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局】川普王,大美興?




微信號:俠客島

微信號:xiake_island

這是一場無比混亂、「比爛」高潮迭起的美國總統大選,甚至在11月8日投票後的計票過程中也是懸念叢生。最終,年過70歲的特朗普贏下了這場迄今美國政治史中最不可思議的總統大選。

11月8日,特朗普通過其競選陣營發出了題為「最後的號召」的郵件。在這一郵件中,特朗普說,「還記得民調曾說我們只有1%的勝算和媒體說我們永遠贏不了初選的時候嗎?今晚我們將有機會證明他們再一次是錯誤的。今晚,將是我們書寫美國政治歷史上最偉大的大逆襲章節的機會。」

他言中了。

衝擊

如一頭大象闖入瓷器店內一通拳打腳踢;如一只性情極度暴躁的鯰魚將安靜的沙丁魚群攪得天翻地覆;如那個大聲說出皇帝其實並沒有穿上新衣的無忌男孩;如吃膩了「滿漢全席」,換上一頓農家樂粗糧後的新奇、爽口與痛快……所有這些比喻,都與特朗普跨入政壇所帶來的感覺相似,但所有比喻又都無法概括特朗普為美國政壇帶來的驚愕、爭議與震撼。

去年6月16日,地產商人特朗普正式宣布角逐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整個地球的多數人,對於特朗普正式跨入美國政壇的第一反應,是十分不屑、極度輕蔑與種種冷嘲熱諷。多少人冠之以「跳梁小醜」,幾乎無人想到特朗普會走得這樣遠。

【解局】川普王,大美興?

歐巴馬政府執政期間,美國黨爭極化,社會撕裂,內政外交乏善可陳;作為社會中堅的中產階級殷實家境程度大為縮水,底層百姓向上流動性幾乎停滯,貧富懸殊拉大,社會不公難以改變。中國等國家,和上千萬非法移民,成為就業機會減少、 「搶奪」美國福利資源最為方便的替罪羊。種種不滿與憤怒,積聚成為愈發強烈的要求「改變」的社會能量。

這種社會能量火山般的釋放需要一個出口。2016年的美國總統大選便是這個出口。

【解局】川普王,大美興?

在這個當口,各種蓄積的社會矛盾藉此爆發,各種利益集團的代言人擠上那道通向白宮的獨木橋,一個個風雲人物你方唱罷我登場,走馬燈般舞動在風口浪尖,飄揚著種種聽似美好、卻誰都無法全盤兌現的承諾,最終的角逐結果,至少決定著今後四年美國社會鐘擺的方向。

美國總統大選的制度安排就有著「風水輪流轉」的歷史慣性。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進程中,特朗普就是在反傳統、反禁忌道路上走得最猛的人。

於是,人們看到了美國大選史上一個極為罕見和反常的情況:特朗普種種「政治不正確」的恣意妄為非但沒有令他曇花一現,反而在美國媒體一陣強似一陣的曝光中一路前行,各種民調一直看漲,直至挑落共和黨內所有競爭對手。

從初選到大選決戰階段,這種宣泄較「政治正確」更為勢頭更猛。恰恰因為特朗普是一位局外人,所以他能夠走得這樣遠。這位「攪局者」狂歡的背後,代表著美國社會久已有之的不滿、憤怒及其盡情發泄。

【解局】川普王,大美興?

挑戰

特朗普是美國社會「有錢就是任性」的典型代表。

在具有巨大歷史慣性的華盛頓政治機器面前,他是一個不按規矩出牌、最終迫使遊戲規則部分改變的攪局者;他是一個蔑視「政治正確」、為一部分社會不滿和憤怒代言的發聲者;他是一個享受捅破社會膿包快感的顛覆者;作為商人的他一路殺得人仰馬翻,最終戳穿了美國政壇上那塊久已有之、且極為堅硬的天花板;他是現存國際政治和經濟秩序最為令人惴惴不安的挑戰者。

【解局】川普王,大美興?

每四年一次的總統大選,是美國各種政治勢力能量釋放的開閥期。亂哄哄你方唱罷我登場,沒有巧敵如簧的才能請不要來。這種激情奔放的政治周期,本就有著與理性相悖的極端衝動,在不斷極化的政治生態中,有著極為鮮明個性與強烈雄心的特朗普,借勢成為2016大選年加劇變化沖運的弄潮兒,成為在美式民主卵翼下想攔都攔不住的「怪胎」。

耐人尋味的是,在整個大選過程中,特朗普面對著一扣緊似一扣的抹黑、貶損和反對聲浪。這些聲浪之所以顯得格外響亮,蓋因其背後本就是掌握著美國主流話語權的精英階級和媒體。

特朗普早已被美國精英普遍視為難以容忍的「異類」,就連在共和黨內也是如此。就像是吹響了美國危亡的集結號,特朗普的崛起令美國主流媒體出現了前所未有的站隊現象。除福克斯新聞電視台等極少數媒體外,包括《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今日美國報》等都公開表態站隊支持希拉蕊。在這些既得利益者面前,在華盛頓巨大風車面前獨鬥的特朗普是一種巨大的威脅。

【解局】川普王,大美興?

今天開票時,但凡希拉蕊領先,全球市場就飄紅;而在特朗普勢頭逆襲後,市場即開始震蕩。這多少是因為特朗普在競選中表現出的「民粹」、貿易保護、反全球化等立場,但也體現出「精英政治」與民眾呼聲的撕裂。其實觀察今天的票數就可以看出,在美國諸多經濟發達的大城市,希拉蕊票數基本占有;而讓特朗普獲勝的,則頗帶點「農村包圍城市」的味道,雖然他本人是富豪。

同樣耐人尋味的是,一直沒有受到美國主流媒體、各式民調關注的「沉默的選民」,包括不少華人在11月8日用選票為特朗普說話。此外,在整個大選過程中,諸多新媒體成為支持特朗普的輿論大本營。

在一個撕裂的美國社會中,這些表面不占主流的輿論場和沉默的選民將選戰的天秤壓倒在特朗普一邊。

【解局】川普王,大美興?

魔咒

美國有著總統兩黨輪流做的「選舉魔咒」。2016年的選舉結果仍然沒有逃出這個魔咒。這個魔咒背後的動力,是要求變革的民間激浪。看似「政治不正確」的特朗普在這股潮流之上成為弄潮兒,美國主流媒體和所謂精英們顏面盡失。

10月22日,特朗普在葛底斯堡發表了一個他成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以來分量最重的演說。

這顯然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競選活動安排。1863年11月19日,美國總統林肯就是在這裡發表了著名的葛底斯堡演說,提出了影響整個世界的「民有、民治、民享」等思想;在特朗普的這篇演講中,他也花了不少筆墨,痛斥美國「黑心媒體」和所謂精英階層。

他說:「黑心媒體也是這個腐敗團夥的重要一環。這些媒體是如此腐敗,他們用一件又一件編造的故事和新聞,盡全力的去抹黑除了希拉蕊以外的所有候選人。」

他還說:「很多年來,我曾以局內人的身份見證這個政治系統的內幕。我知道華盛頓和華爾街是怎樣運作的,我也知道他們是如何作威作福,蹂躪美國人民,踐踏美國法制……我們的政治系統已經潰爛了。想要改變美國,我們只能打破腐朽的政治系統。華盛頓建制派們如此處心積慮的阻止我們,進一步印證了我們的競選運動已是美國人民最後的機會。我們的政治系統早已腐敗不堪。」

【解局】川普王,大美興?

在這場演說中,特朗普提出了一項百日計劃,並稱這是特朗普與美國人民間的「神聖契約」。看到這樣一份百日施政清單,聽著那「我將改變華盛頓的現狀,建立一個誠信負責的國家政府」這一好像莊嚴的承諾,心頭湧上的卻是陣陣不屑和「曾經滄海難為水」的絲絲悲涼。

美國的政治終於難逃已上演過無數次的老套戲碼。就連曾經的「局外人」,也開始按照華盛頓的套路,先向空中吹起一個巨大的七彩肥皂泡。它很好看,但很快就將破滅。別的尚且不論,任何一位對美國政治機器運作有一定了解的人都知道,要在短短百日內由聯邦國會通過那些法案,無異於天方夜譚。

未來

未來會怎樣?

至少,曾經盡力抨擊華盛頓的特朗普入主白宮後,也將體會到「屁股決定腦袋」這句糙話中不糙的道理。

他的大嘴巴可能不得不收斂。他將做出姿態,盡力彌合美國社會的巨大分裂,盡管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他將在不知不覺中做出許多出爾反爾的事情。他也將盡力實行改革,至於能夠兌現多少,那將很可以存疑。

今年是農歷中猴年,世界果然很不安分。6月24日,英國脫歐。多極化的世界中,歐盟這一極出現分崩離析徵兆,整個世界都在掂量著其中的意味。「特朗普現象」是世界發展、變化的一部分,也將推動世界新一輪的發展、變化。

特朗普會對中國怎麼樣,自然成為國人最為關心的問題。作為美國利益的代表,特朗普一定會在一定時期和某種程度上擺出強硬姿態。但最為重要的是中國一心一意謀發展,「我自巋然不動」。

文/溫憲,人民日報原北美中心分社首席記者

編輯/公子無忌

註:本文已獨家授權海外網刊發,轉載請聯繫15911166061。微信群已滿,你可以加島妹的微信(就是這個號碼),讓她幫你拖入,註明是想加學生群、公務員群、企業員工群、媒體群、經濟金融群還是海外人員群。同時,我們也歡迎大家加入俠客島微社區。

昨對我愛搭不理,今讓你高攀不起

讚賞

人讚賞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