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不要只想著摸他的胸可以嗎?他是有靈魂的。




微信號:假裝在紐約

微信號:mr-jiazhuang

你們不要只想著摸他的胸可以嗎?他是有靈魂的。

美國隊長克裡斯·埃文斯上周來了上海,參加芝華士·耀的記者會。

芝華士·耀是芝華士新推出的首款調和麥芽威士忌,融合了5款珍貴的單一麥芽威士忌原液,以此向芝華士百年歷史中的五代傳奇調酒大師致敬。

你們不要只想著摸他的胸可以嗎?他是有靈魂的。

埃文斯喝著威士忌眺望黃浦江的風景,一副雲淡風輕人生贏家的派頭。

你們不要只想著摸他的胸可以嗎?他是有靈魂的。

中國人喜歡給國外明星起昵稱,給埃文斯的稱號是「獼猴桃」,因為他留著圓寸時,橢圓形的腦袋真的很像獼猴桃。

你們不要只想著摸他的胸可以嗎?他是有靈魂的。

相信大多數人都是從漫威的電影開始認識並且喜歡上埃文斯的,對他的感覺也停留在大胸肌肉美男的粗淺印象。

你們不要只想著摸他的胸可以嗎?他是有靈魂的。

我一度也這樣以為,但後來看了外媒的好幾篇深度專訪,才驚覺在他精致英俊的外表之下,隱藏著一顆安靜內斂的靈魂,就像是獼猴桃一樣溫和柔軟。

在這些採訪裡,他毫不掩飾地袒露了自己做演員十多年經歷中所遭遇的一切,有痛苦有掙扎——在超級英雄的光環背後,和你我一樣是個凡人。也許正是因為這樣,他才能把美隊這個角色演得這樣傳神,傳遞出了那些微妙敏感的情緒。畢竟美隊和別的超級英雄不一樣,他摔倒了會擦破皮,也會被槍械所傷,本來就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情感的真實人類。

《紐約時報》對他的一篇專訪開頭第一句就說,「其他演員簽下一部足以改變自己命運的大製作電影以後,他們會大肆花錢慶祝,購買豪宅跑車或者做整形。但克裡斯·埃文斯在簽了《美國隊長》的片約後,卻去看了心理醫生。

那是2011年,波士頓人克裡斯·埃文斯30歲而立之年,進入演藝圈第11年,拍了一大堆爛片,幾乎沒有哪一部給觀眾留下過深刻的印象,演藝之路並不算成功。

他出生在一個典型的美式中產階級家庭,父親是牙醫,母親是劇團導演。11歲開始在學校和社區的話劇裡表演,從此認定了要把演員作為自己的職業。

高中的暑假,他自己跑到紐約住了幾個月,周末上表演學校,平時在一家演藝經紀公司實習,每天的工作就是接電話買咖啡,沒有任何報酬。但他看中的是其中的人脈,三個月的實習結束,他簽下了一個願意幫他的經紀人。

很快,18歲的他就接到了第一部戲,情景喜劇《異性相吸》,內容講的是一個傳統女校改革之後開始招收男生。這部劇沒有火,拍了一季就被福克斯腰斬。

但那時的埃文斯還不知道的是,這是他給自己的人生挖下的第一個大坑。後來成名以後,他在那部劇裡穿著粉紅女裝誇張跳舞的片段就被挖了出來,在網上瘋狂流傳。

你們不要只想著摸他的胸可以嗎?他是有靈魂的。

從此以後的整整十年,埃文斯似乎就陷入了一個不斷接到爛片的怪圈。這是他的第一部電影《少兒不宜》,同樣充斥了羞恥的鏡頭,全裸出演,胸部塗奶油,屁股上還插了一根香蕉。

你們不要只想著摸他的胸可以嗎?他是有靈魂的。

那個時候別人對他的定義就是一個身材很好的男花瓶。後來他在接受採訪的時候這樣回憶那些不堪回首的爛片,「《少兒不宜》不是什麼大製作,《完美學分》瞬間就被世界遺忘了,《孤兒之王》甚至連進電影院放映的機會都沒有。」

他說,「拍第一部電影的時候,你會想,‘世界你看好了,我來了’。可是很快你發現世界並沒有看見你,所以你還是老老實實地回去重新開始。這麼三四次以後,你就會知道,沒有人一開始就想拍爛片,但世界上總會有爛片。」

他的自信因此遭受了沉重的打擊。但更讓他難受的是,拍了爛片以後還要去自吹自擂。

2007年6月,他參演的《神奇四超人》續集公映。在歐洲上映做宣傳時,他經歷了嚴重的心理危機,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在台上情緒瞬間崩潰,站起來走人,扔下一屋子感到莫名其妙的記者。

後來他在接受Moviefone採訪的時候解釋說,當時他的內心很困擾很抗拒,因為他知道自己推銷的片子就是一坨屎。他說,「你得把這片子誇成花兒一樣,讓大家去看,然後這片子還是你演的,你的臉、你的名字在電影裡到處都是,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後你就會覺得自己是個騙子,覺得自己很假,覺得全世界都能把你看穿。」

2009年,他新簽的經紀人給他定了一個規矩,不許他再露肉,要重塑他的公眾形象。經紀人對他說,「既要做自己,又要顯得有格調,這兩件事並不衝突。脫掉衣服再渾身塗滿油絕對不是一個好的做法。」

2010年,漫威大張旗鼓地為復聯選角,前後圈了十幾個男演員作為美國隊長的候選,其中包括威爾·史密斯。但最後,他們選擇了埃文斯。

對於絕大多數演員來說,這是一個夢寐以求的機會。但是我們的克裡斯·埃文斯,他,拒絕了。

後來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自己接到這樣一個機會時,感到了恐慌和猶豫。

第一,他擔心美國隊長這個角色太高大上太完美,沒有什麼深層次的內心掙扎,沒有陰暗面,沒有糾纏,就想做好人,做好事,永遠把自己放在最後,首先考慮的總是別人的利益。他說,要不停地演這樣一個角色,很難。

第二,一次性要簽九部戲的合約,也讓他感到惶恐,他怕限制自己未來的戲路,也怕限制自己未來的人生選擇。他說,「假如有一天我想演點別的角色呢?假如有一天我突然不想拍電影了呢?」

第三,他怕成名。他說,「追逐名利是沒有盡頭的。你的目標是什麼?是成為電影巨星嗎?如果是,那這是一個絕好的機會。但我的目標不是做巨星。我有一些很有名的朋友,我知道他們為此付出的代價。當你成為布萊德·彼特以後,你就再也不能不做布萊德·彼特了。」

為了說服克裡斯·埃文斯,漫威高層出動了小羅伯特·唐尼,並且提出修改合約,把拍九部電影改成只拍六部。

埃文斯最後勉強答應了下來,於是就出現了《紐約時報》說的那一幕,他去尋找心理醫生開解。

漫威的漫畫迷們一開始也對這個決定充滿了懷疑,因為埃文斯過於英俊的臉看上去略帶孩子氣。但電影第一天上映就打破了票房紀錄,埃文斯扮演的美國隊長讓所有人都信服了,他給這個原本有些平面單薄的角色注入了靈魂,讓他變得有血有肉。

全世界的電影觀眾吃驚地發現,克裡斯·埃文斯的氣質和美國隊長竟然如此吻合:高大英俊,五官精致,陽光開朗,渾身散發著一種只有內心不存在黑暗陰影的人才會有的光芒。

把好萊塢歷史上前幾任美隊放在一起,就更加能看出來選擇埃文斯是多麼正確。

這是1944年版的美隊。

你們不要只想著摸他的胸可以嗎?他是有靈魂的。

1966年電視劇裡的美隊。

你們不要只想著摸他的胸可以嗎?他是有靈魂的。

1969年版的美隊。

你們不要只想著摸他的胸可以嗎?他是有靈魂的。

1990年版的美隊。

你們不要只想著摸他的胸可以嗎?他是有靈魂的。

而這是埃文斯版的美隊,眼神深邃,正義凜然,高尚並且高貴,還有一點讓人動容的憂懼。

你們不要只想著摸他的胸可以嗎?他是有靈魂的。

《復聯》的導演也盛讚埃文斯的表演,認為他給一部超級英雄大片的人物增添了細膩的角色刻畫,難能可貴。

克裡斯·埃文斯就這樣完成了從三線到一線的跨越。但突如其來的名利並沒有讓他感到迷失,因為這本來就不是他最想要的東西。在內心深處他仍然是那個不想做明星的演員,那個溫和柔軟的波士頓人。

很多人勸他要趁熱打鐵,趁著紅的時候多接大片,但他說,「我活著不是為了拍電影,我拍電影是為了活著。我喜歡表演,但我更喜歡生活本身。」

他說,「我需要認清楚,這不是一場比賽,沒有人在掐秒表,只要做好自己相信的事,挑選真正對自己有意義的戲,就行了。」

2011年,在拍復聯的間隙,他還拍了一部獨立電影「Puncture」,扮演一個立志揭開醫療黑幕的律師。片子票房慘淡,只有68945美元。但這是他想拍的電影。

他也想做導演。他的導演處女作《午夜邂逅》已經在2014年上映。

他還想從政,用自己的力量為公眾服務,改善社會,改變世界。這一點,也很美隊。就像他自己說的,「不敢說因為演了這個角色讓我變成了更好的人,但是基於他讓我有想成為更好的人的想法」。

如果你關注了埃文斯的推特,就知道他是一個熱血青年,一直毫不掩飾地表達自己對很多公共議題的看法,捍衛他認為正確的價值觀。他說自己從小和兩個姐姐一起長大,還有一個弟弟是同性戀,這樣的經歷讓他更能夠關心其他群體的命運,更看重人本身的尊嚴和價值。

在美國大選之後,他連發10多條推特直抒胸臆,每條轉PO都在幾萬次,其中11月9日結果出來後的一條推更是被轉PO了28萬次。

而在這一條推裡,他說,「現在開始我會用我所有的精力去保護所有美國人的權利」。

你們不要只想著摸他的胸可以嗎?他是有靈魂的。

那一刻,他仿佛真的化身成了美國隊長。

他的叔叔就是美國國會的眾議員。他曾經說,「我為叔叔感到驕傲,任何一個人,只要他奉獻自己去促進人類福祉、推動社會發展,我都會為他感到驕傲。這個世界上我認為稱得上崇高和有挑戰性的事不多,我知道要到華盛頓從政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但也許有一天我真的會去。」

就像他在給芝華士拍的這則宣傳影片裡說的,追名逐利孤獨登頂並不是成功的唯一方式,真正的成功是「顧及他人,共同成長,一起成就,為世界帶來積極的影響」,不要去理會世俗的成功定義,贏之有道,每個人都是贏家。

你們不要只想著摸他的胸可以嗎?他是有靈魂的。

新浪微博 / 微信 @假裝在紐約

你們不要只想著摸他的胸可以嗎?他是有靈魂的。

聯繫郵箱:[email protected]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