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幹嘛總跟自己的臉過不去?

微信號:她讀

微信號:taread

來源 | 卡大人(ID:kekasang)

前幾天我和一位男性友人聊到他挑選結婚對象的標準,他噼裡啪啦給出了一個很長的list,前三條無一例外全部都是對外貌的要求:身材要瘦,皮膚要白,眼睛要大。而這幾乎是國內各界直男的通用標準,難怪大陸網紅都像復刻一樣長著同樣一張臉。

在這樣的審美標準下,你根本不需要有任何個人特色。更別提豐富的內心和獨立的人格。

大部分直男的水平還處於解決感官需求的水平,

遠沒有達到可以領悟精神之美的境界。

這樣的審美標準不是壞,不過是品味低下的表現。

事實上最可怕的不是社會的集體審美太統一,而是很多獨具特色的美人們卻誤把特點當缺點,拼命往無趣的流水線充氣娃娃風上靠。

原本清純可人的爽女生,舒暢和楊紫都成了集體審美的犧牲品

可惜。

哪有完美的人,行走世間如果沒有一些小缺陷,生活將會多麼無趣。

從青春期開始,我們就擅長於尋找自身的弱項,然後不斷否定自己。有沒有想過,那些你自己瞧不上的小缺點反而可能是你區別他人的特色。而因這獨有的「缺點」得以成就自我的人還真的不在少數。

比如方臉,骨瘦如柴的赫本。

她們不但拒絕改變自我,甚至一不小心就影響了一整個時代的審美潮流。

還好她們沒有整容

14歲就出道的Kate Moss,是到現在依然擁有在時尚圈呼風喚雨地位的女王。

在紅之前她身高只有1米64、像個還未發育的小孩般的瘦骨嶙峋,還略帶畸形的O型腿,臉上浮現點點的雀斑。以傳統的審美標準看怎麼也算不上美女。

可是Kate Moss從來就不掩飾臉上的小斑點,而她的小雀斑和淡漠的眼神,總讓人感覺到衣服後面那股強勁的生命力。她一改當時流行的80年代模特健康美,讓這種丟丟的病態美流行到了今天。

Kate Moss奇異的長相和表情神態都表達著對於世俗價值的不屑,全世界的粉絲們像信徒一樣仰望著她。

如果她也去整容豐胸,整成80年代最火的Cindy Crawford,大胸大長腿加端莊的臉,世界可能多了一名稱職的模特,卻少了一位偉大的icon

同樣改變審美標準的還有小精靈般的Twiggy

她是世界上第一位真正意義上的超模,16歲踏入模特界,20歲時就正式結束了自己的模特工作,短短四年的職業模特生涯卻使她成為上個世紀60年代最有影響力的模特。要知道,夢露這種豐滿性感的形象才被奉為那個時代的女神級人物。而不是Twiggy這種沒有發育的幼童。

Twiggy那82斤的平板身材與同時期夢露的性感豐滿形成了截然不同的審美。她那種沒有曲線,雌雄同體的形象如同一場革命,徹底改變了人們對美的定義。

被稱為「一張能代表1966年的臉」成為她的經典之作,直到現在她的這頭標誌性短髮依然被效仿著,還變成了一種特殊的情懷。

日本模特史上有一位特別難以忽視的超模–戴文青木

她有著難以名狀相貌:東洋藝伎般的雙眸,高挑的眉峰,沒有深刻的五官輪廓,沒有硬朗的線條,它們聚集在一張娃娃臉上,怪異又讓人難忘。

大家都叫她鬼娃。

夠貼切。

戴文青木從未因此自卑,更沒想過整容來改變這種模特致命傷的嬰兒肥圓臉。長呼一口氣,幸虧她沒有去整。

她這張鬼娃臉有著無限的可塑性。無論是休閒隨意的便裝還是高貴性感的晚裝,還是亞文化中妖冶的傳統服飾或者禪意的忍者劍服,就連怪異的藝術造型,她都能駕馭並穿出其中的設計精華與神韻。

還好她們沒減肥

鐵達尼號裡那個鮮美的Rose,小時候看一眼就再也忘不了了。

Kate Winslet乍一看上去絕對和那種典型的晃著零號身段走紅毯好萊塢女星不是一碼事。但她就憑著豐潤的曲線和一股古典氣質讓ROSE深入人心。而且還頻頻入選全球最美女星。

當年Kate的胖是出了名的,《鐵達尼號》剛上映,就有人就刻薄的諷刺「鐵達尼號就是被Rose壓沉的」。

從21歲到41歲,她一直是肥溫,骨感二字向來與她無緣。2008年,她曾在《名利場》上自信地展示自己的裸體,毫不掩飾小腹和大腿上的贅肉。懷孕期間,她依舊大大方方地走紅毯,從不在意別人對自己身形的評價。

因為只有內心缺乏意志力和不夠強大的女人才會被無聊的非議壓垮,她們已經習慣從眾。應該向Kate的美學觀念致敬:

女性一定要對自己由衷地感到滿意。

格萊美拿獎拿到手軟的ADELE曾經接受採訪說到過關於她胖,為什麼不減肥這個問題。

阿呆是這麼回答的:「我喜愛食物厭惡運動,也沒有時間去減肥。我並不想登上Vogue或Playboy的封面,但如果是滾石雜誌封面倒是我想要的。我寧願胖一噸來換取一盤amazing的專輯,也不願意瘦成Nicole Richie那樣並出一盤屎一樣的音樂。我人生的目標是永不減肥!」

這樣的阿呆,簡直讓人想給一萬個zan!胖也沒耽誤她漂亮,有才,活的酷啊!所以幹嘛非忙著活在別人的陰影裡逼著自己改變?

而且阿呆在流行音樂界這個求變求新的花花世界裡,她永遠化家常妝,穿最簡潔的衣服,以不變應萬變,還是個重度表情包患者,這樣的阿呆誰不愛啊。

還好她沒整牙

一直特別想說說牙縫鼻祖Lara Stone

在曾經在時尚界看來,她這個擁有性感牙縫與C罩杯的金髮尤物與時尚沒有半毛錢關係。Lara卻憑著自己的特色長期穩居在超模排行NO.1 的位置。

她的美恰恰在於她的不完美,那種過目難忘的特別。

同樣的還有Lindsey Wixson,她被大家親切的叫做小豬妹。

肉肉的臉頰,有個小凹坑的屁股下巴,嘴唇不僅小,而且是「兔子嘴」,自然狀態時總是會露出前門牙的巨大牙縫。

成為模特之前,她的童年就是被同學說醜的屈辱史。就算成了超模,她一定也是被分到「醜模」的一派。

但是這張由獨特五官拼湊的面孔,讓人過目不忘。笑起來嬌憨,酷起來又有種和年齡不相稱的穿透力。

瘦可以很美,胖可以很美,甚至所謂的「醜」一旦稍加修飾也會呈現出別樣的美。美的標準應該是多元化的,而不是白成光瘦成閃電通通網紅臉的無趣。

比起古人環肥燕瘦的美來,這個時代的審美簡直是在倒退。

美好面前,本就不需要標準的。人為加上去的條條框框就像裹腳布一樣,禁錮了美人們的自信。那些你等不及想要拋棄的缺點,換個角度看也許正是美的來源。

我並不是鼓勵誰對自己的缺點聽之任之,自暴自棄。而是要理智的面對他們,如果失去了特色泯然於路人可就得不償失了。

我們只有對自身坦率,才能對外界評價不予理會,才會擁有發自內心的自信。

所以各位美人們,你並不需要完美的身材無暇的五官,你坦然接受自我的樣子就已經很美。

作者簡介

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卡大人(ID:kekasang),授權她讀發布本文。

『後台回復「剁手」,有機會收到小她的禮物喲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快來和小她做同事吧!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