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酒店丨義大利的甜蜜生活

微信號:中國國家旅遊雜誌

微信號:cnt-media

義大利總是讓人愛恨交加,

世界頂級的文化遺產和潮流時尚

令人如醉如癡,

喧鬧、無序和低效率又令人頭疼不已。

好在,每座城市都有那樣一座頂級奢侈酒店,

一切繁雜都被擋在它們的大門之外,

而經典、馥鬱如同提拉米蘇一般的

La Dolce Vita(義大利語「甜蜜生活」),

則從亞平寧市井被請進你的房間,

僅供私享。

01

米蘭:文華東方酒

(Mandarin Oriental)

嫁入西洋時尚聖地的東方名門閨秀

從巴黎的隱蔽大門,到紐約的急轉彎斜坡入口,在頂級酒店界,文華東方酒店一向以考驗GPS導航系統而著稱,卻也正好契合了名人大亨們關門私享繁華的意願。從貝聿銘到凱文·斯派西、蘇菲·瑪索和林志玲,都是這家發源自東方的頂奢酒店的粉絲,情願分文不取為它拍攝形象廣告。米蘭文華東方酒店雖然位於時尚及運動明星雲集的城市心臟地帶,也同樣踐行著大隱隱於市的古老東方哲學。

從地圖上看,中央車站以南、大教堂以北有一個明顯的矩形,規整如希臘奧林匹斯山上的神廟一般。這個區域由Montenapoleone、S.Andrea、Della Spiga和Borgospesso四條街圍成,在時尚界的地位類似於巴黎的「金三角」(由香榭麗舍大街、喬治五世大街及蒙田大道組成的購物天堂,奢侈大牌的匯聚地),Armani、Prada、Bottega Venetta、Dolce & Gabbana等大牌皆發跡於此,從這裡把義大利的時尚潮流輸送到全世界。米蘭文華東方酒店位於這一黃金區域中最幽靜的所在——沿Via Monte di Pieta街走到一條深園長廊的盡頭,一組四座連體的18世紀貴族大宅,與那份時尚的熱鬧背道而馳。

文華東方酒店的裝飾風格崇尚簡潔明快,米蘭這一家也不例外,從大堂到電梯再到走廊,整個公共區域絕無一點繁文縟節,但所用材料皆高端名貴。酒店的設計師是義大利國寶級人物Antonio Citterio,出於對發源地——東方的尊重,酒店建築中的中式設計元素比比皆是:中軸對稱、左右長廊、照壁中堂、一進二進等空間布局……整體色調也是東方建築最常用的黑白灰三色,難能可貴的是,這些與西洋古典建築的基底的連接天衣無縫,毫無違和之感,同時,大膽運用分割線來體現層次感,呈現出如同T台模特一般的「魔鬼身材」。

104間客房(含套房),同樣被設計師以精準手法玩轉於黑灰白三色之中,我忍不住拿足球豪門的球衣顏色開玩笑:「這裡是米蘭雙雄(AC米蘭隊與國際米蘭隊,球衣的主色分別為紅、黑和藍、黑)的主場,為什麼請了位尤文蒂尼(對都靈尤文圖斯隊球迷的稱呼)?」實際上,這家酒店沉練淺雅,既沒有米蘭雙雄球衣一般的撞色浮華,也無尤文圖斯「老婦人」的沉悶風格,房中家具頗具現代感、充滿富於人性化的巧思。

推開船艙式的推拉門,除了黑橡木衣櫃、新古典意式大理石浴室這些本土化奢華,還有點睛的紫色蓋毯及鵝黃燈飾,熟悉的「文華色」讓人倍感親切。同樣熟悉的還有文華東方享譽世界、號稱「絕不妥協牌」的拖鞋,絨線面料上的LOGO依然是用金線手工繡出來的,全家出行的話,爸爸、媽媽和寶寶的尺寸一應俱全,十分暖心。

耳畔傳來鐘聲,透過寬大的窗子,在房間的任何地方都能看到稍遠處Duomo大教堂的尖頂和鐘樓,這一待遇只有高層住客才有。

酒店東方式恰到好處的殷勤好客不僅體現在客房服務,還有米其林水準的餐飲。來米蘭不能不吃藏紅花燴飯和半熟小牛肉,它們就如魚和熊掌,通常在一餐之中不可兼得,但在酒店一層的Seta餐廳,我享受到了二者在一道菜中的強強聯合,形狀美輪美奐猶如太陽,味道也是如日中天般飽滿。

這家餐廳開設不滿一年,就拿下了米其林一星Fine Dinning Room(高級美食餐廳),果然名不虛傳。放下餐具,環顧四周,一張熟悉的面孔向我露出微笑,我也舉杯示意,但一時沒想起他到底是誰。

吃罷正餐,在戶外的Mandarin Bar點了一杯著名的文華雞尾酒,要了一份米蘭經典小食Aperitivo,忽然如夢方醒——剛才遇到的那位是國際米蘭的一位球星,身旁坐的是他的名模太太。我不禁為自己的後知後覺懊惱,一位白髮蒼蒼的服務生「安慰」我:「文華東方的水療中心一直是能邂逅最多明星的地方,晚上他也許會和你在同一個遊泳池或一間泰式按摩房裡再次相遇呢。更何況,這裡是米蘭,我們還有一間Massimo Serini(義大利時尚造型教父)經營的頂級美髮沙龍!」

Tips

周邊逛逛

■ 酒店本身就位於舉世聞名的時尚四方區,不過按照義大利人的習慣,一般店鋪中午才陸續開門,習慣早起的話,可以步行往西去Sforzesco城堡,雖然名氣不如大教堂,卻也是米蘭最重要的建築之一,見證了這座城市興衰榮辱的全過程,內部還有幾座博物館。

■ 返回酒店的路上,可以參觀布雷拉美術館,這裡收藏了大量文藝復興和巴洛克時期的作品,曾經是拿破侖的私人畫廊,除周一外,每天8:30就早早開門。

■ 想買買買又不想落俗套,可以去連招牌都沒有的時尚聖殿Corso Como 10,或是著名的連鎖折扣店D-Magazine,都在從酒店步行可至的範圍內。此外,推薦阿瑪尼旗艦店附設的餐廳,理由很簡單:每一款食物都如同頂級奢侈品。

02

佛羅倫薩:薩沃伊酒

(Hotel Savoy)

眠於百花深處,才知「鮮花之城」的精髓

義大利語,是以佛羅倫薩為中心的托斯卡納地區方言口音為標準。Firenze,在古托斯卡納語——就是但丁寫《神曲》所用的語言中,意為「鮮花之城」。這個精致美麗的名字倒也實事求是:陽光下的藍天白雲,與色彩鮮艷的牆壁、深綠色的百葉窗、深紅色的屋頂,正是佛羅倫薩的日常色彩。

佛羅倫薩是文藝復興的發祥地、西方世界重要的精神故鄉,如果想找一家深諳文藝之髓的下榻處,去共和廣場上的薩沃伊酒店(Hotel Savoy)就對了。

在前台等待辦理入住手續的幾分鐘工夫,熱情的服務生已經為我送上地圖,並把好玩的去處和我講得一清二楚:在佛羅倫薩地圖上畫個圈,從始建於公元4世紀的美第奇教堂到聖母百花大教堂、烏菲茲美術館、美院、老橋,直到上世紀新建築運動的代表作Santa Maria Novella火車站正好都能囊括其中,這個圈的半徑大約是步行15分鐘的路程,而圓心,就是酒店所在的共和廣場。共和廣場是當年美第奇家族公示新政令和達·芬奇發明的新玩意的地方,如今的用途和那時差不多,依然是以特色市場、商店和咖啡館為主。

住進酒店最高的五層,推開窗戶,可以體驗一下身在「文藝復興中心的中心」的感覺。

酒店設計由佛羅倫薩當代設計大師奧莉加·波利齊擔綱,整體呈現優雅、柔和的義大利現代風格。上好的拼花地板、精致的義大利亞麻制品和經典的大理石馬賽克浴室等相映成趣,都讓人無法挑剔。美麗的陶瓷工藝品看似隨意地擺放在房間內,水晶燈,落地燈,台燈,還有小小的燭台……幾乎可以自成一個展覽。

這家酒店和中國緣分不淺,劉翔為都靈冬奧會做火炬手時便下榻於此,中國當代最重要的珠寶設計師之一萬寶寶曾對自己在這裡度過的「翡冷翠一夜」予以極高評價:這是一家小型藝術品展覽館,每日沉浸在如此美妙的時空裡,真的是一種身心的陶醉和精神的滿足。

走進「大教堂套房」,左前方是佛羅倫薩的標誌聖母百花大教堂,右前方則是文藝復興和世界近代民主的搖籃之一舊宮,現在地方政府和議會還在那裡辦公。在酒店小小的健身房裡,還可以俯瞰整個佛羅倫薩的屋頂,包括大教堂「百花齊放」的圓頂。

酒店附設的米其林餐廳Irene,以集團創始人的女兒命名,她的兒子就是集團當代的掌門人。餐廳有一股由內而發的名門閨秀的淑雅氣質,門外是人聲鼎沸的廣場,屋內卻優美而安靜。為了配合這一氣質,我本想選擇些小清新的食物,彬彬有禮的侍者卻禮貌而堅決地搖搖頭,指指菜單上的王者——佛羅倫薩牛排,選用的是亞平寧最好的Chianti牛,它的品質是毋庸置疑的,因為分量太大,一餐沒吃完,打包回酒店,第二天拿出來一嘗,即便已經涼透,依然細嫩多汁,真的是「牛」。

最讓我流連忘返的,是酒店前台旁的精品花店,由來自荷蘭的裝飾藝術大師Sebastian Bierings主理,荷蘭女王貝婭特麗克絲和Lady Gaga都是他的忠實粉絲。這間花店的存在,替「鮮花之城」給涉足於此的旅人留下了名副其實的羈絆。

Tips

周邊逛逛

■ 從酒店前往佛羅倫薩的各主要景點都是步行舒適區。除了如雷貫耳的經典,也不妨在平凡中發現美好,比如佛羅倫薩以牛排出名,作為副產品的牛肚成為特色小吃也就順理成章。全城公認最好吃的牛肚包,就在但丁故居樓下,距離酒店不到百米,出門連轉四個彎即到。

■ 著名的烏菲奇美術館和學院美術館者都偏重繪畫,聖母百花大教堂以東一個街區的Bargello宮,才是雕刻的聖殿,有大把教科書上的泰鬥之作,卻十分清靜,門票又便宜。

■ 從聖母百花大教堂往北一個街區,就是「佛羅倫薩之胃」——中央市場,除了連吃帶買各種經典美味,附近San Lorenzo街的皮具市場也會讓vintage控眼前一亮。

03

羅馬:德露西酒

(Hotel de Russie)

在西班牙台階人擠人?不如在精品酒店羨煞人!

來到羅馬,是像《羅馬假日》中的奧黛麗·赫本一樣坐在西班牙台階上呆萌地吃冰淇淋,還是像《甜蜜生活》中的安妮塔·埃克伯格一樣在許願池前忘情戲水?在這座步步名勝的「永恒之城」,選擇的確是一個問題。

羅馬最中心的位置是人民廣場(Piazza Popoli),從廣場拐進Via del Babuino街口,就是被《Lonely Planet》形容為「名流雲集」的德露西酒店(Hotel de Russie),這家精品酒店在幾乎所有的酒店排行榜上占據著羅馬Top1的位置。

從我的房間可以看到人民廣場中間的方尖碑,以及始建於公元前86年的城牆和城門,在房間外的走廊,可以看到羅馬市中心唯一的私家花園。如果是住在我正上方的那間套房,則可以俯瞰「永恒之城」的歷史中心,直到世界天主教的中心梵蒂岡。

第一次來羅馬時我還很年輕,喜歡在人民廣場往北的波格賽別墅公園(Borghese)溜達,那裡有古怪髮型的挺拔松樹和踩著速滑酷鞋在其間飛馳的少年;沿南坡朝廣場方向走,一片鬱鬱蔥蔥的植物阻斷了滿目的紅牆白瓦,附近立著一塊電影外景地的介紹牌,似乎是《羅馬假日》裡派克和赫本在這裡說過一番什麼話。多年後,我終於見識了枝繁葉茂的另一端——德露西酒店的「秘密花園」,結滿碩果的橘樹和檸檬樹間錯在茂密的紫衫和玫瑰灌木叢之間,光潔卻不滑膩的大理石階梯,從三圍新古典主義粉絲建築環抱的中庭,漸次攀到水塘、洞口和被荊棘攔住的最高處。

酒店之所以被喚作「Russie」(俄羅斯的法語拼寫),是因為這裡從1814年(沙俄擊退拿破侖之後不久)起就不斷接待沙皇家族的成員及眾多俄羅斯著名藝術家。1917年,下榻於此的法國著名先鋒詩人讓·谷克多將其定義為「世間的天堂」。如今酒店內部的時尚感,要拜著名建築師Tommaso Ziffer所賜:一百多年前可供貴族婦女蓬鬆襯裙通行的寬敞樓道得以保留,向現代主義的些許折中,讓內部空間呈現出多種風格井然有序、穿越時代的典雅景致。本著一貫的「在地化」追求,設計師精心挑選了一批「非常羅馬」的藝術品,哈德良皇帝寵愛的美少年提諾烏斯石膏像、四輪戰車疾馳而過的石雕、表達兩情相悅的抽象雕塑……總能在樓梯轉角或大堂盡頭瞥見。

122間客房和不同樓層的沙龍,在由中性光線投影造成的微妙視覺調整下,從門口的綠藍色漸變到屋內的溫暖象牙色。家具均有著大方明朗的線條,部分帶有橙黑漆的亞洲風。房間內有不同的風景,有的抱擁精致的秘密花園,有的直面壯觀的人民廣場方尖碑,也有的平視羅馬平凡人家紅牆間的晾衣繩。

酒店工作人員都希望客人不要賴床,畢竟,酒店置身於人民廣場和西班牙階梯之間的優異位置,而這座古有那麼多美景可看,有那麼多美食可品。實在不想出門的話,秘密花園裡的Le Jardin de Russie餐廳也能品嘗到地道的地中海美食,即使是一盤最簡單的義大利中南部媽媽飯——茄汁意面,也不失米其林餐廳的水準。

斯特拉文斯基酒吧和尼金斯基套間,是酒店最耀眼的部分。前者,俄羅斯音樂家曾夜夜買醉,如今成為羅馬本地人趨之若鶩的聊天處;後者,芭蕾舞王曾經下榻,如今憑借172平方米的巨大體量和同樣大小的私人露台,成為城中最好的派對舉辦地,當然,也是最貴的,貴有貴的道理——牆上掛有舞王最滿意的《小醜》劇照,浴室淋浴部分的面積就相當於一間當臥室。

Tips

周邊逛逛

酒店所在Vomero是那不勒斯的富人區,也是世界知名的快走、慢跑的勝地。可以從酒店一直蜿蜒上山,到達制高點Sant Elmo城堡,不想走路也可以乘纜車,那裡的風景比起半山腰的酒店更為悠遠,作為守備南方第一大城的軍事要塞,裡面的遺跡會讓軍迷們大開眼界。那不勒斯當代藝術博物館也在堡壘裡。城堡旁邊San Martino修道院有模型迷最愛的航海博物館,庭院美而靜謐,坐下來吹著海風、看著無敵海景喝上一杯,怎一個爽字了得。

●撰文圖片千江月、Summer●編輯Rita

五月,向勞力者致敬!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