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堅:資產證券化發展需要解決的問題

微信號:債券雜誌

微信號:chinabond_monthly

來源:CSF

編者按

得益於國務院以及相應監管部門的大力支持,大陸資產證券化近幾年也邁上了發展的快車道,2016年發行規模達到8400餘億元,存量規模接近12000億元,存量規模已經是亞洲第一。作為一個政策支持的產業,大陸資產證券化產業對大陸目前經濟結構調整和國際發展起到了特殊的作用。在2017中國資產證券化論壇年會上,CSF理事會聯席主席高堅發表了重要演講。他闡述了大陸資產證券化發展的意義,分析了當前資產證券化存在的問題及亮點,最後為大陸資產證券化的發展指明了方向。

全文分享

尊敬的各位朋友:

大家好。非常榮幸能夠出席2017年中國資產證券化論壇年會。在這個春去夏來之際,舉辦資產證券化年會是一件很應景的事情。

資產證券化上世紀70年代從美國起源後風靡全球,近幾年在大陸也邁上了發展的快車道。2016年發行規模達到8400餘億元,存量規模接近12000億元,存量規模已經是亞洲第一。作為中國資產證券化行業最早的參與者之一,看到今天的年會上高朋滿座,我十分欣慰,也十分高興能與業內同仁就大陸資產證券化的發展問題做一些探討。

一、就大陸目前經濟結構調整和國際發展而言,資產證券化將發揮特殊作用

近年來大陸資產證券化的快速發展,與國家政策的大力支持密不可分。國務院以及相應監管部門都對資產證券化寄予厚望,不斷出台文件和政策鼓勵業務發展。國家鼓勵和發展資產證券化,是因為能盤活存量資產、提高資金配置效率、服務實體經濟,並且證券化對於大陸經濟結構調整和國際發展發揮著特殊作用。

(一)資產證券化的發展有利於促進人民幣利率市場化的形成

利率市場化,就是資金的市場化定價,需要一個基準利率,不僅需要考慮銀行業的利率市場和債券市場中的利率因素,也要考慮央行在公開市場操作中所創造的利率傳導機制。資產證券化可在多方面對此產生影響,是利率市場化的前提和重要步驟。

首先,資產證券化具轉移風險和擴大流動性的基本功能,能分別從貸款利率市場化和存款利率市場化兩個方向共同發力推進銀行業的利率市場化。前者有利於盤活銀行體系的資產,通過資產的市場化交易,倒逼商業銀行進行貸款的市場化定價;後者可以減輕銀行對存款的依賴程度,增加了銀行存款定價中的話語權。

其次,信貸資產證券化有利於完善債券市場的基準利率曲線,當前大陸的債券市場主要包括銀行間債券市場和證券交易所債券市場。信貸資產證券化可以從流動性、風險和期限等方面改善大陸債券市場的失衡情況,從而完善債券市場的收益率曲線,促進金融資產的市場化定價機制的完善。

第三,信貸資產證券化可以疏通利率傳導機制,從而促進基準利率的形成。信貸資產證券化豐富了債券種類, 同時貨幣市場的流動性增加也使得公開市場操作對銀行同業市場流動性的影響更加顯著。

(二)資產證券化助力「一帶一路」戰略規劃和人民幣國際化目標的做到

大陸目前正在大力推進「一帶一路」戰略規劃,大力推動亞投行的建設。「一帶一路」沿途廣大發展中國家和大陸雲南、廣西等區域基礎設施滯後,發展面臨巨大的資金缺口,融資管道、融資方式、融資主體、融資機制單一,亟待構建多層次、多元化、多主體的投融資體系。通過在這些國家和地區,發展諸如基礎設施證券化、泛亞鐵路專項貸款證券化、客運票款收入證券化、旅遊景區門票證券化、貿易應收帳款證券化等,將有效推動區域經濟發展。

隨著資產證券化的發展和產品的豐富,尤其是面向境外投資者開放,境外投資者持有大量人民幣資產證券化產品,有助於堅實人民幣作為國際儲備貨幣的基礎,有利於人民幣的國際化。同時,若將國內的基礎資產和境外離岸人民幣資金進行對接,也能引導離岸人民幣的「回流」,打通人民幣雙向流動管道,真正推進人民幣國際化進程。

(三)資產證券化對供給側改革和「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降成本、補短板」五大任務的支持

「供給側改革」是未來一段時期改革的重點。通過資產證券化,可以推動信貸資源和金融服務向符合經濟結構轉型方向的行業和企業傾斜,可以促進大陸經濟發展方式轉變和結構調整,從而提高供給體系質量和效率,增強經濟持續增長動力。

「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降成本、補短板」是今年經濟社會發展五大任務。通過資產證券化,可以有效幫助企業盤活存量資產,提升資產和資源配置效率,從而為淘汰低端產能、增加高端供給提供資金支持,幫助商業銀行處置不良資產、釋放資本金,做到製造業轉型升級。

(四)資產證券化具有改善民生、促進社會和諧發展的社會意義

大陸地區發展不均衡問題長期存在,城鄉差異大、東西部地區發展差距也較大。保障房建設資產證券化、棚改資產證券化對於為棚戶區改造、城中村改造籌措資金,推動大陸城市化進程具有重要意義。此外,通過公路等基礎設施資產證券化、中西部資源型企業資產證券化、涉農貸款資產證券化,對於促進扶貧工作、協調東西部地區平衡發展、緩解城鄉差距擴大等也能夠發揮重要的作用。

二、去年大陸資產證券化的發展湧現了很多亮點

(一)企業資產證券化發行規模首度超過信貸資產證券化

去年10月份,國務院印發《關於積極穩妥降低企業杠桿率的意見》,提出將有序開展企業資產證券化作為盤活企業存量資產、降低企業杠桿率的主要途徑之一。今年3月份,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了「促進企業盤活存量資產,推進資產證券化」的戰略目標。我們看到,去年企業資產證券化呈現爆發式增長,發行規模4385億元,不僅首度超過信貸資產證券化,而且創新不斷,百花齊放——發起機構類型不斷擴大,基礎資產範圍也不斷擴大。中債登的報告顯示,去年共有12只企業類ABS的首單產品面世。

(二)信貸資產證券化產品結構趨向均衡

去年,信貸資產證券化產品不再呈現信貸類資產支持證券CLO一支獨大的現象。CLO發行規模占信貸資產證券化市場總規模的為36.78%,同比下降40個百分比。RMBS發行規模大幅增長,較2015年增加3倍多,在信貸資產證券化市場的發行規模占比35.73%,已接近CLO規模。而且,公積金RMBS的發行量也迅速提升。汽車貸款證券化規模也有所增長,發行規模占信貸資產證券化的比例達到15.02%。目前看來,信貸增速放緩,優質資產稀缺,CLO的發行利率較高且發行購買流程複雜,銀行發行CLO的意願較弱。

(三)不良資產證券化發行重啟

去年,工行、建行、中行、農行、交行和招商銀行6家銀行獲得首批不良資產證券化試點資格,銀行間市場共計發行了14單不良資產證券化產品,累計發行規模156.1億元,產品涵蓋對公不良貸款、信用卡不良貸款、小微不良貸款、個人住房不良貸款、個人抵押不良貸款。

(四)資產支持證券境外發行做到突破

去年年末,中國銀行在境外發行了首批以境內地方政府債為主要基礎資產的資產支持證券。做到了大陸首單境內資產境外發行資產證券化、首單以中國地方政府債為基礎資產發行證券化產品以及公司跨境擔保品服務支持境外發行資產支持證券等多項市場創新,成功開拓了境外投資機構進入銀行間債券市場的新通道,為進一步吸引境外資金投資境內銀行間市場債券做出了有益嘗試。

(五)準REITs、CMBS漸熱

去年以來,房地產市場火熱,多地又紛紛出台房地產調控新規,監管層全面收緊房地產企業資金融資管道,資金壓力逼迫房企多元化融資,商業地產項目證券化漸熱。去年交易所市場發行的REITs類產品10單,規模超過200億元。「高和招商-金茂凱晨專項資產管理計劃」作為首單CMBS產品在上交所發行成功。

(六)保交所發行首單資產證券化產品

隨著政策的支持,資產證券化的交易場所拓展至銀行間市場、證券交易所、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機構間私募產品報價與服務系統、證券公司櫃台市場等。2016年6月份,上海保險交易所正式成立,並於11月10日掛牌交易首單資產證券化產品「長江養老-太平洋壽險保單貸款資產支持計劃」。保交所的成立為保監會監管下的ABS提供了交易平台,有望形成銀行間市場、交易所市場、保交所三足鼎立的局面。

三、對未來幾年大陸資產證券化市場的展望

(一)繼續推進不良資產證券化對化解銀行體系不良貸款意義重大

目前,大陸經濟下行壓力增大、工業產能過剩及房地產市場去庫存壓力將造成銀行體系不良貸款飆升。2015年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餘額15123億元,不良率1.74%,逼近2%警戒線,商業銀行經營壓力持續增大,信貸資源也被占用。

2016年銀行間市場通過證券化方式消化的不良貸款僅有510.22億元,累計發行額度也僅占首輪500億額度的31.22%。推進不良資產證券化,有利於快速處置不良資產、有助於引入投資者來分散銀行體系風險,拓寬不良資產處置的多元化市場,緩解傳統處置管道接納能力趨於飽和的問題。當前,中國經濟各個產業面臨轉型或升級壓力,銀行不良貸款餘額上升趨勢仍然沒有扭轉,銀行不良資產處置和化解任重道遠,不良資產證券化試點範圍及發行規模有望進一步擴大。銀登中心也以不良貸款流轉業務為銀行提供了更多的發行場所選擇。

(二)PPP項目資產證券化值得期待

發改委聯合證監會發布《關於推進傳統基礎設施領域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項目資產證券化相關工作的通知》,就推動PPP項目資產證券化融資相關工作作出全面安排。目前,有三家公司的PPP項目資產證券化產品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正式掛牌轉讓。

PPP項目涵蓋了城市供水、供暖、供氣、污水和垃圾處理、保障性安居工程、地下綜合管廊、軌道交通等,這些項目收費機制比較透明,一般都具有穩定的現金流,這為發行資產證券化產品提供了可能。PPP的推進將使得大量社會資本持有基礎設施資產,存在著很多證券化商機。2016年底,財政部PPP項目庫入庫項目10828個,總投資額達12.97萬億元。一旦PPP資產證券化管道被打通,PPP項目運作及資產證券化市場均將呈現出更大生機。

(三)REITs探索有望更進一步

REITs在國內的探討歷時已久,無論是政策制定者,還是地產、金融相關從業者,都看到了REITs對於國內金融市場、房地產市場的深遠意義。國內REITs主要推動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2007年到2010年間,以央行牽頭的政府部門推動為主,重點是制定法規和配套政策的落實;第二個階段是從2012年至今,以市場金融機構推動為主,重點是在既有法律框架下創造性地實類踐REITs產品。當前,在房地產「去庫存」成為主基調的市場環境下,政府和市場有望合力使REITs的探索更進一步。

長遠展望來看,大陸商業物業的REITs證券化水平如能達到美國當前10%的水平,以大陸商業物業總面積全球第一的現狀計算,市場規模高達上萬億元。

(四)個人消費貸款證券化市場潛力大

去年市場上個人消費類貸款發行了50餘單,發行規模近千億元。這類基礎資產具有金額較小、分散度較高、未來現金流相對穩定等特點,非常適合作為底層基礎資產大力開展資產證券化業務。

2016年前三季度,最終消費支出對國內生產總值的貢獻率進一步提升至71%。消費支出增長的同時,消費信貸餘額不斷增大,2016年1-11月,中國消費信貸餘額達到24.52萬億元,同比增長31.93%。目前,阿里巴巴、京東等已成為消費貸證券化市場上的常客,小米小貸、分期樂等新發起機構也不斷湧現。互聯網金融服務商在個人消費及支付領域具有優勢,並採用基於大數據的風控信貸管理模式,大大提高了自身資金周轉速度,可以為市場提供源源不斷的資產。

未來,隨著政策的支持,個人徵信體系、大數據、Fintech等的應用,消費金融證券化將日漸重要,將助力中國經濟由「投資拉動」向「消費拉動」轉型。

(五)上海自貿區內跨境資產證券化具備試點可能

在人民幣國際化戰略下,人民幣不斷走出去,但離岸人民幣的回流與循環管道相對較狹窄,限制仍較多,探索通過人民幣海外資產證券化,做到離岸人民幣回流,具有重要意義。「離岸人民幣金融市場」是上海自貿區未來發展的重要定位,可以利用自貿區的自由貿易帳戶政策優勢,有條件地試點發行人民幣海外資產證券化產品,拓寬離岸人民幣的回流管道。

當前在上海自貿區內試點跨境外幣資產證券化已經具備一定條件。目前自貿區區內小額外幣存款利率上限已經放開,預計未來外幣存款利率市場化改革將進一步深入,這有利於跨境外幣資產證券化產品定價與發行。大陸也曾經開展過跨境外幣資產證券化業務,業務經驗相對豐富。跨境外幣資產證券化的先行,也將為跨境人民幣資產證券化業務發展與風險監管提供經驗借鑒。

當然,跨境資產證券化業務試點,還需要解決資金匯兌及向境外匯劃問題、產品登記托管問題、會計和稅收問題、監管協調問題等。

四、資產證券化的發展仍然需要解決很多問題

(一)完善金融監管體系的協作

國內金融混業經營的趨勢越來越明顯,市場上也有一些聲音要求合併一行三會進行統一監管。但從國際監管模式來看,並不存在統一最佳的監管模式,發達經濟體和新興市場的金融監管各有不同模式,在實踐中也各有利弊。

資產證券化的出現對大陸現行金融監管體制提出了新的挑戰。由於資產證券化的複雜性,其創立、發行、交易各個環節涉及各個監管部門,也涉及銀行、證券以及保險等三大金融系統的參與,現行體制使得資產證券化發行成本大大提高,降低了資產證券化的效率。因此,有關部門也正在研究金融監管模式調整和完善。

(二)經濟下行背景下風險防控需敲響警鐘

2015年年底,15天元1優先檔因山東山水信用事件被列入觀察名單,這是國內首例資產證券化信用風險事件。2016年,市場上又發生了大成西黃河大橋ABS違約事件,這是首單違約產品。此外,還相繼發生了永利熱電ABS信用級別下調、南方水泥租賃ABS資產服務機構解任、渤鋼租賃ABS信用級別下調、慶匯租賃大額承租人東北特鋼申請破產重組等信用風險事件,給市場提出了警告。

對於信貸資產證券化而言,雖然在試點階段入池資產普遍信用資質較好,但在經濟轉型期、去過剩產能、銀行不良率快速上升的背景下,存量產品資產池信用水平也難免有所下降。此時,資產池中的大額資產占比過高、行業集中度過高等風險可能會更為明顯的暴露出來。

對於企業資產證券化而言,目前租賃債權ABS產品信用風險事件主要源於承租人屬於產能過剩領域,且集中度較高,收費收益權ABS產品的信用風險事件也是源於基礎資產集中度過高,參與主體實力較弱。從長遠看,企業資產證券化由於發行人種類較多,基礎資產質量也差別較大,其整體風險明顯高於信貸資產證券化產品,基礎資產隨經濟形勢惡化無法做到的可能性更大。

(三)創新能力仍然有待增強

目前國內資產證券化創新發展有待增強。雖然在宣傳上很多產品創新較多,但大多是在基礎資產的擴展或者是區域的選擇上的所謂創新,並沒有實質性的突破。在交易結構、增信手段等方面較為單一,交易結構設置同質化程度高,而且很多產品在針對投資人需求方面基本上沒有什麼變化。資產證券化的從業人員需要貫徹供給側的理念,在產品的設計能夠切實滿足投資人的需要,增加投資人的類別,開拓二級市場,不能只重視行業規模,不重視發展質量。

總之,大陸資產證券化市場近年來欣欣向榮,潛力巨大,但也要清醒地看到從體制、政策到行業水平等諸多方面的制約,目前市場還處於發育階段,這些問題正需要監管層和諸位業界同仁共同努力去完善。我希望大家能在年會上多多交流,暢所欲言,為資產證券化乃至整個金融市場的發展,提供更好的思路。謝謝大家!

溫馨提示

  • 2017中國資產證券化論壇年會於2017年4月24日-26日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召開。中國資產證券化論壇年會是國內證券化行業層次最高、規模最大、國際影響力最強的年度盛會。

券》雜誌,您的職業夥伴!

想投稿?

想參會?

想深度了解債市?

長按二維碼關注我們!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