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長沙雙翼齊飛 易觀大數據賦能企業增收提效避險

微信號:易北辰

微信號:beichenyi8

文/易北辰

易觀這個名字,對於互聯網世界的任何一個玩家,都不會陌生。易觀集團成立於2000年,北京易觀智庫網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於2012年,為易觀集團下屬專注於大數據分析的子公司(以下簡稱易觀)。歷經十六載,易觀已成長為中國領先的大數據分析公司,打造了以海量數字用戶資產及算法模型為核心的大數據與分析服務生態體系。

易觀總部位於北京,在上海、深圳、成都、長沙均設有分公司。易觀常年服務的客戶,包括互聯網創新公司、投資機構、傳統品牌企業等多種類型。

易觀始終致力於利用大數據分析技術,為企業提供數字用戶畫像及競爭分析等產品服務,助力產品經營;並通過對企業數字用戶資產的經營與管理,幫助企業做到增收、節支、提效和避險。易觀產品家族包括易觀千帆、易觀方舟、易觀萬像、易觀博閱等。

截止2017年3月31日,易觀已經覆蓋18.21億智能終端,監測超過178萬款移動應用。

易觀國際於2012年提出的”互聯網+”理念也得到了馬化騰的認可。

再看一組數據:

平均每年國內有4,000餘家媒體在超過12萬篇新聞稿件中引用易觀的數據分析。

·2011年,來自13,000多家海外媒體的近20,000篇報導引用了易觀的數據分析。易觀已成為了被提及最多的中國互聯網信息服務機構。

·從中央到地方,超過25家的各級政府機構與易觀結為首選合作夥伴。

·超過100家公司在海內外上市時使用了易觀的數據和分析。

·平均每年,超過2萬人參加易觀的電商、移動互聯網及新媒體行業盛會,覆蓋人群規模超百萬。

·國內逾九成的證券公司在日常研究中使用和引用易觀的數據和信息。

·在過去的10餘年,有超過2,000家機構依靠易觀的信息、服務和解決方案不同程度提升了他們的經營業績。

北京有句老話,先有潭柘寺,後有北京城。

而易觀則是陪伴中國互聯網一路成長的骨灰級玩伴。

從PC互聯網到移動互聯網再到大數據時代,一路相伴,從未缺少易觀的身影……

而伴隨者大數據時代逐步接管移動互聯,易觀則有了更宏大的想法,從幕後走到台前,為時代,為政府,為企業,為一座城賦予更多的數據能力。

落子長沙北京、長沙研發中心雙翼齊飛

4月,長沙春風十裡,易觀國際董事長於揚的身影穿梭於長沙各個創業園。

4月15日,易觀國際董事長於揚就在長沙中電軟體園表示,長沙可能由於種種原因錯過了第一波互聯網化,由於各種原因又錯過了電商,可能還沒來得及趕上移動互聯網,移動互聯網消失了,「但是我覺得決不應該再錯過大數據和人工智能。因為大數據和人工智能,可能就是長沙這樣一個有著悠久歷史,有著很好的人才培訓的環境。」

他分析認為,未來的企業如果不是數據驅動的,基本上是沒有生命力的,也不可能生存。「數據一定會成為新的能源,有三個最重要的背景:第一個所有的企業要想活下去,必須都是數字信息。第二數字企業所有的業務流程都會程序化;第三人工智能和大數據會成為新的知識。」

於揚提出:人工智能和大數據是新的基礎設施。」如果你今天還執著於互聯網思維,你在人工智能這個浪潮上沒辦法。因為這波互聯網化還沒有結束,人工智能已經過來了。10年之內,我相信在發達國家很多的地方,我們今天發現機器的服務已經被統一,比如說初次的問診已經是在機器在做的。」

易觀國際宣布,其籌備一年的長沙研發基地正式成立。原晨星首席經營官黃濤,湖南省經信委副巡視員、原湖南省經信委副主任楊憲法,中電軟體園總工程師李勇,易觀產品中心總經理朱江等共同見證。

「易觀長沙研發中心的成立不但進一步加強了易觀的技術實力,而且有希望通過大數據的方式拉動湖南創業創新、互聯網+生態的建設。」於揚表示。

據了解,易觀致力於打造北京、長沙雙研發中心。北京研發中心是大數據開放平台及算法中心,長沙研發中心則是大數據產品和技術研發中心。

北辰有幸在易觀長沙分公司,見到了於揚。易觀長沙的辦公室景致極好,會議室窗外鶯飛草長,湖光掠影。少了京城的緊張和擁堵,多了一份長沙的明媚和愜意。對於研發中心,這種身居軟體園,又遠離京城房價高壓和選擇誘惑。的確是個靜心研發、出作品的好陣地

北辰和同行的媒體同仁問於揚:什麼會選擇把數據中心建設在長沙?

於揚認為:「數據中心不僅僅設在長沙,在南方其他地方也都有,而且實際上我們現在的數據中心私有雲是一部分,同時我們也做一些混合雲的部署。其實長沙是我們的一個研發中心,這是北京、長沙雙研發中心的其中一個,未來有計劃在其他地方也再設一個研發中心。把研發中心設在長沙有三個原因:1)當地的高校資源比較豐富。比如說國防科大、中南、中南財經、湖大、長沙理工。2)成本。成本是一個蠻重要的考量,大家不知道是不是注意到北京最新的一些開盤的消息,像望京新開一個盤16萬一平,先不說我們是不是能付得起工程師16萬一個月,就是付得起16萬,那也只能買一平,長沙這邊這周邊的房子大概在,萬科聽說是剛剛漲到八千一平,所以我覺得同樣的人才,但是由於房價的原因所帶來的生活成本是完全不一樣的,不知道今天的這些媒體朋友有多少第一次來長沙,你們會發現長沙跟你過去理解是不太一樣,其實蠻現代化。3)看長沙的位置。我們在北京上海深圳成都都有分公司,位置看下來是十字的樣子,而長沙差不多位於十字中間,這個挺符合我們全國的布局。對於我們來講,我們很多的技術授權和支持,在很多時候要跑到上海、深圳、成都去,放到北京,還是蠻遠。就是這三個原因。」

從互聯網+到大數據時代的順勢而為

順勢而為,關鍵在於一個”勢”字,要有一雙慧眼,判明大勢進退;要有一顆名亮亮的新,悟達通透。只有看得清,瞅得準,心如明鏡,才會知曉大方向,大趨勢,知進退。關鍵在於一個”順”字,順應,順道,順利,而不是悖逆,逆反,這樣朋友不容你,環境不容你,世道不容你。關鍵在於一個”為”字,只有作為才能成就事業,只有作為,才能通向未來。”上善若水”這四個字,出自於老子的《道德經》第八章:”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於道。居善地,心善淵,與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動善時。夫唯不爭,故無尤。”

於揚身長八尺,儒雅翩翩,聲如洪鐘,自帶磁性,氣場嫻靜。談及互聯網、大數據大氣磅礴、如沐春風。大有當世孔孟的風采。從互聯網+到大數據時代,易觀和於揚一直在順勢而為。

而一直作為第三方,水善利萬物而不爭的精神,讓易觀贏得了業界口碑。然,星辰大海才是易觀的終極方向。大數據時代,於揚和易觀Havebigdream,Dothemore。

今天大家所熟知的互聯網化是於揚在2007年易觀提出來的,於揚在2012年提出「互聯網+」,2015年成為國家的戰略。

用於揚自己的話來說:「我經常被問到什麼問題呢?當15年「互聯網+」成為國家戰略到現在差不多一年多兩年多的時間,大家在問從易觀來看,未來會是怎麼樣?我們經常聽說一句話是我們要順勢而為,順勢而為就好像我們是順風去行舟,我們是能夠借力去成長,順勢而為一定有可能加速我們的成長,所以我們每個人都想知道,未來的趨勢是什麼?「

4月18日,4月18日,長沙大數據產業聯盟發起儀式及易觀長沙大數據研發中心啟動儀式,於揚做了一場窺探未來的分享。

KeyMessage

互聯網進入下半場於揚力啟示錄2.0

易觀董事長兼CEO於揚在會上提出:「未來企業的新四化即數字化、數據化、自動化、智能化,所有的企業都會成為數據公司,並且逐步做到智能化決策,最終不以個人意志作為判斷依據。」

易觀CEO於揚表示:「在互聯網的上半場拼的是價格、速度、模式,而互聯網的下半場同樣需要拼3個方面,首先是品質,有品質的競爭者,才有可能把用戶從別人那搶過來。其二是耐力。你前100米跑得快,不代表著你後面的5000米、10000米你都能一直這樣快。通過持續的經營,打磨品質、打磨你給用戶的價值,你才有可能生存發展。其三是技術,今天靠模式打天下已經不適用,因為這個東西復制性很強,唯一只有技術才能形成護城河。」

於揚稱:「數據是新能源,只有知己知彼、隨機應變才能進行精細化經營,在互聯網下半場突出重圍。」據了解,自2012年起易觀相繼推出了易觀千帆、易觀方舟、易觀萬像等一系列產品,截止2017年Q1,易觀累計裝機量覆蓋18.21億,4.42億移動端月活躍用戶,累計監測178萬監測APP數量,通過海量的和外部數據結合企業第一方數據,利用大數據分析技術,為企業提供數字用戶畫像及競爭分析等產品服務,助力產品經營;並通過對企業數字用戶資產的經營與管理,幫助企業做到增收、節支、提效和避險。

當一個趨勢足夠大的時候,任何人都不能置身事外。當大風起兮,有人選擇造風車,有人選擇築牆。大數據時代就是這個大勢,易觀在此刻,選擇了深踩油門,你的選擇又是什麼呢?

~~~~~~~無道德的分割線~~~~~~~~~

文字比的不是強,而是弱,弱弱的真,短暫的真,囂張的真。

揭秘互聯網幕後真相,解讀互聯網江湖的快意恩仇。

易北辰,80後作家,互聯網江湖第一自媒體。

搜尋:易公子的微信公眾號:易北辰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