蓋棉被,純,純聊天。」我第一次在葉魔女前解釋。

  「純聊天?看你平時老老實實的模樣,膽子卻不小啊?居然連我也敢動!」

  這什麼話啊!昨晚難道不是她先動我的嗎?不過她那麼醉,也許把我當成了她男朋友也不定啊。

  我沒敢再解釋,一切的解釋都是掩飾,只會讓她更發火。

  逼到了牆壁,我沒有了退路,我等著她的謾罵或者毆打,她一直都在逼視著我,然後用非常鄙視的語調說道:「就你這種下等人,居然也敢碰我?你配得起嗎?」

  我生氣了,我死死的看著她,我很想給她一巴掌,但我恨我自己的無能,我需要這份工作。她頓了頓:「去幫我買毓婷,等下送到我辦公室!」

  「啊?」

  「啊什麼!事後避孕藥啊!」

  「我,我沒有錢了。」我臉紅著,我沒有騙她,我真沒有錢買,就連今天要吃什麼我都不知道了,等月底發薪水的時候,我可能都餓死了。

  她非常不屑非常鄙視非常欠扁非常惡心的盯著我,從包裡掏出錢:「兩千塊,封了你的嘴,透露一個字,我用兩萬塊買下你手腳。」

  然後把錢塞進浴袍裡,轉身瀟灑得我想毆打她的走人,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的道理適用於我現在的情況。有錢才是硬道理。

  我敲了敲她辦公室的門,然後走進去把避孕藥放在她手裡,她的臉上的潮紅居然一直到現在都沒有褪。我轉身走了出來。

  「慢著!」

  我站住,狗嘴吐不出象牙,我做好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準備,就算她用再毒的語言攻擊我,我也要忍。

篇幅有限,點擊【閱讀原文】可閱讀後續精彩內容!!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