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0萬欲買副省級,這個廳官吃了豹膽

微信號:長安街知事

微信號:capitalnews

撰文|潘噠

據中國青年報報導,河北省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最近判決認定,陜西省國土資源廳原廳長王登記受賄折合人民幣6624.34萬元,被判無期徒刑,其中5000萬元擬用於托人跑官。

陜西神木石砭煤礦法定代表人高置林的證言顯示:2012年下半年,已執掌陜西國土廳6年的廳長王登記稱「為升副省級要跑關係」,高表示願出錢支持,王登記後讓他拿5000萬元。

花5000萬元買個副部級的官位,王登記跑官策略最終未能如願。2013年2月,差1年零9個月滿60歲的王登記被免去陜西國土廳黨組書記、廳長職務,轉任陜西省政府參事室參事(正廳級)。2014年10月,他涉嫌受賄,被司法機關立案調查。

中央三令五申嚴明紀律,劃定針對「跑官要官、買官賣官、拉票賄選」的「高壓線」,觸碰者必受嚴處。然而,令人震驚的是,「明碼標價」、「價不到位不提拔」等潛規則,不僅存在於基層,就連提拔部級幹部,也有人敢花錢買頂戴。

長安街知事APP發現,高級主管幹部買官和基層幹部跑官,形式相近,但危害程度有天壤之別。因為高級主管幹部的行為具有放大功能和示範效應,一旦其作風不正,必然毀壞當地政治生態。

中紀委專題片《永遠在路上》中提到的山西省委原常委聶春玉正是如此,他在呂梁大肆賣官鬻爵,也熱衷於向上跑官要官。每次到省會太原,都忙於吃請送禮,經營關係。按他自己的話說就是:做了市長思謀著什麼時候能做到書記,而且創造什麼條件能夠做到書記,做了書記思謀著怎麼能夠回到省裡面當副省級幹部,目的就是為了升官。

全國政協原副主席蘇榮在「懺悔錄」中寫道:「我算了一下,副廳級以上幹部給我送錢款和貴重物品的人數達40多人。《蘇榮案件警示錄》則提到,蘇榮賣官,什麼人都收,上至省級幹部下至副縣級幹部,辦成的收,辦不成的也收,還有收錢不辦事的。

2013年以來,中央紀委查處的陳安眾、姚木根、趙智勇等江西省級幹部,都存在給蘇榮送錢送物問題。交易在幕後,「成果」在台面:蘇榮力排眾議讓姚木根成為副省級幹部;明知對陳安眾反映強烈,仍重用其為江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省總工會主席並兼任省政法委副書記。

山西、江西為什麼會出現政治生態嚴重破壞,為什麼會塌方式腐敗?中紀委專題片中的兩段話值得深思:

江西省地稅局原局長王平為了獲得蘇榮的提攜,送給蘇榮的妻子於麗芳上百萬元現金。正所謂「上梁不正下梁歪」,王平說:「送錢給他(蘇榮),最後我看他得了錢一點反應沒有,後來人家送給我,我也沒反應了。」

聶春玉則說:「下面也對上面有影響,上面也對下面有影響。山西整體風氣對我本人也有影響,我的行為也對山西的風氣也有影響。」

相比於上面幾個人,遼寧省委原常委蘇宏章不僅向上跑官,還也下跑官。據財新網報導,蘇宏章拉票行賄的金額上千萬,給大家送金條,還通過中間人給王珉打招呼。王珉本人沒有收他的金條和現金,但是收了中間人的十幾箱茅台酒。

在最近舉辦的遼寧省新一屆市級黨委、紀委主管班子集體廉政談話教育學習班上,本溪市委書記崔楓林說了一段發人深省的話:這些人之所以成為反面典型,原因是「魂丟了」,都是「迷途的夢中人」。說白了,就是理想信念動搖了,然後慢慢發展為理想信念缺失乃至喪失。

「魂丟了」,精辟地概括了許多買官人的現實狀態。在他們看來,掌握權力的初衷不是為了人民,而是為了自己。天津津南區委書記呂福春,39歲成為正局級主管幹部,43歲被列為中央候補委員候選人,44歲成為副市長考察對象。他仕途發展欲望極強,把個人地位的高低看成是「人生成敗的標誌、光宗耀祖的招牌、獲得利益的來源」,「把求取升遷當成頭等大事,到了朝思暮想的癡迷程度」,為個人升遷挖空心思送禮跑官,拉關係找路子,中央候補委員落選後,他極度失落,此後意志消沉。

從根子上杜絕買官賣官,高級主管幹部是個關鍵。中紀委官網今日刊文論述推進全面從嚴治黨時,就提到了「從高級幹部嚴起」的問題:黨的高級幹部處在掌握重要權力的關鍵地位,也肩負著發揮示範帶動作用的重要職責,高級幹部和普通黨員在黨內政治生活的內容和標準上有很大不同。十八屆黨中央在全面從嚴治黨過程中,既對廣大黨員提出普遍性要求,又對「關鍵少數」尤其是高級幹部提出了更高更嚴的標準。這段話點得很透,全面從嚴治黨,必須有以上率下的鮮明態度。

參考資料:中青在線 中國經營報 澎湃新聞 中國經濟周刊 財新網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