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六號》 從消失的「愛國者」到重生的「圍攻」

微信號:遊戲機實用技術UCG

微信號:UCG1998

遊好書

BOOK

《彩虹六號 圍攻》雖然已經發售了一年有多,但本作憑借著協作性以及對抗性極強的多人部分贏得了眾多玩家的歡心。

官方孜孜不倦的DLC更(pian)新(qian)以及比賽也延續了本作的生命力,使之成為了育碧旗下少見的一個能夠長賣的遊戲。

相比最近發售的《幽靈行動 荒野》,「《彩虹六號》系列」雖然同樣掛著「湯姆·克蘭西」的名號,然而難得的是,這個系列並沒有像前者那樣隨著時代發展反而逐漸失去了自己原有的特色,相反,它保留了系列的原點並很好地繼承了下來。

湯姆·克蘭西的《彩虹六號》

湯姆·克蘭西的大名想必很多讀者都聽過:著名軍事小說家,雖然沒當過一天兵,但憑著一股對軍事題材的愛,他撰寫了多部軍事題材小說,並以其出色的技術細節描寫所著稱。

在2000年育碧收購了其獨家冠名權後,育碧推出了多款以湯姆·克蘭西小說或者其世界觀改編的遊戲,其中玩家最熟悉、推出作品最多的系列有《細胞分裂》、《幽靈行動》以及《彩虹六號》。

而《彩虹六號》旗下的系列遊戲最多,不算兩款手機遊戲(2003年的《盾牌行動》以及2011年的《影子衛士》)以及另一個只在韓國發售的外傳作品外,這個系列總共推出了18款遊戲之多。

《彩虹六號》改編自湯姆·克蘭西同名小說,和大部分玩家玩家想像中的不同,「彩虹六號」並不是玩家在遊戲裡所控制的那支特種小隊的名稱。

「彩虹六號」實際上是小說主角,也就是「彩虹」特種小隊的指揮官約翰·克拉克的代號。在原作小說中,「彩虹」是一支由北約成員國的精英士兵組成,總部在英國赫裡福德,卻由美國內政部資助的國際特種小隊。

他們主要負責一些「比黑色還要黑色」的行動,每支彩虹小隊有十個成員,並由一個隊長以及另一個副隊長指揮,十個成員裡至少有兩個狙擊手,所有的彩紅小隊都聽命於同一個最高長官,他擁有彩虹小隊裡最高的指揮權。

然而在遊戲裡,除了約翰·克拉克作為主角被保留了下來外,其餘設定都遭到了更改。

和小說相比最大的不同就是彩虹小隊的管理層幾乎在每一作都會跟隨著故事發生「人事變動」。隊內成員也不再局限在北約成員國,而是更加的「廣納英才」。裝備也和小說的制式裝備不同,而是根據關卡的不同有著截然不同的武器裝備。

一發子彈消滅一個敵人,沒有消聲器的不要。

《彩虹六號》首作於1998年發售,和同期的《半條命》或者《雷神之錘》相比,《彩虹六號》在當時(即便放到現在)堪稱硬核得一塌糊塗:

沒有血包回血、沒有即時存檔、玩家基本只要中一槍就會完蛋、隊友一旦死亡就不能復活。完成任務與其說是在考驗玩家的槍法,倒不如是在考驗玩家的戰術。

在每一關開頭玩家都需要設定出擊的隊員、裝備以及入侵路線,玩家可能需要耗費大量時間來指定戰術以及重拾關卡,但只要戰術得當,玩家只需要幾分鐘就能完美地完成任務,這過程所帶來的成就感是當時很多主視角遊戲都不能帶給玩家的。

作為一款硬核向,走真實風的主視角射擊遊戲,本作的銷量達到了50多萬,育碧看到了湯姆·克蘭西這個品牌以及其製作組Red Storm的潛力,並在之後將其收購。

▲《彩虹六號》之後還移植到了PS、DC以及N64上,封面上的宣傳語「如爆炸般的動作,極度真實的戰略」也成為了系列的遊戲特色。

值得一提的是,正如上文所說的那樣,這個系列擁有多達18款遊戲,但實際上這個系列正統序號只到「6」(用國內大部分盜版遊戲的命名方式來說)。

在《彩虹六號 維加斯》之前,這個系列「只有」三作,卻有多達12款「資料片」(也就是我們今天所說的大型DLC),不過在當時的遊戲市場中,這種現象並不算少見。

每當一個遊戲系列發展到一定程度的時候,製作組總會自發、玩家不滿或者因為高層抉擇等原因讓系列「進化」甚至改頭換面一番,《彩虹六號》也不例外。

2006年發售的《彩虹六號 維加斯》刪掉了系列特色之一的戰術指定部分,而變成了一款在當時來說還不算特別爛大街的第三人稱射擊遊戲。

雖然相比同類遊戲《戰爭機器》什麼的還是相當硬核的:玩家可以「喘氣回血」,卻依然有著被秒殺的可能性(被近身槍擊或者被手雷炸到),但對於不少系列玩家來說,《彩虹六號 維加斯》已經不再是昔日那個《彩虹六號》。遊戲的評價也印證了這一點,雖然首作評價相當不錯,但續作《彩虹六號 維加斯2》評價卻明顯不如上一作。

▲巨大的霓虹燈以及繁華的賭城成為了《彩虹六號 維加斯》的標誌。

消失的「愛國者」

在2011年12月,育碧公布了「《彩虹六號》系列」最新作《彩虹六號 愛國者》,本作回歸主視角射擊,故事背景從拉斯維加斯轉移到了紐約,重生的彩紅小隊在新指揮官詹姆斯·伍爾夫的帶領下,對抗名為「愛國者」的恐怖組織。

和之前的歷代指揮官相比,詹姆斯在人性和任務之間,他往往選擇後者。他堅信為了消滅恐怖分子,一些平民的傷亡以及道德譴責是必不可少的,這也使得「道德爭議」成為了本作的主題。

然而後續的玩家反映顯示,遊戲市場,至少當今社會好像並不太能接受這種「道德爭議」,預告片中玩家所操作的彩紅小隊為拯救大多數人而選擇殺害人質的部分引起了不少非議議,更重要的是遊戲預告片也缺乏另系列老玩家眼前一亮的地方。不過即便如此,育碧在2014年宣布本作開發被取消的時候,還是有不少玩家感到驚訝。

▲《COD 現代戰爭2》以及《COD 現代戰爭3》也有類似的「道德爭議」,然而可選擇關閉,和《彩虹六號 愛國者》相比還是更容易能讓玩家接受一點。

重生的「圍攻」

《彩虹六號 愛國者》取消的原因有很多,局外人所能看到的往往只是眾多原因中的一小部分。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該作製作組成員之一,擔任技術美工的Oliver Couture說道:

「我們嘗試在這款遊戲(《彩虹六號 愛國者》)中增加很多新要素,而可以大幅度破壞的場景是這些新要素的重點,我們希望這項技術可以應用在老世代的主機上(代指第八世代),可惜的是我們發現實際效果並沒有達到我們的語氣。」

而在提到本作實際遊戲部分的時候,他還指出:「我們花費了太多時間在多人部分上,實際上在測試過後我們發現本作的多人部分相當有趣。但我們同時也意識到,對於《彩虹六號 愛國者》來說,本作的單機部分同樣重要,玩家對於本作(《彩虹六號 愛國者》)的期待更多的集中在了單機演出上。」

《彩虹六號 愛國者》的多人部分到底有沒有Oliver Couture說的那麼棒,玩家們恐怕是沒有機會見識了。但細心的玩家不難發現,上述訪問所提到的新要素,都在後來的一款遊戲裡得到體現,那就是《彩虹六號 圍攻》。

《彩虹六號 圍攻》在剛開始發售的時候並不是一款熱門遊戲,畢竟在那時的遊戲市場上,你很難在主機遊戲中找到像《彩虹六號 圍攻》那樣沒有單機劇情,主打聯機的主視角射擊遊戲。

雖然和之前的《彩虹六號 維加斯》一樣,本作捨棄了計劃層面上的戰術指定部分,而是把戰術的指定和實施真正意義上地交到了玩家的手上。

玩家分為進攻和防守兩方,在每局遊戲開始前雙方都有一定的準備時間,玩家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偵查、指定戰術、布置進攻或者防守。

數量眾多且技能各異的角色讓玩家在戰術層面上有了更多的選擇,玩家一如既往的不經打以及友軍傷害的加入讓本作在保持對抗性的同時依舊硬核。不過你是新手還是老手,打死隊友或者被隊友打死都像是意外一般不可避免。

本作雖然初始銷量並不高,但憑借著其過硬的遊戲素質以及玩家間的口口相傳,《彩虹六號 圍攻》成為了育碧旗下難得一見的「常賣遊戲」,配合更新頻繁的新角色以及新地圖,本作無論在國內還是國外都獲得了不少忠實玩家。

而極高的對抗性以及時不時出現的誤傷自殺等「烏龍事故」使得本作的對戰無論從觀賞性還是「娛樂性」都相當不錯,很多不玩這款遊戲的玩家也開始嘗試或者關注這款遊戲,與其相關的職業比賽也開始慢慢展開。

雖然新作遭到取消,但焉知非福,「《彩虹六號》系列」走上了重生的道路。

本文節選自UCG416

更多精彩內容

點擊閱讀原文

前往微店

購買本期雜誌

並閱讀更多內容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