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變前夜,每個中國人都得承受痛苦!

微信號:菜鳥理財

微信號:cainiaolc

核心提示:關於中國的房價、匯率、債務三大問題一直是國內外高度的問題,更是中國眾多普通老百姓關心的問題。這些問題本質上,我認為都可以在貨幣的框架中找到答案。但當我認為逼近答案的真相時,也看到了未來不忍觸目的一面。未來注定了不會輕鬆,一個新的時代在2017年拉開序幕,對於普通老百姓來講,這是一個比誰的適應能力更強的時代。文章有點長,但非常值得一讀。

01

資本的喉嚨被死死掐住

時間跨入5月,2017年已經過了1/3,我不知道大家今年開年以來感受到的變化有哪些。我前陣子跟一做私募的朋友聊天,那哥們哀嘆日子不好過,竟然萌生了去高校讀博的念頭。

按理說,我那哥們好歹也是經歷了2015年股災並且順利逃頂的人,操盤經驗和能力我認為

還是相當可以的。

現如今,讓他陷入困惑的不是自身的原因,而是整個資本市場的生存環境的問題。用他的話講是「現在什麼都幹不了,幹什麼都馬上被摁死」。

我們看股市,基本你炒什麼就摁死什麼。

4月份雄安新區設立,大家一窩蜂去炒雄安概念,結果來個集體停牌;炒殼資源,現在也難了,摁死你,用證監會主席劉士餘的話,這一兩年還要上上千家企業上市,殼資源也沒毛線玩頭了。溫州幫想炒板塊,結果也被摁著暴打一頓。

最近還一直在徹查險資,先把保監會主席拿下來祭旗,想死死封堵險資這麼龐大的體量到股市炒作。

我們再看樓市,日子更難。

從去年國慶開始,來來回回的調控政策,印象中應該出台了三波了。以前是限貸限購,現在的調控政策,不但是限制買方,還限制了賣方。通過限制買賣,來凍結樓市。

我聽說現在北京、廣州兩個一線城市已經停止商用房做抵押,也不允許向個人出售,這樣的話變現的路徑就被堵死。

下一步會不會對住宅也停止抵押套現?很有可能。

未來會慢慢完全凍結樓市,炒房團會死得最難看,因為即便看著樓價往上漲,但依然只能幹著急。因為無法套現,你除了把你房子租出去,你沒有更好的減輕自己房貸的壓力。

所以資金量緊張的炒房團,必然是死路一條的,待會我會分析到現在市場上資金面的問題,大家就知道了。

除此之外,關於影子銀行的整頓、銀行理財產品的徹查等等都在進行,一場旨在嚴控金融系統風險的去杠桿行動已經是拉網式鋪開。

眼下的日子,是誰都不好過,只是有的人感受深一點,而有的人還麻木地覺得歲月靜好。

02

不嚴控資金就是玉石俱焚

股市和樓市這兩個最大的貨幣蓄水池現在都基本被死死地管制住,很多人不理解為什麼會這樣。

我去年底跟券商的同學在一起探討今年的宏觀經濟走向和資本市場的可能趨勢時,很多人還在講股市一定會有一波行情。

大家的理由很簡單,既然樓市被凍住了,那總得有一個出口讓這些錢出去,那只能走回來,進入股市。

但結果今年以來,股市也一直處於掙扎的狀態,一直處於震蕩的狀態,還是一副半死不活的狀態。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我對股市在整個二季度的判斷也是不看好,因為資金面趨緊,待會我會分析資金面這個問題,此處先按下不表。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狀況?

如果你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的話,你得不到一個合理的答案。但你站在政府的角度,你會看得更清晰,你也會明白為什麼現在國家會死死摁住資金的去向。

這麼多年,我們國家的經濟基本就是靠房地產、基建和出口貿易來拉動的,這條路發展到現在基本就是一條死路,走不通了。

走不通本來也不要緊,但經濟發展的路徑依賴和思維定勢太強,GDP的政績考核指揮棒讓各地政府只會唯GDP是從。

所以瘋狂的信貸不斷增加,通過寬鬆的貨幣政策來刺激經濟,這是在拖,是在亂搞。即便這種辦法在早期刺激是有效的,長期依賴則無疑就是飲鴆止渴。

我有一組數據可以跟大家分享:過去三年,我們發了78萬億的貨幣,新增了多少GDP呢?14.88萬億。

那麼多的錢砸進去,產出卻不盡如人意,其實這就是宏觀經濟學裡面所說的凱恩斯陷阱,也叫流動性陷阱:貨幣的邊際效用在遞減,這種邊際效用的遞減,很容易讓砸進去的貨幣變成垃圾債。

更恐怖的是,我們發了78萬億的貨幣,不是都進了實體經濟,更多的錢實際上是到了股市和樓市。至於原因,我就不多說了,大家只需要記住:實業不好做,錢自然會流向虛擬經濟,資本的天性使然。

所以我們看到這幾年,房價一直在漲,其實國家發行的很多錢最後都變成了鋼筋水泥,資本離實體經濟越來越遠,虛擬資產的收益率被逐步推高。

市場是不理性的其實,人的貪婪這個時候就反映得淋漓盡致,既然哪裡有錢賺,錢自然會去哪裡,這又進一步削弱了實體經濟對資金的吸引力,進一步推高了虛擬資產的收益。

所以,這是一場市場非理性以及路徑依賴糅合之後的全民杠桿,當我們在埋怨制度的時候,每個人事實上都難逃自身的一份責任。

而虛擬經濟的風控加杠桿,只會讓泡沫越演越烈,不制止的話,就不僅僅是虛擬經濟對實業的吸血那麼簡單,演變到現在已經是樓市這個更大的泡沫已經難以為繼,股市的泡沫已經在2015年在去杠桿中應聲暴跌,哀鴻遍野。

這是一個不得不做出選擇的十字路口,因為放任虛擬經濟的任性,那就是實體經濟和虛擬經濟玉石俱焚,大家一起玩完。

所以國家從整體考慮,必然會加大對金融系統的整治,習總書記一直強調要嚴控金融系統的風險,要去杠桿,正是這個原因。

顯然,國家是想把資金往實業驅趕。

03

走鋼絲的模式,平衡何其難

所以,現在大家明白從去年開始國家在金融系統不斷出台各種整治政策的原因了吧。

但這是一場國家與市場的較量和博弈,讓資金往實業去這是一條最理想的路徑,是挽救中國經濟的最好方案。

但這一切又談何容易。先不說資金有沒有意願進入實體經濟,更核心的是大前提的穩定。

什麼叫大前提的穩定?

那就是驅趕民間資金往實業去,首先要挺住經濟不能硬著陸,要不然經濟一自由落體,那還玩什麼,沒等資金彈藥到位,就先垮了,什麼都進行不下去。而要讓經濟繼續這樣硬挺,兩樣東西不能同時偏廢:一個是匯率,一個是房價。

匯率問題的穩定事關金融系統的安全,因為匯率不穩,如果發生暴跌只就會讓資本逃跑得更嚴重,而資本的外逃是以美元的形式外逃的,這樣就等於在削減基礎貨幣,會被動引發貨幣緊縮,導致系統性崩盤。

所以,守不住匯率問題,就被釜底抽薪。但守住匯率問題,代價是要不斷減少美元外匯儲備,所以國家也一直在嚴控外匯,即便無法完全阻止也是要做的事情。

房價的問題,說白了資產泡沫的問題,是債務的問題,債務的問題需要不斷放水來維持資金鏈不斷。

但放水太多了,等於稀釋人民幣的信用,匯率自然也會跌,而要維持不跌,只能不斷拋售美元資產來維持,結果還是以犧牲外匯儲備為代價。

為了盡量減少美元外匯儲備的消耗,所以只能有節奏地放水同時對外匯進行管制。這種模式,就像走鋼絲一樣,稍不留神後果可想而知。

即便外匯管制了,但有管制的地方必然有黑市或者偷雞摸狗的事情發生,資金是管不住的,外流也是必然的。

這就要求我們有持續創匯的能力,但現在出口創匯這條路也逐步被封死,因為整個歐美國家的需求在降低,我們的出口並沒有得到最大程度的釋放。

更要命的是,這一次是全球經濟大周期的調整階段,以美國為首的經濟體,處於經濟危機之後的復蘇階段。

一個復蘇中的國家,必然會把更多的經濟機會留給本國人民,而不會給外國人,所以我們看到川普的政策都是保守的。

我們也看到了英國人的脫歐,也是為了讓更多的機會留給本國人。

這是資本主義走到這個階段,面臨的選擇。孤立主義的抬頭,是現實的必然選擇。這也是我長期來看,對歐盟信心不大的原因。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我們的出口摩擦只會越來越多,出口創匯是越來越難。別忘了,我們已經開始是貿易逆差了最近。

所以時間對國家來講,此刻特別重要。通過寬鬆貨幣政策迎來的時間,很考驗決策者的智慧。

04

資金面趨緊,借錢的成本變大

分析到這裡,大家應該會很直觀的明白,我們不可能繼續保持寬鬆的貨幣政策,現在的貨幣政策已經變成了「穩中偏緊」

這個意思是說,信貸貨幣還是要持續釋放,但是不可能像以前那樣釋放。

所以今年以來,這種路徑開始變化之後,對我們這個經濟高度依賴信貸擴張的國家來講,資本市場馬上就先感受出來了。

資本市場是春江水暖鴨先知,以前信貸瘋狂,虛擬資產價格炒高,現在開始控制放水的量和次數,馬上就感覺日子難過。

現在只是5月初,一般來講資金面不至於太緊張,但結果現在市場的資金面更緊張。

因為央行讓出乎市場意料之外,並沒有繼續操作MLF,即便逆回購量增大,但是依然沒有對沖市場情緒,結果大家想著月初寬鬆的如意算盤落空。

結果市場缺錢,銀行同業拆借的利率一路飚高,shibor在前幾天是連續兩天全線上漲,這在月初是極為罕見的。

銀行間質押回購利率更誇張,不單單是全線上漲,連長期端漲幅也不小。這說明了市場對今年整個5月和6月的資金面都感到不容樂觀。

大家日子開始不好過了,借錢的成本在不斷加大。

所以我們也同時看到,最近央媽一稍微緊縮一點,市場就一片哀嚎,PMI也大幅回落到去年十月左右的水平。

央媽這樣緊縮,大的背景上面我已經分析了,金融系統去杠桿,央媽肯定是跟上中央的節奏,習大大都出來講話了,能不跟上嗎。

因此我的判斷是,整個二季度,我對股市都不看好,最近股市一片綠,也是這個原因,就是資金面太緊張了。

不單單是股市,整個資本市場都是靠錢堆出來的,既然資金面緊張,肯定都要應聲下跌,商品期貨、國債期貨都是一片慘叫,這個大的趨勢我認為短期內很難改變。

至於樓市,現在已經被凍結了。而樓市也是一個靠資金堆積起來的市場,在如今資金面緊張的背景下,樓市裡面有一種人會死得最慘,那就是靠杠桿炒房的人,資金鏈隨時斷裂,既然傾家蕩產。

但樓市我上面講了,既然是一個蓄水池,國家就不可能讓它崩壩。

但我必須強調,國家講的是不要出現系統性金融風險,這意思就是可以出現局部的金融崩壩。也就是說,如果一些中小金融機構破產,是可以接受的,只要不影響大局。

有了這個前提,樓市的局部崩盤也是可以接受以及可能出現的,但整個國家來說,總體會保持高位橫盤,甚至有的地方還會漲。

至於是漲是跌,每個城市的資源是不同的,包括政治資源、行政資源、人力資源、醫療資源等等,在這裡我無法去一一分析,有些地方不了解,我也給不了大家答案,大家可以自己去分析。

總而言之,國家經濟現在在走鋼絲,大家央媽現在的放水,只是為了防止市場休克死亡,但放水僅僅是維持市場不死而已,但不會讓市場活得舒服,你舒服了,國家以後就不舒服了。

05

新時代開啟,要學會適應

可能很多人對現在國家金融系統和經濟層面面對的問題,根本沒有任何知覺。因為我看到很多人在一直加杠桿買房子,各種買,似乎未來一切都非常樂觀。

但我已經說了,現在的一切都是靠寬鬆的貨幣政策迎來的時間,我們是在跟時間賽跑,在外匯儲備沒有見底之前,能不能平穩過度非常關鍵。

但我們面對的問題太多太複雜了,外匯儲備現在是在不斷被消耗。要平穩過度,非常的難,現在是走鋼絲的模式哦,而且還要面對歐美國家的掣肘,談何容易。

作為生活在這片地的我,主觀上當然希望國家有能力力挽狂瀾,讓普通百姓能夠安居樂業。

但現實是很殘酷的,這個盤面對我們國家來講實在不好操作,充滿了太多的不確定性。

能否順利過度我不想過度去分析,因為太多不確定性。但從現在決策層做出來的事情來看,似乎已經在為未來做準備。

公租房已經在推出,雄安新區成為試驗田;金融系統去杠桿,這是想最大程度去防范系統性風險,但同時央行在去年就出台政策,對個人銀行存款的安全賠付標準進行了規定,同時在前年開始就聲稱允許中小金融機構破產。

無論是經濟領域金融領域,還是網路輿論,一切似乎都有「控制」的苗頭。

一切並不容樂觀,如果金融經濟層面的事情解決不了,為了保住大家的就業問題,只有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關上大門,自己玩。

但對於一個開放了幾十年的國家來講,回到過去顯然不是一件容易或者讓人能夠輕易接受的事情,但別忘了跟穩定相比,一切都是有可能存在的。

做最壞的打算,保持最樂觀的心態,或許對我們普通老百姓來講是唯一可以去做的。

但我一直想說的是:這個局面不是單方面哪個人造成的,我們這裡的每個人都有責任去承受這樣的結果。

什麼樣的人群孕育什麼樣的制度,不要埋怨制度,看看我們每個人都做了什麼就知道了。

最近有一部很火的電視劇叫《人民的名義》,裡面釋放了太多的信號,未來是什麼,我想,這部劇已經提前劇透了。

互動:原創不容易,很多人看完文章沒有點讚留言的習慣,請大家支持我為文章點讚和留言。菜導才有動力寫更好的文章分享給大家。

理財產品不知道買什麼?

點擊閱讀原文查看更多!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