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身陷魔窟,那男人救了她一生,她用一輩子的愛去報答(情感美文)




微信號:洞見

微信號:DJ00123987

女孩身陷魔窟,那男人救了她一生,她用一輩子的愛去報答(情感美文)

台北郊區的一個廢棄倉庫裡,大門被鎖得緊緊的,外面的陽光從僅有的幾個高高的窗子射進來,曬在幾個年輕的女孩身上。

吱吱……吱吱……

「什麼聲音啊?」一個女孩子警覺的問。

「好……好像是老鼠!」另一個女孩子回答。

「啊……」然後倉庫裡便響起了一聲尖叫。

蹲在她們中間的一個十六七歲的女孩子眉清目秀,長髮披肩,也許是害怕老鼠吧?她把頭垂得低低的,雙手抱住自己的肩膀,一副無助的樣子。

咣當!

這時候,倉庫的大門被人從外面打開了。一個三十來歲的男人進來嚷嚷道:「喊什麼喊?都安靜一點!老板來挑人上工了。你們都表現好點!」

隨後,只聽一陣高跟鞋的聲音,一個穿著非常時髦的女人走了進來,她身後還跟著幾個穿著黑西裝的年輕男子。

「雲姐!這些女孩子是剛到的,個個都年輕漂亮!」那個男人指著這幾個女孩子笑著。

那被叫做雲姐的的女人並沒有理會他,而是走到這些女孩子身旁一個一個仔細的看著。當她來到小星身旁的時候,眼睛突然一亮。

她伸手托起了小星的下巴,上下打量了兩眼,便張口問道:「十幾了?」

小星被這個女人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在。不是說會幹活能吃苦就行嘛!為什麼她上上下下的盯著自己看?她心裡有些打鼓了。一時沒有回答上她的問題。

「雲姐問你話呢?快回答啊!」那男子訓斥著小星。

「十六歲了!」小星嘴裡吐出了四個字。

「很好!」那女人露出了非常滿意的笑容。回頭對那男子說:「就是她了!」拋下這句話後便瀟灑的轉身向倉庫外面走去。

「聽見沒有?你被雲姐看上了!以後就跟著雲姐掙大錢去吧!走啦!走啦!雲姐的車等著你呢!」那男子笑著就上去來拉小星的手。

「我自己會走!」小星聽到他那放肆的笑聲心裡有些發毛,趕緊掙開他的手,自己朝門外走去。

走出倉庫後,小星被帶到了一輛高級汽車裡等候。抬眼透過玻璃窗看到蛇頭和那個叫雲姐的正在遠處說笑著,但是車裡卻是一個字都聽不到。只是能看到那個平時非常了不起的叫阿四的,在雲姐面前總是低頭哈腰的。看來這個雲姐不是個一般的人物!

「雲姐!您對那個小丫頭還滿意吧?」阿四嘿嘿笑著給鄒雲遞上了一根女士香煙。

鄒雲把那香煙送進了她那朱紅的嘴中,一刻後煙霧就從她的嘴中噴了出來。姿勢優美的把那根長長的香煙夾在修長的手指中間,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那個小丫頭才十六歲,這一陣子,有許多老板都喜歡這種青澀的!帶回去稍微打扮一下,準能賣個好價錢!」

「雲姐!那這錢……」

鄒雲臉色一凜。「阿四,你不是不知道規矩?那個小丫頭今天晚上我就為她安排好客人!只要是貨真價實,一分錢也不會少你的!」鄒雲的臉上露出了輕蔑的笑,把那只抽了幾口的香煙隨手一扔,便朝小星坐的車這邊走來。

鄒雲上了車後,車子就飛似的開了起來。車子從荒涼的郊外一直向台北市裡行駛著。

第二天晚上,小星被強行穿上一件暴露的吊帶裙便被帶到了一座夏碧輝煌的大樓裡。

坐在寬大沙發上的她驚恐的環顧著四周,只見這是一間很豪華的房間,裡面有一張很大的床,電視,電腦一應俱全。只是那白色的床單有些讓人害怕。

就在小星在房間裡坐立不安的時候,房門被打開了!

小星一抬頭,看到的是一個五十多歲,頭髮已經半禿的胖男人。而且那個人的眼睛看到她後就冒出了不懷好意的光芒,她不由得身子一抖!

馬老板徑直的走到沙發上坐了下來。他那雙色色的眼睛把小星從上到下看了個遍。一頭及肩的黑亮頭髮襯托著她的小臉更加的清純可愛,渾身上下卻散發著一股清純少女的青春氣息。馬老板的心開始癢癢了。

「你……你是誰?」他的眼光讓小星驚恐的站了起來。

「你別怕,鄙姓馬,你叫我馬老板好了!」馬老板笑著回答。

「馬……馬老板?」小星的心開始打鼓,她在想該怎麼逃離這裡,因為她已經確定這應該是一個火坑。

「來,跟我聊聊天!」馬老板拍著沙發說。

小星抬腳說:「我……我要走了!」

「你給我回來!」馬老板站起來伸手便拉住了小星的手。

「你……放開我!」當他的大手抓住小星的手腕的時候,小星開始拼命掙扎。

可是,小星畢竟還是個小姑娘,哪裡是肥胖的馬老板的對手?下一刻,馬老板像大灰狼撲綿羊似的把小星撲倒在了沙發上。

小星又羞又惱,掄起她那兩只小胳膊開始拼命的推搡著她身上的馬老板。但是無奈她的力氣實在是太小了,絲毫沒有改變馬老板在她身上的狀態。

要知道小星的身子可是從來沒有讓任何一個男人碰過,小星開始厭惡的大喊大叫,情急之下一口就咬向了馬老板湊到她臉邊的耳朵。

「哎呦!」一聲痛苦的叫聲從馬老板的大嘴裡傳來。鑽心的疼痛讓他暫時離開了小星的身子。

小星迅速的起來,撒腿就朝門的方向跑去……

……

鄒雲望著那個她愛了許多年的背影走進了浴室。此時,她的心裡有一種莫名的酸楚。

這個正在浴室裡洗澡的男人就是秦氏集團的總裁秦駿。今年三十歲的他,冷酷、堅毅、幹練、工作狂。六年前留學歸來接受了父親秦劍豪的龐大黑道集團。經過六年的苦心經營他終於讓秦氏走上了正軌。現在的秦氏已經躍居全台灣十大商業集團之一。集團的生意從地產、交通、建材到百貨、服務無所不在。當然,秦駿也就成了台灣有名的鑽石王老五。從名門淑女到演藝明星,從豪門千金到名模都向他拋出了橄欖枝。鄒雲也是其中一個,她是秦劍豪的乾女兒。多年來,一直都在追逐著秦駿,無奈她只是他的眾多紅顏知己中的一個而已。

這些年來,秦駿的花邊新聞從來沒有間斷過。對待女人,他的信條就是風流而不下流。每次他都是逢場作戲而已,真心他是給不起的。因為他的心早已經被封存多年了!

浴室裡的水聲停了,秦駿圍著浴巾走了出來。他熟練的穿著襯衣、褲子,最後套上了西服。抬頭瞅了床上的鄒雲一眼。「記住月底把夏碧輝煌的帳目送到總部去!」說完便向門走去。

「難道你就沒有別的話對我說嗎?」鄒雲眼神中有一絲受傷。

秦駿停了下腳步,卻沒有回頭。「阿雲,你和我在一起的那天我就告訴過你!我們之間只是一場遊戲而已!」說完便跨步向前打開了房門。

就在秦駿邁出房門的這一瞬間,一個瘦小的身子踉踉蹌蹌的撞倒在了他的懷裡。秦駿下意識的伸手扶住了這個穿黑色裙子的女孩子,及肩的黑色頭髮凌亂的遮住了她的半張臉,他只看到了一雙受驚的眼睛,他感到她在渾身發抖。

「抓住她!別跑!抓住她……」聽到後面的幾個穿黑馬甲的人的狂喊。小星心裡害怕極了,她知道如果被抓回去那個肥老板一定會逼她做那骯髒事的。雖然她還不懂男女之間是怎麼回事,但是她隱隱約約知道一旦一個女人和一個男人隨便就睡覺了,那這個女人就會被人一輩子都看不起的!

慌亂之中,小星撞到一堵肉牆上。當她就要跌倒下去的時候,她感到是一個有力的手臂扶住了她。小星抬眼望去,看到一張菱角分明的俊臉。這個人長得既英挺又帥氣,眉宇之間的沉著和霸氣仿佛與生俱來。只是那雙眼睛卻冷的嚇人!那道寒光也在審視著她。

「抓住她!」後面的人追上來了。小星想繼續抬腳跑,但是她的手臂卻被這個人禁錮住了,她跑步了了。

「秦先生!」那幾個黑馬甲走近了,馬上停下來畢恭畢敬的低頭打招呼。

「這是怎麼回事?」秦駿的眼睛冷冷的看著他們。

「這個……」他們幾個支吾著說不上話來。

「求求你!救救我!我是來做工的。不是來做那種事的!求求你,救救我吧!」小星跪下哀求著秦駿。直覺告訴小星眼前這個人不是一般人,他一定能幫自己。

秦駿冷眼看著跪在他腳下的這個清純的女孩子和那幾個眼光流離說話支吾的黑馬甲一刻後,心裡便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他咣的一聲朝後踢了一腳他身後的門,大聲喊道:「鄒雲,給我出來!」

一刻後,鄒雲就抱著肩慢慢的走了出來。眼神低垂不敢接受秦駿的審視。

「我告訴過你多少次了?以後除非你情我願,永遠都不要再做這些逼良為娼的爛事!你怎麼就是不聽話?」秦駿一雙冷眸盯著鄒雲,聲音有些咆哮。

「阿駿,我知道錯了!下次再也不會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你就給我留些面子吧?」鄒雲服軟的說。她知道秦駿是不好惹的,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趕快承認錯誤。

秦駿手指著鄒雲說:「面子是別人給的,不是自己要的!這次就算了,下次再有這樣的事,別怪我不給你機會!」

聽著他們的對話,小星心裡多少有些欣喜。她的預感看來沒錯,這個人果真能幫她。

這時,被咬傷耳朵的馬老板捂著耳朵邊嚷邊走了過來。「鄒雲!看你給我找的好人!我的耳朵都要被這個賤貨咬下來了!」

鄒雲趕緊迎了上去。笑道:「馬老板,都怪我沒有調教好!先讓他們送您去醫院好好綁紮一下。搞不好會感染的!」

「那不行,我要好好教訓那個賤貨……」馬老板抬頭望去看到一張冷冷的臉,突然說到半截的話也咽了下去。馬上陪笑說:「秦總裁!您也在呀?我得趕快去醫院。失陪了!」馬老板飛快的轉身走了。

看著馬老板的狼狽相秦駿的唇邊滑過一抹冷笑。心想:這個小丫頭還有幾分膽色!

「阿傑!把她帶到我的車上去!」秦駿朝一邊他的特別秘書阿傑說。

鄒雲小心的上前說:「阿駿!就算不讓她留在這裡,我也得把她介紹來的人送回去的。她的身價可是一百萬!我們不能一下就賠進去一百萬吧?當然,一百萬對你來說不算什麼。但是要對底下的兄弟有所交代呀!今天一個,明天一個!你是救不完的!」

看到秦駿似乎猶豫了一下,小星馬上接口道:「先生,求求你!我會努力做工把這一百萬還給你的!我什麼苦都能吃,就是不要再把我送回去。那個人一定會又把我賣給別人的!」小雨的眼睛裡已經急得流出了淚花。

不知道為什麼一向冷酷的秦駿看著眼前這個楚楚可憐的小女孩,心裡頓時湧出了惻隱之心。別轉目光看著了鄒雲和阿傑一眼後說:「這一百萬我先給墊上,正好張媽要給家裡找一個女傭。阿傑,把她給張媽送去!記住,就用她的工錢來抵這筆債!」

「是!走吧。」阿傑走過來帶走了小星。鄒雲也不敢再說什麼,因為她知道秦駿說出的話是不會更改的。

小星來到秦家做女傭已經一個多月了。秦家住在陽明山腰的一棟規模宏大的別墅裡。這棟別墅占地面積很大,除了一座像古堡一樣的四層高大樓房以外,巨大的花園裡還有遊泳池、網球場。到處都是一片碧綠的草坪,真是到了一個美麗的世界。尤其是別墅的西邊還有一片好大的椰子林,給這棟巨大的別墅帶來了詩情畫意。

當然,這麼大的宅子裡面的傭人和安全人員也是少不了的。小星看到在別墅的外圍每時每刻都有十幾個穿著相同服裝的人來回的巡邏。司機、花匠、廚子、女傭足足有二十幾人。張媽是這裡的管家,阿傑把她送來的那天,小星知道原來阿傑是張媽的兒子。阿傑是個很熱心的小夥子,張媽雖然平時管家很嚴厲,但是小星能感覺的到她是一個很善良的中年婦女。來了以後,給發了一次工錢。小星的薪水是每月4萬元。但是要還欠秦先生的一百萬所以薪水就被扣了。但是張媽很細心的從薪水中抽了兩千元給她,告訴她以後每個月都給她兩千元的零用,女孩子嘛總要買些必要的東西的。小星捏著手裡的兩千元新台幣激動不已,她要攢下這兩千元過些日子給家裡寄回去。要知道這些錢已經夠弟弟的生活費還能有剩餘的。而且這裡管吃管住,並沒有要花錢的地方。所以小星在這裡很是賣力的幹活。

一個多月來,小星只見過秦駿幾面而已。每天他都是早出晚歸,但是絕不會在外面過夜。這些日子小星也零零星星從別的下人嘴裡知道了些關於秦駿的事情。不知為什麼每次僅僅和他打一個照面,就能讓小星緊張的手心裡都冒汗。但是有幾天瞅不到他的影子小星心裡又像少了什麼似的。讓小星最高興的事就是能在他的背後默默的看他的背影幾眼,因為只有這樣她才不會緊張。小星心想:也許因為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吧?心裡多少都有些心靈上的依賴。

這天已經臨近深夜12點了。小星把自己替換的工作服洗完後正準備回偏樓的下人房去睡覺。不想張媽走過來叫住了她。

「小星,把睡衣給少爺拿到他的房間去!」張媽手裡拿著疊得整整齊齊的一套睡衣褲。

小星抬眼望了一眼三樓秦駿的房間,裡面正亮著燈。小星猶豫的接過了張媽手裡的睡衣。腳卻是仍站在原地沒動。

「小星,別害怕!去吧,沒事的!」張媽鼓勵小星說。

「嗯!」小星慢慢走向了高大的別墅。輕輕的上了二樓,二樓是老爺和太太住的這個時候他們都已經睡了。小星盡量的放輕了腳步,輕輕的來到了三樓,走到了秦駿的房間前。小星又開始緊張了,心怦怦直跳。小星深呼吸了一次後,力道適中的敲響了房門。

「進來!」裡面響起了一個低沉的男音。

小星輕輕的推開了房門,一間超大的黑白相間的臥室呈現在了她的面前。寬大的床前正站立著一個剛洗完澡,只圍著一條浴巾的健壯男子,他手裡拿著毛巾正在擦著他還在往下滴水的頭髮。

看到這讓人尷尬的一幕,小星的臉紅了。趕緊別過臉去,手拿著睡衣快速的走到床的另一側,把睡衣放在了床邊上。低頭說:「少爺,這是您的睡衣!」說完便逃似的向門走去。

「倒杯水來!」秦駿邊歪頭擦著頭髮邊說。

小星趕緊又走回去,在牆邊的廳櫃上倒了杯白水,低著頭走到床頭把水輕輕放在了床頭櫃上,轉身剛要離開,不想頭上又傳來了那個帶有磁性的男音。

「你是偷渡來的那個女孩子?」秦駿的眼神犀利的瞅在小星的臉上,那天他只看到了她那雙受驚的眼睛。今天她把頭髮都梳在了腦後,她有一張非常清純的面孔,一看她那平板的身材就知道是一個還沒有發育好的小丫頭。秦駿眉毛一皺,馬老板那個老色鬼真是變態!竟然不惜花高價讓鄒雲給他弄來這麼個青澀的小丫頭。

他還認得自己!小星的心裡一陣雀躍。慌忙點頭說:「是的!」但是她不敢抬起頭來,因為秦駿的打扮現在實在是太暴露了!

「你叫什麼名字?」很少和下人們搭訕的秦駿今晚對這個害羞的小丫頭倒是很感興趣。

「我叫夏小星!少爺是您救了我,我以後一定會好好報答您的!」小星說出了這些天她一直沒有機會和他說的話。

秦駿皺了下眉,反問:「什麼小星?」

「是夏小星!」小星糾正道。

夏天的小星星?怎麼會有人叫這麼奇怪的名字?不過看到這個可愛單純的小丫頭,秦駿少有的有些玩心大起。慢慢走近她,伸手托起了她那小巧的下巴。冰冷的眼神中透出了一股邪魅,低沉的聲音再次響起。「那你想怎麼好好報答我?」

小星的下巴被秦駿抬起的那一刻,她的那雙清澈的眼睛也被動的抬了起來。她看到了那張帥氣的臉和他那袒露的健美的上身。而且她看到了他眼神中的邪魅的東西。頓時,小星的心狂跳不已。「我……我……」小星的心裡既緊張又害怕,她不知道該怎麼來回答他。

「你什麼?」秦駿邁步上前親近了她。小星嚇得趕緊後退,不想腳跟一下碰到床底身子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在了秦駿的那張大床上。回頭看到那張寬闊的大床,小星的臉變白了。他不會讓她做那種事來報答他吧?原來他也是個無恥之徒?多日來的好感讓秦駿的形象在小星的心裡打了大大的折扣。

看著她像一只受驚的小鹿,臉都嚇白了。秦駿心裡覺得有意思極了。轉身走到床頭櫃旁拿起剛才小星給他倒的白水便一飲而盡。「放心!我可不像馬老板那個老色鬼那樣變態。對你這種青蘋果,我沒興趣!走吧。我要休息了!」

聽到他的這番話,小星不知為什麼心裡難過極了!起身飛快的跑出了秦駿的房間。而房裡的秦駿見他飛似的跑出去,唇角勾起了一個似有還無的微笑。他感到捉弄一下這個小丫頭,讓他心裡感到非常的愉悅!

小星一口氣跑回了自己的小房間。坐在自己的單人小床上,神情非常的沮喪。不知道為什麼他說對自己沒興趣的時候,小星心裡竟然非常的難過!小星的心突地抖了一下。難道自己喜歡上少爺了嗎?不行!第一時間內她就告訴自己,這是不可能的!他是一個高高在上的王,而自己只是一個渺小的醜小鴨!這是絕對不可能的!小星嚴厲的告訴自己絕對不能喜歡他!絕對不能!

小星重重的搖了搖腦袋。平躺在小床上開始睡覺。但是她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秦駿的話仍在她的耳邊打轉。他對青蘋果沒興趣?究竟是什麼意思?什麼叫青蘋果?小星怎麼也想不起個所以然來。

第二天,小星和另外一個女傭阿花正一塊兒洗碗。小星湊到阿花的跟前,笑著說:「阿花姐,要是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說我對你這樣的青蘋果沒興趣是什麼意思呀?」

正在洗碗的阿花瞅了小星一眼。「你這是從哪聽來的?」阿花比小星大幾歲剛剛嫁人不久。

「我,我是從電視上看的!」小星支吾的撒了謊。她從不說謊所以臉已經紅了。

「記住以後可不許問別人這樣的話!會讓人笑話的。」阿花囑咐著。

小星來這以後,除了管家張媽以外就是和阿花最要好了。其他的女傭都覺得她是大陸來的都有些看不起小星。「阿花姐,那究竟是什麼意思嗎?快告訴我呀!」

見小星死纏著她不放。阿花小聲的對小星說:「就是說這個男人喜歡成熟夠味道的。不喜歡清純的!男人嘛都喜歡胸大屁股大的女人,不喜歡哪裡都平平的了!」說完阿花自己嘿嘿的笑了起來。

小星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心裡突然產生了一絲懊惱。

這天下午還沒下班,秦駿就被秦劍豪和姚芬一通緊急電話給叫了回來。

一下車,就看到他們兩個坐在花園裡喝茶。秦駿大步走了過去。「爹地,媽咪!」

「坐下吧!」姚芬邊說邊把一大沓照片放在了秦駿的面前。

秦駿的眼光朝那些照片一瞥,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不耐煩的說:「媽咪!我不是告訴你了嗎?我現在還不想結婚!」此時的秦駿真是煩死了!每隔幾天,姚芬就會拿來幾十張各種女人的照片來給他看。

「你不想結婚那我們怎麼抱孫子?阿駿,你都三十了!媽咪這個年紀的時候都生了你和你姐姐兩個孩子了!」姚芬苦口婆心的勸著。

「公司裡還有許多事情等著我呢!」秦駿只得採取老一套的戰略……走!說著就站起來要走。

一直不說話的秦劍豪開口了。「你給我坐下!」聲音很是嚴厲。秦駿只得乖乖的坐了回去。

「總之,今天你必須在這些照片裡選一位作為你結婚的對象!這些都是名門千金,個個美貌賢惠。如果你不選,以後就永遠不要再到公司裡去!」秦劍豪的語氣是不可置疑的。這次他得動真格的了,要不然這孫子他是別想抱上了。

秦駿心裡暗叫一聲不好!這下糟了。老爸發話了,要知道他可是說一不二的。皺著眉頭望著桌子上的相片,秦駿心想看來這次非得從中選一個不可了!秦駿的眼光在花園裡不經意的一瞥,突然,一個嬌小的身影落在了他的眼眸裡。頓時,一個想法閃進了秦駿的腦海裡。

「爹地,媽咪!讓我結婚可以,但是我要自己選結婚的對象!如果你們答應的話什麼時候結婚我沒問題!」秦駿攤開手,聳了聳肩。

秦劍豪和姚芬對視了一眼後,姚芬先開口了。「老爺,我想阿駿的眼光是差不了的!不如我們就答應他好了?」

「嗯!」秦劍豪點了點頭。

「公司裡還有事情要處理,我先走了!」秦駿起身走了。

這天深夜,當秦家的上下都已經入睡了的時候。秦駿把小星叫到了他三樓的臥室裡。

有了上一次的經歷,小星惶恐不安的走進了秦駿的臥室。雖然心裡她也有見到他的喜悅,但是她知道更多的卻是害怕和緊張。

「把門關上!」聽到小星來了秦駿並沒有抬頭,但是聲音中帶著命令的語氣。

小星只得轉身把門輕輕的關上。關門的手卻是有些發抖,不知道他找她幹什麼?關上門後小星站在門前,抬頭朝秦駿望去,只見他穿了一身亮灰色絲質睡衣,正倚在床頭前認真的看著手中的文件。他的這個恩人真是長得太帥了!連睡衣都能穿得這麼優雅好看,只是他的那張帥氣的臉有些太冷了。對了,來這一個多月了,她好像從來沒看到他笑過。

「過來!」秦駿的眼神從他手中的文件移開瞅向門前的小星。

「嗯!」小星怯怯的走到離床頭一米的位置停了下來,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

「你一個月的薪水多少?」秦駿放下手中的文件從床頭櫃上拿了一只煙放在嘴裡點著,瞬間空氣裡就開始彌漫起了香煙的嗆味。

「四萬塊。」小星輕輕的說完後抬起頭來,又快速的接著說:「少爺!我會盡快攢錢還給你的!我會的!」

「這裡有一張契約,只要你答應簽了它。和我假結婚一年,也就是做我名義上的太太一年。你我之間的債務就一筆勾銷。怎麼樣?」秦駿拿起手中的契約往床邊一扔。

「我……我……」這個太突然了,小星結巴的說不上話來。她聽到她的心在怦怦直跳。假結婚?他為什麼要假結婚嗎?而且他為什麼要找自己呢?

「我看你不用考慮了!這個契約對你我都非常有利。簽了它!」秦駿站起身子從床上拿起契約和筆來到小星的面前,把手中的筆塞給了她,沒容小星多想就半強迫的讓她在契約上簽上了夏小星的名字。

「記住!不許向任何人透露你我假結婚的事情。以後你在我的父母面前要盡力扮演好他們的兒媳婦我的太太!知道嗎?」秦駿居高臨下的看著小星,語氣中全然是一個主人對他的仆人命令。

「嗯!」小星看著手中的契約,完全還在雲裡霧裡沒有反應過來。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閱讀後續章節,情節精彩不斷。

↓↓↓↓↓↓↓↓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