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教養,是去包容跟你不一樣的人

微信號:十點讀書

微信號:duhaoshu

點上方綠標即可收聽主播404朗讀音頻

文 |李尚龍

那是我第一次去跑馬拉松,馬拉松是一場拉鋸戰,需要無比強大的內心和激情才能完成比賽。

起點處,主辦方為了振奮選手的氣氛,現場放出了雄赳赳氣昂昂的歌曲,接著,現場所有人都燃了起來,仿佛在給自己加油。

然後,喇叭裡又放起了國歌,這時,台上的一個人大聲地喊:中國加油。接著,底下齊刷刷的一起喊著中國加油,地動山搖,整齊劃一,瞬間,我獲得了力量。

身邊有一個小男孩一直沒喊,不知道是心情不好,還是想一心拿冠軍。

他們喊著喊著,忽然一個哥們大叫了一聲:打倒小日本!我以為是開玩笑,可是,周圍竟然齊聲聲的喊:打倒小日本!打倒小日本!震耳欲聾,仿佛要上戰場。

這種加油的方式讓我感到恐慌,我打了一個寒顫,心想:這跟小日本有什麼關係?你跑個馬拉松幹嘛打倒人小日本。

但因為大家都在喊,我也跟著一通亂喊,喊完忽然發現自己充滿了力量,仿佛鬼子就在前方,我拿起砍刀要與他決一雌雄。

喊聲剛剛停息,旁邊一個人,瞪了那個一直不說話的男生一眼:你歌也不唱,抗日口號也不喊,你這人怎麼這麼不愛國啊?

男生剛準備解釋,那人說完,揚長而去。

他一句話,把我說懵了,這一路上都在想這背後的邏輯,百思不得其解。

雖然不了解其中的邏輯,可是我怎麼也莫名其妙被煽動了起來,而且,那時我真的也想對他吼一句:為什麼不跟著我們喊啊!

可是,安靜下來一想,猛然發現不對:畢竟,一個人來參加馬拉松,是為了強身健體,是為了拿得名次,為什麼非要跟著喊口號、叫囂著達到別人來表達愛國?

就算他不喊不唱,也是他的自由,每個人都有選擇的權利,你又從哪裡得到的邏輯,說他不愛國呢?

更何況,跟大多數人不一樣,就不愛國了?

這是什麼邏輯?

人長期被統一化,被集體化,被煽動,被道德綁架,就會失去自由意志,失去多樣性,失去批判精神,然後聽不得不同的聲音。人越多,情緒越高昂,離真理越遠。然後越見不得不合群的人,越聽不得不一樣的聲音。

幾乎所有的獨裁者,都是這麼過分集體化來的。

我曾經看過一部著名的德國電影,叫《浪潮》,該片改編自德國小說家托德·斯特拉瑟的同名小說,講述了高中教師賴納·文格爾通過課堂實驗的形式帶領學生體驗法西斯獨裁制度的故事。

在一個班上,老師問大家,你們覺得二戰後的德國還會有獨裁的事情嗎?同學們笑著說,當然不可能。

接著,老師開始做了個實驗,他先制定了一個規矩:上課發言一定要提前舉手,老師同意後,才能站起來回答問題。你可能覺得很正常,咱們中國不都這麼乾的嘛,要知道,西方的教育下,教師和學生關係非常平等,上課要站起來還要舉手回答問題的事情很少見。

可是,當規則一旦被制定,就一定會有人服從,而且,從權威(老師)口中制定的規定,服從者就變成了大多數。有極少數不服從的,很快,就會被驅逐出這個團體或者被群起攻之。久而久之,這個不成文的規定,就變成了每個人都要服從的「天性」。

接著,老師讓每位同學都參與投票,投出這個團隊的主管,並且對他無比的順從,毫無疑問,投出的這個主管,是老師自己。一個組織化紀律性嚴明的機構,加上一個服眾的偶像,等級分明,教義明確。於是,法西斯專制的氣息,就開始蔓延出來了。

接著,老師讓每位同學都參與進來,他們開始統一著裝,組織開始有固定的名字叫「浪潮」,開始設計組織的標誌和設立打招呼的手勢。

當這一切都完成時,這個組織,就已經很成熟了,接著,他們開始反對所有跟自己不一樣的人,反對提出不同意見的人,更重要的是,他們強迫別人做跟自己一樣的手勢,如果不做就不讓進學校門,如果不穿一樣的衣服,就不讓參加學校活動,當不同的意見滋生,就迅速扼殺在搖籃裡。這個組織越來越大,越來越不可控,選這門課的同學越來越多,整個教室,清一色的統一著裝,上課清一色的統一動作。可怕的是,所有人的差異性,紛紛被扼殺到搖籃裡。

後來,老師發現了「浪潮」已經失控,於是決定遣散這個組織。可是,很多人,已經把這種能隨時指示別人,隨心所欲的打壓不同意見的獨裁態度,當成了信仰。當信仰破滅,一個學生當眾自殺,老師,也因此入獄。

這個電影,是根據真實故事改編,只不過這個故事的原型不在德國,而在自由自在的美國,整個這個過程,只用了一個星期。當老師解散了這個像邪教的地方,他嘆了口氣說:我從沒想過,扼殺人的自由,剝奪人的多樣性,強迫別人做同樣的事情,能這麼快地滋生法西斯專制。

這部電影背後的問題更令人深思:當大多數選擇了一種態度,少數人有沒有資格選擇不一樣的方向?如果他選擇了,是不是應該被指責,被謾罵,甚至被殺死呢?人的自由意志和集體化到底哪個更重要呢?

從小,我們就一直被灌輸著兩句十分矛盾的話:「少數服從多數」和「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數人手上」。所以,到底是應該少數服從多數,還是多數順著少數呢?

崔永元在華盛頓大學的演講裡曾經說過一句話,這句話直接說出了答案:真正有教養的人,是懂得包容別人的人。

而正因為世界很大,每個人都不一樣,世界才因此美好。

我們見過太多多數人的暴政,也見過不少少數人的專權,別說國家,家庭也是。這樣的集權,只能帶來個性的抹殺,自由的遏制,得不償失:

母親曾經窮過,就非要逼女兒和談了多年的男友分手,找個有錢的,到頭來沒了感情缺了愛;父親曾經掉沛流離,就一定讓孩子背負重重的貸款買房子,到頭來丟了生活失了夢想;長輩逼孩子趕緊結婚,老師逼學生舉手才能說話;社會歧視同性戀;富人看不起窮人……

所有的問題,根基都在於一點:人缺乏了起碼的包容。為什麼要仗著自己人多,仗著自己在理,強行逼迫別人按照自己觀點和想法去活,憑什麼?

我在寫這篇文章時,忽然看到一則新聞:娛樂明星喬任梁離開人世,我雖不認識他,但死者為大,只願他安息。

可是很快,陳喬恩上了頭條和熱搜,查閱了一下才明白,許多網民在她的微博下大罵:為什麼你的好朋友死了,你一條微博也不發,你還是人嗎?

看到這種評論,我的三觀都毀掉了,那些人,有什麼理由和資格去指責要求別人按照自己的方式去祭奠死者?何況,一個朋友離世,難道應該先發微博嗎?更何況,這些人,從哪裡來的信心,要求別人一定要這麼活呢?我們這個世界,太多道德綁架,全部是因為閒出來的。

一有災難,馬雲的微博下就說:你這麼有錢,為什麼才捐這麼點?

一有離婚,當事人微博下就充斥著道德綁架:我覺得你們挺好的,為什麼不堅持堅持?

其實,這就是人性:人總喜歡去管別人的事情,總喜歡去強迫別人跟自己的步伐一致,由此來證明自己是對的。看似自信的舉動,背後卻透著滿滿的自卑。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苦衷,如果不能完全懂得,就要學會尊重,學會包容,學會去理解你不理解和不理解你的人。

真正的教養,不是看你讀過多少書,去過多少地方。

有教養的人,會包容社會的多樣性,他們從來不會去強迫所有人和跟自己一樣,也不會把這種強迫當成強項沾沾自喜。他們會過好自己的日子,然後感嘆,大千世界,朗朗乾坤,還有很多地方和不同的人,我雖然不理解,但我要嘗試去溝通,用不同的角度,看不一樣的世界。

回復「晚安」,十點君送你一張晚安心語,祝好夢

-背景音樂-

Dj Okawari《Represent》Olivia Newton John 《If》

-作者-

李尚龍,青年導演、編劇、作家,考蟲英文教師,代表作《你只是看起來很努力》《你所謂的穩定,不過是在浪費生命》。微博@尚龍老師,公眾號:龍影部落。(ID:lslmoviegoers)。十點讀書經授權發布本文。

-主播-

404,網路電台主播。獅子座中的異類,純正的A型男。深沉的吐槽,高冷的逗B。一個聽自己聲音可以睡著的聲音控。個人公眾號:404聲音麵包;新浪微博:找不到的肆零肆。

點擊本文底部閱讀原文查看十點讀書招聘】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