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讀】”中國巴菲特”沈南鵬:未來5年,這個產業很重要👇

微信號:央視財經

微信號:cctvyscj

11月16日到18日,在第三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在烏鎮召開,有來自11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1600多位互聯網精英參加論壇,分享最新、最前沿的業界理念。昨日,在烏鎮互聯網國際會展中心會場外,央視財經主持人張琳對紅杉資本全球執行合夥人沈南鵬進行了專訪。

有人說他是中國的巴菲特,有人說他買下了中國半個互聯網圈,像大家熟知的京東、阿里影業、萬達影業、大眾點評、美團等……你和他可能不一定認識,但是你和他投資的項目,一定會發生過關係。作為一個成功的投資人,沈南鵬會透露哪些投資「秘籍」?

以下是專訪實錄:

>>>>

沈南鵬談「新經濟」:信息科技、制度創新

央視財經主持人 張琳:今年兩會的時候,新經濟是首次寫入政府工作報告,但實際上它在美國早就出現了。很多人有不同的理解,您怎麼來定義新經濟,覺得它有什麼樣的特徵?

紅杉資本全球執行合夥人 沈南鵬:我記得幾年前我們關注新經濟,我還專門去查了一下新經濟這個詞是什麼定義,它在20多年以前,在美國出現,大家把它的定義成以信息科技作為主導的這樣的一些產業,同時又加了一個詞叫制度創新所帶來的一些新產業,像這兩個詞都是非常好的代表著新經濟的特徵。

首先是以信息科技作為主導,第二是制度創新帶來的信息的產業。當時我們對新經濟都充滿很多期望,因為按照20多年以前大家對新經濟的定義,新經濟的發展下面,這些產業會呈現高速增長,同時又不會有傳統的高速成長所帶來的高通脹,或者是甚至失業的產業狀況,這其實是非常理想的,能不能靠這種良性的發展能夠持續,其實是一個全世界共同發展。

張琳:新經濟現在真的已經成為全球化的概念,說到新,我們中國人說不破不立,好像有新的東西出來,舊的東西應該消失掉,所以對於新經濟這個概念來,您覺得它是一個存量轉化的概念,還是一個要創造出一個新的增量的概念?

沈南鵬:這裡面有新的需求,肯定是傳統還沒有被解決的,比如講今天出行行業因為這樣一種新的方式,包括中國的滴滴出行,使很多新的需求能夠被探索,但是也不能不承認,因為新經濟的誕生,必定會減少傳統存量的市場。

比如,傳統的酒店市場發展了這麼多年,但現在有了共享經濟,共享房屋這樣的市場,就會減少大家住傳統酒店的這樣一種入住,這肯定是一個總量是不可替代,是沒辦法的。所以在新經濟高度生長的背後,還是有舊經濟的一些窘境和舊經濟的冷酷。

>>>>

沈南鵬:未來5-10年,人工智能很重要

張琳:紅杉一直專注於投入TMT互聯網行業,當然剛才你也說到了新經濟最早出現的時候是以信息技術為核心,但是現在互聯網已經變成了大家隨時觸手可及、離不開的,可以說血液裡的東西。像生物基因工程、太空科技等,就是當我們拋開互聯網之後,您覺得未來的新的經濟應該有哪些核心的技術,核心的要素?

沈南鵬:大家最關注的點,就是人工智能。確實人工智能已經存在二、三十年了,但過去有兩個問題,一個是技術上它的突破,應該說是最近幾年有了一個比較重大的進展,另外一個是因為移動互聯網的發展,所以讓數據已經到了足夠的規模,所以人工智能要有智能的手段,必須要有數據,必須要有素材,今天我們能夠技術運用在數據上,能夠開發出以前無法想像的產品和服務,這兩個點都得結合好,既要有大量的數據,同時又要有技術。

張琳:所以其實人工智能這次是我們在互聯網大會上提的比較多的,包括李彥宏也在說下一步就是人工智能,您也是統一說,比如說我們從PC端到移動互聯網,從傳統的門戶到現在搜尋電商還有社交,下一步就是人工智能了。

沈南鵬:我猜測它應該是其中的一個品牌,但是我不確定是不是唯一的品牌。就像我們在十多年以前看,當時PC互聯網發展到一定階段也有大家猜測有幾個平台,一個是移動互聯網的平台,但是也有人說奈米技術的平台,也有人提到了新的應用的平台,那麼多年下來發現,真正產生巨大產業機會和價值的是移動互聯網,今天站在我們的角度,很難說是到底是物聯網、人工智能,還是AR、VR?哪一個才是真正有巨大的市場價值的下一個重要平台。

張琳:既然說到下一個,我知道紅杉包括您個人的投資理念,一直是在賽道上進行下註。如果說現在這一波是移動互聯的賽道,下一波是人工智能的賽道,再下一波您有沒有想過會是什麼?

沈南鵬:我們很難看這麼遠,但是未來的5-10年我相信人工智能是很重要的,而且它會在各種領域當中進行應用,醫療領域、金融領域裡面是非常明顯的當然更以現在已經開始的像在傳統的安防當中已經看到了一些實質性的產品和服務。

張琳:如果未來新經濟的出現或者說加速的推進中,哪些細分的市場、細分的行業,未來可能是大家會比較追捧?

沈南鵬:首先這些行業是有大量的數據,可供進行數據分析,同時應該是巨大的市場,而且這些數據在當中能扮演重要的角色。金融市場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首先它是一個大量的市場數據,交易數據,同時它的存量最大,在這當中,人工智能恐怕能夠扮演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不管是投資,還是市場本身的交易帶來巨大的效率提升。

>>>>

人工智能未來會不會出現泡沫?帶來新的風險?

張琳:人工智能現在已經成為很多科技公司研發的標配,在這種情況下,未來會不會出現泡沫?會不會出現大家一擁而上的情況,帶來新的一些風險?

沈南鵬:其實大家說到人工智能,有一點把它虛擬化,人工智能已經發生在我們周圍很多場景。大家可能用今日頭條,首先我們想它只是一個新聞客戶端,或者說它是個媒體聚合平台,但今天它為什麼這麼成功,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面吸引這麼大量的用戶,而且用戶的黏性這麼高,因為他有一個強大的人工智能平台,能夠根據用戶的搜尋和閱讀的經驗,來提供給你最個性化的新聞,這個就是人工智能的運用了,我們認為不要把人工智能用在一個最熱門的詞,關鍵是要看他後面的運用很多已經在我們生活周圍發生了。

張琳:在這種新經濟下,從全球來看,中國存不存在趕超的機遇,或者說是領先的機遇?

沈南鵬:我們剛才說人工智能是兩方面的結合,一個是技術,第二個是數據。我們中國非常有利的位置,具有大量的數據,移動互聯網的發展是非常非常成熟的,給我們提供一個巨大、在世界上領先於別的國家的機會當時技術我相信我們還有很多地方需要去趕超,我們也需要有更多的自己人的能力,但是中國有一些非常獨特的一些領先性,尤其在一些領域當中,我們本身建立自己信息服務的腳步剛抬起,恐怕我們有比別的國家更多的機會,去重新開始。

講到醫療行業,我們醫院的信息化體系還恐怕不像歐美這麼發達,正因為這樣,恐怕需要更多的機會讓我們嘗試新的以人工智能下的大數據的這樣一些技術用品。

>>>>

在新經濟下,是否堅定看好互聯網TMT行業?

張琳:作為一個投資人,在新經濟這個過程中,您還堅定的看好互聯網TMT行業的投資嗎?

沈南鵬:我們一共有四個領域,一個是TMT,或者叫信息科技,還有一個叫消費,還有一個是醫療,最後一個新能源清潔技術,這另外三個領域今天其實還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還是有很多創新的公司,信息科技恐怕是底層技術,所以在那三個領域投資當中,在那三個領域的創新當中,無處不在信息科技的身影,今天我們看到任何消費品公司,必須有大數據能力去更好的服務大客戶,必須有電子商務的平台,去能夠讓他的產品更快的傳達到他的客戶手上。

今天新能源的主題是什麼?自動駕駛。這顯然是人工智能互聯網的一個重要內容創新。所以我相信,我們需要看這些不同產業的創新,但這些創新的背後,很多的技術,是信息科技驅動的技術。

張琳:您說到新經濟定義的時候,一個是信息技術,其實還有一個是全球化。在這個新經濟和全球化之間,存在什麼樣的關係?中國在這個過程中可以扮演什麼角色?

沈南鵬:互聯網首先是世界互聯互通的。所以它的好處是,我們中國的一個優秀的產品,可以通過一個已經有的互聯網的網路,比如講電子商務,從中國的某一個城市賣到全世界去。

我們投資的大江就是非常好的例子,從它創立的第一天開始,就不僅僅是個中國企業,因為它的產品賣到了全世界的各個地方,今天它超過70%產品是在非中國市場銷售,這其實就是信息科技所帶來的一個巨大的機會,這也是給中國,在很多領域,包括在消費科技領域裡面,尤其是在IOT物聯網裡面提供機會,因為我們可以利用強大的製造能力,以及供應鏈的優勢,把中國製造智能中國的產品,比較快的推到全世界。

>>>>

投資中更關注國外項目還是國內項目?

張琳:您現在投資中,更多的會看國外的項目還是國內的項目?因為剛才我們在採訪李彥宏的時候,說他其實一直在思考,世界的這種創新中心,到底什麼時候能從矽谷轉到中國來?也許不遠,但是可能現在還不能完全的確定。所以我想通過您現在投資的這種偏向選擇來看一看,這個問題有沒有答案。

沈南鵬:首先我們重點肯定是關注中國企業。但坦率講今天已經很難去定義什麼叫做一家中國的企業,甚至在初創期階段。

阿里巴巴、騰訊我們就不用說了,它今年的產品已經到了全世界各個地方。但是即使一個初創型企業,舉個例子,我們剛剛完成了一個應用企業的投資,它的總部在新加坡,研發在北京,它50%的客戶在歐美,另外50%的客戶在中國,它的呼叫中心、服務中心在倫敦,我們可能沒有辦法說,這是一個中國企業,當然更不會說這是個美國企業,但是它從誕生的第一天開始就是個全球企業。

張琳:從商業的邏輯來考慮,因為我們其實說了很多年,中國缺乏核心技術的創新,甚至是前瞻性的技術,可能都是鳳毛麟角的。但是馬雲在16日開幕式上,他提到了應用市場。應用領域的創新和純技術類的創新,從商業的邏輯來說,您會選哪個?您覺得它們之間有區別嗎?

沈南鵬:其實應用的創新和科技的創新,是不可完全分割的應用的創新走到後面,如果要更好的服務客戶,必須需要核心技術。今天騰訊的WeChat,阿里巴巴電商平台的背後,一定是需要很強大的技術支持才能非常好的服務到客戶。不然的話,一天2500萬、3500萬的單量,是沒有辦法完成的。當然我們非常欣賞一些,有自己原創技術的公司,在第一天就以產品的差異化,能夠展示在世人面前。

張琳:剛才我們說的像生物基因,最新有一些國家的政策出來,太空領域,可能像民營資本的這種開放,這個領域的投資項目,您會探討?

沈南鵬:基因和生物的這個前瞻領域,一直是我們非常關注的。而且我相信,中國企業在這裡面,也有些獨特的優勢。首先有彎道超車的這個機會,另外非常重要的,你需要有一個比較大的,這個用戶基礎,作為你大數據的這樣一個分析的源泉,那這一點,中國又處在一個非常好的位置上,如果再有政府進一步支持的話,這樣一種結合,可以讓我們基因檢測疾病防范以及慢病治療當中,都能夠恐怕都能走在全世界的前面。

>>>>

沈南鵬:投資一個企業,要看核心技術上投入,而不是追求短期利潤

張琳:現在投資圈,大家拿項目看的時候,都會關注你多長時間能給我有回報?你這個什麼時候可以變現?但是我們說高科技的東西,可能它的周期會特別長,投入會特別大,李彥宏說他在2000年,拿到第一筆120萬美金的這個風險投資的時候;柳傳志曾經說過,當時美國人看的真遠,所以作為你們來說,你們會看多遠?

沈南鵬:我們看風險投資,風險一定會有,另外一定要帶著常人的眼光看,我們的基金是12年、15年的基金,我們希望投資一個企業,就跟這個企業家一樣,還是要抱著傳統企業家的理念,那就是百年老店的締造。只有這樣的平台,你才真正能夠在核心技術上有投入,而不是去追求短期的利潤。這恰恰是我感覺,中國企業,應該關注應該提升的地方。

張琳:所以其實很多人現在在抱怨資本和技術有點不匹配,大家可能說,我特別好的一個項目,像這種純高科技的,是不是就不應該找風險投資?

沈南鵬:恰恰錯了。

張琳:但是像紅杉這樣是應該來找的。

沈南鵬:應該實際講,還是有大量的優秀的風險資本,非常積極的在關注技術,尤其是核心技術。而且有很長期投資這樣一個理念,有耐心跟著企業能夠走完,從產品研發到開發產品。到最後投入市場這樣一個過程。

你會喜歡

互聯網”最強大腦”齊聚烏鎮!馬雲等大佬看好的未來什麼樣?

【健康】難怪你越來越老,就因經常做這些!第一條就中槍…


來源:央視財經(ID:cctvyscj)

本文編輯:李天路

你關注哪些互聯網科技?↓↓↓歡迎分享~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