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持蘋果、後悔沒投Google,股神巴菲特終於承認「犯了大錯」

微信號:21世紀經濟報導

微信號:jjbd21

點擊上方藍字,關注21君~

走進經濟生活裡的一切

導讀:痛斥富國銀行和美聯航醜聞、後悔未投Google和科技產業,股神巴菲特2017年的馬拉松問答並不是一場勝利經驗的傳授,他花了更多時間來陳述為何錯失了不少市場機會。

來 源丨綜合自21世紀經濟報導(jjbd21)

記 者丨張涵 紐約報導、林鉉(評論部分)

伯克希爾·哈撒韋第一季度淨利潤40.6億美元,同比下滑27.3%;季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259.6億美元,同比下降38.7%。

短期的利潤下滑並不罕見,但在伯克希爾·哈撒韋的股東們看來,巴菲特的講話側面反映出一個事實,那就是,這位「股神」很難發現下一個投資熱點了。

巴菲特花了大量篇幅談到沒有抓住科技股的投資機會、大宗交易緊張緩慢所帶來的挑戰,以及對於坐擁近1000億美元現金卻無處投資的沮喪。

「長期以來,我們不應該把你們的資金放著不用。」巴菲特在內布拉斯加奧馬哈舉行的年會上談到現金儲備說,「問題是,‘我們能夠部署這些資金嗎?’我可以說歷史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但如果交易鈴聲能響起,不是更令人開心嗎?」

對這位過去50年大量收購企業或買進股票的億萬富豪來說,這是一個特別沮喪的時刻。他之前的投資令伯克希爾·哈撒韋從一個艱難掙扎的紡織品製造企業轉型成為一家綜合型集團公司,經營業務覆蓋保險、製造、零售、公用事業以及鐵路,還有價值1350億美元的股權投資組合。

但如今,他不得不解釋為何拋售了三分之一的IBM股份,並建倉蘋果。同時,他首次表示後悔沒有投資Google。芒格解釋稱,曾經避免科技股票,是因為感覺在該領域沒有優勢,而其他人有。

「不得不說,我並不真的了解科技。」巴菲特表示。

兩樁大醜聞致利潤下滑

數千巴菲特的「信徒」現場參加了股東年會,巴菲特與副主席Charles Munger接受了觀眾、分析師與記者的五個小時提問,話題從投資到國家政策,不一而足。

在股東大會一開始,巴菲特和芒格就報告了已經於5月5日公布的第一季度公司的財政狀況。他們解釋,受投資收益減少以及公司保險承銷業務的虧損影響,公司第一季度的淨利潤為40.6億美元,低於去年同期的55.9億,降幅達到27%。

巴菲特對傳統企業似乎開始懷疑。巴菲特已經賣掉了沃爾瑪,盡管他經常開車到沃爾瑪整箱購買可口可樂,還收購了沃爾瑪的子公司物流配送企業McLane。巴菲特認識到時代的變化,為了完成股東淨值年增長15%的目標,巴菲特必須做出改變,適應新時代。

第一季度的財政情況不佳,使人不得不聯想起了美聯航近期的醜聞。美聯航「暴力逐客事件」轟動全球,引發股價動蕩,最大股東巴菲特損失慘重。巴菲特的伯克希爾·哈撒韋是美聯航的最大股東,伯克希爾·哈撒韋在去年四季度增持2442萬股美聯航股票,持股比例高達9.2%,共計2895萬股。

而在2016財年,鐘愛了20多年的富國銀行爆出「假帳戶醜聞」,一度導致巴菲特財富縮水14億美元。巴菲特擁有富國銀行大約10%左右的股份,是該銀行最大的股東之一。值得一提的是,富國銀行是股神巴菲特最喜歡的銀行,他從1989年起就開始投資這家銀行。

在股東大會期間,巴菲特說,富國銀行處理醜聞的方式「大錯特錯」。他預測,若航空公司能保持對票價的控制,航空公司投資可以取得不錯的回報,但同時也認識到這件事「沒有把握」做到。

玩不轉的科技股

醜聞從一個側面說明,在傳統領域的競爭已經非常激烈。

巴菲特坦言,規模大又能持續增長的企業,主要是在科技領域。科技行業已經成了和傳統行業一樣普及和一樣不可缺少的行業,投資蘋果和IBM,就如同當前投資可口可樂和鐵路公司。

伯克希爾·哈撒韋是在大約一年前開始投資蘋果的,但是最初買進蘋果股票的額度相對於其投資量級而言可謂微不足道。只是,從那之後,伯克希爾·哈撒韋買進的力度越來越大,到了現在,蘋果已經成為該公司最重要的股票投資對象之一。

巴菲特首次承認,在投資IBM以及未能認清Google和亞馬遜上,他犯了大錯誤。

巴菲特表示,他在今年一、二季度拋售了三分之一的IBM持股。「我不再使用6年前開始買入時的方法來評估IBM了,我重新對它進行估價,在一定程度上把它的估值下修了。當它的價格超過180美元的時候,我們賣出了相當一部分持倉。」

IBM公布的一季度財報顯示,公司營收連續第20個季度下跌。分析認為,IBM的雲業務面臨亞馬遜、微軟、Google等公司的激烈競爭。巴菲特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是IBM的最大股東,持有IBM8120萬股,占IBM總流通股的8.6%。

談到亞馬遜和創始人貝佐斯,巴菲特和芒格都是極盡讚揚之詞。巴菲特表示,貝佐斯對亞馬遜和《華盛頓時報》的管理讓他印象深刻。

芒格表示,伯克希爾·哈撒韋在投資沃爾瑪上也犯過錯誤,他們在2016年底拋售了大部分持有的股票。巴菲特稱,他們過去沒有預料到亞馬遜將會威脅零售產業。

評論:股神巴菲特是美國市場的產物

作者丨林鉉

5月6日,一年一度的巴菲特股東大會將在美國內布拉斯加州的奧馬哈市拉開帷幕,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股東大會已經擁有了50年的歷史。這場每年一次的股東大會已經成為全球投資者的一場朝聖之旅,尤其是對中國人而言。據了解今年共計4萬人參會,其中來自中國的與會者達5000人之多,而此前幾年,巴菲特天價拍賣慈善午餐,也多由中國人拍得。

中國人對巴菲特的崇拜源自其「股神」地位,即能夠持續不斷地獲得超越市場平均水平的投資利潤。在過去的十幾年,中國經濟爆發式增長,大眾普遍關注如何能夠在股市和樓市獲得更多財富。中國數千萬股民希望學習巴菲特的投資經驗做到個人的財富夢。從中國股民的投資理念和行為看,大部分都有一夜暴富的夢想。

中國投資者的這種特徵從股東大會現場的提問就可以看出來。來自中國的提問者在意的是巴菲特給中國股市算命,或者說能給一個「秘籍」,過於注重宏大的哲學的命題,而不是具體的細節和研究。按照中國人的說法,道為術之靈,術為道之體;以道統術,以術得道。但是大部分人熱衷於有道無術,坐而論道,想得到股神點化大徹大悟,成為一名「高手」,而不是努力去研究「術」。

比如來自上海的投資經理就「中國股市未來二十年十年能否翻倍」懇請巴菲特給出一個答案,似乎把巴菲特看做算命先生。另一位來自中國的投資者問90多歲的芒格現在有什麼夢想,類似有什麼夢想、感想之類的中國式提問是內心缺乏想法和溫度的表現,提問者也常常並不在意答案,因為問題本身就沒有意義。另一位來自上海的投資者想知道兩位股神反思人生的時候有什麼後悔的地方,很難想像兩位老人面對4萬聽眾會有時間認真反思自己90多歲的人生。這些問題顯示了中國投資者非常不專業的一面,用過於感性的思維想在一個依靠專業和理性支撐的價值投資者那裡得到一些感悟,這分明是南轅北轍。

巴菲特在中國是價值投資理念的代言人,一位中國投資者想讓巴菲特先生給出建議,如何讓更多的中國投資者能從投機投資轉移到價值投資上來。

這個話題在過去幾年的股東大會期間總被反復提起,因為中國缺乏價值投資文化,人們希望大家都學會價值投資,然後總有人像巴菲特先生一樣創造奇跡,而現在中國出不了巴菲特,是因為大家都不遵從價值投資理念,這是一個自欺欺人的邏輯。當然,巴菲特每次給出的答案總是類似的,比如市場早期總會有投機文化等等。

從整場大會的問答看,美國投資者(大部分是股東)關注的是巴菲特具體的投資行為以及對一些問題的具體看法,而中國提問者可能都不是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股東,甚至巴菲特當前具體持股都不了解,中國人把他當作一個抽象的神崇拜,希望得到指點。對待巴菲特的這種態度缺乏理性,而缺乏理性本身與價值投資理念是相悖的。

這場大會顯示了巴菲特投資理念的某種變化。在過去,巴菲特的價值投資是一種保守策略,專注於傳統領域那些具有全球競爭優勢的可能有護城河的大型公司,尤其是消費品領域。他長期持有不碰高科技公司的理念,但幾年前首次投資IBM後遭遇失敗。在此次大會上,巴菲特直言自己錯過亞馬遜是「愚蠢」,沒有投資Google是一個「失誤」。巴菲特的保守策略讓他錯過了很多高科技領域的機會,而他曾看好的傳統領域正在衰退。

中國市場的問題在於,我們無法復制巴菲特的投資策略,因為中國上市公司中很少有高質量的公司(或許有人認為貴州茅台是代表,但不存在一個群體),如果有,可能會有過多的資金追逐而造成估值過高。這決定了中國投資者難以普遍踐行價值投資理念。其次,在高科技領域,由中小公司組成的創業板存在嚴重的泡沫,流行概念和故事,不存在價值投資可能,而阿里巴巴、騰訊等公司並不在A股上市。

我們資本市場中的上市公司狀態讓投資者無所適從,缺乏價值投資標的,高科技領域泡沫又過於嚴重。不應該是投資者決定股市文化,而是什麼樣的上市公司決定了什麼樣的投資理念。在傳統產業領域,中國上市公司還有足夠的空間做大做強,回報投資者,在高科技領域,需要腳踏實地而不是炒作概念。

作為股神的巴菲特是美國資本市場的產物,是很多優秀的美國公司成就了他,他用自己那一套理論來中國股市投資可能也不靈。只有我們的企業更加專業與專注,不斷做大做強,勇於創新,給投資者更多希望和回報,投資者才可能更專業地研究公司和市場,形成一種良性循環的市場文化。

21君

你又認為中國投資者們應該如何「科學地」借鑒巴菲特的投資精髓呢?

相關

閱讀

重磅!巴菲特在股東大會上說了什麼?關於接班人、中國股市、人工智能,你想知道的都在這…

本期編輯 黎雨桐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