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他第10,湯神第11

微信號:楊毅侃球

微信號:yangyitalk

CBA開打4輪了,最大的驚喜是姚老板的上海隊。4戰全勝,和新疆一樣並列聯賽第一。從200203賽季——姚老板離開上海隊西進NBA開始,上海隊就再也沒有在4輪比賽之後還能保持過全勝了。

上海隊最大的殺器,是他們的小外援吉默·弗雷迪特,4輪聯賽場均殺了38.3分,幾乎一個人占全隊40%的得分。上海的第二得分點是大外援亞布塞萊,場均只有16分,摧城拔寨全靠弗雷迪特。一個身高不足1米9的小個白人,準瘋了,三分線內的命中率57%,三分線外的命中率43%,罰球線上91%。

弗雷迪特在CBA這麼好使,我真沒想到。

作為一個籃球評論員,我知道弗雷迪特出自哪裡。當年楊百翰大學橫掃NCAA的超級神投手,全美大學聯賽的頭號得分手和第一陣容,2011年NBA選秀第10順位的狠角色。可是第一,他在NBA的五年裡都是失敗的經歷,生涯第一年來到國王隊,只在第一個賽季打過7場首發,後來到了公牛和鵜鶘,角色也越來越邊緣,最近三個賽季只打了62場球,場均上場時間不超過10分鐘,真不知道他現在的水平和競技狀態怎麼樣。

第二,弗雷迪特終究是個小個兒白人啊!在CBA誰怕白人?咱們的運動員都是見著猛張飛似的黑人有點琢磨勁兒,身上一堆紋身,胳膊上肌肉四棱子起筋線,看著唬人,見著白人從心理上就不怵你,又沒身高,又沒絕對速度和爆發力,靠一個人就能纏死你。我跟一朋友開玩笑說,像陳磊(北京隊老隊長,目前在江蘇肯帝亞)這樣的鐵鎖(身高1米96,有力量)就夠纏他了,要比白,陳磊比他還白呢!陳磊長得跟一立陶宛人似的,從小外號就叫大白!結果上周五,上海客場86比79力擒了江蘇,在上海的86分裡,弗雷迪特一個人28投15中剁了35分。

當然了,我知道,準有人說,這不CBA麼,江湖上有那麼句著名的話說了,隊友CBA,跟NBA比,水平不知次到哪兒去了。在這個媒體爆炸,你每天都能看到世界上最高水平聯賽的所有比賽的幸福時代,你看什麼其他聯賽都覺得水平太次。比不上NBA,這是現實。弗雷迪特當初打不了NBA,就是因為在那個水平的舞台上,他的絕對天賦不夠。他是一個純正的攻擊手而不是組織後衛,可他的身高不足1米9。在NBA的防守一端,他防1號位跟不上大多數核心後衛電光火石的速度,防2號位又對不上對方的高度。在防守上完全吃虧,決定了教練不敢長時間把他放在場上。沒有時間,沒有出手次數的保證,弗雷迪特——一個縱橫大學賽場的投籃機器,就完全找不到自己的節奏。

這一切都是事實。可我想說的是,如果你認為被NBA淘汰了的運動員一定能在CBA——或者在任何低級別水平聯賽裡呼風喚雨,那只能說明你對這項運動毫無了解。當我們說到CBA外援的時候,人們心中最成功的形象還是馬布裡(也許你憎恨他),但在馬布裡加盟北京首鋼,率隊奪取第一個冠軍的那一季,NBA停擺把肯揚·馬丁、威爾遜·錢德勒、J.R.史密斯、布魯克斯這樣在NBA正在當打的運動員送到了中國,但他們之中沒有任何一個幫助球隊贏得了人們期待的成績。5年以來,CBA的外援預算數字越來越高,絕大多數外援都貼著來自NBA的標籤,但真正提升球隊戰鬥力和級別的屈指可數,大部分是你換了誰都差不多的雞肋。找外援容易,找好外援真不容易。

在這個行業裡工作了17年,見過了很多人生的悲喜之後,我深深地知道,弗雷迪特這樣的人生起伏,並非每個人都能安之若素的承擔。當年,多牛逼啊,以NCAA在美國的社會影響力(超過NBA,美國人大學情結的延續),那是美國籃球迷心目當中的王牌,得分探囊取物,準到沒朋友!你沒法偽裝自己的條件,大家都知道他是個白人,沒有黑人的速度和爆發力,大家也知道他不夠高,可他還是在2011年NBA選秀大會上炙手可熱。

讓我再回過頭,簡單說一下那年選秀有誰。2011年的選秀狀元是騎士的歐文,接著全是大個兒,第8位和第9位來了另外兩個核心後衛——被活塞選中的布蘭登·奈特(目前在太陽)和被黃蜂選中的肯巴·沃克。來到第10位,雄鹿摘走了弗雷迪特,又立刻通過三方交易把他送到了國王隊。如果把弗雷迪特的位置界定在攻擊後衛的話,那麼他是2011年選秀大會上第一個被選中的2號位!也就是說,按順位排,他是那一屆最被看好的2號位!

就在弗雷迪特身後,勇士隊在第11順位選走了湯神克萊·湯普森;再往後,印地安納步行者在第15順位選中了長臂前鋒萊昂納德,立刻用來和馬刺交易後衛喬治·希爾;雷霆隊在第24順位選中了後來代替哈登的第六人,攻擊力極強的核心後衛雷吉·傑克遜;芝加哥公牛在第30位上選走了高大的前鋒吉米·巴特勒。如果把弗雷迪特界定為「攻擊力強的1號位」的話,國王隊直到整個選秀最後1位,第二輪第60順位,以海底撈月的姿態撿走了身高1米75,實在無人問津的伊塞亞·托馬斯(王猛他外國兄弟)。

所以,是的,吉默·弗雷迪特,是2011年NBA選秀榜單上最大的失望之一,是大學聯賽超級明星無法在NBA立足歷史上最著名的典型范例。他並非因為傷病,也未有什麼意外,就是從未在NBA有過片刻的輝煌,他是NBA選秀的反面教材,是那些在他之後被選中的成功者們奚落的對象。在5年NBA的職業生涯裡,他像在沉暗的隧道之中爬行,始終看不見光亮。我見過太多這樣的運動員了,失望,沮喪圍繞著他們。在那些時候,好的習慣會逐漸遠離他們,而酒,因為你的錢來到身邊的女人們會變得親近。有不少來到了CBA的外援,你仍然能看到他們對當年的失望和保留著的壞習慣。

但弗雷迪特身上的故事,並沒這樣去發生。一位上海隊的老隊員告訴我,上海隊之所以會選擇這樣一位矮個白人攻擊手,是因為既看到了他的得分能力,也看到了他的習慣——弗雷迪特,是一位摯誠的摩門教徒,一名摩門教徒的生活,就是約束和自律。我並沒生活在宗教的文化下,以我粗淺的印象,他們嚴禁婚前和婚外性行為的出現。在一名運動員的身上,他的飲食起居,訓練,自我要求,與人相處的謙遜嚴謹,都能在他的人格裡得到體現。因為有這樣的信仰和人格,他才能在漫長的隧道,無奈的生活裡,把他的好習慣和在大學賽場上的水平保持下來。

CBA確實不如NBA。但對弗雷迪特而言,這是讓他重拾夢想和信心的舞台。在CBA,在防守一端,他會被教練安排去防守一名國內運動員,去掩蓋他相對的軟肋;在進攻一端,他就像在楊百翰大學時一樣,被重新扶正成了攻擊核心。他有足夠的時間,有足夠的出手次數來保證他的狀態。與此同時,上海設置了大量定位掩護,給無球移動的弗雷迪特創造投籃機會的戰術。於是在上海,弗雷迪特復活了;數年無緣季後賽的上海隊看上去也復活了。

從NBA到CBA的外援,這是一個被演繹過無數次的從大公司到小公司的故事。

我想說的是,離開大公司,不意味著你一定能在小公司幹好。來的時候牛逼哄哄的人,走的時候通常傻瓜呵呵。

無論是大公司還是小公司,無論多高級別的競賽或者舞台,如果你想贏,你都得時刻讓自己做好準備。

當你已經準備好離開一家大公司,去一家小公司迎接一個新的開始,獲得你期許已久的機會的時候,如果有人告訴你,隊友CBA,或者「那能有什麼成就感」,請記住,你並不是為別人的評論而活著。

在哪兒幹好都不簡單!

讚賞

人讚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