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顏之後的你,還是你嗎?「美」和「醜」的標準是什麼?

微信號:果殼網

微信號:Guokr42

作者:Chip Rowe

編譯:dreamsummit

編輯:Ent

本文由 Nautilus 授權果殼轉載

很明顯,我的長相算不上人見人愛。我的蒜頭鼻向右偏斜,下巴不夠突出。雖然我很有技巧地用山羊胡擋住了下巴,但掩蓋我的眼袋、以及快要完全禿了的事實要更困難些,這大概就是我無法在演藝圈幹出一番事業的原因。而在幾個月前,正當我例行40多年來的日常——每天照鏡子檢查臉上的痘痘時,我剛剛發現自己的右耳垂比左耳垂短。這麼嚴重的缺陷我怎麼會一直沒發現呢?

然而我還是不覺得自己難看。(有研究表明,我們傾向於認為自己比實際上的樣子更好看。)這合理嗎?許多研究者已經討論了這個問題:我們看別人臉的時候,到底覺得哪裡好看了?因此我決定用這些發現來批判分析我自己的臉。

作為起點,這是一張沒修過的參考照片:

圖片攝影:Christine Ashburn

我們在一瞬間就能評判一個人的長相,就像你們剛剛已經評判了我的那樣。科學家曾試圖量化普遍意義上的「顏值」,他們向大學生們展示人像照片,並測量被大部分人一致認為英俊或好看的那些人。 「政治正確」的觀點(借用某個研究組的說法)認為,情人眼裡出西施——而這也是被許多偉大(且相貌平平)的思想家所接受的觀點,包括大衛·休謨(David Hume)(「不同的人眼中有不同的美麗」)和查爾斯·達爾文(Charles Darwin)(「人類頭腦中不可能存在一種對人體美的普遍標準」)。但數十年的研究推翻了這種觀點。現在我們發現,無論種族、性取向、社會階層、年齡和性別如何,一般來說,我們都會對哪些長相更吸引人達成共識

一個人人都愛的長相特徵是對稱性;很明顯的是,我的頭缺乏可以使人回眸的對稱感(不對稱的耳垂已經是我最不擔心的部分了)。這個概念來源已久:亞裡士多德將美定義為包含了「有序、對稱和明確」。科學家相信對稱性標誌著基因的強大。顯然,我們在決定人群中誰的長相更突出時會立即考慮「發育精確性」這條因素,哪怕我們並沒有真正的——或可行的——與該長相的主人繁殖的計劃。

對於臉上只是稍微有一點不對稱的人來說,幸運的是,人們同樣也更偏愛五官尺寸趨於數學平均的臉。在1990年的一項經典研究中,志願者觀看了一張合成的臉,其臉部特徵來源於許多臉的平均——平均的鼻子、平均的眼睛等等。加入這一合成臉的來源越多,志願者就越覺得這張臉有吸引力。研究的假設是,我們演化出了追求潛在配偶平均性的傾向(這種傾向被稱作Koinophilia, 古希臘語中的「喜愛平均」),因為極端特徵暗示著基因突變。因此,我們認為超模的臉格外好看,並非因為她的五官脫穎而出,而是因為她的臉非常典型——可以算是人臉的一個原型。

一組各國女性的平均臉

其它科學家則主張,盡管平均臉很好看,但還不是最最好看的臉。這一殊榮要屬於那些擁有比平均特徵略微誇張一點的人,這種幸運的天賦被稱作「超常性」。碧姬·芭鐸的豐唇算得上,安吉麗娜·裘莉滑雪坡般的顴骨也是。(經過自省我意識到,我的大鼻子和大耳朵只能算是錯誤而不是特點。)《最美者幸存》一書的作者,哈佛醫學院的演化心理學家南希·伊特考夫(Nancy Etcoff)宣稱,女性會用化妝品來模仿這些超常的特徵。這也許就是「美」和「驚人的美」之間的區別。

但同時也要記住,盡管研究已經揭示出了美的普遍「標準」——女性的大眼睛和小鼻子,男性的方下巴和粗眉毛,但並不存在絕對的「臉部公式」。「我們知道什麼是美什麼是醜,但美和醜之間並沒有明確且固定的分界線。」路易斯維爾大學的傳播學教授、心理學家邁克·康寧漢(Michael Cunningham)說道,他在1986年創造了「臉部計量「這一術語。芭鐸就是這樣的例子。嚴格來說,她的嘴唇「太大了」,但沒有一個理智的人會說她醜。

碧姬·芭鐸的嘴比一般人更大,卻也比一般人更美。圖片來源:Hulton Archive / Stringer

那麼,這對我來說意味著什麼呢?作為參考,我找到了湯馬•雷萬德(Tommer Leyvand),他是開發「臉部數字美化」軟體的一組以色列科學家中的一員。目前,雷萬德(很合適地)擔任著Facebook工程部的主管,他同意美化我的臉,(和所有人一樣)預設我還有可能更好看些。比如說,當雷萬德用他的軟體為《紐約時報》美化演員詹姆斯•弗蘭科(James Franco)的臉時,什麼都沒有發生。但反之,軟體縮小了芭鐸的嘴唇,這讓她在科學上更好看,但遠遠沒有本來那麼驚人的美了。

某年的韓國小姐們,導致了微博上一場大型臉盲發作。

為了開發這個軟體,雷萬德的小組使用了另一組科學家的研究,這個研究讓68名年齡在25至40歲之間、來自以色列和德國的男女從92張女性的臉和33張男性的臉中選出最吸引人的那些。雷萬德和他的同事測量了獲勝肖像上的84個點(比如勾勒出眉毛、眼睛、嘴唇、鼻子和臉型輪廓的那些點),以此創建了一個人工智能,它能像普通人一樣以一貫的標準評價長相的吸引力。在美化時,算法會基於這些測量數據來考慮234個邊緣,並作出相應的調整。

但研究者們還想確保他們的程序不會把一個人的長相改得面目全非。(如果PS或整容手術做得太多,那任何人都能長得像個好萊塢明星。)因此,軟體會把你的臉部特徵逐漸調整至「最接近你的長相」的「美麗加權平均值」——一個五官有點像你的好看的人,而不是朝著某種普遍理想型一路奔去。這很讓人安心:一張長得像布拉德•彼特的Facebook頭像沒法騙過任何人。

上排是原照片,下排是經過「臉部數字美化」軟體美化過的照片,設計師雷萬德本人是右數第二位。圖片來源:Akira Gomi, Tommer Leyvand, et. al.

在我展現全新的經過科學提升的自己之前,先讓我們抽出片刻,來考慮一些也許對我有利(或沒有)的因素吧。雷萬德的軟體並不會處理非幾何的特徵,比如頭髮(男性最喜歡金髮;女性最不喜歡紅發)、膚質(光滑的皮膚標誌著你沒有寄生蟲)或是迷人的微笑。因此,就算我的鼻對眼、眼對唇、唇對顴骨比例通通是異常值,我依舊能解釋為什麼我還是成功獲得了繁衍機會。

首先是鬍子。鬍子對我的長相有幫助嗎?科學上還沒有定論。一方面,雖然我的鬍子跟老年人一樣白,但臉部毛發是睪酮的最好證明。但另一方面,有研究發現一組男性長相的平均吸引力會在更多人有鬍子時下降。另一個研究表明,胡碴比大鬍子更吸引人,但還都比不上鬍子剃乾淨的下巴。因此除了剃掉以外,我最好的選擇還是好好修修鬍子,並努力成為屋子裡唯一一個鬍子男。(擴展閱讀:男人長鬍子是為了吸引女生嗎?未必,沒準是長給別的男人看的

接下來是禿頭。如果我在拍照之前剃了光頭,或許我在觀者眼中的分數會更高,但我想讓這一切保持真實。顯然,男人特有的那種前額禿毫無優勢。理想的狀態是一頭秀發,但如果沒有的話,那完全剃掉也能讓男性顯得更有支配力、更高大強壯。曾在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任職的數據科學家阿爾伯特•曼因斯(Albert Mannes)認為,這種感覺或許來自光頭與軍人、警察、消防員和職業運動員之間的聯繫。也有可能這是因為光頭男性被認為充滿自信,因為他們並不循規蹈矩。(擴展閱讀:「我禿了,也變強了」:防什麼脫?禿頭的好處數不清哇!

再接下來是神奇的體味。如果你能聞到我的汗味,並且又是個異性戀女性(而且沒有在我建議「為了科學」聞一聞我的腋下時報警)的話,或許你會在多看好幾眼之後覺得我更性感些。研究表明,女性能聞出與她們基因組成不同(但也並非完全不同)的男性。女性更容易被這些男性吸引,這或許是因為他們有最有可能提供健康的後代。這一規則的例外是正在口服避孕藥的女性,避孕藥似乎會使她們傾向於擁有相似基因的男性(她們也許和「錯誤」的對象交往了,但至少她們不會繁殖)。(擴展閱讀:吃大蒜,能讓男人腋窩的氣味更迷♂人哦~

最後是未知因素。一些研究者聲稱我們會選擇和自己相像(「正選交配」)、而且好看程度差不多的伴侶(「匹配假說」)。生物學上來說,我們或許不想在自己的孩子上進行太瘋狂的實驗,所以我們會尋找特徵和自己相似的人。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你是個異性戀女性,又不被我吸引的話,這就表明你能找到比我更好看的——盡管或許魅力不如我。

那麼來吧,我準備好了。用雷萬德的軟體美化過的我的臉:

圖片來源:Christine Ashburn,Tommer Leyvand, et. al.

好吧,我顯然不是詹姆斯·弗蘭科。雷萬德給了我一張畫在方格紙上的畫,表明軟體進行了哪些修改。其中一些是我已經預料到的:更窄的臉,更高的眉毛和眼睛,更寬的人中,更小巧的、稍微向右偏的鼻子。(「你的鼻子的確需要變小些。」我的妻子說。)

我能接受這張新臉——它更有東海岸風格,而非中西部風格,更樂於冒險,在夜店更讓人自信。但說實話,這個美男子看起來有點消瘦這不是說我對之前的臉不滿意。好吧我確實不滿意過,但那時候我還年輕,我想讓我更好看些,這樣我愛的女人就也會愛上我了。但當我快五十歲、已婚、睪酮下降、有三個孩子繼承我的DNA時,這種想法就不再那麼困擾我了。我年輕時的那副長相——至少是沒被燈芯絨大衣和細胳膊細腿掩蓋的那些特點——已經夠我用的了。

我的反應很正常,雷萬德說。研究對象會覺得新長相很有趣,但沒有人明顯偏愛修正過的長相。盡管對照實驗中的大多數志願者就像預料中的那樣,覺得「美化」過的臉更吸引人,但還是有人更喜歡原來的臉,尤其是在對象是他們已經認識的人,比如朋友或者名人的時候

這就讓我好奇,我是否太過憤世嫉俗了。或許,我們確實有理由相信情人眼裡出西施,就像休謨和達爾文提出的那樣。因為最終,不管那些千人一面、自詡高貴的科學家們怎麼推斷你對其他智人的客觀吸引力,你的母親總是會在那裡,提醒你你有多英俊、多美麗。是吧,媽?……媽?……(「你小時候還挺可愛的。」)

一個AI

請學會欣賞自己的臉,畢竟也沒什麼其他人會喜歡它了。

果殼網

ID:Guokr42

中二病究竟有沒有得治?

密集恐懼症真的「只是矯情」?

不相乾的東西嚴絲合縫拼在一起就覺得爽,是強迫症嗎?

你有病?沒事~ 果殼有藥呀!

由 Nautilus 授權果殼網編譯發表,嚴禁轉載。

歡迎轉PO到朋友圈!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