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用做得再牛 還是幹不過做系統的!|光說

微信號:第一財經資訊

微信號:yicainews

製作:章朋

錄影:戴嘉文

近期,微信接連發布的以下兩則通知,備受業內與消費者關注。

2017年4月19日晚,微信發表的一則官方聲明稱:受蘋果公司新規定影響,2017年4月19日17:00起,iOS版微信公眾平台讚賞功能將被關閉,安卓等其他版本微信讚賞功能不受影響。

緊接著在4月20日日凌晨,微信再次發布通知稱,緊急對19日下午上線的iOS版微信公眾平台文章個人轉帳進行關閉。

上面兩則通知意味著,iOS版微信的讚賞功能徹底被蘋果「逼停」。

蘋果對此事件作出的回應是,微信讚賞功能屬於虛擬支付,所以必須走蘋果自己的IAP(In-App

Purchase,即應用內購買)機制進行,不能使用微信支付和支付寶等第三方平台。蘋果的依據是蘋果開發者協議第3.1.1款,即「應用內付費:如果你希望通過付費才可以解鎖你的應用當中的一些功能(例如,訂閱內容,遊戲貨幣,遊戲關卡,獲取優質內容,解鎖完整版本),你必須使用應用內付費(IAP)。應用程序不允許包括按鈕、鏈接或者其他調用方式和行為指導用戶採用非IAP的方式付費。」

蘋果回應:所有開發者規則一致

針對微信關閉iOS版本讚賞功能,蘋果公司回應,稱微信本可以選擇App內購方式給公眾號經營者。

蘋果公司的回應聲明全文如下:

「微信可以選擇提供App內購買讓用戶讚賞他們喜愛的公眾號經營者,如同我們提供這一選擇給所有的開發者一樣,微信只需正確使用App內購買體系進行開發即可。「

什麼是「App內購買」

此前,在iOS端,無論在何種App購買音樂、小說還是視頻,都只能通過蘋果App
Store的支付管道購買(也就是「App內購買」)。而App
Store在中國支持銀聯、支付寶等支付方式,不含微信支付。通過這種方式支付,蘋果會向App開發者抽取30%的平台傭金。

2016年6月13日,蘋果應用商店(App Store)更新了3.1.1條款,更嚴格要求App不得包含指引客戶使用「非IAP(in-app purchases,應用內購買)機制」進行購買的按鈕、外部鏈接或其他行動號召用語。

微信支付提供的讚賞按鈕其實就是「外部鏈接」,而建議用戶使用二維碼支持公號作者的過渡方案則是「使用其他行動號召用語」。如果違反了蘋果的規則,蘋果有權對App作下架處理。

「微信打賞」的那些事兒

從2015年開始,微信公眾平台加大對原創的保護,先後上線了原創聲明、打賞等功能。讚賞金額分是 5元、20元、50元、80元、100元、200元及其他金額。

2017年1月4日,微信公眾平台發布公告稱,從2017年1月11日起,公眾號讚賞資金將調整為7天後結算,如果文章被刪除,讚賞的錢也跟著沒了。

而在微信的讚賞史上,也曾發生過兩起較大的事件:

羅爾事件:

2016年11月,羅爾曾以微信公眾號文章打賞的方式為女兒籌得百萬愛心款。對此,微信曾表示,微信打賞是有單日最高5萬限額的,但此事的打賞人數和金額過高,觸發系統bug,導致打賞額度多次沖破上限,一個多小時內,讚賞超200萬元。

之後,由於種種原因,該文章被微信系統刪除,打賞金額幾日後原路退回給打賞用戶。

羅玉鳳事件:

「我就是鳳姐」被封號之前,於2017年1月11日發布了一篇備受爭議的文章《羅玉鳳:求祝福,求鼓勵》,該文內容包括「這張(美國)綠卡是對我這十年的交代,就像是我的大學畢業證」等描述。文章最終閱讀量突破320萬,打賞突破20萬元。

最終,該帳號違反《即使通信工具公眾信息服務發展管理暫行規定》已被責令屏蔽所有內容。

為什麼蘋果要對微信動手?

對於國內正在興起的內容創業來說,這是一則不折不扣的壞消息。這意味著,無數把用戶讚賞作為盈利模式的自媒體,一夜之間失去了用戶「愛的供養」。在所有的內容平台之中,微信公眾號因為強烈的社交屬性和人格化塑造可能,而牢牢占據著頂端地位。依靠著微信平台,內容創業者也有了拓展新表現形式和表達模式的空間。

讚賞功能的消失,對自媒體來說,是失去了一條和用戶深度互動的社交管道;而對於微信平台來說,則等於失去了一套既能反哺生產者,又能提升用戶黏性的有效管道。

那麼,為什麼蘋果要對微信動手?他們在爭什麼?

第一個矛盾是蘋果與微信之間的移動支付之爭。

蘋果支付Apple Pay自2016年2月進入中國市場以來進展緩慢,經過一年的發展後從各方數據來看連1%的市場份額都沒拿下,與Apple Pay在美國市場接近40%的占有率形成鮮明的對比。

為打破這一困境,對讚賞功能下手既可以擴充支付場景,又可以引導用戶綁卡,而且只需簡單修改一下App Store規則就可占理,如此完美的切入點,不得不說蘋果看的很準。

第二個矛盾是蘋果與微信之間的生態之爭。

2017年1月微信上線了小程序功能,小程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替代App的作用,勢必減少用戶對App的需求,從而對蘋果的App Store造成衝擊。實際上去年小程序預熱時微信對這一功能的命名是「應用號」,改為「小程序」恐怕也是因為蘋果方面的原因。

根據移動互聯網市場調查公司App Annie發布的報告,去年第四季度,蘋果軟體商店在中國市場的收入超過了20億美元,已經超過了美國、日本兩大市場,成為蘋果最大市場。App Store作為蘋果收入的一個增長點,蘋果不可能坐視自己的利益受損。從這個角度看,對讚賞功能發起攻擊還帶有警告的意味,不排除在其它方面繼續發起攻擊。

這場戰鬥誰會贏呢?

讚賞功能的消失背後,潛藏著的是騰訊和蘋果之間越來越曖昧複雜的關係。在騰訊作為軟體開發商進駐蘋果時,雙方是一種相輔相成的平台和APP開發公司的關係;但在微信崛起後,騰訊越來越像一個平台型公司,這種定位和功能,恰恰是蘋果所不能準許的。

不過《光說》相信這事兒一定會有一個最終的合理解決方案,一種方案是微信找到別的途徑,來通過新的一種功能來覆蓋原有的被屏蔽掉的功能,那大家可以繼續打賞,寫作的人依然可以收到粉絲為此付出的一種心意,一定會有的!再不然就是蘋果慢慢也許也會借鑒說,如果你也可以再給我蘋果公司一點兒提成的話,那也許我也可以願意允許這樣的事情來發生。最終他們會商量出一個結果,商業的邏輯就是這樣,沒有永遠的朋友或者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