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用生蠔釣「大魚」?中國遊客「願者上鉤」

微信號:中華網

微信號:wap-china

最近,丹麥駐華大使館發布了看似撒嬌的一則微博,大意是:俺們丹麥屯滿海灘都是不遠萬里而來的太平洋牡蠣,把高貴的珍稀的本土Limfjord生蠔快趕盡殺絕了,誰來幫幫俺們!日子都快過不下去了!

這個消息一出,猶如召集群雄的「聖火令」重現江湖。中華網發現,僅僅一夜之間該微博吸引的網友留言數量就高達1萬多條,中心思想就是「都別攔著,讓我們中國人去解決問題」。不過仔細一想,事情仿佛沒有那麼簡單。

中學課本裡有一篇莫泊桑的小說《我的叔叔於勒》,裡面講到當年歐洲人是這麼吃牡蠣的:「手拿小刀一下撬開,遞給兩位先生,再由他們遞給兩位太太。太太們的吃法很文雅,用一方小巧手帕托著牡蠣,頭稍向前伸,免得弄髒長袍;然後嘴很快地微微一動,就把汁水吸進去,蠣殼扔到海裡。」可見歐洲人並非不吃這種海鮮,自產自銷還是有希望的。

那麼問題出在哪裡?丹麥駐滬領館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丹麥人很少吃生蠔,因價格很貴。」在哥本哈根的普通餐廳,最高等級的Limfjord生蠔每個約60丹麥克朗,折合人民幣60元左右。言外之意,就是我們吃不起。而丹麥最好的生蠔就是Limfjord生蠔,被譽為」生蠔皇冠上的明珠」,是全球不可多得的美食。賣這麼貴似乎也情有可原。更何況Limfjord生蠔還面臨「鳩占鵲巢」的嚴重危機,在太平洋生蠔的侵略與圍剿下領地日漸縮小,正所謂物以稀為貴。

不過事實卻似乎並非如此。丹麥的生蠔危機,始作俑者是法國漁民,正是他們於1966年將太平洋生蠔引入歐洲,進行大量養殖。30年後這些外鄉生蠔「入侵」到丹麥一側的瓦登海海域。丹麥人實際上也愛吃生蠔,而且主要吃本土的Limfjord生蠔,在他們看來太平洋生蠔屬於次等品,因此嚴重滯銷,沒有需求就沒有捕撈,最後才造成生態災難。食品專家、中國農業大學副教授朱毅向記者表示,生蠔很溫和,沒有攻擊性,不會危害當地的生態環境。但也必須承認,生蠔確實會因為數量太多而擠壓別的動物生存空間,破壞生態平衡。此前,大閘蟹破壞了德國堤壩,兇猛的亞洲鯉魚能吃會「飛」,把美國漁民嚇得不輕。為了解決本國過剩的食品資源,丹麥方面與德國和美國的做法很相似,將目光聚焦在世界最大的消費市場——中國。

丹麥生蠔之所以「一夜爆紅」,不排除有幕後推手。當然,推手也要研究國民心理與傳播趨勢。在這則微博裡,重點抓住了「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的占便宜心態。如果世界哪個地方有不要錢的食物,很多國人恨不得「漂洋過海來吃你」,兩眼放光,精神振奮,這個規律被丹麥方面知悉且利用。網上甚至出現了這樣的言論:提議丹麥出口生蠔,或者乘勢推出「生蠔簽證」,讓中國人去幫助北歐人民維持生態平衡。果然,丹麥方面不失時機、借坡下驢地羞答答表示:如果中方允許,可以考慮出口。還在官微上發出了最新的吃蠔線路和「攻略」。

事實上,丹麥方面跑到中國來推銷生蠔完全是「江邊賣水」、「班門弄斧」。業內人士表示:中國就是太平洋生蠔的最大養殖國,全世界生蠔養殖80%在中國,其中80%-90%都是太平洋生蠔。除非丹麥生蠔品質特別好,否則似乎沒有太大必要進口。看到這裡,想必讀者朋友們也發現,原來丹麥方面「醉翁之意不在酒」,這次策劃行銷,根本目的不是為了吸引中國吃貨去免費品嘗當地的太平洋生蠔。

丹麥方面更重要的目的是博出位,是「拉客」,公眾的注意力資源有限,必須通過焦點事件來吸引目光。根據媒體報導,截至2016年12月,中國赴丹麥遊客在酒店每晚住宿數量暴增42%。2017年是中丹旅遊年,預計中國赴丹麥遊客有望達到26.2萬人次。中華網在旅遊類網站查閱了赴丹麥旅遊的費用,價位從1萬多到5萬人民幣不等,行程最短的1天,最長的13天。而僅在2017年第一季度,中國遊客赴歐旅遊人數就增長超過100%,今年預計550萬中國遊客赴歐,其中丹麥只吸引了其中的約5%,這個數目肯定不能令人滿意。況且,中國遊客已經成為最慷慨最大方的消費者,2016年境外消費金額達2610億美元,增長了12%,是列第二位的美國遊客境外消費的2倍多,如此之大的一個蛋糕,丹麥能不眼饞?為獲得中國遊客的青睞,丹麥用生蠔釣「大魚」再正常不過,而中國遊客「願者上鉤」,至於實際效果還需要時間來檢驗。(完)

(據第一財經、參考消息、中國青年網、金融界等媒體資料)

【長按二維碼圖片,即可關注中華網】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