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聚焦:只管收錢、什麼也不幹、賴著不走的物業,該怎麼對付?

微信號:馮站長之家

微信號:fgzadmin

你前幾天雇了一個保姆。

今天你突然發現,保姆什麼事也不幹,還對你指手畫腳,態度蠻橫。

你怎麼辦?

當然是讓她滾蛋,越快越好。

但是,她卻賴著不走。不但賴著不走,還拿著棍棒跟你對打!

你肯定會說,開玩笑,怎麼會有這種保姆?

是。一家一戶雇的保姆,對她不滿意了,想讓她走人很容易。但是,一個小區的住戶(業主)們共同雇傭的保姆——物業,對它不滿意了,讓它走人,卻太難太難了!

在小區居住的朋友,有太多太多糟心的體驗:

——小區的物業,服務業主不積極,收費的時候無比積極!

——物業的「服務」觀念沒跟上,「管理」觀念倒是很積極。不考慮怎麼為業主熱心服務,卻總是想方設法刁難業主。

——物業動輒就出個規定,小區停車收費。或者突然規定,提高停車費,提高物業費。壓根兒不跟業主商量!

——業主給物業打電話,物業人員壓根兒沒有服務的意識,那腔調,就是業主們伺候的「爺」!

但是,悲哀的是,一個小區的物業再爛,小區的業主要想換掉,卻難於上青天!

按照規定,只有召開了業主大會,選舉出業主委員會後,才能做出更換物業的決定。

但是,居住在同一個小區的,往往互不相識。甚至就連對門的鄰居都「對面相逢不相識」。這種情況下,召開業主大會,選舉業委會,談何容易!

而物業,天生就是一個緊密團結的組織。

一個松散如一盤散撒的業主群體,對抗一個組織體系嚴密的物業,太難了!

很多流氓物業,也是憑著這一點,在小區胡作非為,不知收斂。

即使有一些人在微信群、朋友圈裡普法,認為物業沒有權力占地收錢,因為小區地面使用權、小區地下使用權,一般是業主公攤了的。物業對這些區域,沒有任何的所有權,怎麼能夠收費?

再說,即使業主歷盡千辛萬苦組織起來了,物業的流氓手段也是很多的。

請看下面的一輛汽車:

這是北京市萬柳一個小區業委會主任的車。上面的油漆,就是物業的人偷偷潑的!

本來,物業是業主雇傭來提供服務的。誰想到,當業主組織起來要換掉它的時候,它竟使出流氓手段!

因為,他們認定了,試圖換掉物業的業主,就好像要推翻反動政府的人民群眾一樣。他們想到的,不是加強對話,改善服務,而是採取暴力壓制!

阻撓業主委員會成立的流氓手段,物業還有很多。鬧得沸沸揚揚的北京市某某嘉園小區物業,就被爆出使用了下面的手段:

——利用歌華有線發放機頂盒的機會,誤導、欺騙、威脅業主在一份表格上簽名,企圖另行發起成立業主委員會。這個「業主委員會」就成了物業的橡皮圖章!

——物業公司人員非法撕毀業主大會籌備組張貼的通知、擾亂業主大會籌委會組織的征集業主投票現場,阻撓業主大會召開。

——物業公司人員當面向業主大會籌備組人員發出「信不信我弄死你」的威脅

即使業委會主任不怕威脅,克服巨大困難,冒著巨大危險組織業委會通過了罷免、更換物業的決定,物業也不肯善罷甘休。

請看下圖:

一個月前,南京江寧托樂嘉小區業委會決定,辭退服務不好的舊物業,更換服務更好的萬科物業。

但是,11月5日,進行物業交接時,老物業不願撤出,現場劍拔弩張!

為了防范流氓物業,業主甚至提前自購盾牌頭盔防刺手套,組成業主護衛隊與老物業對峙。

一些業主甚至穿上了「當家做主 保衛家園」字樣的T恤

後面的場面更加刺激、震撼:

在業主護衛隊衝擊辦公樓時,物業拿出了木棍等驅趕,並使用幹粉滅火器,粉末噴出後非常難受有窒息危險,而護衛隊則拿了物業廚房裡的生瓜等蔬菜以及礦泉水瓶對砸。

物業以前不好好服務。業主按照合法程序,作出了更換物業的決定後,老物業不依法撤出,卻採取如此暴力手段!

難怪有些人不無偏激地說:大部分物業,都有黑社會背景!沒有黑社會罩著,他們不會服務這麼差,還這麼有恃無恐!

昨天的美國總統大選,共和黨特朗普當選,民主黨在任總統歐巴馬極度不爽。因為歐巴馬曾經說過,如果特朗普當選,他將移民加拿大。

美國的總統牛吧?可以在世界各地耀武揚威,甚至在別的國家開戰。但是,當人民用選票叫他下台的時候,他只有乖乖下台,絕不敢動用暴力手段,跟人民為敵。

小區的物業,卻敢於憑借暴力,賴著不走!

物業,你憑什麼這麼流氓?

法治中國,由不得這種物業猖狂。

政府有關部門該說話的時候,就應該硬起來。

不服務,只收錢的物業,就應該滾蛋。

耍流氓、用暴力的物業,就應該法辦!

您的支持是我們前進的動力

讚賞

人讚賞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