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故事我敢說沒有一個中國導演敢拍

微信號:電影頭條

微信號:movieiii

9月在美國上映的傳記電影《斯諾登》中字資源出來啦,A站有在線。(再問A站是什麼的打屁股!)

左邊是主演,囧瑟夫;右邊是原型,斯諾登。

怎講,人物傳記不少見,但本人長得比演員還好看的,應該不會很多······

美國棱鏡門事件已經過去三年多了。如今斯諾登定居莫斯科,女友也接到身邊,想必日子過得還不錯。

只是,他大概有生之年都回不了在美國的家。

《斯諾登》的導演奧利佛·斯通很大咖。他熱衷歷史題材,擁有操縱「政治正確」的魔法,總能將自己擺正到最能激起美國人民義憤的姿態。

憑借這種魔法,他靠《野戰排》和《生於七月四日》拿了奧斯卡最佳導演小金人,後來靠《刺殺肯尼迪》又拿過一次提名。

《斯諾登》呢,雖然面臨過無人發行的困境,畢竟還是大規模上映了。

並且,影院放映結束後附贈40分鐘採訪、全體觀眾自發鼓掌10餘次的待遇足以說明,奧利佛·斯通又一次苦大而不仇深地站隊成功。

這部片子,建議配合曾獲第87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紀錄長片的《第四公民》一起服用。

在《斯諾登》裡作為驚喜露了幾分鐘臉的斯諾登本人,在《第四公民》中提供了一個多小時足以讓粉絲在腦海中反復摩挲的影像資料。

那麼有人要問了,既然《第四公民》已經讓真人出鏡捋清了這個故事,為什麼還要讓顏值不如真人的囧瑟夫再來一遍?

美國人對於消費偶像這件事有這麼如饑似渴嗎?

事實上這兩部電影的觀感並不相同。《斯諾登》是傳記電影,《第四公民》則將時間基本壓縮在斯諾登在香港的那幾天,聚焦的是斯諾登對「棱鏡門」的「曝光」。

作為一部紀錄片,它的鏡頭是冷靜的。《第四公民》中的斯諾登,可能跟大部分人的想像並不一樣:冷靜,睿智,風度翩翩,面對完全不可知的未來,他幾乎沒有表露出絲毫的緊張、愧疚、或者喜悅之情。

這可能是我見過最真實、有魅力的「反派」了——當然,「反派」還是「偶像」,事實上存在爭議。影片也沒有破壞這種爭議性,幾乎沒有用任何包含主觀觀點的元素——如音樂,去側面烘托斯諾登的個人形象。

然而,它的畫風是這樣的:

斯諾登和記者在酒店房間裡,沒完沒了地用考研英語式的長句討論政治、道德、法律、隱私、技術。

換了件衣服,繼續討論。

除了斯諾登本人和記者,出鏡叨逼叨的還有律師、媒體、政客。

數據詳實,令人信服。但是這些長篇大論真的很容易讓人右上角好嗎,字幕組辛苦了!

如果說《第四公民》盡可能客觀地還原了「棱鏡門」事件曝光的真相,那麼《斯諾登》中還原的,則是作為一個政治偶像的「斯諾登」。

與其說影片還原的是斯諾登本人,倒不如說還原了粉絲們對斯諾登的幻想。

於是我們看到了「斯諾登」早年時期入伍,立志報效國家,卻因為摔斷腿不得不退出的軍旅生涯。

「斯諾登」有了一個甜蜜黏人願意為他付出一切的馬子,雖然也有分分合合,但她始終站在他的身邊。

為了給「斯諾登」揭露棱鏡門一個令人信服的動機,導演還為「斯諾登」安排了一場賣力而尷尬的床戲。

囧瑟夫飾演的這個「斯諾登」,是一個憂慮、脆弱、敏感的天才極客,充滿一種可以說斯諾登本人並不具備的革命熱情。

而在紀錄片《第四公民》裡,斯諾登看起來更像是一個,堵上身家性命,拿自己想不明白的問題向全世界提問的高智商罪犯。

粉絲對偶像就是容易有些上天入地不合時宜的幻想。你就算掐著他的脖子使盡搖晃他的腦袋,他也不願意接受,精英的生活和思想境界跟自己的幻想很可能截然不同。

所以,雖然《斯諾登》劇本松散,老路老套,《刺殺肯尼迪》也很可能存在事實偏差,但條姐還是承認,奧利佛·斯通是個天才。

——不在乎事實,不在乎觀點,不是非常在乎電影的藝術表現手法,一個操縱政治幻覺的說書天才。

據說《斯諾登》首映,導演找了斯諾登現場連線,連「信號不好」都變成「可能是美國政府搞鬼」的陰謀論。

簡直是邪教現場,斯通大法好啊。

可惜的是,斯通大法再好,中國導演也學不了。

推薦閱讀

點擊圖片即可查看

商務合作QQ:1577572690

內容授權及品牌合作請後台聯繫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