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準了, 下重註!” 成就千億定增王國 |投資人說

微信號:第一財經資訊

微信號:yicainews

作者:張婧雯

本周,股票市場跌跌不休。究其原因,離不開一系列金融去杠桿、強監管、出新政。資產泡沫被強力擠壓,風險偏好下降的大背景下,大家應該收起松果準備過冬?還是積極布局迎接春天?

王家俊財通基金

  • 財通基金創始人及總經理

  • 20年的銀行、證券、基金從業經歷

  • 曾任匯添富基金南方分公司總經理、華東分公司總經理兼全國管道銷售總監

  • 王家俊在短短5年的時間內,帶領財通基金做到資產規模從0至1800億元的成長

  • 2014年起財通基金連續三年蟬聯行業「定增王」稱號,累計成功中標500餘個定增項目突破1500億元規模,創造了250億收益

主要觀點

  • 及時發掘機會 重注定增 成就財通高速成長

  • 底價定價機制更改不影響最終報價結果

  • 專注「定增5.0」新模式的拓展

  • 定增新政有利於資金脫虛向實

  • 資管行業的核心是做好風險定價

  • 「去杠桿」不會影響公司戰略擴張的腳步

採訪摘要

第一財經 張婧雯:財通基金以定增出名,2013年開始做的第一個定增項目,到目前為止整個定增的規模已經有多大了?

財通基金 王家俊:現在存量還有一千多個億。

第一財經 張婧雯:公募是很多,但是真正的把主營業務做定增的只有財通一家,當時是怎麼想到要做這個的呢?

財通基金 王家俊:在2013年我們在市場上是比較敏銳的捕捉到了定增這個比較好的投資機會,當時大盤點位只有2100點,定增標的要比往年多了很多,在2013年初的時候,公布定增預案的上市公司就有兩百多家,在2013年之前可能每年實施定增的公司大概在一百家左右,我們敏銳的捕捉到這麼一個數據和信息。我們也去找了背後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在2013年的時候,IPO有一段時間是暫停了,很多很優質的資產它只能通過曲線救國,通過並入到上市公司裡面做到資本運作或者資本對價。這個時候上市公司可能又沒有足夠的現金去收購這個資產,就通過定向增發通過再融資來收這個資產,就會衍生出很多定增業務。第三個是當時定增業務關注的人並不多。我們在競價過程當中,發覺很多競價都可以用底價,或者只是比底價高一點點的價格可以拿到標的。有這麼三個因素,促使我們做了這個重點布局。今天的定增的規模,我們看起來做的很大,也是源自於當時在2013年的時候,我們在這個業務上嘗到了甜頭,幫投資者賺了很多的錢,也為我們公司自己帶來了比較好的業績報酬。所以連續在2014年,2015年,2016年持續的加大在定增領域的投資。

第一財經 張婧雯:當時大盤只有兩千點,還有這麼高的折價,現在監管越來越嚴,大盤已經三千點以上。監管更嚴之後,應該八折都打不了了吧?

財通基金 王家俊:對,從目前來看的話,八折是拿不到。

第一財經 張婧雯:無論是一年期還是三年期。所以現在的這個環境,你覺得是不是還像當初那樣這麼適合做定增業務?

財通基金 王家俊:我覺得這個市場是一個有效的市場。就是當某一個投資領域,一直有比較高的投資回報的時候,就會吸引很多的資金進入到這個投資領域。其實在定增領域就會呈現這種現象。監管這一次出新政,可能只是在以下幾個方面有影響。比如說在底價的定價機制,包括再融資的規模,再融資的周期,包括再融資的用途。底價定價機制的更改,從目前的實際情況來講,並不太影響最終的這個定增的報價結果。因為在過去的一兩年,這個市場的化的行為,已經讓定增報價趨於合理的空間和估值。

第一財經 張婧雯:其實到現在這個階段,定增算是蠻熱的,有很多機構在踴躍的參與到定增當中來,對財通基金來說,你覺得做定增有什麼特別的優勢?

財通基金 王家俊:我們過去的四年時間參與過五百多家上市公司的定增,參與的總金額超過一千五百億,也給我們的投資人帶來了比較豐厚的回報。之所以我們在定增上有比較出色的成績,我覺得跟我們在業務上的定位或者叫公司的定位,有大的相關性的。我們沒有像很多其他的機構投資者,可能只是把定增作為一個很小的領域或者說是公司的一個不太重要的一個業務領域。我們是把這個業務作為公司的一個戰略業務,去做定位的。那麼這樣的話公司所有的資源,或者說是各部門的配合,都會圍繞這個業務去開展。

第二個我覺得最核心的是我們對定增業務的認知和理解,已經跟很多機構是截然不同了。從我們做定增的1.0版本,到現在的我們已經到了5.0版本,我們在整個的業務的開展過程當中,也是不斷在搜集我們業務的認知,讓在這個領域上面,我們能夠做到最專業和最專注,也是最有成效的。

第一財經 張婧雯:您剛才說到您現在做定增業務已經到了5.0的版本,這樣一個5.0的版本是一個什麼樣的定增業務?

財通基金 王家俊:我們說最初的什麼叫定增的1.0版本,實際上就是可能為了某一個標的,去做一個資產管理計劃投資的標的。到後來我們開始做一個大的帳戶去投幾個標的。再後來去做3.0的版本,就是多帳戶和多標的的這種錯配,再到4.0版本,我們開始關注上市前的這一個標的的選擇,到最後我們現在定增5.0版本,實際上已經過渡到想做上市公司全方位一體化的金融服務商的這樣一個領域。就是我們參與到上市公司定增以後,成為它的股東,我們還會再想著如何幫助這個上市公司,更好的在資本市場當中去發展。

說到我們現在新的一個定位,做上市公司一體化的金融服務商,這個主要是從我們在過去的四年定增業務中所衍生出來的。在過去的四年我們成為了五百多家上市公司的股東,直到目前為止我們可能還是近兩百家上市公司的重要的股東。我們以後不可能說跟上市公司會突然就結束了,我們一定跟上市公司有很多的溝通,接觸,包括投後的跟蹤,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會去發覺,其實上市公司對於資本市場還是有很多的訴求的,我發現我作為一個專業的資產管理機構,很多訴求我可以幫助他。比如說在去年,我們就跟一家上市公司成立一個並購基金,最近兩年這種上市公司的外延式的需求還是比較旺盛的。

第一財經 張婧雯:從今年的2月份開始整個金融監管也是越來越嚴了,包括對定增也發了很多新的規章制度。是不是意味著這個市場上,定增的規模會縮小?

財通基金 王家俊:可能會有一定的影響,但這個影響從目前來看並不是很大。這次2月份的新政主要在四個方面對定增業務有影響。第一個是定增的底價定價機制發生了改變。但這個我看了一下,很多人覺得影響很大,但我實際操作過程當中,影響可能是最小的。因為過去定增底價的定價以董事會公布預案作為基準,往往從董事會公布預案,到真正實施定增可能要有三個月甚至半年的時間。如果這個期間整體的指數是在上漲的或者本身個股的基本面向好的話,它的股價往往會有比較好的上漲的走勢。就會造成什麼呢?造成公布底價的時間,和真的實施定價的時間有一個時間差,可能有三到六個月,這個時間股價又在不斷的上漲就會形成一個比較大的差價,所以在過去,底價和實施定增報價那天的價格會有較大的一個差價。現在是我們直接就改成了以報價基準日作為定價的基準日,向前推20個交易日的九折。這個時候最直觀的結果就是定增的底價和市價差價可能沒有那麼巨大,可能會在八五折到九折之間。但是從過去的一年來看,2016年我們看了一下,其實最終定增的詢價結果,不管底價有多低,但是它畢竟要競價要詢價。最終詢價的結果可能也就是在八五折到九折之間,所以這個影響我倒覺得不會特別大。

另外一個就是上市公司定增融資規模有總市值20%的上限。融資周期一定要間隔18個月,我覺得這些都是監管部門發覺,有一些上市公司會利用定增再融資,過度的圈錢。錢拿的很多但是沒有真正的對企業盈利能力做貢獻。這個政策實際上是規範了上市公司,過度的在市場上去融資或者我們叫到市場上圈錢。實際上對整個資本市場,我們覺得也是一個比較好的事情。

第一財經 張婧雯:這段時間市場跌跌不休,這個跟金融強監管一定是有非常大的關係。不知道您作為財通基金的總經理,有沒有感受到這樣的一種高壓的態勢?

財通基金 王家俊:這個感受還是比較明顯的。確實從去年開始,監管是不斷的從嚴,整個過程當中實際上去杠桿,去通道是非常典型的特徵。我個人覺得,這也不是什麼壞事情。因為畢竟金融還是要回歸本質,從我們觀察所得,以前做金融套利的,或者想去做通道的這種錢,市場以後可能就不會再有了。以後回歸到資產管理行業的本身,資產管理行業的本身的優勢是做風險定價,所以我覺得以後我們資產管理行業,一定要回歸風險定價的核心競爭力上。更多的是講夏普比率,更多的是談我冒多大的風險,應該去賺多少錢。

第一財經 張婧雯:金融強監管、去杠桿這些政策,可能會抑制整個資產泡沫,那麼資產價格也會相應的下跌。那在這樣一個環境當中,你們會相應的放慢自己新戰略的腳步嗎?

財通基金 王家俊:我覺得肯定不是放慢,肯定是加快自己做戰略定位或者戰略考慮的腳步。這個時候就考驗你的投資能力或者叫風險識別能力,把握市場脈搏的能力的一個機會。

點擊閱讀原文收聽節目語音版

欄目簡介

《投資人說》是第一財經推出的一檔專注二級市場投資人的節目。

這裡的”投資人”,不是”經濟學家”,而是真刀真槍在二級市場拼殺的實力派。

這裡的”說”,不是信口開河,而是荷槍實彈在市場中”說”到”做”到。

在這裡,投資不是紙上練兵,而是刀光劍影,真金白銀。所以,別人花了學費學到的功夫,我們必須看起、學起、走起!

文中觀點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

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