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影子銀行去年達64.5萬億!嚴監管後竟現強勁復蘇?

微信號:信托行業網

微信號:xintuocn

更多精彩內容,點擊題目下方信托行業網關注我們

今日微信號力薦(長按紅色字復制)

理財攻略記

licaiba

近期,國際評級機構穆迪發布報告,測算出中國2016年影子銀行資產達人民幣64.5萬億元,同比增長21%。

不過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隨著監管趨嚴,流動性收緊,影子銀行增速有所趨緩。

  

關於影子銀行

影子銀行是指遊離於銀行監管體系之外、可能引發系統性風險和監管套利等問題的信用中介體系(包括各類相關機構和業務活動)。

影子銀行引發系統性風險的因素主要包括四個方面:期限錯配、流動性轉換、信用轉換和高杠桿。

按穆迪報告,該機構所定義的影子銀行是指信貸中介產品。

這包括委托貸款、信托貸款、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這三類「核心」影子銀行,以及去「通道」後的銀行理財產品、證券公司理財產品,再加上財務公司貸款、民間借貸等。

其中,銀行理財是增速最快的部分,在2017年一季度達29.1萬億。

  

值得注意的是,保險業也是影子銀行資金來源之一。

穆迪指出,自2012年允許投資資產的限制放寬以來,保險公司將其資產配置向「其他投資」和權益類投資傾斜,「其他投資」就包括大量影子銀行產品。

對這些流動性較低的投資敞口上升,導致保險公司的流動性減弱;並且複雜的產品結構加大了潛在信用風險。

  

金融體系的流動性狀況繼續收緊,反映了監管機構加大對杠桿率增長的控制力度。

由於央行貨幣政策傾向趨緊及MPA的季末考核因素,3月下旬銀行間市場7日質押式回購利率升至5%,理財產品收益率和一年期基準存款利率之間的差距進一步擴大。

  

同時,穆迪提醒中小銀行同業資金可能引發的流動性風險。

「中小銀行和影子銀行之間的相互關聯性繼續加大,因此若發生不利的流動性衝擊,資金結構的脆弱性風險可能會提高。」 穆迪亞太區首席信用總監Michael Taylor 說道。

  

流動性風險隱患加大

  

自2010年以來,大型國有銀行占金融體系的比重大幅下降。這主要是因為,中小銀行(股份制銀行和城商行)資產增速超過大型銀行

同時,非銀行金融機構所管理的資產占同期金融體系資產的比例,已經翻倍。

按穆迪統計,從2010年到2016年,大型銀行資產占比從52%下降到28%,中小銀行資產從21%增至25%,非銀金融機構管理資產從9%激增至20%。

  

這帶來幾個問題:一是層層嵌套的類信貸資產的信用風險。

穆迪指出,非銀金融機構包括信托、券商、基金及其子公司、保險公司等的資管業務比重上升,可能意味著金融體系更容易受到衝擊。

二是中小銀行大量同業投融資活動的流動性風險。

2017年1月,各類批發融資在所有資金來源中的占比達到36.1%的最高水平,到3月降至34.9%,但仍高於去年34.1%的平均水平。

而中小銀行通常更依賴於批發融資,主要包括同業拆借和發行同業存單。2017年第一季度新發行的同業存單達到人民幣5萬億元的歷史高點。

城商行和股份制銀行繼續主導一級市場,農商行次之。

  

三是中小銀行、非銀機構與影子銀行的關聯性風險。

穆迪指出,中小銀行通過發行同業存單和理財產品在同業市場籌集批發資金,並投資於各類資管計劃來提高盈利能力,同時規避貸款方面的資本監管約束。

同時,各類資管計劃投資於債券,以及向傳統銀行融資管道有限的最終借款人提供影子銀行借貸,因此發揮了期限和流動性轉換作用,部分情況下放大了杠桿。

  

從銀行間市場來看,大銀行整體上是淨資金提供方,而中小銀行、證券公司和其他金融機構為淨借款人。穆迪指出,中小銀行在2016年第四季度增加了同業借款規模。

這些機構對銀行間市場批發融資依賴性的增加,提高了相互關聯性和蔓延風險,因為造成流動性收緊的意外衝擊可能會更容易在金融體系中傳導。

  

目前全球最大的貨幣市場基金——餘額寶則是這一現象的明證。截至2017年第一季度末餘額寶所管理資產的規模增至1650億美元。

穆迪指出,在2013年剛剛推出時,餘額寶的對接資產大部分為銀行存款。

到了2017年一季末,銀行同業存單占基金投資的比例增加了一倍多,而銀行存款的占比連續兩個季度下滑。其所持有的前十大債券均為股份制銀行和城商行發行的同業存單。

  

因此穆迪指出,高度依賴於信心敏感型批發資金的銀行,將面臨其他金融機構資金抽離的風險,可能導致系統流動性收縮的連鎖反應。

  

監管劍指60萬億影子銀行

郭樹清就任銀監會主席後,密集發布多份監管文件。

這三份文件最引人注意:

《關於開展銀行業「不當創新、不當交易、不當激勵、不當收費」專項治理工作的通知》

《關於銀行業風險防控工作的指導意見》

《關於開展銀行業「監管套利、空轉套利、關聯套利」專項治理工作的通知》

實際上,這是對銀行業「四不當」與「三套利」行為的直面打擊。這背後的亂象均以「影子銀行」密不可分

影子銀行本質上是給企業的貸款,但不記在資產負債表的貸款項,而是記在銀行同業資產或應收款項類投資下面,或者乾脆就是脫離資產負債表的理財產品。

銀行業之所以大規模開展「發行同業存單——進行同業投資——委外——投資標的資產」的套利活動,大背景是2014年中國實施偏寬鬆的貨幣政策。

這給進行期限錯配、加杠桿操作的監管套利提供了溫床,並出現在信貸、債券、表外等多條線。

核心影子銀行復蘇

  

在嚴監管的趨勢下,「核心」影子銀行活動復蘇明顯,其規模增速已升至兩年來的最高水平。

  

穆迪指出,2014年以來核心影子銀行活動受到監管措施的控制,2017年第一季度其增速則進一步攀升,主要受到信托貸款和委托貸款強勁增長的推動。

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的貢獻依然為負值,但在過去兩個季度持續收窄。

  

這主要是因為,融資需求較高的房地產、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和產能過剩行業等領域的借款人,面臨傳統銀行貸款和一級債券市場融資管道收窄的問題,轉向影子銀行尋求資金

這尤其推動了信托貸款和委托貸款的需求。

比如,按絕對值計算,同期配置到房地產行業的信托資產,去年第三、四季度淨增長人民幣1240億元。

除此,近幾月社會融資數據增速的超預期,而銀行信貸增速不及預期,已經說明了這一點。

  

穆迪助理分析師徐晶表示:「中國監管機構劍指影子銀行體系存在的風險,並意圖通過一系列新的監管指引予以解決,同時強調防范金融風險已成為今年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

然而,有跡象表明控制金融體系杠桿率的監管措施產生了意外後果,例如此前已受到監管控制的‘核心’影子銀行活動近期復蘇勢頭強勁。」

影子銀行為何難治?

如果1萬億元的資本從市場上被抽走,樓市和股市還會漲嗎?如果從市場上抽走的資金不是1萬億,而是數十萬億呢?

銀監會近期密集出台的銀行業監管文件,被視為打擊影子銀行的「核武器」。而大量資金離場,則是管住影子銀行的必然結果。

房價飆升,產能過剩,從根兒上說都是錢多惹的禍。錢從哪兒來,影子銀行是個主角。

「不聽話」、風險高、規模大,嚴重影響國家的宏觀經濟政策的效力,導致經濟領域亂象叢生,這是影子銀行的最大危害,也是必須對其進行整治的原因。

2017年一季度,中國GDP增長6.9%,增速比2016年四季度上漲0.1%,比2017年全年6.5%左右的增長目標高出0.4%。除GDP以外,企業盈利水平等多項指標也止跌回升。

為防止經濟出現過熱,管理層去杠桿的決心會更加堅定,影子銀行的規模將得到一定控制,風險趨於減小。

  

管住影子銀行的直接效應,就是收緊了貨幣供給,再加上銀行業嵌套MPA(宏觀審慎管理)考核,很可能會導致貨幣供給急速下降

中國近年的經濟增長奇跡,從某種程度上是由貨幣政策創造的。

以世界各國普遍採用的廣義貨幣使用量M2(定期存款+居民儲蓄存款+其他存款)為例,自1990年12月的1.53萬億元,增長至2016年1月份的141.63萬億元,26年來中國M2數據增長近百倍。

同期,美國M2數據從3.29萬億美元,增長至12.44萬億美元,僅增長2.78倍。對於貨幣投放依賴度極高的中國經濟,很可能會因貨幣供應量的縮減,而出現衰退風險。

  

對影子銀行加強監管,防止其對經濟起到破壞性作用,無論於理於法都是正確的。但在金融去杠桿的同時,也要防止政策的加杠桿。

從政策實施到真正發生作用,需要一個足夠的緩釋期,在這個時期內,等待可能比任何行動都更重要。

  

因此,任何時候都不要有立竿見影的念頭。相反,「大病慢治」的哲學思想,也許會讓長期影響經濟運行的系統性問題得到更徹底的解決。60萬億元的影子銀行是個大事情,在大事情上更急不得。

來源:財新網、國際金融報、今日頭條

我們其它小夥伴

愛財之家

ID:aicaihome

長按並識別關注

愛財之家:堅持原創,共同分享!一群對財富充滿渴望的聰明人,一起理財賺錢!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