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位專家建言港航海外投資風險預警與建議

微信號:中國航務周刊

微信號:chinashippinggazette

點擊題目下方藍字關注中國航務周刊

回復「贈刊」免費獲取最新一期雜誌,回復「訂刊」,在線購買(還包郵哦~)

三年前,「一帶一路」倡議正式提出,眾多企業紛紛進行海外投資實踐。這其中,港航企業也不斷在海外投資方面進行探索,充分挖掘政策紅利。然而在支持「一帶一路」倡議項目落地的同時,國家發改委也已發出提醒,中國企業在境外投資快速增長的同時也出現了一些不夠理性的傾向,可能會引起風險。對此,《中國航務周刊》特採訪多位專家學者和權威機構給出提醒和建議。

投資風險預警與建議

提示:重點關注法律與政治風險

「一帶一路」沿線有不少島國,政治環境不同,習慣於大陸法系的中國企業會不太適應。比如東南亞地區的馬來西亞和印尼行政效率都不高,註冊及申辦各種執照的手續繁雜。而且,印尼法律環境和稅制比較複雜,調整頻率較大,成本較高。

——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海絲」投資指南》

國內港口發展多限於碼頭及陸上配套範圍,國外特別是亞非國家,多注重「港—產—園」範圍的開發。這種模式對於「走出去」的港口企業而言,意味著更大的投資風險,也需要其擁有更多的海外投資經驗和風險管控能力。

——上海海事大學國航匯智研究團隊

除了市場風險外,海外投資的風險還包括政策和法律風險。一些項目簽署後,方式和條款卻反復改變,影響推進速度和風險掌控。在投資之前,企業首先應研讀當地對於外來投資的規定,如行業準入和投資比例。還要關注審批程序、爭議解決和表決機制。在一些國家,政府同意投資項目後,還需議會批准,徒增變數;有的條款要求股東一致同意,反對票達到10%就可以行使否決權。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法研究所副研究員 張文廣

「一帶一路」的典型風險包括:政黨輪替、政局不穩帶來的政治風險,法治化進程落後及法律差異帶來的法律風險,基礎設施及產業配套不足帶來的經營風險,穆斯林齋月、禱告等宗教風俗帶來的經營風險,恐怖主義和戰爭風險等。應積極建立國際化的組織架構和人才儲備,做好足夠的政策儲備和風險分析,並搭建應急處置機制。

——交通運輸部水運科學研究院研究員 寧濤

定位:投資重在布局而非收益

「一帶一路」有關投資合作項目特別是部分基礎設施項目投入資金大、建設周期長、成本回收慢,但從長遠看,對提升區域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水平、造福沿線各國人民,具有重大而深遠的意義。

——商務部新聞發言人 孫繼文

當地宣傳的投資預期不能全信,實際收益可能與最初的投入產出預期差異很大。而且,基建項目前期投入巨大,比如碼頭項目都是數十億人民幣起步,後續還可能需要追加投資,企業要分析自身的實力,量力而行。

——皖江金融租賃航運金融部經理 樊靜

就全球碼頭的整體發展來看,投資窪地已經很少,中國企業要看自身是否有進行布局的特定要求,碼頭經營商正在進行的投資也多是優化碼頭覆蓋網路,想要使海外投資成為新的利潤增長點很難。國外碼頭有高投入、高成本、高收入的特點,單箱利潤較高,但碼頭利用率不高,總體利潤較國內沒有明顯優勢。

——上海國際航運研究中心港口分析師 謝文卿

東南亞地區的基建投資市場需求不小,但面臨日韓和歐洲企業的激烈競爭,比如新加坡大士港就是被韓國和瑞典聯合拿下的。大陸參與其中的多數還是實力雄厚的國企,民營資本要想參與其中,可以考慮跟投國企。涉及產業鏈和物流園區的建設,還需要獲得雙方政府的大力支持。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 韓立群

方式:聯合投資和PPP更可行

長遠來看,產業鏈投資是趨勢和必然,符合大陸開展國際產能合作的大方向。也推薦國內企業聯合海外企業或與當地政府合資,吉布提港和埃塞俄比亞的碼頭都是這種模式。這有利於獲得政策支持,分散投資風險。

——中交水運規劃研究院研究員 郝旭

多數國家不傾向讓國外企業控股國內碼頭、鐵路等基礎設施,而傾向於讓中方參股,當地控股,各種政策和扶持才能更好落地。不過參股無法控制企業的總體走向,業主也可能根據收益調整開發力度和節奏,所以爭取控股是碼頭經營商的努力方向。此外,在投資協議中明確經營權在參股方也是一種方式,至少提升了經營的把控能力。

——上海國際航運研究中心港口分析師 謝文卿

東南亞許多國家不允許外來投資企業控股,即便參股也有很多限制,特別是涉及國家命脈的基建工程。更可行的方式是PPP(政府對銀行承諾給予投資方資金用於公用事業建設)或BOT(投資方負責建設並獲得一定期限的特許經營權,最後移交當地)模式。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 韓立群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集體特徵是制度不完善。對此,大陸企業對外投資更加應該秉承「包容發展」的理念,與當地共榮。例如,利用國內的產能輸出幫助東道國經濟發展,或利用東道國當地的產業服務大陸市場需求等。大陸改革開放初期,和記黃埔入股鹽田港也曾受阻,事實證明,這只是經濟發展過程中的小插曲,走向海外的信心不能丟。

——上海海事大學國航匯智研究團隊

從「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到企業頻頻進行海外投資實踐,再到理念與制度的完善,三年來,這一吸引著全球目光、承載重大使命的宏大構想,正逐漸從藍圖變為現實。

開創貿易新格局

全球經濟復蘇需要「一帶一路」這個「中國方案」。

2017年5月14日至15日,「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將在北京舉行。這是大陸首次以「一帶一路」倡議為主題舉辦的高規格、大規模國際論壇。目前已有28個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確認出席會議。

在今年3月,聯合國安理會通過了第2344號決議,首次載入「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呼籲通過「一帶一路」建設等加強區域經濟合作。「一帶一路」已然成為聯合國做到2030年可持續發展目標的重要平台。

在「一帶一路」倡議中,設施聯通是優先領域,主要在於推進骨幹通道建設,逐步形成連接亞洲各次區域及亞歐非之間的基礎設施網路。設施聯通也意味著增加投資,補齊短板,需要大量的資金支持。

據商務部統計,2016年大陸對外直接投資達1701.1億美元,較2015年大幅增長44.1%。今年第一季度,大陸對外直接投資合計205.4億美元,同比下降48.8%,但對「一帶一路」沿線直接投資占同期對外投資總額的14.4%,同比上升5.4個百分點。在「一帶一路」沿線的新簽對外承包工程項目同比增長4.7%,占同期對外承包工程投資總額的49.2%。

這其中,「一帶一路」沿線交通基礎設施領域的合作更是進展迅速。

2017年4月20日,交通運輸部新聞發言人吳春耕透露,大陸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已經簽署了130多個涉及鐵路、公路、海運、航空和郵政的雙邊和區域運輸協定。

中巴經濟走廊「兩大」公路和瓜達爾港、斯裡蘭卡科倫坡港及其港口城和漢班托塔港、印尼雅萬高鐵、肯亞蒙內鐵路、希臘比雷埃夫斯港、瀾滄江—湄公河國際航道整治工程以及中俄跨境橋梁等重大交通基礎設施項目,相繼啟動或投入經營。商務部新聞發言人孫繼文明確表態,未來企業投資「一帶一路」建設將獲得更多扶持。

可以說,「一帶一路」倡議為開創全球貿易新格局帶來了動能。在企業開頭全球業務搶抓機遇的同時,大陸也正借力「一帶一路」形成外貿新格局。受益於「一帶一路」倡議,不少內陸腹地逐漸成為對外開放的新高地,「絲路」紅利讓一些西部貧困落後省份找到了發展新機遇、新動能。2016年,大陸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進出口貿易增速明顯超過大陸對外貿易的總體增速。

國際貿易也因「一帶一路」產生新需求。2016年,中國企業已在沿線20多個國家建立了56個經貿合作區,「中國製造」、「中國建造」、「中國服務」受到越來越多沿線國家的歡迎。與此同時,「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產品、服務、技術、資本也源源不斷地進入中國。「使者相望於道,商旅不絕於途」的繁華經濟走廊有望重現。

截至目前,已有10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積極響應支持,4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同中國簽署合作協議。這條發端於中國的世界最長經濟走廊,正日益擴大,讓所有參與者從中受益,逐漸成為國際共識。

中國企業疾出擊

2017年,大陸迎來了對外開放新形勢下「一帶一路」國際投資與經貿合作的深化年。目前,國企、央企依然是落實「一帶一路」倡議的主力。在港航領域,中遠海運集團和招商局集團等大型國有企業,已有頗多建樹。

三方聯手拿下樞紐港

2015年9月16日,為提升海外碼頭覆蓋網路,中遠海運港口(原中遠太平洋)、招商局港口(原招商局國際)和中投海外直接投資有限公司聯手成功收購了土耳其Kumport集裝箱碼頭約65%的股份。在三方聯合體中,招商局港口、中遠海運港口和中投海外所占的股權分別是40%、40%和20%。

Kumport碼頭是土耳其第三大集裝箱碼頭,位於馬爾馬拉海西北海岸的Ambarli港區內,靠近伊斯坦布爾的歐洲部分,占據歐亞大陸連接處的重要戰略地理位置,距離黑海航線必經的博斯普魯斯海峽僅35公里,是黑海和地中海之間的咽喉要地。

招商局集團董事長李建紅表示:「收購有助於進一步完善招商局港口在全球的港口網路布局,我們在碼頭業務的經驗及專業知識,可與正在Kumport碼頭經營的其他航運公司相輔相承,擴大碼頭的客戶基礎,鞏固並且提高它的市場份額。」

Kumport碼頭最大前沿水深-16.5米,可以接卸當今最大的集裝箱船。目前,其集裝箱吞吐能力為184萬標準箱,可擴建至350萬標準箱。

海外復制「中國模式」

2016年6月13日,由吉布提港口與自貿區管理局、招商局集團、大連港集團共同主辦的吉布提大自貿區投資論壇在上海舉辦,之後,三方聯合成立了合資公司,積極投入到自貿區的開發、建設、管理和經營。開創了「一帶一路」倡議發出後大陸企業對外投資的新局面。

吉布提地處歐、亞、非三大洲的交通要沖,扼紅海入印度洋的咽喉,是紅海進入地中海到達歐洲的必經之路,是通往東非乃至非洲的重要門戶和出海口,輻射非洲內陸十國,也是連接歐洲、中東和亞洲航線的中轉中心。

據了解,該項目的最大特點是將復制中國國內園區成功經驗,探討「前港—中區—後城」的綜合開發模式。為中國和世界其它地區的產品、產業、服務「走出去」搭建平台,特別為中國中小企業「走出去」提供全方位支持和服務。

2017年初,吉布提總統蓋萊(Omar Guelleh)親自參加了自貿區的開工典禮。根據需求測算,自貿區將創造1.5萬個直接或間接的就業機會,成為該國首屈一指的就業庫。同時,該自貿區在未來兩年將處理約70億美元的物流貿易,吉方將在中方幫助下,建立一個過境貿易中心。正在建設的起步區,主要包括商貿物流園區和出口加工區。

在該項目中,中國企業和吉布提當地政府都想控股。最終的合作方式是分設資產公司和經營公司,前者吉方控股,後者中方控股,既保證了吉方最大限度享受未來資產升值收益,又滿足了中國企業主導經營管理要求的落實。這在對外合作中成為典型案例。

首次整體接管海外港口

2016年7月1日,希臘政府批准了中國遠洋海運集團收購希臘最大港口比雷埃夫斯港口管理局67%股權的協議。中遠海運與希臘方面合作近10年,推動比港集裝箱年吞吐量從2010年的88萬標準箱增至2015年的336萬標準箱,全球排名從第93位大幅提升至第39位。中興、華為、惠普等大型跨國公司紛紛把該港作為自己在歐洲地區的物流中心。

比港管理局的業務涉及郵輪碼頭、渡輪碼頭、汽車碼頭、集裝箱碼頭、修造船廠、油氣碼頭六大板塊,中遠海運集團以3.685億歐元完成的此次收購,意味著接管了希臘最大港口,這也是中國企業首次在海外接管整個港口,對「一帶一路」建設意義非凡。

中遠海運集團董事長許立榮表示,比雷埃夫斯港是全球前100大集裝箱碼頭中連續兩年吞吐量增長最快的碼頭,也是多家國際集裝箱班輪公司在地中海東部地區的重要樞紐港。中遠海運將把握中國「一帶一路」機遇,繼續對該港基礎設施進行投資,並致力於提升和優化港口經營能力。

從參股到控股,從投資單體項目到投資整個產業鏈,從同行合資走出去到產業鏈攜手走出去,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投資中也變得熟練起來。

結語

海外基礎設施投資已成為「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抓手之一,中國企業正借力「一帶一路」迅速布局海外。為服務海外投資需求,《中國航務周刊》將從5月份開始,推出「一帶一路」沿線港口推介欄目,敬請關注。

聲明

本文刊載於《中國航務周刊》第1209期。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點擊標題,閱讀近期熱門文章

點擊圖片跳轉至投票頁面

點擊圖片參加活動

chinashippinggazette

雜誌訂閱:010-58678398

雜誌及微信投稿:

[email protected]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我們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