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班30人保研成功,最牛「學霸班」真值得羨慕嗎?




微信號:人民日報

微信號:rmrbwx

來源:中國青年報(ID:zqbcyol)

  最近,國內各大高校和科研院所的2017年研究生推免工作陸續結束。鄭州大學化學與分子工程學院菁英班裡30名同學全部保研成功,北大、清華、復旦、廈大、武大、南開、中科院系統,幾乎把國內頂尖名校都數了一遍,是名副其實的「學霸班」。

  近些年頻繁有各種「學霸班」「學霸宿舍」爆出。學習好當然值得稱讚,只是,換個角度想想,「學霸」真的是大學的終極訴求嗎?最牛「學霸班」真值得羨慕嗎?

全班30人保研成功,最牛「學霸班」真值得羨慕嗎?

  盧嘉錫化學菁英班是鄭州大學2012年與中科院化學所、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等單位共建的,「菁英班學生的選拔異常嚴苛,第一個學期成績在全年級前30%的學生才能申報,要能接受全英文教學,懷有科研追求,還要通過專家教師的嚴格面試。」化學與分子工程學院黨委書記馮慧說。

  除了輔導員和班主任,學院還創設了導師制。3年時間,菁英班學生參與發表學術論文24篇,其中16篇被SCI(科學引文索引)收錄。在第十屆全國大學生實驗邀請賽上,他們又拿下了3個獎項。

西安電子科技大學「學霸班」,全班31人都上研

  無獨有偶,近些年,「學霸班」頻現。

  今年,西安電子科技大學有一個班的31名同學全部考上了研究生,其中有20人被保送到清華、中科大、中科院等國內知名大學和科研院所,8人赴法、美、德等國留學,這個班可以被稱為最牛「學霸班」了。

  據西安電子科技大學校方介紹,空間科學實驗班是2013年學校空間科學與技術學院成立時,從全校大二學生中選拔組建的本科教學班。能上這個班的學生不僅成績優秀,而且人人都有很強的個性。對於當初選擇放棄原有專業轉而學習空間學科,同學們各有各的想法。

「學霸班」是尖子生紮堆後的一種必然

  當然,每一位「學霸班」的同學通過自己踏實的努力取得了喜人的成績,都是值得尊重的!但是,「學霸班」就如此值得羨慕嗎?「學霸」是我們教育的終極訴求嗎?

  「最牛班」不斷吸引人們的眼球,甚至不乏一些極端的做法,把學習拔尖的學生集中到一個學校、一個班、一個宿舍,於是「最牛學校」、「最牛宿舍」、「最牛班級」也就成了意料之中。

  30人全部考上研究生的「學霸班」是無法成為常態而被其他學校或班級所效仿的,對學生如何學習,對班級如何管理,對學校如何參考等,只能是不斷集中優質教育資源才能夠做到。

  優等生、優質師資等的過分集中,不但有違教育公平,也是功利主義教育觀的體現。其導向帶來的只能是強化優質教育資源,不是衡量一所學校或一個班級辦學成功的唯一標準。而且,這只是考試上的成功,並不意味著它在培養學生的德智體美全面發展方面就成功,更不意味著在素質教育等方面也成功。

學霸班過早限制了學生發展的可能性?

  高等教育畢竟有別於中小學教育,從高考開始就帶有強烈的選拔和淘汰指向。為有專長的學生提供更豐富的教育資源,是大學的自主權利。因此,教育管理部門沒有過多干涉高校組建「學霸班」的做法。但是,「學霸班」未必就是合理的

  大學有責任為所有學生提供充分和公平的教育資源一些學校從功利角度出發,對新生進行二次選拔,組建「學霸班」,實質上是重新分配教育資源,讓「好學生」享受更多資源。優質資源只能滿足部分學生,一方面與高校「重科研輕教學」的理念有關,另一方面也暴露了高等教育資源總體上仍然存在供需矛盾。

  批評現有教育資源分配方式,不是說高校不能以較高標準培養部分學生,也不是說高等教育資源分配要搞平均主義。讓優秀學生獲得更好的機會,比如較早地進入實驗室從事科研,首先要秉持開放態度。在新生入學初就搞選拔,控制「學霸班」名額,明顯有悖於開放。大學新生的志向還不確定,成績好的學生未必有科研興趣和能力,而成績一般的人也許恰恰更有科研潛力

  大學完全可以在課程設置、學分要求和科研項目要求上提供不同方案,讓學生自主選擇,多作嘗試,以後期淘汰的方式自然地分流學生。同樣一門專業課程,可以設置不同的難度,可以區分英語教學和漢語教學,只要學生能通過期末考試即可。同樣,如果大學科研項目、實驗室要吸納本科生,也不妨採取開放態度,由科研項目的主持教師決定設置怎樣的標準、吸納怎樣的學生。

  大學的意義在於為學習者提供更多的可能。大學設置「學霸班」的做法,就是從學習資源上限制了人的可能性。這不是什麼高明的做法,更經不起時間的檢驗。只有為所有學生創造開放的機會,大學教育才能保持生機,學生的競爭也才是公平和富有活力的。


綜合中國青年報、大河報、荔枝網、華龍網、西部網等

本期編輯:崔鵬、范昊天

全班30人保研成功,最牛「學霸班」真值得羨慕嗎?

覺得不錯,請點讚↓↓↓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