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川普勝利了,但真實的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的啊!




微信號:假裝在紐約

微信號:mr-jiazhuang

是的,川普勝利了,但真實的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的啊!

各家媒體都已經宣布川普獲勝了。雖然最終票數略有出入,但結局已定。

我想到了1960年的總統大選,肯尼迪和尼克松分別代表民主黨和共和黨。

當時的形勢有點類似2008年時歐巴馬對陣希拉蕊的民主黨內初選。肯尼迪是一張幾乎沒有什麼人認識的年輕面孔,只做過幾年的參議員,而他的對手尼克松則是副總統,有豐富的從政經驗。

但那一屆大選的一個重要特點是在歷史上第一次進行了電視直播辯論,因為當時正是電視在美國家庭迅速普及的年代。在電視上,肯尼迪自信瀟灑的風格給美國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尼克松則滿頭冒汗,顯得尷尬不自在。

是的,川普勝利了,但真實的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的啊!

幾次辯論之後,守在收音機前的人都以為尼克松能夠獲勝,而看了電視的人則知道肯尼迪已經勢不可擋。有調查顯示,在400萬原本舉棋不定的選民中,有300萬人在看了電視辯論以後選擇了支持肯尼迪。

最後的投票結果,肯尼迪以0.2個百分點的微弱優勢,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年輕的當選總統。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電視幫助肯尼迪獲得了勝利。如果電視的普及晚來幾年,那歷史也許就會被徹底改寫。

今年的總統大選,媒體再一次扮演了一個微妙的角色。

假如有個外星人在今年年初空降地球,從那時到昨天為止,他從來不上任何社交網站,只看《紐約時報》、《紐約客》、《華盛頓郵報》、CNN……(這個列表可以包括絕大多數的美國主流媒體),他大概會篤信希拉蕊一定能夠當上總統。

反過來,假如他從來不上新聞媒體網站,只上推特,他的印象可能正好相反,因為他看到了許許多多支持川普的聲音。

2008年時,歐巴馬的獲勝也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社交媒體。但只有在今年,主流媒體和社交媒體之間的割裂才第一次這麼明顯。

一直到今天早上投票剛剛開始的時候,《紐約時報》上的實時選情預測(live forecast)顯示希拉蕊獲勝的可能性高達85%。然而隨著開票結果一個州一個州出來,指針不斷轉動,這個數字一次次下降到80%,78%,65%,52%,然後在某一個時刻徹底轉向紅色一邊,變成了川普獲勝的可能性55%,70%,80%,94%……直到最後無限接近100%。

是的,川普勝利了,但真實的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的啊!

是的,川普勝利了,但真實的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的啊!

是的,川普勝利了,但真實的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的啊!

其他媒體事前的預測,也都和《紐約時報》差不多。

精英媒體,從來沒有這麼狼狽過,從來沒有被打臉打得這麼腫過。

是的,川普勝利了,但真實的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的啊!

傳統媒體的衰落,不僅僅表現在發行量的下滑,更重要的表現是影響力的削弱和權威性的消解。人們不再相信媒體的報導,不再願意接受言論領袖們在媒體上發表的觀點,甚至心生排斥。

在傳統媒體時代,有一個很流行的詞叫「受眾」。但在社交媒體時代,「受眾」這個詞已經不確切了。人們不再被動接受媒體的投喂,而是更願意去相信另一個網友的一句話,更願意自己去表達內心的觀點和想法。

就好像現在直播軟體這麼火,手機螢幕裡的主播們,雖然只是在來回說一些無聊的話,但對很多人來說就是比電視上那些精心製作的電視節目更有意思,原因就在於,看的人不再是「觀眾」與「受眾」,而是可以和對方互動、乃至決定對方喜怒情緒的支配者。

當互聯網上的每一個「我」被無限放大,建制、精英、媒體……就全都成了腐朽的、應該被抵制的舊秩序。

舊的秩序瓦解了,新的秩序正在建立。這就是互聯網最可怕的地方:它重新塑造了我們看這個世界的視角,從而重新定義了我們和這個世界的關係,最終影響了我們對這個世界的看法。而在這個關係裡,「我」是最重要的,占據著主動地位。

與此同時,它也更加激化了人和人之間的爭執與分化——因為每一個人,都可以輕易地在互聯網上找到和自己有一樣想法的人,從對方那裡得到鼓勵和堅持。

好的聲音和好的聲音會聚集在一起,這是好事。但是壞的聲音和壞的聲音也會聚集在一起,並且一定會更大聲,更有感染力,也更有破壞性。

負面的情緒因此有了最好的傳播土壤,分秒之間就以光速擴散。而不惜去煽動仇恨與憤怒的人,總能得到獎賞。

我們鼓吹了好幾年社交媒體的好處,但它真正的壞處在2016年才開始顯山露水,並且很有可能這只是一個開始。無論在中國還是美國,都已經現出了端倪。

曾經有人問我,為什麼在公眾號裡要把那些反對我的評論和意見都放出來。我說,因為這就是真實的世界。

對於美國大選的結果,我不評論好壞,我只想說同一句話:這就是真實的世界。

是的,世界就是這個樣子,接受它,live with it。

真實的世界是什麼樣子的呢?

在佛羅里達,這個最關鍵的搖擺州(swing states)和戰場州(battleground states),最大的幾個城市裡,希拉蕊以大比分拿下了邁阿密、坦帕、奧蘭多、Tallahassee,只拿下了Jacksonville一個城市,並且領先幅度不到5%。

但在佛羅里達其他廣袤的小城市和農村地區,全面飄紅,最終幫助川普拿下了這個州的29張選舉人票。

是的,川普勝利了,但真實的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的啊!

在同樣是川普獲勝的紅色德克薩斯,支持希拉蕊的達拉斯、休斯頓、聖安東尼奧、奧斯丁——同時也是這個州最大的幾個城市,成了藍色的孤島。德州的大城市裡,只有人口排名第五的Fort Worth是川普的地盤。

是的,川普勝利了,但真實的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的啊!

幾乎每一個州的情況都是如此——支持希拉蕊的都是大城市、工商業中心,而支持川普的則集中在其他中小城市和鄉村地區。

從整個美國的情況來看,支持希拉蕊的是加州、紐約州、東北部和西海岸這些人口稠密、經濟發達的地區。而支持川普的,則是廣袤的,地廣人稀深不可測的中部和中西部。

是的,川普勝利了,但真實的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的啊!

從人口結構來分析,支持川普的主要是男性,白人,年齡在45歲以上,教育程度以中學為主;而支持希拉蕊的則截然相反,主要是女性,少數族裔,年齡在45歲以下,教育程度以大學為主。

58%的白人把票投給了川普,而74%的少數族裔則把票投給了希拉蕊。

是的,川普勝利了,但真實的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的啊!

53%的男性把票投給了川普,54%的女性把票投給了希拉蕊。

是的,川普勝利了,但真實的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的啊!

大學文化程度以下的人裡,52%投給川普,44%投給希拉蕊;研究生及以上學歷的人,37%投給川普,58%投給希拉蕊。

是的,川普勝利了,但真實的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的啊!

之前的英國退歐也是同樣的情形——反對退歐的是大城市,是經濟更發達、全球化更徹底的地區,是年輕人;而支持退歐的,則是老年人和鄉村地區。

數字可能沒那麼形象。《紐約時報》的兩張照片,更加直觀,一目了然。

第一張,來自川普陣營:清一色的白人男性。

是的,川普勝利了,但真實的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的啊!

第二張,來自希拉蕊陣營:有男有女,有看上去不那麼直的男性,有少數族裔、包括亞裔。

是的,川普勝利了,但真實的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的啊!

兩張圖,兩種表情,兩個世界。

世界似乎就變成了這樣兩種人的對抗。至於地域,倒顯得不重要了。

在投票這一天,歐巴馬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不管發生什麼,「明天早上,太陽還會升起」。

但在太陽升起之前,先要度過慢慢的長夜。

是的,川普勝利了,但真實的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的啊!

是的,川普勝利了,但真實的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的啊!是的,川普勝利了,但真實的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的啊!

是的,川普勝利了,但真實的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的啊!

是的,川普勝利了,但真實的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的啊!

新浪微博 / 微信 @假裝在紐約

是的,川普勝利了,但真實的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的啊!

聯繫郵箱:[email protected]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