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撩妹」被免副縣長李長鋒:我已身敗名裂,只怨自己




微信號:澎湃新聞

微信號:thepapernews

澎湃新聞記者 張家然 發自安徽宿州

安徽靈璧,這座一直憑「霸王別姬」的歷史印記而被周知的小城,如今卻因其副縣長的不雅言行,成為輿論焦點。

10月29日,網友王女士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安徽省宿州市靈璧縣副縣長李長鋒通過微信向她發露骨信息,還發送了縣政府工程相關報告以及其外出旅遊、在宿州的別墅的照片。

王女士說,李長鋒自稱「扶貧下鄉和百姓握手後,洗手多次還擔心太臟」。

10月30日,宿州市政府官方微博 @宿州發布 通報稱,「宿州市委已決定對靈璧縣副縣長李××停職,成立調查組開展調查。」

次日,對李長鋒的處理再度升級。

@宿州發布10月31日發布消息:「宿州市委常委會決定,按有關法律規定免去李長鋒靈璧縣副縣長職務,由市紀委進一步調查處理。」

日前,澎湃新聞記者在靈璧縣採訪,多名受訪者稱,「李長鋒的事兒」在這座不大的縣城已成為民間談資。

11月8日,宿州市紀委宣傳部副部長張一瑤告訴澎湃新聞,對李長鋒的調查,現在仍在進行,如果有調查結果,將及時向社會公布。

安徽「撩妹」被免副縣長李長鋒:我已身敗名裂,只怨自己

安徽「撩妹」被免副縣長李長鋒:我已身敗名裂,只怨自己

「夢雅軒」三個大字後面的作者署名為「李長鋒」,正是最近引發熱議的靈璧縣原副縣長李長鋒。文內圖均來自澎湃新聞記者 張家然

「副縣長書畫家」

近幾日,靈璧縣旅遊文化特色商業街正在舉行一場關於靈璧石的展覽活動。

在商業街的中段南側,有一家名為「夢雅軒」的店鋪並不張揚,店鋪玻璃門緊鎖著,透過玻璃,可以看到店鋪內布置簡單,僅有的一個書架上雜亂地擺著幾幅畫,上面布滿灰塵。此番破敗相與門前熱鬧的靈璧石展,形成鮮明對比。

也許很少有人能注意到,這家店鋪門口的牌匾上,「夢雅軒」三個大字後面的作者署名為「李長鋒」,正是最近引發熱議的靈璧縣副縣長李長鋒。

「這家店鋪的老板不是專業做文化產業的,是一個搞房地產的。平時很少見其開門,這都閒置很久了。」夢雅軒旁邊一家店鋪的老板徐華(化名)告訴澎湃新聞。

「夢雅軒」的老板是何許人,目前尚不得知,但李長鋒在靈璧書畫界卻是小有名聲。

出生於1967年3月的李長鋒是宿州市蕭縣人,蕭縣是漢文化的主要發源地,素有「文獻之邦」的美譽。1993年,該縣被文化部第一個命名為「中國書畫藝術之鄉」,湧現出王子雲、王青芳、王肇民、劉開渠、朱德群、蕭龍士等一大批享譽海內外的國際書畫藝術大師。在這樣的環境熏陶下,李長鋒自幼習畫。

李長鋒在早年間寫的一篇隨筆中,形容蕭縣是「開門開窗都是山」。他在這篇隨筆中還透露,1992年冬季,他曾經創作過一件四尺整紙的作品「踏雪尋梅」,長款曰:「暑已退,秋亦去,冬即來耶,龍山有雪,龍河有雪,院裡也有雪,然,不知梅在何處?」

從淮北教育學院成人教育中文專業畢業兩年後,李長鋒於1992年7月進入蕭縣面粉廠工作,同年被破格評定為國家三級美術師,並加入安徽省書法家協會。

2000年8月,李長鋒進入宿州市委機關報《拂曉報》工作。這一待就是13年,他也從一名普通記者,沿著編輯、專題周刊部主任、宣傳策劃中心主任的路徑,晉升至拂曉報社宣傳策劃中心主任、社長助理。

同時,李長鋒在宿州市書畫領域也逐漸被業界所認可。公開資料顯示,早在2011年,李長鋒就已被加以宿州市書畫院副秘書長、宿州市蕭龍士藝術館副館長兼秘書長、宿州市青年美術家協會副主席兼秘書長等頭銜。

公開資料顯示,自1995年以來,李長鋒先後出版三部個人專著:安徽省文聯《藝術界》出版的專號《李長鋒書法集》;中國文化出版社2007年出版的《李長鋒書法集》;大眾文藝出版社2009年出版的《素心相語·李長鋒散文隨筆集》。

2013年10月,李長鋒調任靈璧縣副縣長,主要分管科教文衛方面的工作。無論是工作,還是個人愛好,都與書畫相關,李長鋒逐漸在靈璧書畫界被人熟知,他也開始涉獵靈璧縣特有的鐘馗畫。

「書和畫的質量都不錯,但他的作品上市量不大,每幅價格一般在2000元以上。」靈璧書畫界從業者郭明(化名)告訴澎湃新聞,李長鋒的作品在市場上流通不多,一般都是熟人銷售為主。

郭明認為,書畫家和名人書畫家是兩回事兒,書畫家就是說那些因為書畫質量上乘而知名的人,而名人書畫家則是指在某些領域本就已成為名人、且熱愛書畫的人,就像娛樂明星寫幅字有很多人爭著買,質量不一定有多高,但價格肯定會高於同水平的其他不知名的人作品。他說,李長鋒應該等同於名人書畫家,可以叫做「副縣長書畫家」。

安徽「撩妹」被免副縣長李長鋒:我已身敗名裂,只怨自己

11月6日,澎湃新聞記者輾轉找到李長鋒所住的小區。

家住四層別墅

雖然在靈璧縣工作已三年有餘,李長鋒並未在靈璧縣安家。

根據王女士向澎湃新聞提供的截圖顯示,李長鋒曾發給王女士一張自家樓前的照片,並告訴她,自己住的是獨棟別墅,帶車庫四層,位於宿州市政務新區。

11月6日,澎湃新聞記者輾轉找到李長鋒所住的小區。該小區名為「華電小區」,系中國華電集團控股企業安徽華電宿州發電有限公司的職工生活小區,建於2006年前後,位於宿州市西北部,緊鄰宿州市政府和沱河河畔,有小高層、復式、獨棟別墅三種住宅類型。其中,獨棟別墅僅有8套,戶型一樣。

澎湃新聞實地走訪發現,華電小區內的獨棟別墅包括車庫在內確為4層,房型為6室2廳2衛1廚的格局,房產證上的面積為266平方米,再加上未在房產證上體現的陽台、保姆房、車庫後,面積在350平方米左右。

在華電小區附近一二手房中介處,有一套該小區內的獨棟別墅在售,標價為350萬元。該中介工作人員介紹說,華電小區綠化覆蓋率特別高,獨棟別墅的車庫基本上都用來存放東西了,院內車位充足,且全都免費,沒必要將車開進車庫,另外該小區還配有籃球場、活動中心,早晚散步時也沒必要去小區外面。多名該小區的相關人士向澎湃新聞證實,李長鋒就住在華電小區的10號樓東戶,他所駕駛的奧迪車經常停在房子門口,基本不開進車庫。

「最近他家裡基本每天都有人,奧迪車一直停在門口,看到過老人出入其中,我們一早路過這裡,車就不在了。」11月6日,華電小區物業的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

11月7日,另有相關人士告訴澎湃新聞,李長鋒之所以不在家,是陪其母親去上海看病了,其母親2010年9月查出患有肝癌,一直靠中藥保守治療,近期病情惡化。至於何時回來,該知情人士稱不清楚。

安徽「撩妹」被免副縣長李長鋒:我已身敗名裂,只怨自己

「拂曉報李長鋒」在「書法吧」給女網友回復了自己的QQ號碼、手機和辦公室電話號碼。

安徽「撩妹」被免副縣長李長鋒:我已身敗名裂,只怨自己

李長鋒微博截圖。

網路社交活躍分子

愛好書畫的李長鋒並不是一個守舊派,而是一個網路上的社交活躍分子。

2012年6月3日,李長鋒開通了實名認證騰訊微博,認證信息為「地點:安徽宿州,單位:就職於拂曉報社,教育背景:淮北教育學院」,並發布微博稱是「進入了一個新世界」。自此至2015年初,他頻繁使用微博,內容主要是分享些他的書畫作品以及隨筆。

2012年6月12日,李長鋒在微博上這樣總結,「幼習書畫,大學中文,就業糧企,腰別毛筆,四處辦展(7次),著書立說(3部),跑到腿短,企業倒閉,撤地建市(1999),報社招人,全市考試,蒼天不負,忝列其間,幹好編務,閒閒雜雜,光陰虛度,天天酒場,夜半寫字,昏昏噩噩,回頭四顧,人已中年,入了迷霧,一線微光,看到百度,寫字大業,尚有嚼頭。」

而在2012年下半年,註冊名為「拂曉報李長鋒」的百度帳號在「書法吧」曾持續活躍,發布了眾多李長鋒的書畫作品以及隨筆,並熱衷於跟留言者暢聊。

其中,2012年6月23日,「拂曉報李長鋒」在「書法吧」張貼了一張署名李長鋒的「善」字書法作品,並附上了李長鋒的照片。有一個女網友對其進行了回復,該帳號就直接給這名網友回復了自己的QQ號碼、手機和辦公室電話號碼。

澎湃新聞從拂曉報社和李長鋒的多位朋友處證實,上述QQ號碼、手機和辦公室電話號碼均系李長鋒當時所用。

王女士告訴澎湃新聞,他正是在2015年通過這些百度貼裡的網帖才找到的李長鋒,並通過這一手機號添加了李長鋒的微信好友,後來二人還曾通過上述QQ聯繫過一段時間。

2013年10月,李長鋒到任靈璧縣副縣長後,在微博上也能看出他心情的變化。當年11月15日下午兩點多,他發布只有兩個字的微博「東漂」(靈璧在宿州市區以東),同時配發了一張辦公室的照片,只見其辦公桌上放著筆記本,筆記本上有一盒打開的中華煙,電腦螢幕上顯示正在播放影片。

2012年8月,「拂曉報李長鋒」在「書法吧」發布題為「【人生若之如初見】我的QQ生活60天紀」的隨筆透露,「從6月2日開始,我的生活中有了QQ,還有人說,你兩個月的時間,經歷了我們幾年沒經歷的事,這是真事,如影片詐騙、要求××等等,哈哈,對我這個年齡來說,這只是偶爾的一件趣事而已,還是僅此而已。 實際,這都是虛擬的,我們要面對的是真實的生活,也就要面對各色各等的人,什麼人都有。」

而李長鋒就是在這虛擬的空間玩上了癮。在王女士看來,網路上的李長鋒屬於「逢加必過,特別是異性」。

邀女網友見面

在靈璧,人們常常津津樂道自家的三件寶貝:一美,一奇,一「醜」。美的是虞姬,奇的便是靈璧石,那「醜」的就當數鐘馗畫了。

靈璧縣被稱為「鐘馗故裡」,該縣鐘馗路曾是全國有名的鐘馗畫聚集地。2015年,王女士想買一幅鐘馗畫掛在家裡,便向靈璧縣的朋友打聽購買管道。

王女士告訴澎湃新聞,「經朋友介紹,當時看了幾個人的作品,後來因為價格、質量等原因就沒有談成,又有朋友說靈璧副縣長李長鋒畫的不錯。」

王女士就開始在網上查詢關於李長鋒的資料,發現的確有很多關於李長鋒書畫的介紹,所以就主動與李長鋒取得了聯繫。

「當天他就發了一些很過分的話,我就把他刪了,李長鋒後來就不斷添加我好友,我想他可能是自己也覺得一開始發的信息不太好,並且他還是副縣長,我就接受了他的好友申請。」王女士介紹說,此後,他跟李長鋒交流的還算正常,也談些他的畫作,但始終沒能成交,李長鋒多次提出「見面再聊」的要求。王女士說,再到後來,李長鋒仍舊斷斷續續地跟她保持聯繫,中間也多次向她發送曖昧信息。

王女士向澎湃新聞提供的聊天截圖顯示,今年8月,李長鋒通過微信發送過「你這會生理有什麼沒?想你了」,「沒撈到發泄呀」,「我問的是,這聊一會下面可有感覺?」等內容。

此時,王女士十分憤慨,但不確定如何處理,既想與李長鋒「鬥爭到底」,又不想冤枉一個好人,特別是一名幹部。

安徽「撩妹」被免副縣長李長鋒:我已身敗名裂,只怨自己

李長鋒轉PO給王女士的畫作。

透露政府工程信息

王女士想出來的辦法是,申請另外一個微信號,再去添加李長鋒,以此試探李長鋒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今年9月20日,王女士用新申請的微信號添加了李長鋒的微信。9月22日下午6點,李長鋒給王女士發微信要求「發張照片」,並且還要求是「生活照」,聲稱目的是想認識一下,「真要見面了,人家以為是剛認識的,尷尬」。

9月30日,李長鋒邀請用新微信號的王女士來靈璧見面,「你來一趟?我安排,你們對接下,看看可有合作空間」,李長鋒說可用職務便利為王女士提供工作方便。

據靈璧縣政府網站消息,10月8日,縣長曾超主持召開縣人民政府專題會議,就當前重點工作進行安排部署。縣委常委、常務副縣長劉健,縣委常委、副縣長朱加文、胡少石,副縣長王曉黎、金廣山、李長鋒出席會議。

上述靈璧縣政府專題會議聽取並原則同意縣交投公司關於成立兩家子公司、省道303泗永路靈璧至宿城段項目貸款和關於靈璧縣地下管網項目融資第二批放款情況的匯報。

10月8日11:27,李長鋒給王女士發了三張關於上述項目的相關照片,其中包括靈璧縣交通投資有限公司的融資租賃方案、關於靈璧縣地下管網項目融資第二批放款情況的匯報等內容。

10月27日下午,李長鋒還向王女士談起了自己下鄉的感受,「今天一直在鄉下,看了十幾家貧困戶,這些人身上真難聞,我都洗幾遍手了」,並且發送了自拍洗手的照片,還強調「握了很多次,確實難聞」。

靈璧縣扶貧系統相關人士向澎湃新聞確認,為了貫徹安徽省扶貧攻堅戰「四個全覆蓋」的要求,靈璧縣主要主管都需要經常到基層進行下鄉調研,10月27日李長鋒的確曾到農村,走訪多家貧困戶。

隨著溝通次數增多,李長鋒的說話風格變得更加露骨,他微信告訴王女士「想你了」、「真想見你」、「對你動真情了」。王女士的微信設置的地區顯示是北京,李長鋒便問,「你能來嗎」、「我想近期去北京,你能見我嗎?專去」。

安徽「撩妹」被免副縣長李長鋒:我已身敗名裂,只怨自己

李長鋒發給王女士的書法照片。

自比鄭板橋

在老朋友吳明亮(化名)看來,李長鋒這個當了副縣長的老朋友已經變得有些自以為是。

「他在拂曉報工作時,我們已是很好的朋友,但自從當上副縣長後,向他求幅字都被拒之門外了。」吳明亮這樣描述二人關係的變化。

一面是趾高氣揚地將老友拒之門外,另一面卻是向女網友抱怨公務員待遇低,心生退意,當了副縣長之後的李長鋒顯得「很矛盾」。

李長鋒通過微信告訴王女士,「等自由了,有機會去北京進修書畫」,「不想幹了,我過去學美術的,想年底調整回市裡,當書畫院長,幹我喜歡的專業。」

李長鋒還自比鄭板橋:「當官的,沒有我這樣的,就像鄭板橋,清代濰坊的縣令,不幹縣令,成了大書畫家。」

2014年5月,李長鋒就曾在微博上轉PO一關於公務員薪水的文章,並發問:「我是工作24年的副縣長,拿到手2800元,不知你說剛上班拿四五千的公務員,是哪省哪縣?」

李長鋒也曾跟李女士說起過薪水的話題,他說,放棄副縣長職務「不可惜」,並形容如今「確實如雞肋」,收入「就3000多」。對於他的畫作,李長鋒信心滿滿,「我的畫,在網上都能賣三四千」。

李長鋒這樣的表態在吳明亮看來肯定是無稽之談,「他怎麼可能去書畫院這樣的清水衙門,副縣長這個職位給他帶來了太多的滿足感和榮譽感。」

安徽「撩妹」被免副縣長李長鋒:我已身敗名裂,只怨自己

靈璧縣鐘馗路是全國有名的鐘馗畫聚集地。

有人指使?

今年9月初,幾篇以「安徽靈璧被腐縣長李長鋒非法強拆事件震驚全國」、「安徽靈璧被腐縣長李長鋒假公濟私庇護毒瘤扼殺愛心學校」等為標題的文章出現在網路,內容均直指李長鋒指使有關部門拆除了靈璧陽光國際學校。

11月8日,靈璧縣委宣傳部外宣辦主任曹義明告訴澎湃新聞,靈璧縣有關部門早就留意到表達對靈璧陽光國際學校被取締不滿的網帖,特此邀請了安徽省內媒體做了該事件的跟蹤調查,對網帖中反映的不實信息進行辟謠。

據《新安晚報》今年8月報導,宿州市靈璧縣陽光國際學校打著「愛心辦學」招牌,私自在靈璧縣開發區一個閒置廠房辦起了寄宿學校,從一年級到九年級招收了200多名學生。這所學校不但沒有辦學資質,而且被靈璧縣教體局叫停多次依然不聽勸阻。8月29日,該校被靈璧縣開發區聯合教育、公安部門予以取締。

多名認識李長鋒的人均向澎湃新聞證實,「李長鋒曾抱怨本來是縣委安排取締一所非法學校,矛盾卻集中在了他一人身上,幾個月來持續在網上和向上級攻擊他一個人。」

曹義明表示,取締靈璧陽光國際學校是靈璧縣委、縣政府根據相關要求做出的決定和行動,李長鋒當時只是作為縣政府分管主管組織執行,這肯定不是李長鋒的個人行為。

即便如此,仍有網友認為,此次李長鋒對王女士的不雅言行被曝光,或與靈璧陽光國際學校被取締有關係。

對此,王女士解釋說,自己所提供的很多聊天記錄都是去年截圖保存的,那時候根本沒有靈璧陽光國際學校被取締一事,而她直至目前也對該學校被取締一事並不知情,更沒有跟該學校有關人員有過接觸。

澎湃新聞另從多個管道證實,王女士並非靈璧縣人,其工作也不在安徽省內。

曹義明也認為,取締學校肯定不可能是個人說了算,這一點靈璧陽光國際學校投資人應該是清楚的,關於李長鋒的不雅言行的曝光應該跟取締靈璧陽光國際學校沒有關係。

上述《新安晚報》報導透露,靈璧陽光國際學校學校舉辦人已不知去向。澎湃新聞未能聯繫到靈璧陽光國際學校相關投資人,對此事進行採訪。

另有靈璧縣政府相關人士評價李長鋒說,「李長鋒平時並不高調,沒見過他出風頭,可能有什麼不體面的行為。但無論是不是與取締這學校有關係,但聊天記錄似乎是既定事實。」

李長鋒書畫將失去市場

10月29日下午,王女士通過宿州當地大V在新浪微博發布了相關截圖和內容,揭發李長鋒。

一天後,李長鋒即遭停職。兩天後,李長鋒已被按有關法律規定免去靈璧縣副縣長職務,由市紀委進一步調查處理。

宿州市紀委一相關人士向澎湃新聞分析說,李長鋒的問題在於思想上的毛病,談不上是生活作風問題,黨員幹部應該嚴以律己,包括思想上的自律。

「我們倆關係很好,也不清楚他這個事兒具體情況,李長鋒平時工作能力不錯,沒聽說有什麼作風方面的問題,犯了這種錯誤的確是不應該,工作再好也不應該。」靈璧縣虞姬鄉鄉長唐銳這樣向澎湃新聞分析李長鋒的行為。

11月6日,李長鋒通過微信給王女士回復信息說,「我已身敗名裂。到了這一步,我不怨你,只怨自己。」

澎湃新聞曾多次撥打李長鋒的手機號,但均處於無人接聽的狀態。

11月8日,宿州市紀委宣傳部副部長張一瑤告訴澎湃新聞,宿州市紀委自10月30日開始對李長鋒進行調查,現在仍在進行,如果有調查結果,將及時向社會公布。

王女士告訴澎湃新聞,截至目前,宿州市相關部門並沒有聯繫過她,對李長鋒的相關信息進行核實。

郭明等多名靈璧書畫界人士均認為,在仕途上已經折戟的李長鋒已經帶有「污點」,也很難在書畫界有所為了,其作品將失去市場,價格的上升空間已經封死。

11月5日,靈璧縣鐘馗路某書畫裝幀店鋪老板告訴澎湃新聞,「之前有不少人拿著李長鋒的字畫來裝幀,最近沒見有人來。」

11月8日,靈璧縣政府辦公室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之前李長鋒的分管工作已由該縣另外兩名副縣長分管。

靈璧縣政府10月31日召開的專題會議通過關於靈璧縣中等職業教育布局結構調整的匯報,縣長曾超連同多名副縣長出席會議,之前分管教育的李長鋒成為缺席者。

安徽「撩妹」被免副縣長李長鋒:我已身敗名裂,只怨自己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