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的帶魚什麼的都去哪裡了?日本漁民半個世紀前就快給撈完了!

微信號:香港鳳凰周刊

微信號:phoenixweekly

記者 |陳祥 編輯 |邱銳

1931年4月,蔣介石收到奉化同鄉莊嵩甫一份電報。電報寫道:「日本漁輪,侵入江浙所轄佘山浪崗海礁洋面,巨艦大網,竭澤而漁」。莊嵩甫要求中央政府制止日本漁船的大舉入侵。

時任國民政府導淮委員會副委員長的莊嵩甫,曾與蔣介石一道在辛亥革命時召集奉化漁民組成敢死隊光復杭州,被蔣視為長輩。他畢生關心農漁林業,此番為寧波漁民的利益向最高領袖上書。

這封電報之前,1930年春,定都南京不久的國民政府就已經收到浙江、上海漁業群體的一堆請願書。漁民們遭遇的難題迫在眉睫,日本輪船利用噸位大、航速快、設備新的優勢,在嵊泗列島海域大肆捕魚,將漁獲運到上海出售,這嚴重威脅到尚依靠傳統技術的中國漁民的生計,畢竟漁業資源有限。而且在台州溫嶺縣,冬季帶魚漁汛到來,曾習慣季節性去舟山海域的漁船,出於風險衡量只能忍痛放棄出海。

事實上,中國不乏有識之士注意到漁業危機。著名實業家張謇於1903年出訪日本,目睹了日本漁業和航運業的巨大進展,他回國後給商部提交咨文,率先呼籲要啟動古老中國的漁業改革。「海權漁界相為表裡。海權在國,漁界在民。不明漁界,不足定海權。不伸海權,不足保漁界。互相維系,各國皆然。中國向無漁政,形勢渙散。」他一針見血地指出,「若不及早自圖,必致漁界因含忍而被侵。海權因退讓而日蹙。」張謇的警告被一一兌現。

△1932年廣東沿海的漁船,從圖中可以明顯看出當時中國的漁船噸位小並且吃水淺,只能在近海活動。

鼓勵去中國近海捕魚

日本漁船的革命並不早,但現代化速度很快,背後是國家的工業化、海軍擴張做有力支撐。1908年,日本才從英國購入第一艘金屬船體、蒸汽動力的漁船,屬於新興的拖網漁船。

同時,日本採取的新式捕撈法非常高效,也是前所未有的殘酷,它在近海能將冬季潛伏海底的魚群一網打盡,很容易導致漁業資源枯竭。這類新漁船很快在日本紮根,也迅速引起傳統漁船操作者的不滿。政府為息事寧人,在1911年限制新型漁船在近海作業,鼓勵它們去遠海,當然包括中國近海。

1912年至1914年,為保護己國海域的生態,日本政府進一步擴大禁止新型漁船作業的海域,加速逼迫它們來到中國的東海和黃海。對於從事遠洋漁業以及去他國領海捕魚的企業,日本政府不惜給予財政補貼。1917年,日本規定全國只能有70艘拖網漁船,新造船的排水量必須在200噸以上,航速至少11節,續航力在2000海裡以上。1924年,日本規定內海及黃海、東海海域之外的漁船不受70艘的限制,這等於變相鼓勵拖網漁船去南中國海。日本拖網漁船數量在1926年達到300多艘,在1937年達到1000餘艘。

關東州、青島、上海、台灣和香港,成為日本漁船的後勤基地。

關東州位於遼東半島南部,包括旅順港和大連港,甲午戰爭後不久被強制租給俄國,日俄戰爭後被日本所得。它在「九·一八事變」前是日本在中國北方唯一的侵漁據點,從這裡蜂擁而出的日本漁船撲向黃海和渤海。日本在1930年甚至計劃在不凍港旅順修建大型漁港,將漁獲製作成鹹魚後運往市場無比廣闊的中國內地。翌年,日本吞噬整個東北,該計劃作罷,日本漁船在黃海、渤海海域橫行無阻。

日本在一戰後從德國手中搶到青島,直至1922年底由中國收回,日本占領期間必然是縱容本國漁民來此濫捕魚,並用行政手段打壓中國漁民。北洋政府接手青島後,由於中樞無力,日本漁船依然順利進出青島港。

以上海為據點的日本漁船,目標是中國當年最重要的產漁區——江浙沿海。《申報》1926年4月18日報導日本漁輪在長江口肆無忌憚捕撈甚多,「續捕三晝夜,獲漁約二十萬斤」。《申報》接著在7月11日向公眾指出漁業遭受侵犯的嚴重現實:「江浙洋面,外人侵漁,本年尤甚。日本手繅網機船自由沿海侵捕,公然運滬銷售。」

台灣在1895年被清政府割讓給日本,日本漁船攫取台灣海域豐富的漁業資源,進而把獵食範圍擴張到華南地區。台灣總督府在1926年制定禁漁令,特意把漁船趕到福建和廣東沿海。

1920年代中期,日本在香港設立漁業公司,方便本國漁船出入香港。不過,日本漁船在香港一帶海域的收獲不佳。

日本軍艦護航

出入中國領海的日本漁船,受到日本政府的縱容和保護。日本海軍不時派軍艦護漁,甚至直接向驅趕漁輪的中國軍艦挑釁、示威。為爭奪有限資源,占盡優勢的日本漁船不惜欺負中國漁船,最常見的手段就是破壞對方的網具。漁具一旦遭嚴重毀壞,中國漁船只能打道回府。最嚴重的情況,是日本漁輪撞沉弱小的中國木帆漁船,如1929年1月,「姬島丸」號漁船在溫州沿海撞沉一艘中國漁船;1931年3月,該日本船又在定海海域撞沉一艘中國漁船。

《申報》在1931年3月8日記錄了日本漁船的野蠻狀,「又聞該日輪在浙省洋面不但越海捕魚,並且偷倒網艙之慣技,以至各釣船受害不淺,生計絕望。因日漁輪均裝有柴油引擎,俟釣船下網後魚已漲滿時,只須漁輪在船旁駛過,連魚帶網均為葉子所卷,因此船家損失頗巨。」

關東州水產實驗場、台灣總督府水產課、農林省水產局,則成為調查中國沿海地區漁業資源的專業機構,它們細致調查各種魚群的洄遊情況、入水深度、棲息場所等,將情報提供給漁民。除作為主力的三大機構外,還有東京水產講習所和各地的水產實驗場。從事漁業情報收集和研究的,機構之外尚有個人,較有名的如東京大學教授岸上謙吉,未經中國政府允許來中國科學考察,最終死於長江漁業調查途中。

中國漁民的反擊

「致大陸沿海類(數)千百萬之漁民,均受其欺凌壓迫,以致漁場日縮,生計日窮,既乏相當漁業組織以謀抵抗,而政府又不為之後盾,含酸飲痛,莫可如何。」中國水產學會在1928年10月致電農礦部,「速令取締,取消其協約,停止其進行,否則大陸東南領海最優美之處女漁場,必盡為日人所攫取。」

當日本先進漁船以中國漁民難以想像的速度和效率捕魚時,中國漁民只能通過民間自治的漁業團體向政府申訴委屈和憤怒。工商業發達的上海對此最敏感,海員總會、水產學校同學會、總商會、江浙漁業公會、漁輪業公會及各魚商團體,先後向南京政府的外交、交通、實業等部門請願。勢力雄大的上海總商會提出特別強烈的抗議,因為作為理事的鎮海人蕢延芳擁有8家漁行。

實業部長孔祥熙、部裡的漁牧司官員皆堅定反對日本侵漁行為。

孔祥熙的辦法在1931年2月由國民大會通過,開始執行。首先,中國外交部通知日本,兩國尚未簽訂漁業協議,故日本漁船禁止入中國港口。接著,財政部通知海關,禁止日本漁船攜帶漁獲進入港口,除非是正規商船,但征收每斤4.4元關稅。孔祥熙還補上一條,禁止排水量100噸以下的小船來往於兩國港口,名義上是堵上走私漏洞,實際是驅逐大批匯集在上海、小於100噸的日本漁船。3月底,中國政府免除了一切漁業稅和魚稅,這是中國反擊戰的輝煌時刻。

這措施必然遭到日本的外交抗議,同時還遭中國財政部長宋子文的強烈反對,宋子文嫌稅收有損失。又因為中國海上力量不足以常態化執法,偏偏日本又是得罪不起的海軍大國,事實上執法時打了很多折扣,但侵漁危機總歸改善諸多。

而且日本人還可以找到許多變通的法子,例如將滿載漁獲的船開往日據的旅順和青島,裝入中國船的冷藏櫃後轉去上海銷售,或船上借掛中國國旗,諸如此類的做法當然增加了成本,降低了日本漁品的競爭力。故1932年「一·二八事變」期間,日本漁船借己方海軍撐腰,抓住窗口期,瘋狂在上海卸貨。

不幸的是抗戰全面爆發,中國沿海主要港口首當其沖被占領。中國徹底無力抗拒日本的漁業侵略,以及背後的強大海軍。

戰爭讓人類遭殃,讓魚類休養

大肆侵占中國沿海地區後,日本成立大批侵漁機構,在華東地區就有華中水產公司、東洋貿易公司、中支水產煉制公司、中國水產公司、帝國水物株式會社。日本在華北、華南也有許多侵漁機構。以成立於1938年11月的華中水產股份有限公司為例,它壟斷了上海的水產批發,並特許日本拖網漁船在附近作業。日本當局為壟斷漁業編造了冠冕堂皇的借口,指責中國漁民運輸和經銷水產品的方法低效又浪費,褻瀆了寶貴的自然資源。事實上,上海所售水產的收入很大部分進入日本海軍囊中,海軍方面更是需要嚴控市場。

淪陷區漁民並未被禁止出海捕魚,只是需要獲得日偽當局的海關號簿。中國漁船若要在上海卸貨,只能固定賣給日偽的侵漁機構,如華中水產公司。不幸中的幸運,難民潮水般湧入租界,導致上海水產需求遠超戰前水準,直至1941年12月太平洋戰爭爆發,這讓在舟山海域捕魚的中國漁民多少能克服戰爭帶來的苦難。

不過,雖然太平洋戰爭爆發前,浙江沿海仍有很多地區處於中國政府掌控下,但中國海軍在戰爭初期就損失殆盡,橫行無阻的日本海軍和混亂秩序催生的海盜,給國統區漁民帶來很多危險。例如,在台州溫嶺縣,冬季帶魚漁汛到來,曾習慣季節性去舟山海域的漁船,出於風險衡量只能忍痛放棄出海。更有國家大義讓位給養家糊口的時候,1938年7月,上海的定海同鄉會代表漁商向寧波市政府求情,希望獲準讓漁獲從定海運往上海。戰時的物資封鎖是雙向的,國民政府一樣禁止物資流向淪陷區。

國統區的漁船出海時攜帶中國的海關號簿,但遇到日本軍艦時須把號簿藏起來或扔進海中,否則日本人會沒收、銷毀漁獲,或強制把船帶到上海,強制把漁獲出售給日方的行銷機構。而當漁船來到尚未淪陷的鎮海港時,需要接受軍隊和海關的檢查,上繳給地方漁會1到5元,船然後才能獲準去寧波賣貨。寧波淪陷後,漁船需要獲得日偽的證件,否則遭重罰甚至生命危險。

抗戰勝利後統計,中國沿海地區在戰時共損失漁船幾萬艘。以浙江地區為例,1937年前約有26000艘漁船活躍在浙江海域,隨後到來的戰火毀滅15000艘。損失方式包括日軍在海上擊沉漁船、日軍焚毀當地漁船、海盜掠奪和毀壞漁船、漁船因長期無法出海而年久失修,等等。中國漁船在舟山海域的漁獲量在1936年是93000噸,至1947年僅剩12000噸。

不過,活躍在中國海域的日本機械化漁船,在太平洋戰爭期間急劇消失,一方面是海軍征召了許多船,另一方面是日本對原材料的嚴格統制導致新漁船的製造幾乎中止。經歷太平洋戰爭的血與火,昔日不可一世的日本聯合艦隊,逐漸坐沉海底成為人工魚礁,曾在中國海域耀武揚威的海軍官兵則葬身魚腹。荒謬的是,戰爭先後把中日兩國的捕撈業帶入冬眠期,從而讓魚類得以休養生息。

新媒體編輯 | 豐澤 馬茹均

| 往期精彩文章 · 點擊圖片閱讀 |

談談房事!到底是《人民的名義》裡官員住得好,還是現實中的官員住得好?

傳統武術太極高手迎戰散打,20秒被幹趴,中國功夫怎麼不靈了?

×

– END –

×

爲全球華人提供獨立意見

INDEPENDENT THINKING FOR CHINESE

ALL OVERTHE WORLD

×

版權歸香港《鳳凰周刊》所有,轉載請聯繫

010-65233690 / [email protected]

×

點擊 「閱讀原文」 進入快速訂閱通道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