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聰聰遺體便不再愧疚,這才是最可怕的事

微信號:新京報

微信號:bjnews_xjb

點擊新京報關注猛料最多的公號!

這是令人心急如焚的107個小時。在昨夜,救援人員終於找到了,失去生命體征的6歲男孩聰聰。

寶貝,願你走好,天堂裡不會再有吞人的枯井。寶貝,也請你原諒,這些叔叔阿姨,真的盡力了。

每年,都有兒童墜井,有的獲救,有的則失去了幼小的生命。盡管,我們已經付出了如此之多的代價,但是,聰聰還是墜井了。這說明,我們整個社會並沒有從此前的案例中吸取教訓,沒有舉一反三,徹底消滅那些隱患。

在至高的生命價值面前,為營救一個生命,種種努力都是值得的。永遠沒有完美的社會,我們可能還會經歷殘缺與不足,但我們擁有人性的光輝,就擁有社會的希望。

▲實拍保定墜井兒童被找到 挖掘機離場爺爺磕頭感謝

新京報我們影片

河北保定蠡縣中孟嘗村6歲男童聰聰墜井107小時後,被救援人員從井裡抱出。今日凌晨,新京報記者從親屬及現場醫生處確認,聰聰已死亡。

這場救援自11月6日上午11時展開。當時,聰聰跟著父親在地裡收白菜時,不慎掉落40米深的枯井中,家屬立即報警。當地隨即開展救援工作,先後啟用百餘輛挖掘設備,期間救援隊伍曾多次更改救援方案。

由於天氣寒冷,土質松軟,現場挖掘拓展難度加大,枯井破拆工作也越來越艱難。

昨日上午,救援仍在進行,河北直隸救援隊長王小冬告訴媒體,該隊12名隊員凌晨4點已全部撤回。

10時許,一位救援人員身體突發不適,被現場醫護人員緊急處理後送醫。「至少下了三次井,連續作業勞累,有些缺氧,換班後上井喝水時發生不適。」現場救援人士透露。

昨晚9時40分許,藍天救援隊通報救援進展稱,距男童墜井已超過100小時,井壁距離泥面尚有1.5米左右深度,「泥面上沒有發現墜井孩子,只發現了小孩的玩具,家屬已帶走了。」救援專家表示。

昨晚11時許,被困井底107小時後,救援人員在40多米深的井底發現聰聰。現場醫務人員描述,聰聰被發現時已停止呼吸,確認死亡。蠡縣政府發布《關於營救蠡縣鮑墟鄉中孟嘗村落井兒童工作有關情況的通報》,稱其無生命體征。

隨後,聰聰的父親表示,孩子在救護車上時仍有呼吸,心電圖顯示也有生命體征。昨晚11點半,聰聰的親屬來到蠡縣人民醫院,希望醫生繼續進行搶救。記者在現場看到,醫生在為其做心肺復蘇。

今日凌晨1點50分許,記者從親屬及現場醫生處確認,聰聰已經死亡。

昨晚11時許,河北省保定中孟嘗村,6歲男童聰聰在40米深井底被發現。

11月10日晚22點40分許,墜井男童被找到,消防隊員將其轉移至救護車。

聰聰被送往蠡縣人民醫院進行搶救。

今日凌晨1點30分,醫院急救室內,男童的父親癱坐在兒子遺體旁。

為何救援時間長達100多個小時?

由於採用挖坑掘進的方式進行救援,造成救援現場的救援面擴大。由於現場土質十分松軟,因此救援面積一再擴大。據參與救援的保定直隸救援隊隊長王小冬表示,現場曾經出現過3次塌方危險,在救援第二天,已經威脅到救援人員生命安全,所以救援進度一度放緩,再次擴大救援面減小塌方危險,並採取沉管挖掘的救援方式,用護壁管阻擋周圍存在塌方威脅的土壤。

而據救援人員介紹,在挖掘到最後階段,由於井底地質複雜,特別是由機械挖掘改為人工挖掘,井底出現缺氧情況,現場塌方危險不斷,因此挖掘速度減緩。

救援方法有問題嗎?

目前國內外通行的井下救援方法分為以下幾種,1、通過繩索深入井下,讓被困者自行順繩索爬升。2、由救援人員身綁繩索,倒懸下井,將受困者拉升上井。3、在與被困者所處井的平行方向,打一個同樣深度的井,在被困人員所困深度,橫向打通至被困者位置,再將受困者救出。4、採用深井救援器,對井下人員進行施救。但深井救援器對場地要求相對苛刻。

中國地質大學技術工程學院馬孝春副教授從理論上分析了兒童落井事件的救援方案,一般情況,救援的先期處理應是第一時間與落井孩子取得聯繫,在保持通話的基礎上,持續輸送氧氣、照明,並安慰情緒、輸送食物。同時盡量避免對井體結構的干擾,或物體掉落。專家表示,由於井口過於狹小,成年人無法進洞,而且上述四種救援方法的前提是必須確認受困者的具體位置和身體狀況,但此次救援都沒有探查到被困者的確切受困信息,所以只能進行挖坑掘進的方式進行救援。

吞人的井口

近兩年至少31人意外墜井

8成系兒童

長時間以來,各地窨井、枯井「吃人」的現象頻頻發生。新京報梳理髮現,除剛剛發生的蠡縣男童墜井事件,2015年至今各地媒體公開報導的意外墜井事件就達到29起,31名墜井者中,近8成是兒童,近4成生命最終未能搶救過來。

特寫

一場107個小時的生命營救

11月10日晚10點56分,蠡縣墜井男童聰聰,在距離地面42米的井底被發現。全身蠟黃的他,隨即被送上救護車,一路呼嘯向西。現場救援人員矗立,村民靜默、讓路,現場參與救援的百輛汽車、救援設備鳴笛致意。

華北平原的風,掠過空曠的四野,發出「嗚嗚」的聲響。漫天繁星下,救援車輛陸續撤退。聰聰的爺爺,向著車輛離去的方向,磕頭、起身、再磕。

一場107個小時的生命營救,在這個初冬上演,又落幕。孩子找到了,奇跡,並沒有到來。

▲小聰聰一路走好!河北蠡縣營救墜井兒童106小時

新京報我們影片

免費的灌餅

更多的愛心人士,來到了中孟嘗村。這個偏居蠡縣西部的小村,已經出現了堵車。

車輛碾過的土地上,映出深深淺淺的車轍。視線再往前拉一些,一個個黑黝黝的洞口,對著天空。

這是村民打下的灌溉機井,每一口造價將近兩萬元。華北平原乾旱少雨,農作物的灌溉,仰仗於這些暴露在田埂上,直徑寬30公分的「黑洞」。

在中孟嘗村的農戶看來,現在打一口井,成本越來越高,動輒下到地下百米,才能鑽出沒有澀味的「甜水」。而當地下水幹涸後,機井又迅速被廢棄。覆蓋著井口的灌溉機械被拆走了,只留下一個個深淺不一的洞口,接受風霜雨雪的侵蝕。

土地之上,更多的人在忙碌。

中午,文旭強的推車支了起來。相比較昨天,他「出攤」早了兩個小時。「昨天沒趕上午飯的點,今天要趕上。」文旭強平時在蠡縣縣城擺攤,售價5元的煎餅,他每天能賣將近60個。

這一天,文旭強帶來了6盒180個雞蛋,打算全部做成雞蛋灌餅,送給現場的救援人員。「這個多少錢一個?」每當聽到這樣的提問,他一邊搟面,打雞蛋,一邊頭也不抬地說「免費的,幹活的都有。」

接力的救援

現場救援工作的一名負責人介紹,事發地原本是當地的一條泄洪河道,與白洋淀水系相連,歷史上多次發生河流改道,河床與土地上下相疊,因此地質狀況非常複雜。上述負責人表示,事發井口往下,膠泥層與沙土層交替出現,給救援增加了難度。

救援現場所在的地面,由於土質松軟,一直比較貧瘠。在計算農業稅的年代,這片土地通常以「一畝算半畝」的方式進入計算。

日月交替,陽光重新籠罩中孟嘗村。這是11月10日的上午,距聰聰墜井,已超過了90個小時。現場挖掘設備不再作業,救援人員分成小組,依次下到井內。

此前兩天,隨著距井底越來越近,現場救援已由挖掘設備的機械化作業,轉為更加精細的「大筒套小筒」,即為防止井口周圍出現的塌方,先在周圍設置「護壁管」,在其外圍設置一個更大的「作業筒」。救援人員在作業筒內手動挖掘,以應對隨時可能出現的裂縫或者塌方。

挖掘機已完成了使命。這些最早趕來的救援者,仍然選擇留守在現場。

10月6日中午,張小芬通過微信群,得知中孟嘗村「小孩掉到井裡了」,放下碗筷,叫上同為挖掘機司機的弟弟,一路風塵仆仆地出發了。當現場指揮部決定調整救援方案後,像絕大多數的挖掘機司機一樣,他沒有選擇離開。張小芬昂著頭,「這麼多人看著,孩子可一定要活下來啊!」

消防隊員和專業救援隊員成了主角,他們每16人為一組,輪班向井底掘進。

一場生命接力進行著。

最後的營救

11月10日入夜,救援現場被黑夜籠罩,人群散落。警戒線外的志願者點起柴火,做好了守夜的準備。

煙霧隨著風向往西飄,人們習慣性地望向西側的家屬聚集的地方,寒風中的三五黑影紮堆而立。

如果不是救護車突然亮起的車燈,這一切似乎與前幾日並無區別。

晚10點30分,在警戒線內停放數日的救護車傳來點火的轟隆聲,很輕,但足以擰緊周圍人的神經。隨後,數十名特警出動,拉直警戒線,組成人牆分立兩旁。救護車倒退開到坑口邊上,兩名醫護人員站在車旁,熟練地戴上淺黃色的皮質手套。

人群圍上來,幾百雙眼睛望向坑口,討論著各種可能。

此前半小時,藍天救援隊隊長龐治告訴記者,救援隊員準備提出最後一節井壁。「目前還未發現孩子,但救援很快就會有結果。」

晚上10時38分,騷動的人群撕出一條裂縫,在特警護送下,孩子家屬鑽進救援現場,趙向陽第一個奔向坑邊。

聰聰的外公告訴記者,這是孩子爸爸事發後第一次到達坑邊,家屬聚集的地方離坑口不足百米,趙向陽等了4天。

23時09分,救援現場內傳來一聲刺耳的汽車鳴笛聲,一瞬間,鳴笛聲響成一片。身穿制服的救援人員從坑口湧上來,緊接著醫護人員抬著擔架跨上救護車,關門,開動。

社論

營救墜井兒童,種種努力都是值得的

昨日深夜,不幸的消息傳來。河北保定墜井男童聰聰已被救援人員找到,但經過醫療專家確診已經失去了生命體征。

現場所有救援車輛集體鳴笛。

聰聰被找到了,卻永遠失去了生命體征。這對他的家庭來說是無比深刻的疼痛,一直揪著心關注此事的民眾也深感遺憾。我們同情這一家人的悲慘遭際,但生活總要繼續,希望聰聰的家人能及早走出陰影。

這些天,關於營救聰聰的努力從未中斷:一百多台機器,數百人力,不分晝夜奮戰數天全力救援,所有人的努力和付出,都是為了哪怕是一線的希望。在至高的生命價值面前,為營救一個生命,種種努力都是值得的。

就像2013年3月8日失聯的馬航MH370一樣,雖然不知道因何失蹤,也不知道航班上的乘客到底去了哪裡,但國際社會卻在遼闊的南太平洋展開了拉網式搜救。

在失蹤的生命面前,「不管你在哪裡,我都要找到你,都要救你」,這不只是一種信念,更是人類社會對個人,對同類基本的關愛與責任。生命至上、人的價值高於一切,這些基本的價值驅使著我們哪怕只有一絲一毫的希望,也要拼盡全力。

去年熱映的電影《火星救援》,彰顯的就是這樣一種理念和價值觀。如果,我們不去這樣傾盡全力去營救,就會遭受良心的譴責。

而我們全力救援墜井的聰聰,也是為了讓良心受到的譴責更少一些。兒童不只是父母和家庭的,而且也是國家的。兒童橫遭不幸,是家庭的責任,也是國家和社會沒有盡到保護兒童的職責。

聰聰被找到,救援停止了。如果,我們就此感到心安了,感到不再愧疚了,那可能才是最可怕的事情。這樣就會讓我們在道德感的滿足中,對身邊各種威脅兒童生命安全的隱患麻木不仁,也就難以阻止新的悲劇發生。

檢索新聞報導,每年我們都會發現,有兒童墜井的新聞發生,有的兒童獲救了,有的兒童則失去了幼小的生命。盡管,我們已經付出了如此之多的代價,但是,聰聰還是墜井了。這說明,我們整個社會並沒有從此前的案例中吸取教訓,沒有舉一反三,徹底消滅那些隱患。

這個世界是大人們建造的,但未來是屬於孩子的。我們不能為了眼下的便利,就犧牲掉我們的未來。兒童墜井需要全力救援,在庸常的日子中,兒童更需要全力保護。

這是一場發生在移動互聯網時代的生死大救援,網路直播抵達新聞現場,讓我們真實看到了救援現場的細節。孩子的父親在鏡頭面前下跪,感恩社會救援;孩子的爺爺徹夜不眠守望著井口,手中拿著聰聰曾經玩過的積木;社會各界捐贈了2200斤雞蛋、2100箱泡麵等等,這樣的捐贈清單,也讓我們動容;鄉鄰第一時間自發駕駛挖掘機趕去救援,山西、石家莊等地的公益組織也不辭辛勞趕來救援……大家不計成本,不計回報。

一個孩子的生命牽掛了幾乎所有的人,一場空前的生死救援展現出人性的純真與善良,令人永遠難以忘懷。永遠沒有完美的社會,我們可能還會經歷殘缺與不足,但我們擁有人性的光輝,就是擁有社會的希望。

▲3D:河北墜井男孩身亡 為何生死營救歷經107小時

新京報動新聞出品(微信ID:xjbdxw)

采寫/新京報記者王煜李明曾金秋趙蕾

攝影/新京報記者彭子洋

好文薦讀:

140餘台車輛作業,救援超60小時!孩子你在哪?

中國女留學生日本遇害!單身母親:我的天塌了

記者暗訪遭官員拍桌子拒絕……囂張氣焰何來?

本文未經授權不得轉載使用,

歡迎朋友圈分享。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