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覺醒來,農村小夥竟然多出來一個未婚妻




微信號:我們愛看內涵圖

一覺醒來,農村小夥竟然多出來一個未婚妻 清晨,柔和的陽光透過窗台灑在葉軒的房間,葉軒才慢慢的穿上衣服褲子,舒展了一下筋骨道:「老媽也真是的,我都不知道從哪裡就突然冒出一個定了娃娃親的未婚妻來!」

「先去銀行取點錢,這見未婚妻總不能夠太寒酸了。」哼著軍歌出門,葉軒慢悠悠的走向旁邊的工商銀行。

大清早的也沒有幾個人,葉軒直接排號到櫃台辦理業務,剛坐下來葉軒心中一突,一股危險的感覺就襲上了心頭。

「都不準動,打劫。」四名頭上戴著黑色頭套的家夥站在銀行門口,手中拿著地下工廠仿制的匪槍,也就是AK47,十分囂張的叫囂著。

「啊!」所有的人看到這一幕都驚呆了,大清早的居然碰到搶劫銀行的了,有兩個膽小的女人直接就嚇的尖叫起來。

「砰!」的一聲槍響,剛才喊話那人說道:「誰特麼再叫老子一槍幹掉他,現在開始打劫,把錢都拿出來,別想著報警,老子敢來就不怕你們報警,大不了拉上你們一起墊背。」

專業,果斷,一點都不拖泥帶水的,其中兩人直接拿出兩個麻布口袋丟給裡面的櫃員:「馬上把現金都給裝在裡面,否則的話,老子一槍打死你。」

另外一人則是拿著麻布口袋讓外面的人把身上貴重物品全部都給拿出來,很快就到了葉軒的身邊,葉軒淡淡的說道:「我身上沒有值錢的東西。」

「少他媽裝蒜,你信不信老子打死你?反正搶劫銀行也是重罪了,殺一個人也不多。」那人說著話一槍托就砸向葉軒的頭。

葉軒眉頭輕挑微微偏過頭讓開槍托說道:「我說了沒有值錢的東西。」

「老三,和他囉嗦什麼,直接幹掉就是了,做我們這行的難道還害怕見血嗎?」帶頭那人冷聲說道,顯然是殺人不眨眼的江洋大盜。

「是,老大。」老三眼中閃過嗜血的猩紅,槍口直接就對準了葉軒,沒有任何的猶豫扣動了扳機。

砰的一聲槍響,眾人都嚇了一大跳,他們甚至都以為會看到葉軒頭破血流的血腥畫面,不過當他們看清楚的時候全部都驚呆了,被叫做老三的男人躺在血泊裡面咬牙不讓自己叫出聲來。

什麼?怎麼會這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實在想不明白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原來,葉軒在老三開槍的一瞬間搶過老三手中的槍,順勢就給了老三一槍。

「我最討厭的就是你們這種不知道進退的人。」葉軒手裡拿著槍,拿槍的手很穩,但是仔細觀察就會發現,葉軒的手有一絲輕微的顫抖,三個月前的那件事情對他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

「老三!」其他三人馬上就調轉槍頭:「去死吧。」

砰砰砰一連三聲槍響之後就是三聲慘叫,葉軒直接就丟掉手中的槍轉身對裡面的櫃員說:「我取的兩千塊錢給我,我還有重要的事情。」櫃員呆呆的遞了兩千塊錢給葉軒,心想,葉軒如果是劫匪的話,再多的警察也抓不住他吧。

再看老大三人,手骨斷裂,手中的槍也已經掉落在地上,兩名保安已經撿起地上的槍對準三人,情況逆轉如此之快,葉軒的槍法神乎其技,簡直超出了所有人的想像,他們好像在看好萊塢大片。

葉軒究竟是什麼人?

葉軒拿了錢就往銀行外面走去,他還要急著去見未婚妻呢,老媽可是再三叮囑不要遲到的,現在時間已經有些來不及了。

「你叫什麼名字?」一名保安大著膽子問道。

「請叫我雷鋒!」葉軒頭也不回的離開。

也不管銀行裡面那些人的震驚,葉軒出了銀行就攔下一輛計程車直接往約定的地方趕去,他要是遲到了,他老媽非得宰了他不可。

就在此時,位於南門咖啡屋外面穩穩的停下兩輛車,一輛火紅色的法拉利,一輛穩重大氣的賓士S600,這樣的豪車光顧星晴咖啡屋實在是罕見的事情。

火紅色的法拉利的駕駛位打開,一條雪白修長的大腿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不少男人當場就覺得自己口幹舌燥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口水,光是這一條腿就能夠讓無數的男人瘋狂了。

接下來就是另外一條腿,人們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看看擁有如此完美的長腿的主人究竟長什麼樣子,當看到女孩的長相的時候,不少人都感覺自己的呼吸都已經停止了,美,美到讓人窒息,這簡直就是天上的仙子下凡嘛。

許靜的臉上雖然沒有任何的表情,但是那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氣息每個人都能夠感受得到的。

如果知道許靜的人看到這個樣子就不會奇怪了,因為許靜在公司裡面被所有的員工稱之為冰山總裁,對任何人都是一臉嚴肅冰冷,公司裡面甚至沒有任何人看到她笑過。

後面賓士車下來一名大約五十歲的男人,精神矍鑠,一張國字臉不怒自威,走到許靜的面前說道:「小靜,記得你答應過我的,不要意氣用事。」

「爸,我知道了。」許靜實在想不明白,二十幾年前的口頭約定有必要看的這麼重嗎?如果對方是阿貓阿狗也要讓自己嫁給他嗎?真是老古董一個,不過好在她早就已經有了對策。

許靜和許賢一起走進了咖啡屋,許賢一下子就看見了葉軒老媽李秀英,滿臉笑容的走了過來,說道:「大嫂,好久不見,過的好嗎?」

「還好,這就是小靜吧,快坐呀。」李秀英笑呵呵的招呼許靜坐下來。

許賢問道:「大嫂,小軒呢?」

「那死小子,我讓他早點來的,不知道搞什麼去了,我這就打電話給他。」就在這個時候,緊趕慢趕的葉軒終於是沖進了咖啡屋,李秀英冷聲問道:「小軒,你跑哪裡去了?這麼晚才來!」

「取錢的時候遇到幾個劫匪,順手解決了耽誤了時間。」葉軒說話間就已經坐在了許靜的對面。

四目相對,兩人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驚訝,異口同聲的問道:「怎麼會是你?」

電光火石之間,葉軒已經把前幾天發生的那件事情給過了一遍,嘴角抽了抽,真是人倒霉喝涼水都要塞牙縫。

許靜也是沒有想到許賢說的未婚夫會是葉軒,她有一種想要轉身就走的衝動,她實在是不屑和這種流氓坐在同一張桌上。

許賢到是沒有想到兩人之前就已經認識了,笑道:「我還想著先給你們介紹一下呢,既然你們認識也就不用再介紹了。」

「這樣的流氓我才懶得認識呢。」

「喂,我已經解釋過了,我那是鞋帶掉了,我蹲地上系鞋帶也流氓了,真是不可理喻。」葉軒一臉鬱悶的說道。

「可惜的是,你的鞋壓根就沒有鞋帶。」葉軒說不出話來,端起咖啡掩飾自己的尷尬,真是丟臉丟到家了,旁邊李秀英和許賢面面相覷。

原來,幾天前,身為保安的葉軒正在執勤,看見許靜這麼一個美若天仙大美女走在他的前面,一時之間就沒有忍住就往地上那麼一蹲,結果被逮了個正著,他信口雌黃說系鞋帶,結果他穿的是皮鞋,壓根就沒有鞋帶。

「我家小軒為人很老實的,長相帥氣不說,還當了七年的兵,保護你絕對沒有任何的問題,你要是和小軒在一起了,那絕對是無數姑娘羨慕的對象呀。」見氣氛有些不對勁,李秀英趕緊岔開話題。

旁邊許賢也說道:「對,之前的都是誤會,不用放在心上,小靜,這就是我和你說的葉軒,你的未婚夫,一表人才,不是池中之物呀。」

許靜差點笑出聲,不是池中之物,我的親爹,為了讓我看上他,你甚至可以睜著眼睛說瞎話了,他一個小保安,還不是池中之物,真是天大的笑話。

「葉軒,你知道我是誰嗎?」許靜整理了一下思路,開始按照早就想好的台詞進行。

「你呀,我未來的老婆呀。」葉軒不鹹不淡的回答著,他倒要看看許靜要玩什麼花樣。

許靜真想掐死葉軒這個死流氓,答不對題的還總是氣得她想發狂,冷聲說道:「你不要亂說話,誰是你未來老婆了?我告訴你,我是你所在賢靜集團的總裁,你一個小保安,你覺得我們般配嗎?」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美麗,我帥氣,郎才女貌,你才華橫溢,我拳腳無雙,正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你覺得我們般配嗎?」葉軒反問道。

旁邊李秀英和許賢兩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笑意,這真是一對歡喜冤家呀,許賢聽了葉軒的話之後更是眼中閃過一絲精光,對葉軒這個未來女婿更加的滿意了。

「你看看外面那輛法拉利,加上改裝費用差不多四百萬,你覺得你買的起嗎?」見葉軒油鹽不進,許靜只能夠轉移了方向,用手一指停在外面的車盛氣凌人的問道。

葉軒看了一眼法拉利,不屑的說道:「曾經有人要送我一輛頂級配置的布加迪,我拒絕了,他又想送我一輛直升機,我也拒絕了,不過要說買法拉利,我還真買不起。」

「哼,我看你那是在夢裡面吧,我們集團保安的薪水三千五,你一年不吃不喝滿打滿算也才四萬塊,我看你要做一百年才買得起我那輛車,我一個月的化妝品都得幾十萬,你覺得我們有必要在一起嗎?」許靜繼續問道。

許賢這才明白許靜為什麼堅持要開豪車過來了,原來許靜是早有打算,真是有勇有謀呀,這個女兒,真是太聰明了。

葉軒不慌不忙的說道:「你算這個做什麼,你有錢不就得了,我未來嶽父就你一個女兒,他的也就是你的了,我們結婚了,你的也變成我的了。」

靠,見過無恥的沒有見過這麼無恥的,簡直就是臉皮比城牆都還要厚嘛,吃軟飯也吃的如此的理所當然。

當然了,這在許賢看來又是另外一種境況了,遇事沉著冷靜,心胸開闊,善於抓住要點進行反擊,以前處處都處於上風的女兒都被葉軒給治的服服帖帖的,實在是難能可貴呀。

「爸,你看看,這都什麼事呀?」許靜感覺自己都要崩潰了,這和她來之前所想好的情形完全是兩個極端呀。

許賢笑呵呵的說道:「我覺得小軒很不錯呀,年輕人,有頭腦,我很看好他,你們就先接觸著,等磨合一下感情就完婚,不準反對。」

未完待續,閱讀後續精彩內容,請點擊「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