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顱內植入20170508

微信號:萬智牌裁判

木乃伊贈禮

ByCarsten Haese, James Bennett, Callum Milne, and Nathan Long

大家好,歡迎回到新的一期顱內植入!這周末就是母親節了,所以如果你生活的地區過這個節,並且你的生活中有一位母性的人物你想表達敬意,希望你能為她找到一份合適的禮物。如果沒找到禮物,你還有點時間,可以在閱讀完本期文章後去選購禮物。

我們的常駐木乃伊Moko並不是雌性的,但是他想為你帶來更多的規則問題。如果你有任何問題需要我們回答,請發送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或者短問題可以推特至@CranialTweet。我們的作者會親自回復你,你的問題有可能出現在今後的文章中讓讀者受益。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這周都有什麼問題。

Q:我用+1異能啟動讚迪卡夥伴基定,並用他進攻。我對手對他施放低聲下氣。會發生什麼?

A:基定會失去一些東西,也會留下一些東西,我們一起來看看什麼是什麼,首先我們要區分基定具有的異能和影響基定的效應,因為低聲下氣會移除異能,但是不移除效應。基定具有的異能就是牌面上印刷的忠誠異能,和他的+1異能賦予的不滅異能,所以這些都是他會失去的。他依然是個生物,所以他依舊在進行攻擊,但是他的進攻會因為低聲下氣把他變為0/1而無效。防止所有傷害的效應依然存在,所以戰鬥傷害步驟對於既定來說沒什麼用。最後,在回合結束活化效應會消失,然後他會回到他原來的面貌。

Q:如果我對手活化讚迪卡夥伴基定,然後我用某種方法閃現了一個機敏冒名客復制了他活化的基定,我會得到什麼?

A:機敏冒名客太機敏了,所以你會得到一個鵬洛客基定。復制效應只會檢視你所復制永久物的可復制的效應,也就是所有印刷在牌面上的信息,以及其它復制效應修改的信息。因為這裡沒有其它復制效應,所以你會得到一個如假包換的讚迪卡夥伴基定。你的基定不是生物,因為復制效應不復制活化效應。不論對手的基定有多少個忠誠指示物,他都有四個忠誠指示物,因為機敏冒名客不復制忠誠指示物數量,但是復制異能會給基定初始的四個忠誠指示物。

Q:如果我是用斯勒姆的專才施放不朽見證人,我能用見證人的異能將專才移回我手上嗎?

A:可以。你在斯勒姆的專才結算過程中施放不朽見證人,這就意味著你要將不朽見證人放入堆疊。斯勒姆的專才然後進入墳場,少頃,不朽見證人結算,你將它的進入戰場異能放入堆疊並為它選擇一個目標。斯勒姆的專才這時已經在墳場裡,所以是見證人異能的合法目標。

Q:如果我操控聖洗者行列,然後使用礫巖術士娜希麗的+2異能製造衍生物,我能將武具佩戴在兩個生物身上嗎?

A:不能。聖洗者行列會改變你派出的衍生物數量,但這是娜希麗異能被它改變的全部。它不會改變你佩戴的武具數量。異能會派出兩個衍生物,並讓你將武具佩戴給兩個生物。因為這是不可能的,所以你只能盡可能完成,也就是將它佩戴給其中一個衍生物。

Q:如果我操控聖洗者行列,然後遺存多面維齊爾,我的兩個衍生物是否都要復制同一個生物,還是說我可以復制兩個不同的生物?

A:你可以選擇兩個不同的生物復制。因為阿芒凱規則的更新,你要先讓聖洗者行列的替代式效應生效,然後才是每個衍生物進戰場效應生效,也就是說如果你想的話衍生物可以復制不同的生物。

Q:假如我在雙頭巨人遊戲中操控死靈煉金術士盧德維。如果我們其中一人本回合中對一位對手造成過傷害,我和我的隊友都能抓牌嗎?

A:是的,這就是這位瘋狂科學家的傑出成果。盧德維的異能在回合結束步驟對每一位牌手分別觸發。當每個異能結算的時候,它會檢查是否本回合中有你之外的牌手失去生命。如果有,那麼你和你的隊友都可以通過盧德維的異能抓牌。

Q:這是否意味著在一場對戰中如果我對我自己和我的對手造成傷害,比如說地震,我也可以通過死靈煉金術士盧德維抓牌?

A:當然。盧德維的異能只關心是否有你之外的牌手失去生命。你失去生命的事實並不會抹消你對手失去生命的事實。

Q:我在支付阿布洛斯的累積維持費用時,司毒維齊爾哈芭恰得以能會觸發幾次?

A:只觸發一次。當你支付阿布洛斯的累計維持費用時,你將等同於其上歲月的-1/-1指示物放在阿布洛斯上,這是一個動作,所以哈芭恰的異能只會見到一個觸發事件。

Q:我用蠻力破壞指定對手的液金包覆和蝕刻鬥士為目標。作為響應,我對手啟動液金包覆將一個地變為了神器,同時激活了蝕刻鬥士的金技異能。這會發生什麼?

A:液金包覆的異能先結算,所以蝕刻鬥士會立刻獲得反五色保護。這就意味著蝕刻鬥士成為了即將結算的蠻力破壞的非法目標。幸運的是,蠻力破壞有多個目標,其中一個叫做液金包覆,它依然合法。這意味著蠻力破壞會盡可能結算。最終它不會消滅蝕刻鬥士,但是會消滅液金包覆。

Q:我操控兩個至誠鬥客,我的對手用一個3/3和一個2/2進攻我。我用兩個鬥客都阻擋了兩個進攻者,誰來決定如何分配傷害以及順序?具體來講,我能否選擇殺掉3/3然後對2/2造成一點傷害?

A:一個進攻者被多個阻擋者阻擋比較常見,大家熟知的規則是這樣的:進攻牌手選擇給阻擋者分配傷害的順序。而相反的情況也就是一個阻擋者阻擋多個進攻者比較少見且不為人所熟知,這種情況則相反:防禦牌手指明為進攻者分配傷害的順序。這意味著你宣告哪個進攻者先受到傷害,哪個進攻者後受到傷害。

為了得到你想要的結果,你可以讓3/3生物先受到傷害,2/2生物後受到傷害,兩個鬥客都如此做。在戰鬥傷害步驟,你的其中一個鬥客對3/3造成2點傷害,對2/2不造成傷害。第二個鬥客只要對3/3造成1點傷害即可,因為會將其已受到的2點傷害計入考慮,所以1點傷害就是致命傷害。這意味著第二個鬥客還剩餘1點傷害可以對2/2造成。

Q:如果我對手操控白金皇像,我能否使用閃電擊來激活嗜血?

A:當然。嗜血會檢查是否有對手受到過傷害,而非一位牌手是否失去過生命。白金皇像不會防止傷害;它只保持你對手的生命值不會改變。閃電擊結算會對你的對手造成3點傷害。這傷害不會改變你對手的生命,但是傷害依舊造成了,這就足以嗜血了。

Q:如果諸如火球這樣的咒語同時對我和我的精雅大天使造成了致命傷害,會發生什麼?

A:在火球結算後,狀態動作會檢查,遊戲會看到你應該輸掉遊戲,並且精雅大天使應該被消滅,但是這兩件事應該同時發生。在這之前,所有適用的替代式效應會介入,因為大天使還沒有死去,這個效應會針對「你輸掉遊戲」這個部分起效。而這個說將你的生命恢復至起始生命,放逐精雅大天使,並消滅精雅大天使。因為不能將精雅大天使同時移至墳場和放逐區,所以你選擇大天使實際去哪,然後這個事件發生。

總結起來,就是你不會輸掉遊戲,你的生命會被重置,你選擇精雅大天使是被消滅還是被放逐。

Q:我操控塔哈祀群偵衛遺存出來的衍生物。它會因為莫甘達石雕得+2/+2嗎?

A:不會。這個衍生物很像塔哈祀群偵衛,除了顏色(它是白色),生物類別(它同時是靈俑),還有法術力費用(它沒有法術力費用)。好,它可能和原來的生物沒有太多共同點,但是它們都有相同的名字,相同的力量/防禦力,和相同的異能。遺存異能並沒有印刷在補充包中的衍生物上,但是遊戲知道它有那個異能。這意味著塔哈祀群偵衛即使是遺存的生物,也不會得到莫甘達石雕的加成。

Q:我操控偽神卡若娜並且佩戴了豐饉劍。在下一個回合,我對手獲得了卡若娜的操控權並用她進攻我。如果我不阻擋,是我重置所有地還是我對手重置所有地?

A:你重置。豐饉劍不會將觸發式異能賦予佩戴的生物。豐饉劍本身有觸發式異能,在佩戴的生物造成戰鬥傷害時觸發。即使是你對手現在操控卡若娜,你依然操控劍,所以你操控那個觸發式異能。

Q:如果我對手啟動調和惡念,我能否響應使用違天胃口來挽救我的生物?

A:不能,這樣不行。你的對手必須犧牲調和惡念來啟動它的異能。你有機會響應時,異能已經進入堆疊並等待結算,因為這是調和惡念已經在墳場,所以你不能用違天胃口指定它為目標。

Q:我對手操控一個沃達連賤民並啟動它的轉化異能。如果賤民是他唯一的飛行生物,我能響應施放纏住羽翼來防止我犧牲生物嗎?

A:是的,可以這樣做。讓你犧牲三個生物的異能只會在沃達連賤民實際轉化成血脈破棄體時觸發。纏住羽翼會強迫你對手在沃達連賤民轉化前犧牲它,所以轉化異能什麼也沒做,犧牲異能沒有觸發。

Q:我能用逆徒之聲撒姆特重置一個進攻生物來防止它的傷害嗎?

A:不能。有不少牌手都見過自己的生物迷失在伊斯的迷宮中,並認為重置進攻生物能防止它的戰鬥傷害,但是伊斯的迷宮能防止傷害是因為它的異能單獨說明了能防止傷害。撒姆特得以能不包括防止傷害效應,所以它只是單純重置一個生物,僅此而已。撒姆特的異能有其它用處,但是抵消一個進攻者絕對不是其中一個用處。

Q:我操控執政官威權,我對手使用了松柏森雄鹿。雖然它橫置進戰場,但是它還能互鬥我一個生物嗎?

A:恐怕還可以。互鬥和戰鬥不同,橫置一個生物不會阻止它互鬥。互鬥意味著兩個生物對對方造成等同於力量的傷害,這個定義中不關心生物是否橫置。

Q:假如說我施放了金屬擬態械並選擇了靈俑,然後它死去了。我能用無情亡者將它移回嗎?

A:不能,兩個原因。第一,金屬擬態械進墳場後它就是一個沒有之前記憶的新物件,所以它會忘記之前選得生物類別。而且,選擇生物類別的異能只在站場起作用,所以即使它還記得,在墳場中也不會有之前選擇的生物類別。

Q:我能在對手戰場上沒有生物的時候施放致傷對我的對手造成2點傷害嗎?

A:悲劇的是不行。致傷有兩個目標,一個目標生物,一個目標牌手。目標生物不是可選項,所以如果戰場上沒有生物,你也不能施放致傷。

這就是本周的問題。下周別忘了回來閱讀更多萬智牌規則問題!

-Carsten Haese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