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驚天大案!一個工廠設了一個局,竟然偷稅20個億!

微信號:央視財經

微信號:cctvyscj

【驚天大案!一個工廠設了一個局:竟然偷稅20億!】自2010年以來,以林某招為首的走私團夥將拍賣會競買的1125萬多張水貂、狐貍等高檔生皮,以加工貿易性質從香港經惠來走私,在葵鏗皮草二廠加工為成熟皮後銷售給境內客戶,或者直接加工成服裝在境內銷售。為了掩蓋走私事實,林某招及其同夥採取假出口、假結轉的方式平衡核銷保稅手冊,以達到偷逃稅款的目的。全案案值人民幣85.08億元,偷逃應繳稅額20.18億元,成為建國以來最大的一筆皮草走私案↓↓

三年賣出近9億,生意火爆的皮毛商人有何秘密?

2015年9月的一天,浙江嘉興海關緝私分局接到舉報,稱在桐鄉崇福皮貿市場,一位賣皮毛的張姓商人生意做得很不正常。張某對外宣稱他賣的是貨真價實的進口皮,價錢卻比別的皮毛商要便宜不少。通常的市場價賣1000元,可在張某這卻只要800元,一張皮毛的價格能少20%。而且銷量驚人,每年平均能賣10萬張。

舉報人認為,張某可能涉嫌走私。按說物美價廉是件好事,這舉報會不會是同行間為了惡意競爭而故意中傷呢?還是說張某背後的確有隱藏的黑幕呢?他銷售的皮毛究竟是從哪來的呢?

舍近求遠,蹊蹺的進關記錄後面究竟隱藏著什麼?

海關發現,張某和其他皮毛商一樣,也是這四大拍賣行的常客。那為什麼張某的售價能比市場低這麼多呢?

嘉興海關通過跟蹤物流信息,發現張某的皮毛確實是從國外進口的,不過選擇的入關口岸,卻是離嘉興有一千多公里的北京口岸。然後繞道河北,再運到嘉興。

按理說,自從全國海關實施通關一體化以來,企業可根據實際需要,自主選擇口岸申報、納稅、驗放地點和通關模式,張某在什麼口岸進行報關是他的自由。但是,嘉興的大多數皮草企業都選擇在自己「家門口」報關,以節約運輸成本。而且,這個皮毛進口都是需要冷凍的,你這距離遠了、時間長了,對皮毛質量也有影響啊。然而張某卻「反其道而行之」,對「家門口」的口岸視而不見,反而從千里之外的北方口岸報關進口,然後還要繞道河北,這麼折騰,這葫蘆裡到底賣的是什麼藥啊?

帶著疑問,海關緝私警察沿著運輸路線一路追到了北京。結果發現,張某的貨還不是自己報關進來的,而是通過了石家莊一家貿易公司,這家貿易公司的負責人姓崔。在調取了崔某的報關單後,海關緝私警察發現崔某申報的價格非常反常。正常的申報價格應該是14歐美元左右,但是崔某申報的價格只有四、五十元。

一個看似不起眼的細節引起了海關緝私警察的注意。申報的品名都是生狐貍皮,但被申報為了「殘次品」。而奇怪的是,來源地卻是素來注重口碑的芬蘭拍賣行。

大陸是世界最大的皮草生產國和加工國,全世界70%的貂皮、狐貍皮、貉子皮等高端皮毛都是由大陸加工的。那麼這些皮毛是從哪來到中國的呢?主要就是位於北美和北歐的四大皮草拍賣行,其中就包括了剛才提到的芬蘭拍賣行。每年這些拍賣行把屠宰後的生皮收集起來進行分類,然後把買家請到拍賣行進行公開競價,價高者才能拿到皮毛。由此可見,四大拍賣行根本就不可能有以次充好的皮毛原料進入市場。那麼張某進口的這些皮毛怎麼會是殘次品呢?他在國內大量銷售的皮毛到底從何而來呢?

海關分析,雖然無法確認張某崔某所報關皮毛的質量,但按常理講,四大拍賣行是不太可能出售殘次品的。要想知道張某崔某到底在玩什麼貓膩,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找到皮毛的源頭——芬蘭皮草拍賣行,也許他們能解開這些謎題。嘉興海關通過海關總署向芬蘭海關發出了一個行政互助的一個請求。

海關的行政互助是國家與國家海關之間,為共同打擊商業瞞騙和假冒侵權行為提供的法律保障。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歐洲共同體關於海關事務的合作與行政互助協定》,芬蘭海關很快提供了張某在芬蘭拍賣皮毛的真實成交價格。單證顯示,張某在芬蘭拍賣會購買的大多為高品質藍狐皮,實際拍賣成交價遠高於崔某以「殘次品」申報進口的價格,有重大走私嫌疑。

芬蘭海關提供的發票!揭開期待已久的謎底…

芬蘭海關提供的證據終於讓案情水落石出,一條高檔皮毛走私的線路圖浮出水面,而海關緝私警察的調查思路也逐漸清晰。張某通過香港某經紀公司,從拍賣行拍到高檔生狐貍皮後,委托崔某的貿易公司以好充次,將整張、高品質的藍狐貍皮偽報成「殘次品」繞道北方口岸低報價格走私入境,並以生狐皮冰凍打包不宜解封為由,逃避海關監管。隨後運到浙江桐鄉,在工廠進行硝制、染色,最後進入皮毛市場銷售。

2015年12月18日,杭州海關緝私警察分赴北京、河北、湖北等地,一舉將張某、崔某及其他7名犯罪嫌疑人抓獲。經過初步審訊,張某、崔某等人僅在2010年至2013年期間就通過低報價格手法累計走私進口生狐貍皮35萬餘張,案值8.8億元。

利潤加僥幸心理,他們不惜以身試法!

對於偽報品名、低報價格走私的違法性,張某和崔某心知肚明,那是什麼原因讓他們不惜以身試法呢?

崔某說,國內市場低價惡性競爭嚴重,走私賣低價的大有人在,如果自己據實申報入關,再高價賣肯定沒人買,那這生意就一定虧本。賠錢的買賣怎麼能做呢?海關參與整個案件偵辦的嶽炳華分析,促使這些人前赴後繼的,就是利潤加僥幸心理。每張皮偷逃的一百到二百多元的稅款就成了皮草商人的利潤。

現在張某和崔某都還關押在看守所等待法院判決,崔某在和記者交談中,屢次說到這個行業就是這樣。巨大的市場需求和高額的利潤,牽引著非法貿易的暗流湧動,就看誰膽大了。而相比張某崔某舍近求遠以次充好的方式,下面發生在汕頭的皮草走私案,花招更為隱蔽,設下一個又一個迷局撲朔迷離。

偷逃應繳稅額20.18億元,成建國以來最大的一筆皮草走私案!

2013年,汕頭海關緝私局發現揭陽市惠來縣葵鏗皮草二廠,加工貿易進口皮毛數量巨大,三年多的時間高達上千萬張。而更蹊蹺的是這樣一個加工貿易型企業,在國內還銷售皮草和服裝。

一般貿易和加工貿易有什麼區別呢?

這兩種貿易的共同點是都是進口,所不同的是銷售地,一般貿易指進口以後,用於在境內的加工或者銷售,所以一般貿易是要繳稅的。而加工貿易是指在保稅狀態下進口零部件,在國內組裝成成品後再出口海外,這樣企業就不需要繳稅。但前提是這些加工的產品不得在國內進行銷售,如果需要賣到國內,則需要按照一般貿易進行補稅。所以一般貿易和加工貿易的最大區別就在於繳稅的不同。廣東揭陽這家皮草廠做的就是加工貿易,卻有在國內銷售成品服裝,而海關又查不到它的一般貿易進口的紀錄,那這家皮草廠在國內銷售的皮草和服裝究竟從哪來的呢?

按照正常的加工貿易流程,所有的進出口必須在海關的監管下進行核銷。也就是進口多少貨,加工完後扣除損耗就必須出口多少貨。

海關緝私警察初步調查發現,揭陽這家皮草廠的所有核銷手續從表面上看都是齊全的,但經過仔細觀察後發現一個奇怪的細節,出關到香港的貨和進關到惠東的貨好像就是同一批貨,只是換了一個包裝。出關到香港時紙箱外面套了了一個編織袋,到香港後把編織袋去掉後又直接進關到惠東。

當海關緝私警察打開這些箱子時,箱子裡面的物品讓他們是大吃一驚。裡面全是廢舊的、價值不高的皮草,被當作道具貨物使用。

所謂道具貨物,實際就是用來應付海關,進行核銷的假出口貨物。而那些進口的高品質皮毛,加工完後的成品根本就沒有再出口,而是全部留在了國內。

海關緝私警察好不容易找到了真實的帳本,在帳本裡所有的記錄都是一串數字和字母。海關緝私警察開始進行緊張的破譯工作,翻看之前扣押的單證,用來比對這本看不懂的帳本。一個星期後終於揭開了謎團。

以此為突破,海關緝私警察將林某招及其同夥抓獲。並查實自2010年以來,以林某招為首的走私團夥將拍賣會競買的1125萬多張水貂、狐貍等高檔生皮,以加工貿易性質從香港經惠來走私進口,在葵鏗皮草二廠加工為成熟皮後銷售給境內客戶,或者直接加工成服裝在境內銷售。為了掩蓋走私事實,林某招及其同夥採取假出口、假結轉的方式平衡核銷保稅手冊,以達到偷逃稅款的目的。全案案值人民幣85.08億元,偷逃應繳稅額20.18億元,成為建國以來最大的一筆皮草走私案。

2015年12月18日,汕頭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作出終審判決,以走私普通貨物罪分別判處被告單位惠來縣葵鏗皮草二廠、葵鏗皮革皮草有限公司罰金7.5和3.5億元,被告人林某招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其餘10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三至九年,並分別判處相應罰金,扣押的走私皮毛62萬多張以及違法所得一億多元予以追繳並上繳國庫。

踐踏法律零容忍,守衛國門勢在必行,這也是近些年海關緝私部門挖出皮草行業一個又一個走私大案發生的原因。同時,國家有關部門也看到了其中的問題,並於2014年在生皮進口上執行兩個新政策,一是原料綜合稅率逐步從30%降到23.5%,二是2015年1月開始,大陸逐步停止皮草的加工貿易進口。相信這一個個政策的出台將為皮草行業營造一個公平有序的競爭環境。

你會喜歡

【震驚】車還沒造,就申請補貼!金龍汽車”騙補”被罰近8億!

【健康】血壓高喝它,降脂喝它,老花眼喝它…每家都用得上~


來源:央視財經(ID:cctvyscj)《經濟與法》

本文編輯:薑美羊

零容忍!嚴厲打擊違法犯罪!↓↓↓歡迎分享和點讚~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