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產階級:活在朋友圈,困在夾縫裡

微信號:洞見

微信號:DJ00123987

01

節假日的朋友圈盛產定位不重樣的浪人。

這些人大多是些職場精英,有創業者,有團隊leader,也有正處於職業轉型期的朋友。

他們的朋友圈基本上能滿足一部分人對中產階級的意淫:

有部性能中上的代步車,一般多是賓士BMW;學區房不一定,但至少有處房產;婚戀狀況不詳,但孩子念得絕對是國際學校。在公司有自己獨立的辦公室,但又好像不太用上班;會說標準英音,出國旅行定位不重樣。

如果你相信了朋友圈裡這片繁華,你很可能遇到了假的中產階級。

哪裡有什麼中產階級,只是掙得稍微多一些的無產階級罷了。

02

年輕的時候我們聊未來談人生,現在呢,房、車、錢。俗啊,但能有什麼辦法?夢碎了,還有錢。但錢沒了,命就賤了。

誰沒有過夢想,可惜大多數人只擁有說出夢想的權力,卻沒有維護夢想的能力。

作為新銳中產主流的80後,無緣70後改革紅利的浪潮,也沒有90後無所畏懼的心態,上有父母下有子女的現實壓力迫使他們只能選擇穩定。

但沒人看到他們對周圍環繞的物價、房價、霧霾的恐慌。對虛度時光的悔意、對現實的不滿和對未來的焦慮讓他們只能提起褲子跑。

就好像面前是一個長長的通道,卻永遠也看不到前方的門。哪怕鼓足勇氣推開門,走進一看,依然是漫長的通道。

永遠在努力的路上,又永遠不得不努力。

03

日本趨勢學研究者大前研一曾經提出過一種社會架構:M型社會。

這個比喻很形象,左右兩側的底層階級和上流社會人群逐漸增多,而位於中部中產階級數量逼近低谷。其中相當一部分人,會在5到10年內回落至底層。

這並不是危言聳聽。如何保住已有資產,避免階層回落,是每位中產階級都該認真思考的問題。

作家毛姆寫過一部小說,《月亮與六便士》,講述了一位證券交易所的經紀人,從所謂的職場白領,蛻變為印象派畫家的傳奇經歷。

主人公為此做出了許多犧牲,但最關鍵的,是他鐵心追求夢想的那一刻:

「我不得不畫畫,就像溺水的人不得不掙扎。」

我身邊有位金融行業的高管,因工作需要不得不頻繁往來於北京與香港之間。我問他累不累,他說當然累,但僅限於身體,在精神上他始終在享受工作。

更有意思的是,五年前他還是一位普通的工程師,後來偶然結識了一位金融分析師,從此對投資領域產生濃厚的興趣,制訂轉型計劃,白天工作晚間學習,三年後踏進金融行業大門,步入能力提升快車道。

每位優秀的人,都該有這樣的覺悟:為真正感興趣並擅長的事物,拼上一切。

04

人們常把財富躍遷和階級流動比喻成「上車」:

上流社會人群穩坐車中,空調溫度適宜;車窗外眾人賣力追趕,精疲力竭後停下腳步隨遇而安,回歸小確幸式的生活。

但中產階級顯然更加尷尬。

他們一只腳勉強搭進車門,另一只腳仍在車外,不得不死摳住窗縫,在呼嘯狂風中用盡全力保持平衡,恐慌感撲面而來。

只是在瞬息萬變的今天,恐慌與焦慮已經無濟於事,對於心有不甘的中產階級而言,激流勇進成為了唯一的選擇。

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時代,也是一個相對公平的時代。再渺小的個體,也有魚躍龍門的機會,再陰暗的環境,也能在夾縫中照入微光。

無論何時,勉力前行都是我們一生的功課。

沒有放棄,就還沒有謝幕;

沒有成功,就還沒有失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