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對她一無所知,但她才是真正的貴族




微信號:環球旅行

微信號:Viphuanqiu

中國第一旅行微刊 專注旅行攻略故事分享

點擊題目下方藍字關注環球旅行

年輕人對她一無所知,但她才是真正的貴族

素材來源於網路

環球旅行整理髮布

她很清瘦,貌不驚人,看起來似乎和自家奶奶外婆一樣,只是一位普通的老人,該是到了兒孫滿堂,頤養天年的時候。

但是,當她戴上眼鏡,拿起話筒開講,很多學術界知名的碩博導師都成了她的學生,她就是當下中國真正的知識分子。

她是李佩,1918年生人,也許很多年輕人都對她一無所知,但她這一輩子可以稱得上一部傳奇。

她的丈夫是「兩彈一星」的元勛——郭永懷。

她的朋友是錢學森、錢三強、周培源、白春禮、李政道這些人,她的學生有多少在中科院工作數都數不清。

在錢學森的追悼會上,有一條專門鋪設的院士通道,裹著長長的白圍巾的李佩,被「理所當然」地請在這條道上。

有人評價,這個只有幾十斤重的瘦小老太太太「比院士還院士」。

1956年錢學森數次致信在美國的郭永懷,信中有這樣一句話:

「請你到中國科學院的力學研究所來工作,我們已經為你準備好辦公室,是一間朝南的在二層小樓,淡綠色的窗簾,望出去是一排松樹」。

「你快來,快來!」在錢學森的數次邀請下,郭永懷李佩夫婦帶著女兒從美國康奈爾大學回國。

回國後,郭永懷在力學所擔任副所長,李佩在中科院做外事工作。

但是沒想到,就在1968 年 12 月的一個清晨,當郭永懷帶著重要線索,從青海試驗基地乘飛機回北京的途中,飛機突然失事。

郭永懷在逝世的最後一刻,還和自己的警衛員緊緊抱在一起,用身體保護裝著核試驗結果的公文包。

郭永懷走後22天,中國第一顆熱核導彈試驗獲得成功。

郭永懷先生也因此成為23位「兩彈一星」元勛中唯一的烈士。

得知噩耗的李佩極其鎮靜,幾乎沒說一句話,偶然發出輕輕的嘆息,克制到令人心痛。

在郭永懷的追悼會上,被懷疑是特務、受到嚴重政治審查的李佩一個人孤零零地坐在長椅上。

在當時的環境裡,敢於坐在李佩旁邊,說一句安慰的話,都需要莫大的勇氣。

此後的幾十年,李佩先生幾乎從不提起老郭的死,沒人說得清,她承受了怎樣的痛苦。

只是,她有時呆呆地站在陽台上,一站就是幾個小時。

然而,這還不算什麼,更大的生活湍流發生在上個世紀90年代,唯一的女兒郭芹也病逝了。

沒人看到當時近八旬的李佩先生流過眼淚,老人默默收藏著女兒小時候玩的能眨眼睛的布娃娃。

天後,她像平常一樣,又拎著收錄機給中國科學院研究生院的博士生上英語課去了,只是聲音沙啞。

生活就是一種永恒的沉重的努力,她覺得自己一點兒也不孤獨,腦子裡好些事。

她籌建了中國科學院研究生院的英語系,培養了新中國最早的一批碩士博士研究生。

當時國內沒有研究生英語教材,她就自己編寫,她做英語教學改革,被稱作「中國的應用語言學之母」。

她曾和李政道一起幫助中國第一批自費留學生走出國門。當時沒有托福、GRE考試,她自己出題,李政道在美國選錄學生。

她一生都是時間的敵人。

1987年,李佩退休了,可她接著給博士生上英語課,一直上到80來歲。

81歲那年,她創辦中關村大講壇,從1998年到2011年,每周一次,總共辦了600多場,每場200多人的大會廳坐得滿滿當當。

有人感慨,「也只有李佩先生能請得動各個領域最頂尖的腕兒。」

等到94歲那年,李佩先生實在「忙不動」了,才關閉了大型論壇。

在力學所的一間辦公室,她和一群平均年齡超過80歲的學生,開小型研討會,這樣的講壇延續至今。

她一生對教育的關心,對國家命運的關心,不是今天的我們能完全理解的。

錢和年齡對她而言,都只是一個數字。

就像居裡夫人把最大額的英鎊當書簽,把諾獎的獎牌隨意給孩子當玩具,在李佩先生眼裡,也沒什麼是不能捨棄的。

她把「兩彈一星」的功勛獎章隨手裝在朋友的行李箱裡,捐給了中國科學技術大學。

她還去銀行捐給力學所和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各30萬,沒有任何儀式,就像處理一張水費電費單一樣平常。

早年從美國帶回的手搖計算機、電風扇、小冰箱,捐了。郭永懷走後,寫字台、書、音樂唱片,捐了。李佩先生一生教學的英語教案,捐了。

家裡的大大小小物件她都可以拿出來捐,貴重或日常沒有什麼是她不能捨棄的,這樣的捐獻幾乎貫徹了先生的一生。

沒人數得清,中科院的老科學家,有多少是她的學生。

甚至在學術圈裡,從香港給她帶東西,只用提「中關村的李佩先生」,她就能收到了。她的「郵差」之多,級別之高,令人驚嘆。

她的學生說,李先生是永遠微笑著迎接明天的人,她有極大的氣場,像磁鐵一樣,能把周圍的東西都吸引過來。

從李先生身上,看到了教師就是這個社會的精神遺傳基因。

她被稱作「中科院最美的玫瑰」,如今她家的房價早已超過10萬每平,她的家也被稱作「中關村的一片孤島」。

曾經在學生眼裡一周穿衣服不重樣、耄耋之年出門也要把頭髮梳得一絲不亂、別上卡子的愛美的李佩先生,已經顧不上很多了。

如今,她的背駝得像把折尺,一天的大多數時光蜷縮在朝南書房的沙發裡,困了就偎在電暖氣上打盹,即使三伏天,她也覺得冷。

她的眼眉越來越低垂,這雙被皺紋包裹的眼睛,見過清末民初的辮子、日本人的刀、美國的摩天大樓,以及中國百年的起起伏伏。

如今,沒什麼能讓這個百歲老人大喜大悲了。

或許在年輕人眼裡,她很陌生,但在當今中國學術界,她才是真正的貴族。

年輕人對她一無所知,但她才是真正的貴族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