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校講師:美國這麼搞,讓我以後怎麼講黨課?




微信號:觀察者網

微信號:guanchacn

文/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強舸

11月6日早上(北京時間),在8天看完65萬封郵件,確認了希拉蕊收過外國政府的錢、泄露過國家機密等事之後,FBI做出決定:再次建議不起訴希拉蕊。

這事兒對我影響很大。

我是一名黨校教師,經常有在校內校外講黨課的任務。學校要求我們講課要有國際視野,受眾們也都有知道外國事情的願望;加之我自己又是學政治學(課程主要是西方政治學內容)出身,各種典故也算是信手拈來。自然是何樂而不為?作為世界頭號強國和歷史最悠久的民主國家,美國的例子當然是我講授的重點,也是受眾們最愛聽的內容。

然而,就如克裡國務卿上周接受採訪時表露的「現在我還怎麼推廣美式民主」的困擾一樣,現在,作為一名黨建專業的教師,我也陷入了「今後我還怎麼講黨課啊」的煩惱中。

黨校講師:美國這麼搞,讓我以後怎麼講黨課?

反腐倡廉的課難講了

這大半年來,我時不時的在微信朋友圈裡轉PO一些希拉蕊「郵件門」的調查情況,什麼「講了20分鐘,收了多少萬美元」(朋友圈裡大學老師朋友們羨慕死了,講一輩子都頂不上人家30秒)、「外國政府送上100萬美元作為生日禮物」等等,但是總會一些朋友質疑:「中國也有貪官啊!」我看各大網站相關新聞的評論區,也常有這樣的現象。

這裡,我得解釋一下,那些質疑我的朋友,你們誤解我了啊,我跟你們是一頭的。

我是憂心忡忡,以前我講黨風廉政課的時候,還能舉西方某國總理收瓶紅酒就會下台,西方某國政客不管他官做得多大、在黨內的地位多高都不在法律之外的例子。可是,今後,在我講完這些例子後,要是有人問我一句:「老師,為什麼希拉蕊不是這樣呢?」你們說,我該怎麼回答?

這和以前還不一樣,以前大家對世界還不夠了解,未必有人問得出這樣的問題。現在互聯網怎麼發達,希拉蕊「郵件門」動靜這麼大,基本上大多數中國人民都知道了,想打哈哈帶過去也不可能了。

這對我講課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基層治理的課難講了

我也常講基層治理的課,常做基層治理方面的調研。

有時,地方的同志會向我們介紹他們的基層搞得很好,很有序,充分貫徹了組織意圖。我還免不了要說幾句:「黨主管基層民主主要是政治主管,不能等同於黨直接替群眾把人選好」,「選舉還要有競爭性的,哪怕因此有一些小的混亂、糾紛,也是值得的」。

然後,為了增強說服力,我就又會列舉一些以美國為主的例子。然而,本次美國大選又是給我當頭N棒。

第一棒,4月9號共和黨科羅拉多州的初選。

選舉方式是,600名州級黨代表選出13名共和黨全國黨代會代表,代表在全國大會上按照自己的意志將票投給他支持的候選人。這也就是大陸選舉中一直採用的「間接選舉」,本來我覺得這會是個講課很好的例子。

結果,共和黨科州州委決定,本州所有黨代表都必須支持克魯茲,但是許多黨代表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不能接受州委決定。於是,州委採取了如下方式貫徹「組織意圖」:凡是特朗普支持者,直接關在會場外,不許入場;有位第379號黨代表是特朗普支持者,他絞盡腦汁,沖破重重阻礙,進入場地,然後發現,州委直接在選票上印了兩個378號……

還有民主黨中央為了貫徹「組織意圖」,一直幫助希拉蕊打壓、抹黑桑德斯。

這些例子沒法用了。

第二棒,以前雖然我常說「有競爭性,哪怕有些小混亂也是可以的」,但是,我也一直說,「舞弊一定要堅決打擊,決不能怕麻煩,以居民自治為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結果,最近美國大選提前投票中,臉書、推特、YouTube等美國社交媒體上舞弊傳言不斷。

例如,德克薩斯州使用電子投票機發現,選的是特朗普,顯示的結果卻是希拉蕊;佛羅里達州的選舉官員(民主黨籍)被發現違法私拆選票,共和黨佛州州委已經提起訴訟;北卡羅萊納州有一些選民在網上說,他們去投票的時候發現他們已經投過票了;還有網友發推說:「很遺憾,我爺爺今天早上給希拉蕊投了一票,雖然我3歲之後就再沒見過他(死了)」。

當然,以上只能算是未經證實的傳言,有些雖然已經提起訴訟,但法庭未宣判前也還是傳言。

黨校講師:美國這麼搞,讓我以後怎麼講黨課?

不過,有一些事確實已經是事實了。

在2012年大選中,羅姆尼在費城和克利夫蘭等城市的幾個區中得了0票。相反,歐巴馬總統在一些區獲得了超過90%、99%甚至100%的選票,並且這些區投票率居然也高達100%。

難道,這就是侯賽因·歐巴馬強過只能得票99.9%的薩達姆·侯賽因的地方?

本次大選中,紐約州等多個州出台法案禁止投票前查看投票人的ID(身份證明)。在美國這樣一個事事都要查ID的國度,最重要的大選卻不看「身份證」,確實讓人浮想聯翩。

在這一點上,我恰有親身經歷。

我記得最牢的一句英文是「This is New York state, Everybody must take ID card anytime!」(在紐約州,任何人任何時間都必須隨身攜帶身份證件)。

這段話是一位紐約州黑人警察對我說的。當時,我和同伴在酒店門口的廣場上遛彎,這位警察叔叔攔住我們查ID,我們開始沒當回事,說忘在酒店了,手還亂動了幾下。

警察叔叔大驚,立刻半蹲,右手按在臀部(槍)。還好我和同伴在國內就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警察叔叔最終大聲訓斥了我們3分鐘。老實說,當時我對這段話沒太在意,直到後來看到美國多起警察槍擊案,才知道自己在鬼門關前走過一回。至此,我養成了任何時候任何地點身份證從不離身的好習慣。

這對我講課又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黨校講師:美國這麼搞,讓我以後怎麼講黨課?

媒體促進國家治理的例子難用了

「國家—社會」框架是我們學術研究的重要框架,也基本符合世界多數國家現實。在這一個框架中,我們一直都非常重視媒體,強調中立的媒體能夠也應該充分發揮反映社會訴求、監督政府、溝通國家與社會的作用。西方國家在這方面也實實在在的有很多好的例子。

然而,我們中國人民最為熟悉的美國電視台CNN卻帶頭親手打碎了過去美好的回憶。

需要強調一點,我始終認為,雖然現在美國主流媒體確實是無視事實了,但不能徹底由此否認它們過去發揮的進步作用,更不能就此推翻媒體監督的積極意義。

先是「媒體中立」原則,美國的初選、大選的一個重要形式是辯論,辯論由全國性媒體主持,作為考官的媒體,當然不能把題目事先泄露給作為考生的候選人。

結果,前兩天維基解密爆出:民主黨中央委員會臨時主席、CNN高層Donna Brazile曾在初選中多次向希拉蕊泄露題目。這件事很快得到了CNN的確認,他們把Brazile開除了,不過CNN也辯解了,Brazile的合同早已到期,她是臨時工,很巧的是,她在民主黨那邊也是臨時工(臨時主席)。

說起來,上次讓我印象深刻的外國「臨時工」還是十多年前意甲反黑事件中AC米蘭的那位「臨時工」(當時尤文圖斯因賄賂裁判降級,同樣行為的AC米蘭因為派出去送錢那位是「臨時工」而只是罰分,對了,當時貝盧斯科尼是義大利總理)。

我納悶的是:如果一個美國學生參加SAT考試前,從考官處提前拿到了試題,他的高考資格會不會被取消?

然後是媒體監督政府。美國在這方面有很多好的例子。

「水門事件」中,兩位調查記者,以一己之力挑戰如日中天、剛剛以400多選舉人票成績當選的尼克松總統,最終喚起了全社會的關注,迫使尼克松引咎辭職。無論是這兩位記者,還是當時的美國,都令人敬佩。

然而,現在我們看到,在「郵件門」那麼多腐敗、泄露國家機密、接受外國政府資金(當然,這對世界各國政府應該算是好事啊)的事件面前,美國主流媒體幾乎是集體性失明。

CNN專門在節目中,鄭重警告觀眾「私看郵件門郵件是侵害他人隱私,是嚴重的犯罪行為」,觀眾如果想了解「郵件門」,只能通過我們CNN的報導。

此外,在新媒體中,「絕不作惡」的Google被爆出深度參與希拉蕊的競選計劃,而「自由守護者」Facebook和「將話語權帶給人民」的Twitter則多次聯手封殺維基解密,手動修改話題排行,逼得美國網民開始故意拼錯單詞以規避刪帖。知乎網友已經編出來「美國人想要了解美國大選,只能上中國知乎」的笑話了。

喬治·奧威爾的《動物莊園》裡說:「所有動物都是平等的,一些動物比另一些動物更平等」。希拉蕊和克林頓,一位是前政府官員,一位是退休的老主管,待遇確實和普通老百姓不一樣。

可這讓我以後講「依法治國,依規治黨,法律之下人人平等」課時又沒外國例子可用了。

我記得,「水門事件」的時候,好像有這麼一句話:「該關注的不是誰把醜事泄露了出來,而是誰把醜事幹了出來!」相比起來,我現在反倒是越來越欣賞中國的媒體(不是有選擇的喜歡,而是全方位的喜歡,不論它們的立場如何),雖然它們很多報導經不起「反轉」,讓人很無語,而且總喜歡為了吸引眼球「搞個大新聞」,但是比起來,它們至少盯著政府的立場還算是堅定的。

多了一面照妖鏡

以上是壞處,但是其實也是有好處的。

我記得,這兩年,警察抓明星吸毒、名人嫖娼、東莞掃黃的時候,有些人一直在高喊「中華民族自古以來就是一個熱愛嫖娼的民族」、「賣yin是婦女自願,政府憑什麼掃黃」、「嫖客也有隱私政府曝光是抹黑,在美國不但不會懲處嫖客,反而會刑訴曝光者」,還舉出了當年胡佛局長給媒體爆料馬丁·路德·金(金可還是個牧師啊)的嫖妓醜聞被媒體拒絕的例子。

「中華民族自古以來」那什麼觀點我是絕對不能接受,但金牧師的例子我覺得是挺有道理的:私德是私德,公事是公事,當然前提是兩者不相幹,像「權色交易」這類事是不能以此為由分開的,金牧師的私德是嫖娼,公事是民權運動,這是毫不相幹,美國媒體拒絕胡佛局長應當成為媒體的楷模(雖然今天他們自己忘了)。

有趣的是以上這些中國人的態度。此前,對真幹了的大力支持、還罵別人是假道學,突然在一夜之間,一個個變成了極端的道德衛道士,對特朗普的嘴炮黃笑話無比的義憤填膺。這是為什麼呢?

所以,我想許多人和我一樣,都很欣賞希拉蕊,因為她是一面照妖鏡。我講課常愛說一句話:「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做自己認為是對的事,不做自己認為是錯的事。」這是正確的價值觀。

我們的價值觀裡,不能容忍腐敗,所以,不論是中國的老虎們腐敗,還是美國的克林頓們腐敗,我們都不能容忍。而不能是中國的老虎就義憤填膺,看到美國又說些「她這個地位做了這些事,我覺得也可以理解啊」,反之亦然。不然的話,還有半點「普世價值」的樣子嗎?

同樣,我們也絕不能陷入「原來美國也有這事,所以我們這樣也很正常的」奇葩邏輯之中。

結語:談回主業

總而言之,現在我的課是越來越難講,很多案例都沒法用了,而且大家都知道,在課堂上聽眾比較愛案例,光講理論是很枯燥的。

還好,我早有預見,多年前就開始認真自學研讀毛選,熟讀中外歷史。以後大不了上課再不提美國了,就專心用歷史當鏡子。

最後,真心說一句:我們的兩位老師(蘇聯、美國)雖然都或多或少有些墮落了,但我們自己的價值觀卻不能因此變化。中國的路只能中國自己走下去,從來沒有誰能夠一直為另一個人或者另一個國家指明方向。

六中全會公報我反復讀過十幾遍,我最喜歡的是這一段話:「新形勢下加強和規範黨內政治生活,重點是各級主管機關和主管幹部,關鍵是高級幹部特別是中央委員會、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的組成人員。高級幹部特別是中央主管層組成人員必須以身作則,模範遵守黨章黨規,嚴守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堅持不忘初心、繼續前進,堅持率先垂范、以上率下,為全黨全社會作出示範。」

全面從嚴治黨,任重道遠,不忘初心,繼續前行!


🚗:微博@觀察者網每月有不可描述活動,老司機請提高警惕⚠️

轉載規範請後台回復:轉載

合作/廣告/投放/溝通

✉️:[email protected]

👉:QQ 2920915625

微信上看不到的,觀察者網App上都有!

如何獲得?👇

黨校講師:美國這麼搞,讓我以後怎麼講黨課?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