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斷層,寒冬將至,我們將進入一個混亂時代




微信號:郎club

微信號:lang-club

如果您尚未關注我們,可點擊標題下方的「club關注我們。

◎作者丨劉葦(博士、英國Infield Systems公司並購交易服務部總監)

◎來源丨阿爾法工場(ID:alpworks)

社會斷層,寒冬將至,我們將進入一個混亂時代

在美劇《權力的遊戲》的世界裡,冬天往往數十年不來,但一來就會是持續多年的的酷寒與戰亂。劇中的國民已經度過了幾十年的夏天,冬天對他們來說只是一個傳說。

但他們不知道的是,王國北境之外的氣溫已開始驟降,異鬼們正在集結,而寒冬正在到來。

在現實世界裡,其實也存在著長約50到60年的大周期,經濟學裡稱之為康波周期:首先是約為15年的衰退期;然後是近20年對新技術及工程的大量投資,其間經濟快速發展而進入繁榮期;之後10多年是過度建設而造成的混亂期,最後導致下一次大衰退和地緣及經濟格局的從新洗牌。

自工業革命(1771)第一個長周期以來,我們已經歷了4個長波,包括蒸汽及鐵路時代(1829)、鋼鐵電力及重工業時代(1875)、石油汽車與量產時代(1908年)及信息與通信時代(1969)。

01

長周期末端的混亂時代

而我們現在可能正處於一個康波周期末端的混亂時代,過去幾十年的發展建設及全球化浪潮已經見頂,而新的智能技術革命才剛開始冒頭,還遠沒到收獲期。在這個格局混亂的時代,接下來出現一次大蕭條也許是大概率事件。

而這次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很可能具有標誌性的意義。作為美國建國以來首位一路殺到白宮的政治局外人,不可能完全靠他個人魅力,而是他這個點所在的坐標發生了整體性的位移。

二戰之後的這個長周期,雖然途中有波折,但以北美和西歐為首的價值觀(自由、民主、理性、開放及包容)一直是世界的主流,美國則是守護著這個文明之光的燈塔。

但現在這束光芒正在式微。川普迎合低學歷和低收入階層的反智、低俗、種族主義及販賣仇恨的戰略大獲成功,反映的是深不見底的社會斷層、全球化的終結及即將到來的經濟寒冬。有人說,我們害怕的不是川普,而是選出川普的數千萬選民。

02

社會格局的斷層

這次美國大選和之前的英國退歐公投很像,投票前都是一邊倒地預測理性建制派會贏,但結果卻是激進的反對派大勝。究其原因,主要是因為這個社會正在分裂成互不相關的大斷層:首先是地域斷層,尤其是超大城市與偏遠區域之間的裂變。其次是學歷及代際之間的斷層,主要是高學歷年輕人與低學歷中老年人之間的裂變。

地域間贏家通吃的局面在新的產業結構下正在加劇,大城市在人才、資源、經濟及政策上的積聚效應讓強者愈強。比如十年前在北京或上海買了房、落了戶的年輕人現在的資產和就業機會已經和小城鎮的同齡人有了天壤之別。在美國,地域斷層裡的紐約、芝加哥、洛杉磯等大城市自成一個世界,和小城鎮及農村基本沒有交集。

學歷和代際的斷層主要源自於新的產業革命,以前傳統行業能一直保證就業,但現在正在被科技帶來的新業態(比如網購,網約車和網路銀行)所顛覆,導致經濟格局一邊是海水、一邊是火焰。

這也是大周期轉折時代的獨有特徵:守著舊有業態的人的中老年中產階級江河日下,看不到未來;而搭上新浪潮的高學歷大城市年輕人則在高歌猛進。

老周期裡的既得利益者要維護現有格局,而新周期下的革新者要做破壞性創新。這種矛盾現在隨處可見,比如租車司機與優步之間,還有實體店與網店之間。最近國內計程車對網約車的勝利就和馬車產業當年在汽車時代初期的掙扎非常相似。

地域和代際斷層的結果就是大城市受過高等教育的年輕人覺得有未來大有希望,而傳統行業的中堅階層(美國普通人實際收入現在比10年前要低)反而產生了憤慨和被拋棄感,變得激進和不理性。

這次大選的結果就是發達城市一邊倒地支持希拉蕊,而支持川普的偏遠欠發達地區則成功地進行了農村對城市的包圍。

發達大城市幾乎全部支持希拉蕊,而中部各州卻一片飄紅。在學歷上,大學及以上學歷的只有33%支持川普,但沒上過大學的選民對其的支持率則高達51%。這樣的投票分布和英國退歐公投時幾乎如出一轍。

在這次大選中,挺希拉蕊的與支持川普的人幾乎沒有交集、各自斷層之間的選民往往互不相識,也就造成了主流社會對選舉結果的錯誤預測和震驚。我在美國的朋友全部支持希拉蕊,但有朋友告訴我紐約的租車司機很多都是特朗普的支持者。

英國公投時身在倫敦的我也沒有一個朋友是支持退出歐盟的,唯一認識一個想退歐的人是我的理髮師,她說聽說退歐之後經濟會下行、房價會跌,這樣她就可以便宜點買房。

這次美國大選和英國退歐很可能只是一個開始,而全球的社會斷層還在不斷加劇,接下來的接下來的義大利公投、法國的大選等等也充滿著變數。社會斷層之間的衝突往往會帶來強人執政及經濟蕭條,也許我們的寒冬正在到來。

03

避免浪漫主義

對於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我們要避免一種成功就是合理的幻覺和事後自我安慰的解釋,上一個長周期前段的希特勒和墨索裡尼也都是被不滿現狀的低收入階層一票一票投上台的。對未來也要避免一種浪漫主義的幻想,不能自我安慰說也許情況並沒有那麼糟糕。

說到希特勒,我們可以聊一聊喬治·索羅斯是怎樣在二戰中度過童年的。1944年春天納粹的坦克不費一槍一彈「和平」地開進布達佩斯的街道以後,城裡的猶太社區裡仍有不少樂觀幻想派,他們相信納粹在別處已經節節敗退,所以入侵不會太久,而且歐洲其他地區猶太人遭迫害的報導不太可能是真的。戰爭會很快結束,生活會恢復正常。

但冰冷的現實不會因為美好的期待而改變。在接下來的12個月裡,有40萬布達佩斯的猶太人被殺害。

而索羅斯的爸爸經歷過一戰的洗禮,他非常清楚戰爭的殘酷,也一直關注納粹的發展。他知道情況可以壞到什麼程度,早在二戰初期就開始著手準備保護全家性命。

他逐漸將不動產變賣殆盡,準備了數個藏身之所。他告誡自己和家人:這是個無序的占領,正常的法律不適用了。你得忘掉在正常社會裡的行為,因為這是個不正常的環境。

他動用了一切可以動用的關係,和諸多揮金如土之舉來作準備,比如賄賂官員為索羅斯買到了一個「非猶太人官員兒子」的身份,可以平安出入農業部;為索羅斯辦了一個假身份證,改名換姓。最後索羅斯一家躲過了這個滅族的冬天,成就了未來的對沖基金之王。

如果我們在這樣劇烈的社會斷層裡埋頭幻想一切都會好的,也許就和1944年布達佩斯的幻想派們毫無二致。

04

對未來的幾點判斷

在這個全球比爛的時期,對未來我有這麼幾個判斷。

第一是全球經濟會長期波折。

傳統行業也許過剩和低效,但是他們擁有既有格局的壁壘;新科技也許有美好的明天,但他們現在還是燒錢的主。在長周期中的混沌時期,新舊產業格局的衝突會產生巨大的內耗,我們要做好全球經濟會長期波折的準備。

我們繼續說一下租車的例子。初略算一下,全國城鎮人口約7億,平均千分之三的話計程車就是210萬輛,每輛兩個全職司機就是420萬,間接影響(家人及行政人員)約1000萬,而中國現在通過立法限制網約車來保護這1000萬人的利益。

一百多年前的馬車其實也是如此:1865年英國國會制定了通行歐洲的紅旗法,規定汽車不能快過馬,汽車前方幾米遠的地方要有一個人搖紅旗以警告路人。汽車和馬車會車時得停車為馬車讓路。美國加州則要求汽車司機必須在任何路過馬匹的300英尺外停車。

有的城市不讓汽車在大路上行駛。而馬車鋪的老板則對汽車痛恨不已,常教唆兒童向汽車扔石塊。

第二是全球地緣衝突會加劇,在美國不願再做世界警察、全球化退潮及極端宗教主義抬頭的背景下,中東和北非可能會持續動亂、亞洲可能會有局部戰爭、而歐盟有可能會分崩離析。

而各國內部,分裂運動也可能加劇,比如蘇格蘭就可能會從英國獨立。今年夏天我曾在蘇格蘭自駕近1500公里,一路再偏遠也能看到藍色的蘇格蘭國旗甚至歐盟的旗幟,卻沒有看到一面英國國旗。這樣的民意,也許很說明問題。

第三是應該持續看好城市型國家或者超大城市。

如果不打戰,精英聚集、包袱較輕的城市型國家轉型會相對容易。比如新加坡,最近就給無人駕駛試驗開了綠燈,而且國家基金也在大力投資人工智能。瑞士也是好例子,年中全民公投理性地拒絕了國家給所有公民每月發錢的提案。

而很多大國卻被社會分裂所拖累,各個斷層間的語境與價值觀都不一樣。比如美國的東西海岸和中間的生銹帶、英國倫敦和英格蘭中部的老工業區。但大國裡的超大城市還是會由於積聚效應的加速和新產業帶來的利好而有較好的發展。

那麼蕭條期該怎麼做?也許可以聽一下經營之聖稻盛和夫講的道理。他說企業就像竹子,克服蕭條就好比長了一個竹節,能讓企業變得更強壯。如果企業不經歷蕭條,只一味成長,沒有節,就會脆弱沒韌性。

其實個人何嘗不是一樣。我們還可以學習索羅斯他爸在1944年寒冬來臨之前的所作所為:不做幻想派、做好充分的準備、積極行動、不墨守成規。

在《權力的遊戲》第六季結尾處,大學城用白色烏鴉做信使飛向國境南北,宣告了冬天的來臨。

而斯塔克家族的子女們在歷經磨難之後重掌北境,瓊恩和珊莎在城牆上笑看飛雪。他們早就知道冬天會到來,因為他們的家訓是「寒冬將至」,而他們的城堡叫做「臨冬城」。

社會斷層,寒冬將至,我們將進入一個混亂時代

掃描郎CLUB微信加為好友,及時了解最新點評,點擊分享,讓更多朋友關注。

廣告合作、版權請聯繫微信號:jishi0701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