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開了一次很不尋常的會議

微信號:格上理財

微信號:gesafecom

作者:牛彈琴

來源:牛彈琴(ID:bullpiano)

4月25日,中央開了一次很不尋常的會議。

最大的不尋常,是會議的主題:就維護國家金融安全進行第四十次集體學習。

最高主管層圍坐在一起,就某個重大問題,請官員或專家來具體講解,然後討論學習。這應該也就是中國政治的一道特殊風景,可能不愛學習的川普肯定做不到,喜歡教育別人的普京同學也不會有。

但孔老夫子說過,三人行,必有我師焉。躋身政治局的,肯定都是人生贏家。但也並不表示所有人對所有事務都很熟悉,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所以,學習就很重要,做學習型政黨很重要。

這一次學習國家金融安全,這也是政治局首次就金融安全集體學習,放在國內外金融充滿挑戰的時刻,尤其特殊針對性。

新華社26日發的通稿,牛彈琴仔細數了下,約1800字,對金融的重要性做了充分的說明,將其提升了「治國理政的一件大事」來看待。

根據新華社報導,在學習會上,最高主管人說:

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經濟平穩健康發展的重要基礎。

維護金融安全,是關係大陸經濟社會發展全局的一件帶有戰略性、根本性的大事。

金融活,經濟活;金融穩,經濟穩。

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保持經濟平穩健康發展,一定要把金融搞好。

這也意味著,金融工作不是一個財經專業部門的工作,而是事關全局穩定和完全,事關治國理政的成敗。

確實,沒有一個大國不重視金融。

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據說就曾說過,說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國家;如果你控制了糧食,你就控制了所有人;如果你控制了貨幣,你就控制了整個世界。

一句話,沒有金融安全,就沒有國家安全;不是一個金融大國,就不會成為一個世界大國。

在新華社發的這篇通稿中,有一個詞被提到了22次!

這個詞,就是:風險

金融,是一個非常神奇的領域,給我一個支點,我就能撬起整個地球!但杠桿一旦失調,往往帶來難以預測的金融風險和危機,甚至會向全面危及轉化。

但新聞稿提到了國外的金融風險,卻沒有提國內風險,一個最大的可能,因為金融工作高度敏感,新聞稿做了一些淡化處理。

比如,新聞稿也沒提「一行三會」負責人講解,但為什麼央行是行長周小川、銀監會是主席郭樹清、證監會是主席劉士餘,都是一把手,偏偏保監會出席的是副主席陳文輝?

這都需要體會。因為答案是:保監會主席項俊波剛剛被查了。

但仔細研讀最高主管人對金融安全的講話,其實極具針對性。

比如:

1、他說,在經濟全球化深入發展的今天,金融危機外溢性突顯,國際金融風險點仍然不少。

確實如此,一只南美洲亞馬孫河流域熱帶雨林中的蝴蝶,偶爾扇動幾下翅膀,可能在兩周後引起美國德克薩斯引起一場颶風。這種蝴蝶效應,最明顯的就是在金融領域。英國脫歐,之所以成為黑天鵝,就是因為其帶來的讓人猝不提防的巨大風險。

2、他說,一些國家的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調整形成的風險外溢效應,有可能對大陸金融安全形成外部衝擊。

這其實主要指美國了。因為在這個世界,能對中國金融安全構成強烈衝擊的,只有美聯儲的貨幣政策和美國的財政政策。現在美聯儲持續加息和縮表,以及川普政府剛剛公布的大減稅政策,造成世界範圍的美元回流、資本外逃,這也對人民幣穩定構成了嚴重威脅。

3、他說,維護金融安全,要堅持底線思維,堅持問題導向……堅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底線。

新聞稿沒有明說什麼是國內金融風險,但並不是什麼都沒有提。所謂問題導向,其實就是風險,這肯定包括老百姓很痛恨的一些金融詐騙,多少中國老人辛辛苦苦一輩子,不捨得吃不捨得穿,卻被一些網路金融騙子騙得傾家蕩產、妻離子散。

當然,還有更嚴重的,一些地方片面追求GDP,寅吃卯糧,債台高築,如果欠債主體不是政府而是企業,早就應該破產倒閉了;一些金融企業,隱患重重,對金融安全構成了嚴重的威脅。

金融出了問題,有時候是要命的問題。

這關係到的是整體國民的福祉,還關係到的是一個國家政權的穩固。

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多少強大的政府一夜之間倒台。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從美國到歐洲再到拉美,多少執政黨在選舉中一敗塗地。

所以,最高主管人提出了6條要求,幾點粗淺理解如下:

第一、深化金融改革。

所謂要完善金融體系,應該就包括了對金融領域的布局分工的調整。是不是保留現在的「一行三會」,還是根據國際慣例有所調整?相信都已在籌謀中。裡面還有關鍵一句是,「強化審慎合規經營理念,推動金融機構切實承擔起風險管理責任」。像姚老板這樣,用賣保險的資金在股市呼風喚雨,顯然有違金融安全。姚老板的事情,可能還沒有完,可能還會有新的姚老板。

第二、加強金融監管。

裡面有三個統籌:統籌監管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統籌監管金融控股公司和重要金融基礎設施,統籌負責金融業綜合統計。一句話,對「大到不能倒」的金融企業,必須嚴格監管,這其實也正是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的血的教訓,當年正是雷曼、「兩房」、AIG等巨無霸企業缺乏監管,將風險忘在了腦後,最後釀成了驚天災難。

第三、處置風險點。

這條其實就是談國內金融風險,內涵相當豐富,尤其是這句話:「控制好杠桿率,加大對市場違法違規行為打擊力度,重點針對金融市場和互聯網金融開展全面摸排和查處」。像趙薇女士6000萬撬動30個億的做法,這種嚇人的杠桿率,可能得好好查查;另外,互聯網金融,野蠻生長的階段,可能也該過去了。不忽視一個風險,不放過一個隱患。

第四、金融要支持實體經濟。

這是對脫實向虛的一記棒喝。中國這麼樣一個大國,光靠玩虛擬經濟,是不可能成為一個真正的強國的。一旦金融脫離實體節奏,就會進入泡沫階段。但如何破解辛辛苦苦幹30年,還不如人家炒一套房這樣的問題,確實需要深刻反思。

第五、主管幹部要懂金融。

第六、要加強黨對金融工作主管。

這其實都是講金融的工作能力。中國有特殊國情,發展金融業要從國情出發,不要照搬照抄,要加強黨對金融工作的主管。但一個理想的社會,一個具備金融知識的官員,比一個不具備金融知識的官員,肯定擁有更多的上升空間。

當然,也不乏挑戰,多少懂金融的高級幹部,就被自己玩到了監獄裡面!包括本來要來上課的項俊波。可能,隨著金融反腐的推進,這個名單還在不斷增加。

最後,簡單總結一下

可以說,4月26日的這次集體學習,是中國對金融安全的一次集中審視,也確實看到了金融領域存在的重大隱患,也在努力未雨綢繆不發生重大險情。

另外,從全球格局看,隨著中國國力的提升,人民幣必然會成為國際主要儲備貨幣,中國必須成為世界金融大國。這也需要在金融領域展開一系列的改革,試點,突破。當然,金融反腐,就不用多說了。

金融活,經濟活;金融穩,經濟穩。

但所有的前提,就是把自己的事情辦好。讓老百姓免於各種金融詐騙,讓金融大盜們現出原形,讓實體經濟獲得強大的金融支撐。

一句話:要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底線。

記住,這是底線!存在著這樣的風險,必須反復提醒警告。這樣的措辭,在這次新華社通稿中,出現了至少兩遍!

格上財富:在基金業協會登記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十年深度研究,甄選陽光私募、PE/VC、海外基金等高端理財產品,為您的資產增值保駕護航!

內容轉載自公眾號

牛彈琴

牛彈琴

了解更多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