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好孩子才不是誇出來的

微信號:洞見

微信號:DJ00123987

洞見(DJ00123987)——不一樣的新聞,不一樣的故事,數百萬人訂閱的微信大號。點擊標題下藍字「洞見」免費關注,我們將為您提供有價值、有意思的延伸閱讀。

作者:盧璐

來源:盧璐說(ID: lulu_blog)

01.

我發現,在教育孩子的問題上,我們真是倒霉的一代。

我們小時候,育兒理論是,什麼都是孩子的錯。

這個小孩不聽話;那個小孩不用功;這個小孩調皮搗蛋;那個小孩撒謊騙人。

7080後,很少聽到沒有挨過打的孩子。拎起來打屁股是正常的。用皮帶綁起來抽,拿著搟面杖輪,甚至直接扇耳光,也都有聽說過。

我也挨過打。打得最重的那次,是五年級上學期期末考試,數學50分。我媽按著我,我爸打,拿塊小木板,噼裡啪啦,伴隨著我拼命的嚎叫聲,記憶深刻。我皮厚,屁股沒有被腫,後來小升初,我數學96分。

終於輪到我們做父母,結果育兒理論變成了,什麼都是父母的錯。

父母沒有盡到責任,沒有精心專心,沒有有效陪伴,沒有教養內涵,沒有經濟能力去買幾百萬的學區房,沒有掙得贏家人生,你看人家王思聰。

頭頭是道,句句在理,還真是這麼回事兒。可是怎麼聽,怎麼心酸,請允許我先去牆角裡哭一會兒再來。

我是一個焦慮的母親,自從有孩子以後,一直自發自覺的拼命努力學習。看了很多兒童教育書。書裡講的都是正面鼓勵,積極讚美,用心陪伴;附著圖文並茂的介紹,如何開發,如何獎勵,如何鼓舞,如何正面引導,但是沒看到哪本書,有提到懲罰,就算提到,也是僅僅是在陳述弊端。

一句話現代育兒理論的基點是:

  • 孩子們都是天使,懲罰天使的必然是魔鬼。你是不是想下地獄?

02.

如果說,我們那一代是嚇大的,現在的孩子就是哄大的。

懲罰成了一個禁忌的話題,縮頭縮腦的沉浸到陰影裡面。每個熊孩子都是寵愛一身,滿腹經綸的小皇帝。天文地理,國學英語,無所不知,可是行為粗魯,自私冷漠,無視規矩。

父母徹底淪落成了給孩子們打工的奴隸,威嚴掃地,毫無控制力。

帶孩子去參加試聽課,開課之前,十幾個孩子滿地亂跑,大喊大叫。有個六七歲的男孩子,跑到講台上,邊扭屁股邊脫褲子,讓大家都看到裡面的小內褲。他媽媽就坐在人群裡面看著他,用自己的手指刮自己的臉,意思說羞羞。

他的舉動成功的引起所有小孩子的注意,小孩子們都圍著他笑。他把褲子拉上去又脫,反反復復脫三次。孩子的媽媽,一直坐在人群中,開始是用手勢表示羞羞,後來見不管用,索性扭過頭去不看自己的兒子。

作為媽媽,我明白,這個媽媽不是不想管,管不了。她比誰都更明白,若是出言制止,將會當場上演一出怎樣的鬧劇。

當她的兒子終於第三次把褲子提上去的時候,這個媽媽居然做鼓掌的樣子,對於提上褲子的動作,表示鼓勵。

我相信這個媽媽一定也讀了很多的育兒書,因為專家說教育要正面鼓勵、耐心引導、積極讚美,才會不傷害孩子脆弱心靈中任意一個小小的角,才會讓孩子自由成長、快樂童年、人生陽光。

03.

在現今中國,想當專家,需要的不是一個真實的,能夠復制的學術成果,而是會闡述一個高大上的理論,滴水不漏,讓人無法反駁。至於時候可以實際操作,能不能復制出成果,跟專家無關的問題。

我謹尋七年教育理論之後,才明白,雖然專家們沒錯,每個孩子都天真,善良,純潔無比。可是人性孱弱,有善有惡。人性中有很多難以克服的弱點,僅僅靠讚美和鼓勵,無法跨越。

我確信所有的人做了父母之後,對孩子說過的最多的話,絕對不是「我愛你」,而是「不行」,「不要」,「不可以」!

而且,流血流汗的努力拼命,做到自己更美好的價值,是一件從來沒有被編進人生的程序的事情。人類的價值觀完全是後天社會屬性的表現。吃飽喝足,少出力,多偷懶,找個地方躺下來曬著,才是人性的本能。

所以,從我這個沒有修過兒童心理學,更沒有學過教育學的粗魯母親的角度來看,在育兒的過程中,最重要的,絕對不是如暴風雨一樣猛砸下來的讚美和鼓勵,也不是永遠細聲慢語的耐心陪伴。育兒中最重要的是:制定規矩,透明公平,獎罰分明。

孟子三千年前就說過:

  •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

04.

我婆婆在她的院牆邊種了很多薔薇,每年她都要花很多時間去修理。薔薇科的植物都帶刺,修理一整牆的薔薇,並不是一件美事。

有一次我問:「讓它長成自然的樣子,也省了你的事兒,不好麼?」

我婆婆搖頭:

  • 「養花,七分靠管,三分靠剪。單澆水施肥是不行的,剪不能隨便亂剪,但是想要它盛開到荼蘼,就要及時剪。」

人也是一種動物。教育的本質,其實是在努力泯滅人類骨子裡面存留下來野蠻天性,把一個軟軟,瞇著眼的小動物訓練成一個遵守規矩的人。整個社會規範也不過就是一堆堆人給自己制定下的規矩,框定了自己,也方便了自己。

所以人在江湖,想走得快,想吃的開,絕對不是張揚自我,恣意妄為,而是庖丁解牛,遊刃有餘。

05.

有一次我一個人帶著兩孩子趕火車。子覓看見別的小孩吃巧克力,她也要。我包裡有巧克力,但是檢票的時候,抱著她,牽著思迪,拉著箱子,背著自己的包,還垮了一個袋子。我實在是沒辦法掏出巧克力,撕開袋子。還要提防著她不會把巧克力掉地下,或者化在手裡,摸得滿臉都是巧克力。

我給她說:「等一會兒,上了車就給你。」

也許是餓了,也許在一個陌生的環境裡面,她煩躁不安,被拒絕後,就開始發脾氣,坐到地上,嚎啕大哭。

火車站的地有多臟,我就不形容了。我試圖去把她拉起來,她全身的力量,拼命往下拽。子覓是個很胖的小妞,那時三歲,差不多三十斤了,跟個秤砣一樣,根本拽不起來。

一個卷毛混血兒在地上嚎叫,恨不得全候車廳的人都來圍觀。人越多她哭的越厲害,我怎麼提也提不起來。所有人的票都剪完了,再不走就晚了。

我沒辦法,咬著牙,使勁的把她提起來,她還想再往下墜,還沒等她再坐下去,我手起手落的就狠狠的在肉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子覓被震住了,一下子就止住了哭聲,驚恐地看著我。

我把她抱起來,讓她勾住我的脖子,我厲聲厲氣地說:

  • 「不許再哭了。抱住我,我們上火車。」

旁邊思迪看到媽媽發脾氣了,也是有些驚恐。跟著我拼命的跑,沒有和平常一下,喊累喊跑不動。

我如逃難一樣,跑上車。還沒坐定,火車就開了。

06.

我是個粗魯的母親,思迪子覓,我都打過屁股和掌心。不過現場拎起來,當著人的面揮手就是一巴掌的次數非常少見,所以這一次,我一輩子都會記得。

我想如果把這拍了影片,請專家點評。專家肯定會說,今天子覓的表現一定是有原因的,而且她能坐在地上哭,那是因為平常的時候,我對她放任。打孩子是不對的,尤其當烏泱泱好幾百號人。

可能還會有更有效的建議是,最好不要一個人帶著兩個幼齡孩子的出門,火車站是非常危險的地方,總要有個照應……

都很有道理,但是作為一個成年人,活在當口,我首先要完成的事,趕上這輛火車。其他的事兒,容我喘過氣來再說。

真實生活中,有很多當口,我們真的沒有辦法如專家說的那樣,細心耐心,閒庭信步。

這就需要成人和孩子之間建立一種相互馴養的默契關係,彼此知道對方的底線,遵守遊戲規則,才能一起快速地走過。

07.

如果說我這次是一個意外事件,那我朋友兒子挨打,則是厚積薄發的必然。

我朋友的兒子三歲時,喜歡拿家裡廁所刷,當作一柄劍迎風揮舞。為了增加效果,自己還會去馬桶坑裡沾點水,甩的客廳裡一地水點。

讓我們坐下來慢慢說,三歲左右,是從嬰兒期到幼兒期的一個轉型。孩子們需要不停的挑釁父母的極限,從中證實自己對於世界的認知,探索自身能力,吸引注意力,擴張自己的根據地。

給他買塑膠劍,木頭劍,甚至乾淨沒用過的馬桶刷,爸爸媽媽陪著舞,都沒有用。因為兒子知道,只要他一揮馬桶刷,所有的大人都會朝他靠攏。五千年前,周幽王烽火戲諸,也就這麼個效果,不過結果更慘烈,丟了了整個帝國。

有陣子,他們把馬桶刷藏起來呀。問題是,去朋友家玩,兒子會把別人的馬桶刷拿出來,在別人家的客廳裡舞,可以腦補一下尷尬指數。

如果有可能,我真的很想知道,專家們對此有什麼辦法?不是分析原因,不是提出看法,而是有什麼有效意見,可以改變這個客廳地板上橫著一個滴水的馬桶刷的問題?

後來我朋友有一次,把兒子提起來,褲子拽下來,朝著屁股啪啪啪一頓。兒子白白的屁股上,全是紅色的巴掌印。打完之後,他把自己鎖洗手間裡,看著自己嗡嗡發麻的手,對著鏡子說:「你真是個不稱職的父親。」

從此兒子知道,玩馬桶刷會屁股疼。在自己長得比爸爸高之前,這個家裡還是老爸的地盤。偶然還會偷偷再玩一下,阿姨警告:「再玩,我就去告訴你爸爸。」兒子一臉不滿,摸摸屁股,也就放棄了。

現在兒子已經十歲了,問他為什麼那麼愛玩馬桶刷。已經長到一米五的半大小子一臉迷茫地搖頭,「怎麼可能?你們在污蔑我?」

08.

我並不是在推崇懲罰孩子,我是推崇制定規矩。規矩制定後一定要嚴格遵守,不可以輕易放棄。

成人不應該依仗自己更高更大更強壯更有力,把懲罰作為一種優於孩子的特權。但是在育兒的問題上,懲罰也不應該是一個有意被淡化的話題。

懲罰是一個鋒利的寶劍,可以切肉,也可以切手指頭,但是就因為怕切到手指頭而鎖到抽屜裡面,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

如果說,規矩是壘起來的牆,懲罰就是孩子們失控後,撞到牆上的蘑菇包,撞得越狠,記得越牢。孩子都是一個個的小人精,這次在這裡撞到了,知道了疼,下次絕對盡早拐彎,只留個優美背影。

這個世界原本沒有天生出來的好孩子。每個好孩子都是七分的讚美,三分的懲罰,十分守規矩。

父母和孩子,雙方協定,共同認可,在一起制定規矩。言必信,行必果,對於父母也對於子女。

契約精神,始於孩提。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