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聚焦:運鈔車「擊斃」紅衣男子,正當護衛?蓄意謀殺?央視竟…

微信號:馮站長之家

微信號:fgzadmin

人人都會出門,人人都可能遇到運鈔車,然而在東莞的長安鎮街頭,這次人車「相遇」,人們懵了!

噹,一聲槍響,一名男子倒在血泊之中,倒在了運鈔車旁,死了。

央視《新聞1+1》關注,《東方時空》關注,千萬網友關注,大家都在追問同一個問題,押運員「應該」擊斃那名男子嗎?

目擊者說,紅衣男子從路邊拿起磚頭,一陣小跑追上去,不斷拿磚頭砸運鈔車的車窗。央視的畫面中,運鈔車右側的車窗,確有破損的痕跡。

目擊者說,紅衣男子追砸運鈔車,原因是運鈔車刮蹭了該男子,且沒有道歉。央視的採訪中,也確實有路人,明確發出了這樣的聲音。

開槍,擊斃。這是正當護衛?還是蓄意謀殺?網上有兩派截然不同的說法。有的網路大V還說,「看到這樣的人死,心裡高興」,真不知道他幸災樂禍,還是眼瞎?

事實勝於雄辯,有理不在聲音大。仔細研判事情的真相,就知道孰是孰非,到底誰瘋了!

先從原點說起。押運員也是人,並不是警察,為什麼有槍?答案簡單,因為他要押運鈔票。這決定了,押運員的槍,主要職責是保護鈔票安全。

在公開的畫面中,紅衣男子拿磚砸運鈔車的車窗時,車前面的路並不堵,完全可以急速駛離。可實際上,車卻是走走停停,似乎等著點什麼!

在央視的採訪中,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的曲久新院長,三番五次明確表示,「應該駛離」,「當時駛離是最好的選擇」。

一個運鈔車,遇到有人打砸,不是趕緊撤離現場,盡可能保護鈔票安全,卻是走走停停,不斷與「敵人」糾纏,覺得自己是警察?機會來了?

是,最終你擊斃了「敵人」,保護了鈔票。可如果真的是搶劫,紅衣男子真的有同夥,你擊斃後,停下車,鈔票還安全嗎?這裡面誰有槍無恐?誰瘋了?

法律規定,押運員可以持槍,但,開槍並不隨心所欲。「押運物受到危險」,「武器有可能被奪去」,「人身受到致命攻擊」,只有這三種情況下,才能開槍。

這次開槍,符合三條件之一嗎?看監控畫面,紅衣男子雖然拎著兩塊磚頭,但在車外,根本沒接觸到槍,押運人員也沒受到致命攻擊。那,押運物受到危險了麼?

運鈔車刮了他的手臂,小夥子準備攔車,車開走了」,這是事發時,正在附近招工的一個包工頭的說法。

「應該是發生碰撞了,運鈔車沒有賠禮道歉,小夥子年輕,不服」,這是一位騎三輪車的老大爺的說法。

如果目擊者不是都眼花,那麼紅衣男子砸車,主要是找人評理,並不是想搶劫鈔票,押運物其實是安全的。這種情況下,開槍就已經違規,還直接進行擊斃?有人不僅瘋了,而且瘋的不輕!

或許有人會說,拿著磚頭使勁砸車,誰知道他是不是搶劫,開槍,也是為了保險起見。

好,即便搶劫,有人會傻到自己拿著磚頭,搶荷槍實彈的四個人?傻到自己路上跑著,搶開汽車的?真有這樣的人,那不是搶,那簡直是自殺!

央視採訪中,有關專家明確表示,如果運鈔車明知道發生了刮蹭,最後還如此擊斃,「那就涉嫌故意殺人」,謀殺!

如果不知道發生了刮蹭,那畫面中,一輛車過了紅燈,為何不走,等誰呢?為何紅衣男子拐彎拿了磚頭還能攆上?或許,那不是人瘋,那是車瘋了!

事件發生後,涉事押運公司的聲明是,「多次警告無效,鳴槍示警,肇事男子中彈倒地」。可央視採訪中,有目擊者表示,只聽到一聲槍響,「聲音很大,爆胎一樣」。

涉事押運公司聲明中還說,「司機無法安全駛離」,可看公布的監控畫面,運鈔車前面一片坦途,100邁不敢說,40邁沒問題!

一個押運公司,分不清鳴槍示警和射擊,看不清運鈔車能不能駛離,卻能在警方之前得出結論,令人服氣。不過,聲明很快又被收回,這,又是哪出戲?

央視的節目中,電話採訪了一個招聘押鈔員的保安公司,電話那頭清晰表示,1米70以上,高中學歷,20歲以上就可以了。

記者追問,是不是還有一些考試,持槍證什麼的,能通過嗎?電話那頭很灑脫,「放心,都可以過」。

這些信息,與東莞這件事情並無直接關係,可扒下這段後,央視的那期《新聞1+1》已被刪除,看不到了,沒了!

事件新聞下,一押運員發出嘆息,列出了各種或許,表示「槍是最後的手段,沒有可炫耀的…」!

這次「擊斃」,正當護衛?還是蓄意謀殺?如今結論尚早,但請相信,正義會遲到,但從不缺席。

逝者安息!

您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讚賞

人讚賞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