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施應該被沉塘|大象公會




微信號:大象公會

微信號:idxgh2013

文|黃章晉

去年,有位老大哥想拉團隊拍個講范蠡的電影,不知道怎麼竟然想起找我來拉故事大綱,這顯然不是我能做好的事,不過,我還是好奇他的想法,仔細一聊,發現看法根本合不到一塊兒。

我當然同意范蠡是個了不起的人物,但他只是個冒險家,不可能在勾踐戰敗時就料定將來必然能復仇,傳說中料事如神的奇人,上螢幕必不可信。另外,范蠡晚年經商致富,也不該是個豁達淡然的睿智長者,多少該有些內心愧疚,因為他輔佐勾踐富國強軍的謀劃,十有八九都是與民爭利甚至殘民之策,這與經商致富背道而馳。他不可能不有所觸動。

最關鍵的是西施的命運。在我看來,范蠡幫勾踐了卻滅吳夙願後,帶著西施逃離權力漩渦過著幸福的生活,是不合情理的。即使西施是越國的美人計,且范蠡與西施早年認識,他們也不可能成為神仙眷侶。

因為,假定西施是在勾踐、范蠡被吳王夫差釋放後,才被進呈給吳王夫差,她當年 17 歲,等到勾踐成功復仇,已是 17 年後,男人才在意的喪國之恥,怎麼可能會讓一個弱女子牢記 17 年?況且夫差何等英雄氣概,遠非勾踐、范蠡這種人可比,她接受夫差甚至真心愛上夫差,才是合理情形。

所以,照我的設想,在范蠡這部片子中,西施當然只是個次要角色,吳王夫差戰敗自殺後,西施被俘應該被沉塘處死,即使她真是越國的美人計,倒不是擔心沾上紅顏禍水,而是一個當作工具送給敵人的弱女子,不可能有人相信她在敵人身邊呆的比故國還長時,心裡居然還裝著國仇家恨。

西施與范蠡大團圓的鄉願安排,原本就是後世編造,不必理睬;而西施被處決這種意外,容易引爆社會輿論,對傳播非常有利。

這個故事大綱,那位大哥顯然不接受,而且他認為觀眾絕不接受。我只好反復強調,殘酷才是歷史的真實面貌,而且西施被沉塘處決有史可征,更重要的在於,殘酷但真實的劇情安排,反而會因為巨大的震撼而牢牢抓住觀眾。

在為西施該不該被處決的第 N 次爭論時,我送給大哥一塊硬碟,勸他一定把裡面拷貝的美劇《權力的遊戲》看完,好好體會一下殘酷劇情的魅力,這部未完的連續劇,因為沒有任何主角能從編劇那裡拿到免死牌,搞得全世界觀眾為之如醉如癡。

西施應該被沉塘|大象公會

我看《權力的遊戲》時,第三季已經播完,它剛開播時,就有好位朋友向我強烈推薦過,可我總覺得我連睡眠時間都不足,哪有心思看這麼長的美劇。甚至在段宇宏等幾個朋友講《權力的遊戲》取材自何真實歷史時,我也只是客氣地打呵呵。

不知是什麼機緣,我居然打開同事給我的硬碟,漫不經心地看了起來,看到第二集,我發現根本收不住,一口氣把第一季的十集全部看完。

這還不算完。我覺得好東西不能獨享,非得硬拉上我太太看。我太太工程師出身,連三國是哪三國都搞不清,勉強坐下來,居然也是一看就放不下。我們從晚上一口氣看到第二天日頭高掛,電視螢幕強烈的反光讓人沒法繼續往下看,於是我們又移師筆記本,不斷在屋子裡移動躲著陽光,直到太陽落山又可以在電視機上看。

《權力的遊戲》雖然發生在架空世界,但早就有愛好者一一指出劇中人物與故事情節與真實歷史的對應關係,沒錯,喬治·馬丁寫這部奇幻小說的靈感,很大程度上都來自英國歷史上的玫瑰戰爭(1455-1485)。而真實的歷史,永遠不像文學作品,能讓人在自動代入角色時,會是安全、圓滿的。

這或許是它最大的魅力。

《權力的遊戲》的魅力之大,竟能讓人激發起寫通俗古代英國史的熱情。早兩年,我在《鳳凰周刊》的老同事段宇宏無意中談到他正在惡補英語,他是那種「天不生大英萬古常如夜」的英迷,驅動他惡補英語純粹是因為對英國史的好奇心。

兩年前,他在聊起《權力的遊戲》時,說他有強烈的衝動,想寫本英國「玫瑰戰爭」的通俗讀物,因為國內找不到對這段歷史解渴的書籍。我完全沒當真,這應該是很厚一本書,段宇宏怎麼可能寫得出來?

段宇宏這個人我太了解了。他帝國時代遊戲打得比我好,好到我這輩子可能都贏不了他一局,他非常愛看書,國際共運史這個我的強項,他下的功夫也比我深,這都是我佩服的地方,但他幹活的態度就不夠認真,至少在我看,從來沒有把潛力真正發揮出來,寫稿子有時簡直像是應付——他好像從來就沒認真寫過超過兩萬字的稿子,他只在偶爾來了興趣,就為滿足那些鐵桿粉絲時才會調動全部心神。

我真不知道他平時在忙什麼。

他在微博上突然消失了一年之久,搞得他很多粉絲擔心他出什麼事,私信向我打探他的近況。他能忙什麼呢,他只是人到中年,越來越宅而已。詭異的是,我辭職創業後,幾乎不再與帝國時代的老戰友們聯網對戰,偶爾上線道個平安,大家居然也問段宇宏安否——我還以為他一直在打帝國時代呢。

再然後,他突然電話來,說是「玫瑰戰爭」的書稿終於寫完了,希望幫助推薦,再然後他和出版商一起登門,我這才想起來,這個人我好像都快有兩年沒見著了。於是,厚厚一本《血王冠:玫瑰戰爭》留在我桌上。

說實話,我真有些提心吊膽,生怕他第一次寫這麼長的東西會像往常寫稿一樣毛糙。所以,書放在桌上,不知道實在是忙還是隱隱的擔心,總之就是沒打開看過;電子版我一直沒從郵箱下載過。我非常懷疑我能否有時間精力看完它,它真的有點厚。

然後,有天晚上郵件接收新稿子時,順帶下載了《血王冠:玫瑰戰爭》,想先隨便看看再說。就像第一次看《權力的遊戲》一樣,我毫無準備地被這本書吸引,我原本或許只是看看他這次態度是否認真,結果,我竟然一口氣把它從頭到尾看完了。

西施應該被沉塘|大象公會

《血王冠:玫瑰戰爭》不是一本嚴肅的學術著作,所以,讀這樣一本書,並不需要狠狠地下個決心,但作為一本通俗歷史讀物,它足夠誠懇,沒有市面流行的中國通俗歷史讀物喜歡夾雜的評論。

寫這種書比寫中國歷史通俗讀物難度要大得多,你必須要有一個好記性,不,記性是不可靠的,因為英國那段歷史上,男人女人翻來覆去就只用五六個名字,必須建一個詳細的家族樹,才不會把那一大堆亨利、愛德華、理查德、瑪格麗特、伊麗莎白弄混。

雖然段宇宏和他的出版商認為,《血王冠:玫瑰戰爭》注定是個不會有太多讀者的小眾讀物,但我仍然認真地向大家推薦這本書,畢竟它是目前國內關於英國玫瑰戰爭最好的讀物——因為迄今為止漢語世界介紹「玫瑰戰爭」的,只有這一本書。

西施應該被沉塘|大象公會

長按上方圖片,選擇「識別圖中二維碼」,可直接跳轉購書頁面。

最後,補充介紹一下西施的命運。也許是那位大哥沒有時間看《權力的遊戲》,也許是他改了主意,總之,范蠡這事後來沒有下文,西施終於免於沉塘的命運。

點擊閱讀原文,前往購買《血王冠》。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