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王者榮耀》的女大學生丨觸樂

微信號:觸樂

微信號:chuappgame

在這場前所未有的遊戲人口變遷中,「女大學生」成了一個新梗。

「女大學生」這個詞在《王者榮耀》的玩家群體中正在成為一個梗,或者說刻板印象。

2017年4月17日,《王者榮耀》經營團隊發出公告,要求玩家對QQ號進行實名認證,接入防沉迷系統,未滿18歲的玩家每日只能玩兩小時。這條消息發出後,在微博和貼吧上,很多玩家的反應是:現在最坑的難道不是女大學生麼?

具有代表性的微博高讚回復

百度貼吧每天都有大量「女大學生」貼

4月18日,搞笑視頻播主李青銅三在微博發布標題為「送給所有王者榮耀女大學生」的短視頻。在視頻中,年輕的男播主用極為誇張的方式,將「女大學生」描述為水平低、愚蠢、不聽勸和愛噴人的形象。視頻被轉到各大視頻網站,激起了一陣共鳴。也有女玩家回帖反駁:「厲害的女大學生很多好吧!」

自從《英雄聯盟》(常用簡稱「LOL」)在中國大陸流行以來,「小學生」基本成為了遊戲水平低、言行幼稚衝動的代名詞。現在這個指代正在移向「女大學生」。然而,正如「小學生」與小學生並不能等同,女大學生也是一個非常複雜的群體。即便只從遊戲的角度來看,她們的遊戲經歷、遊戲行為和看待遊戲的方式,也千差萬別。

我採訪了一些玩《王者榮耀》的女大學生,各自有不同的故事。

四個「菜女大學生」

小玉、三舟、二橋和星星基本符合「女大學生」的認定標準:等級低,勝率低,對於MOBA類遊戲不熟悉,操作技術也欠佳。她們線下是同學,玩《王者榮耀》經常組隊開黑——「開黑」是MOBA遊戲的術語,指相熟的人組隊玩遊戲。

網路上有很多關於「女大學生開黑」的搞笑視頻

作為同一專業的同學,小玉、三舟、二橋和星星四個人經常一起玩遊戲。在《王者榮耀》之前,她們玩的是《陰陽師》和《奇跡暖暖》,平時最大的消遣是看網路小說——這也是她們的專業研究課題。下載了《王者榮耀》後,三舟在一個混跡著網文作者、新媒體研究者和遊戲玩家的微信群裡發問:「有人能帶帶我們麼?」

一名輕小說網站的男編輯帶著她們進了遊戲。

「我們坑了他……」小玉對此感到非常抱歉,「死了很多次,輸了比賽。我們真的是純新人,從來沒玩過這種遊戲。」

不好意思再坑熟人,四人組只能自己練習,有時各自單排,有時開黑。二橋喜歡沖鋒,常用角色是莊周這樣的坦克。小玉玩射手和法師比較多,曾經拿過MVP。三舟和星星則比較隨緣,傾向於遠程角色。四個好朋友之間互坑不會帶來多少負面情緒,反而是一種樂趣。

小玉自稱有MVP詛咒,只要拿MVP就贏不了

「如果是單排,我們都還各自贏過幾局,但只要是開黑,就幾乎沒贏過。」星星說,「我們四黑,排到對面一般也是開黑,然後我們就輸定了。」

三舟在單排時被人罵過,「我就打字告訴他,我剛剛開始玩,結果隊友態度一變,說沒關係跟我來。我一霎那感覺被治愈了。但後來那人開始問我,你是女生麼?我就沒理他。」

她們其實很清楚自己「水平菜」這件事,但就算是對於她們來說,還有更讓人惱火的玩家群體。「有些微信頭像上抱著孩子的,常常突然就不動彈了,過一會又突然去送人頭。」三舟覺得,可能有一些三四十歲的玩家跟「女大學生」一起徘徊在中低分段。

演員王琳今年47歲

「從頭像可以判斷年齡層,可能是在工作間隙玩,很明顯是在求速輸,是無腦送的那種,輸完就可以去幹別的事了。」每當遇到這樣的情況,星星都感到怒火湧起,「恨不得順著WiFi砍過去。」她們覺得自己雖然水平不高,但最起碼是在認真玩遊戲。

三舟花錢買了趙雲,一個她非常喜歡的英雄。她對趙雲這個人物有特殊的感情,喜歡的網文作者非天夜翔經常寫趙雲。「我還挺喜歡打開遊戲看英雄庫,這遊戲美術還不錯,皮膚都很好看,就是文案稀爛。」作為一個做文學研究的學生,三舟如此評價。

在玩《王者榮耀》的同時,小玉、三舟、二橋和星星也沒有離開《奇跡暖暖》與《陰陽師》,因為覺得「不費事」,每天上線點擊幾下。

「我一定會成為王者的!」

4月底,娜娜在忙著寫畢業論文,每天只睡六個小時。她給自己定了一個小獎勵:每寫完一節,就能玩兩盤《王者榮耀》。在這個「殺人遊戲」裡,她感到自己的壓力得到了發泄。

《王者榮耀》是娜娜玩的第一個「殺人遊戲」——這是她對有「擊殺」內容的遊戲的稱呼,其中包括FPS、RTS和RPG在內的絕大部分主流遊戲類型。今年4月22日,在朋友的推薦之下,娜娜接觸了《王者榮耀》。「我周圍的所有人都在玩,微博和朋友圈到處都是《王者榮耀》。」娜娜說,「另一個原因是,消消樂實在是有點玩厭了……」

在《王者榮耀》之前,三消遊戲是很多輕度玩家的最愛

娜娜今年23歲,即將從一家985高校的新聞專業畢業,日常娛樂主要是日劇,經常跑步,偶爾玩棒球。她最初接觸遊戲是在高中,和父母共用一台諾基亞功能機玩俄羅斯方塊,在三口之家裡排名第一。上大學以後,她有了一台自己的筆記本電腦,但裡面基本不裝遊戲,最多在橙光上玩國產的網頁AVG,「其實只是想看小說。」

娜娜覺得自己真正玩過的可以稱得上「遊戲」的東西,是手機上的音樂遊戲。她基本上把自己所有能看到的音遊都試了一遍,多數淺嘗輒止,時間最長的是《偶像夢幻祭》,因為「這個遊戲能讓我開後宮。」

《偶像夢幻祭》是卡牌+音遊

《偶像夢幻祭》玩了大半年,娜娜棄坑了。當時是16年下半年,她在找工作,諸事繁忙,「如果我繼續玩《偶像夢幻祭》,要麼得肝,要麼得重氪,有點受不了。」於是她的消遣變成了各種三消遊戲。

娜娜覺得自己能從音遊和三消遊戲中獲得平靜和放鬆。她在現實中人脈很廣,但從來不在遊戲裡社交。一個好友向她推薦《王者榮耀》時,娜娜有些猶豫,「怕自己坑,怕被罵。」娜娜雖然不玩MOBA遊戲,但她對各種網路流行梗多少都有些了解,「我知道‘小學生’是什麼意思,也看過李青銅三噴女大學生的那個視頻。」

「我的朋友跟我說,只要不打排位,就不用擔心被罵。」排位是指與玩家段位掛鉤的比賽,比起普通的隨機匹配,玩家會更看重輸贏。娜娜最終還是下載了遊戲。新手教程後的前幾局比賽,她「每分鐘都在死」,被小兵打死,被防禦塔打死,被對手擊殺。室友們聽見她的慘叫,紛紛調笑她是「亡者沒榮耀」——娜娜的室友們還沒有進入《王者榮耀》,但大致聽說過這個遊戲。

這局比賽後,娜娜發現自己被舉報了,於是又氣又笑地發了朋友圈。

娜娜的第一盤遊戲

一名相熟的男生看到之後,立刻把她拉進了微信群,帶她一起開黑。娜娜選了自己唯一會用的亞瑟,還是一直死。男生們拼命對她說:「猥瑣發育不要浪!猥瑣發育不要浪!」娜娜虛心求教:「這是什麼意思?」

男生解釋道:「就是不要沖,攢錢買裝備。」娜娜這才知道,原來這個遊戲是要買裝備的。

雖然加了群,但她仍然很少開黑,大部分時候都自己一個人打人機和匹配,不玩排位。「有一次,我走到草叢邊上,裡面沖出三個人,我一下子懵了,就死了。隊友在公屏打字說你怎麼都不還手,對手也在公屏哈哈哈哈哈。」這是她記憶最深的一次「被噴」。大部分時候,整局比賽都沒人說話。

4月29日,在進入了這個遊戲一周後,娜娜拿到了自己的第一個超神。此時她已經學會了使用亞瑟、魯班和莊周,在朋友的建議下買了甄姬。「我一定會成為王者的!」娜娜自我調侃,雖然她現在比較關心的是要不要買羋月的皮膚。

娜娜對這個遊戲的另一個稱呼是「王者暖暖」

對於「女大學生」這個說法,娜娜很認真地進行了反駁:「這個詞就像‘女司機’一樣,帶著男性群體的偏見,而實際數據證明女司機的事故率比男司機要低得多。並且,即便有數據證明在某個領域某個群體具有更為突出的某種特徵,比如‘某地黑人犯罪率高於白人’,也不應該說‘黑人都是罪犯’,或者用‘黑人’來指代‘罪犯’。」

遊戲即社交

饅頭是為了開黑才玩《王者榮耀》的。她有一群遊戲裡認識的朋友,多年來一起在不同的地方裡輾轉,從《劍俠情緣網路版叁》(也就是「劍網三」)到《最終幻想14》《激戰2》,現在到了《王者榮耀》。

饅頭今年22歲,專業是計算機,最早接觸遊戲是小學,在家裡的電腦上玩《仙劍奇俠傳》和《VR特警》。高考過後的暑假,饅頭在同班同學的帶領下玩上了《龍之谷》,從此進入了MMORPG的世界。

大三的時候,饅頭被一個BBS上認識的師弟拉進了《最終幻想14》,加入了一個公會,這個公會是從劍網三集體轉來的。真實生活中的朋友拉人進遊戲,遊戲中認識的朋友再進行線下活動,如此輾轉聯結,形成了相對穩定的社交群體。在饅頭的大學生活中,大部分朋友都是這樣來的,社團和學院的社交關係反而比較少,長久保持的也只有舍友。

饅頭在《最終幻想14》中的角色

饅頭在《最終幻想14》裡加入的公會,大多都是休閒玩家,熱衷於收集外觀和看風景,很少打難度較大的團隊副本。有一天,忽然有人提議:「我們來開荒吧,感覺裝備也差不多了。」開荒團本的結果不太理想,核心團隊放棄了,大家隨即轉去玩《激戰2》。2016年底,饅頭的朋友們開始談論《王者榮耀》。到了2017年3月,在幾個要好的女生的推薦下,饅頭終於進入了這款遊戲。

玩《王者榮耀》時,除了偶爾做任務之外,她很少單排,單排時不打字不開語音。每周免費英雄推出後,她會在人機模式裡全都試一遍。「喜歡那些很萌的英雄,但用起來都挺難。」饅頭說,「所以我一般還是用亞瑟開黑。」亞瑟是遊戲的新手英雄,相當於LOL的蓋倫,存活率高,也有一定的傷害輸出能力。

饅頭玩遊戲沒有什麼勝負心,自認水平很菜。「不怎麼研究裝備,全部選推薦出裝」,唯一認真看過的裝備是復活甲,因為亞瑟要買,用亞瑟開黑的原因則是「不容易死」——至少不拖累朋友。她喜歡和女生們一起開語音,「有一個以前打LOL的女生,玩起遊戲來嘴不停,一直說跟我走跟我走,搞他搞他搞他,救我救我救我……特別萌。」這是饅頭玩《王者榮耀》最開心的時刻。

除了「萌女生們」之外,饅頭另一個開黑的搭檔是她的男朋友Star。Star是DOTA老手和《魔獸世界》老玩家,大學專業是遊戲設計,目前在一家遊戲公司工作。今年過年之後,Star所在的整個部門都在玩《王者榮耀》。為了和同事一起開黑,他進入這個遊戲,「別人都是白金,我不太打排位,才青銅。」

這一場饅頭和Star的KDA都達到了12,但還是輸了

在Star眼裡,饅頭是個高手,「她的勝率是59.4%,亞瑟用得絕對比我好。」Star和饅頭在一起時,經常當面開黑雙排。他玩遊戲時很激動,會呼喊打團和回家,「饅頭很淡定,一般不理我,直接往前沖鋒,特別莽。」

Star會看頭像來預估對手實力,「每次看到對面一排很萌很可愛的頭像,我就覺得這局穩了,對面八成是女生。」Star說,「但其實饅頭的頭像也是萌萌的……」

《王者榮耀》在匹配到玩家時,可以顯示微信或QQ頭像(排位模式不顯示)

饅頭不太關注這些,她不在乎自己是否會因為女性的身份受到歧視或優待,也不在乎其他陌生人是否是女性。對於她來說,遊戲最重要的還是社交,輸贏不太重要,「之前有一起玩《最終幻想14》的朋友,棄坑以後不知道該聊什麼,忽然在微信裡看到她在玩《王者榮耀》,就又能拉進來一起玩了。」

「但女生們開黑,一般是三人黑,在隊伍裡占多數,以防真噴起來罵不過對方。」饅頭補充,「不過基本不會和別人吵起來。」

鑽石大神電競粉

芍藥在LOL裡是電二鉑金段位,除了上單和打野之外的位置都能勝任。她在劍網三競技場有2200分,還做過代打。《王者榮耀》對她來說,是LOL的替代品,「大家都沒時間在電腦前正襟危坐,想像自己在打職業了。」

LOL的鉑金段位大致意味著水平至少超過了80%的玩家

芍藥出生於94年,目前在某大學讀中文系。小學時她從路邊攤買「藏經閣」一類的盜版盤,在家裡的電腦上玩各種遊戲。大二的時候正逢LOL的S4賽季,芍藥進入了這個遊戲,「自己打人機打到20級,然後去打亂鬥,滿級以後打匹配,湊齊了符文就去排位。」

在LOL裡,芍藥跟朋友們組建了一個名為「大專科學校」的戰隊,參加過當地網吧的比賽。「我們打排位遇到過那種一看就是小學生的對手,小學生居然噴我們說專科也來打遊戲。」芍藥回憶,「但我們沒理他們。」

隨著年級漸高,「大專科學校」的隊員們紛紛畢業走向工作崗位,很難抽出大把的時間來玩遊戲。今年春節之後,戰隊找到了新的遊戲:《王者榮耀》,因為這個遊戲和LOL特別像,他們不需要再額外花功夫來學習,更重要的是可以隨時來上一盤。

上圖為LOL,下圖為《王者榮耀》

芍藥玩《王者榮耀》喜歡選那些和LOL相像的英雄,「朋友請教我該怎麼玩,我就說那英雄就是LOL裡的誰。」上手沒多久,芍藥的大號就打到了黃金段位,另一個與朋友共用的小號打到了鑽石,「這號氪了金,英雄和符文比較齊,我自己的號沒怎麼氪。」

「我一般不開語音,開了我怕克制不住噴人的衝動。」芍藥對於《王者榮耀》整體的玩家水平不太滿意,「41分推和311都打不起來,玩到高段位,很多人還是只知道中路一波團,野區全是暗的。」芍藥的微信頭像是LOL的英雄「厄運小姐」,俗稱女槍。這個頭像在《王者榮耀》中很容易被確認為「女玩家」,這讓她有時會被打野針對,但她自己對此不以為意。

芍藥在《王者榮耀》中打到了鑽石段位

作為一個高水平女玩家,芍藥對於「女大學生」這個詞沒有太多看法,但對電競圈的女粉絲頗有微詞,覺得這些人基本都不玩遊戲,卻喜歡「指點江山」。

芍藥最喜歡已退役的WE戰隊ADC微笑,自稱「遠古微笑吹」。S4之後微笑退役,她依然看各種LOL比賽。《王者榮耀》在2016年舉辦了第一屆KPL聯賽,芍藥當時還沒有開始玩這個遊戲,卻也在網上看了直播,「一盤十幾分鐘就結束了,觀眾還沒熱起來。」她理解這種快節奏是《王者榮耀》流行的原因之一,但仍然認為影響了其作為比賽項目的觀賞性。

KPL現場

「最有意思的是,我在KPL的直播間看到有人在刷彈幕:《守望先鋒》比賽就是因為你們才辦不起來的!」芍藥說,一些俱樂部把錢投進了《王者榮耀》戰隊,而沒有建設《守望先鋒》戰隊。芍藥很早就玩過《守望先鋒》,但覺得「打槍遊戲」不適合自己,在《王者榮耀》之外,她最常玩的還是LOL。

從「小學生」到「女大學生」

「在你看來,為什麼會有人開始把‘女大學生’作為一個梗和笑料?」

對於這個問題,這些女大學生各有不同的答案,但有一個觀點是一致的:MOBA遊戲,或者用她們自己的稱呼,「殺人遊戲」「大遊戲」「主流遊戲」,從來沒有過如此之多的年輕女玩家。

自2011年9月《英雄聯盟》在中國大陸經營以來,「小學生」這個詞匯開始被賦予了另一種含義。DOTA作為MOBA遊戲的鼻祖,上手門檻高,操作難度大,體系複雜,在中國的主力玩家群體趨於「核心」。LOL在美術風格、遊戲機制等方面進行了更為大眾化的改造,小學生也就自然而然地加入進來——通過QQ這個中國最為龐大悠久的社交平台,低於12歲的孩子與成年人在同一款遊戲中相遇了。

2011年以後,小學生去網吧幾乎都在玩LOL

部分小學生水平低、言行幼稚,這是事實。然而水平低、愛噴人的中學乃至成年玩家恐怕數量更多,只是小學生更容易被指認,形象更清晰。在網吧或者其他地方,大量小學生玩LOL的情景會被拍下來,發到LOL的玩家社群中,經過各種嘈雜的戲謔,最終與遊戲中的低水平低素質玩家牢牢掛鉤。

小學生也沒有話語權來進行反駁。玩家只要覺得另一個玩家在遊戲中的行為讓自己不舒服,就會指責對方為「小學生」。它成為了一個蔑稱,一個罵人的詞語,成為了對噴之中的武器,成為了視頻集錦中的笑料。《王者榮耀》與LOL異曲同工,只是這一次被吸納進來的是傳統意義上的非遊戲人口,至少是非MOBA遊戲玩家。

典型的「小學生」式對噴

長久以來,對於占據主流玩家群體的人而言,「女玩家」是一種關於「油膩師姐」的想像。在LOL玩家圈中,有大量笑話是「我是個女玩家」或者「假裝是女玩家」,由此獲得隊友和對手特殊照顧,這也反映了實際遊戲中女玩家人數的稀少。

而當年輕女玩家大規模進入遊戲後,傳統的男性玩家逐漸發現,「女大學生」真的就在遊戲當中——換言之,玩家們不得不開始考慮,是隊伍裡有個女玩家重要,還是贏一場比賽重要?玩家們考慮良久,最終還是選擇了贏。但問題是,很多女大學生不執著於輸贏,而更在乎「跟朋友一起玩」,於是矛盾就發生了。

第一支《王者榮耀》女子戰隊,仍然是迎合男性玩家的口味

相比「小學生」之於LOL不同,「女大學生」在《王者榮耀》玩家群體中的污名化程度其實並沒有那麼高,並且泛化和偏移程度也較低——目前尚且沒有人會用「女大學生」來指責玩家,但LOL玩家會用「小學生」指責一切低水平玩家。其中最表層的因素在於,「小學生」僅僅與年齡掛鉤,「女大學生」則關乎年齡、性別和學歷,沒有那麼容易被抽象成一頂大帽子,在不少語境下,更像是一個玩笑和梗。

更深層的因素在於,《王者榮耀》吸納了太多的非玩家群體了。除了這個傳統遊戲玩家之外,玩這個遊戲的還有「中年人」「照看孩子的家長」等等,這些群體恐怕遊戲經歷更少,甚至會令輕度玩家轉化而來的女大學生都感到不適。他們也尚未化為一個特別明確清晰的形象,被概括為如「女大學生」和「小學生」一般瑯瑯上口的詞語。但他們的確存在於《王者榮耀》中,存在於玩家群體的討論中,並且分散著聚焦在某一個特定群體身上的火力。

68歲的演員王慶祥是中老年玩家的縮影

此外,女大學生是有能力和意願去反駁的,在貼吧、論壇和微博,高段位的女大學生也現身說法,反對「女大學生」這一稱呼的使用。這不由得讓人聯想到近期在DNF玩家圈中發生的「死肥宅」和「西裝打團」事件,這是「主流玩家」第一次採用這樣的方式來反對針對玩家群體的污名化。

你可以從中窺見一二這個時代的趨勢:當遊戲成為一種更為廣泛的社交方式,當傳統的非玩家群體被納入「主流玩家」的視野,當遊戲本身隨著玩家群體的擴大而更深更廣地進入社會輿論的視野,「女大學生」與「死肥宅」共同存在於玩家群體的討論中,「污名化」與「反污名化」同步發生著。

這可能是《王者榮耀》與「女大學生」背後隱藏的,關於這個小時代的大歷史。

(文中出現的採訪對象皆使用化名或遊戲ID)


作者王愷文

為什麼窗簾是藍色的?

點擊圖片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