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頭條與騰訊、搜狐「法庭見」,版權之爭到底孰是孰非?

微信號:移動互聯網

微信號:ydhlwdyq

當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還沉浸在與新美大掌門人王興暢談「TMD是否到來」的喜悅中時,騰訊、搜狐一前一後的訴狀頓時讓他的心情布滿烏雲。原來,今日頭條因涉嫌侵犯其作品版權和約稿版權被訴至法院,並就涉案作品索賠經濟損失百萬級。

今日頭條此次被起訴發生在宣布D輪融資後不久,與3年前C輪融資後被搜狐、新京報圍攻的情形驚人相似。值得玩味的是,世界知識產權日(4月26日)當天,中國新聞媒體版權保護聯盟宣告成立,騰訊、搜狐刻意選擇在這一時機公布,意在從輿論上對今日頭條形成高壓態勢。

換個角度看,騰訊、搜狐此番大動幹戈,表明對今日頭條侵權行為已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那麼問題來了,3年前曾陷入版權侵權漩渦的今日頭條,為何沒有吃一塹長一智,再次因涉嫌侵權而坐上被告席?今日頭條口口聲聲說的版權保護是否落實到位?

騰訊、搜狐起訴今日頭條在理

最新消息是,今日頭條迅速展開回擊,反訴騰訊、搜狐侵犯其作品版權。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讓吃瓜群眾傻傻分不清楚。作為一名內容創作者,我對侵權也是深惡痛絕,並時常因維權艱辛而煩惱,因此我特別理解並支持三大平台對侵權零容忍的態度。不過,是非曲直終究要有個定論,我相信真理越辯越明。

先介紹下「法庭見」的雙方基本情況,騰訊、搜狐是老牌門戶,騰訊新聞、搜狐新聞是其在移動時代的攻城利器,為搶占個性化閱讀這一風口,雙方策略不盡相同,前者力推天天快報,對標今日頭條;後者採用「編輯流+推薦流」雙模式,通過搜狐新聞向用戶提供資訊。

至於今日頭條,自完成C輪融資以來,圍繞其定位、模式和前景的討論就未曾斷過。從產品角度來看,在用戶眼裡今日頭條是新聞客戶端,但張一鳴更願意把其當作信息分發平台;從公司角度看,用戶認為作為新聞聚合類應用的今日頭條具有媒體屬性,理應屬於媒體公司,但張一鳴和他的投資人則將今日頭條定性為技術公司。

簡單而言,三者共性是發力個性化閱讀,實力強弱依次為騰訊新聞、今日頭條搜狐新聞。不同之處在於門戶出身的騰訊、搜狐組建一支人數不少的專業內容團隊,擁有不俗的原創能力,而今日頭條本身不生產內容,更像是內容搬運工。摸清三者「底細」後,有助於了解本次版權糾紛的起因和責任歸屬。

今日頭條被騰訊、搜狐起訴,原因在於涉嫌侵犯其獨家版權,這句看似簡短的話透露出兩大信息:

一、騰訊、搜狐對獨家版權極為重視,信息爆炸時代,不少內容創作者為了爭奪用戶稀缺的注意力,追熱點、快速創作成為常態,鮮少能生產經得起時間沉淀的大作,即便是部分機構自媒體,在現實利益的驅使下,流水線式生產難以保證內容質量。相比之下,騰訊、搜狐這樣堅強的後盾,更有利於打消內容團隊的後顧之憂,使其專注生產優質內容、獨家內容,珍惜心血之作在情理之中。

二、今日頭條侵權方式是未經允許大量抓取騰訊、搜狐獨家內容。今日頭條已和國內大部分主流媒體都達成合作、取得授權,但是否包括騰訊、搜狐,我持懷疑態度,前者是今日頭條頭號大敵,去年因投資受阻不歡而散;後者3年前便與今日頭條打官司,如今強勢崛起讓其壓力陡增,冰釋前嫌達成合作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不過,內容授權不成難不倒技術驅動的今日頭條,於是私自抓取網站內容。

張一鳴或許會搬出「技術中立原則」「今日頭條拒絕價值觀先行」等觀點來解釋,拋開是否正確不談,他似乎忘了3年前身陷版權風波時的表態:「無意‘掠奪’版權,因為節省下的費用根本也支撐不了核心的價值。」「如果內容非常高質量、非常獨家,我們也可以考慮通過商業合作的方式來達成。」無不在打臉張一鳴。

因此,騰訊、搜狐起訴今日頭條一役,我支持為獨家內容操碎心的騰訊、搜狐。

今日頭條反訴騰訊理虧

今日頭條也不甘示弱,反訴騰訊、搜狐侵犯其作品版權。以騰訊為例,今日頭條官方宣稱,今年4月與中國版權保護中心合作,幫助頭條號作者進行維權。中國版權保護中心的數據顯示,截止今年3月底,僅今日頭條千人萬元、百群萬元作者就被天天快報侵權文章達20913篇,通過中國版權保護中心發函成功刪除文章有19311篇。

港真,這一自相矛盾的說法讓我倍感疑惑。一方面,今日頭條聲稱天天快報侵犯其作品版權,又說幫助頭條號作者進行維權,作品版權到底屬於今日頭條還是頭條號作者?我認為屬於頭條號作者,張一鳴「今日頭條是技術公司而非媒體公司」這一表態已說明一切。

另一方面,既然作品版權屬於頭條號作者,那其在天天快報、UC頭條等多平台發布,就談不上授權或抄襲,而今日頭條全網監測侵權、與維權騎士配合進行站外侵權稿件刪除固然值得肯定,但經常出現「確認授權」「確認抄襲」之類的提示讓人尷尬不已,我猜今日頭條此舉真實意圖是獲取頭條號作者內容首發權。

我不否認頭條號作者的文章在今日頭條發布且標記原創後,被抄襲黨直接拿來在天天快報發布,但也存在在天天快報個人帳號發布後被誤認為「確認抄襲」這種情況。至於哪種情況占上風,恐怕只有今日頭條更清楚。

在我看來,今日頭條急忙反訴騰訊、搜狐侵權理由並不充分、站不住腳,或許是被戳中軟肋後做出的過激反應,亦或是被對手壓得喘不過氣來的宣泄之舉,公關秀色彩過重。

版權之爭背後:今日頭條危機開始浮現

4月下旬以來,今日頭條進入多事之秋,接連曝出直播涉黃、充斥不明資質醫療廣告等負面新聞,這也不難理解,公司到了一定規模會暴露出很多問題,而且發展越快規模越大承擔的社會責任就越重,在競爭激烈的內容分發領域更是如此。顯然,已成為眾矢之的的今日頭條並未做好應對準備。

同時,醜聞頻發代表今日頭條危機開始浮出水面。在信息分發領域占據領先優勢後,今日頭條接連發力短視頻、社交、國際化,而且取得一定建樹,比如短視頻進入行業前三,微博也對其偷襲社交嚴加防范。但問題在於,上述領域均處於投入階段,短期內不可能做到規模化營收,而被稱為現金奶牛的信息分發業務正遭遇嚴峻挑戰。

盡管張一鳴為今日頭條設計多元化商業模式,但難以改變廣告是營收絕對主力這一現狀,其屬於常見的流量變現生意,商業邏輯是:想方設法提升用戶規模和停留時間,以此來吸引更多廣告主。今日頭條賣力宣傳用戶日均使用時長76分鐘也就見怪不怪,幕後功臣是內容生態和個性化推薦,前者為拉新、促活服務,後者扮演驅動引擎角色。

在我看來,無論張一鳴在談及與BAT的關係時如何雲淡風輕,今日頭條面臨來自BAT的競爭壓力疊加是不爭的事實,尤其是砸錢爭奪優質內容創作者、整合分發矩陣,手段看似簡單粗暴,但對於渴望提升影響力和收益的內容創作者頗具吸引力,今日頭條正面臨頭部內容創作者流失的尷尬。

事實上,用戶對今日頭條的不滿也在上升,信息碎片化並不代表快餐信息可以重量而不重質,標題黨、低俗化飽受詬病,類似內容的持續推送,也容易引發用戶審美疲勞和反感。一邊是內容創作者的大規模出走,一邊是用戶與日俱增的抱怨,陷入內憂外患的今日頭條根基開始不穩。

更為殘酷的是,不戰隊、沒朋友正成為今日頭條的掣肘。《殺死今日頭條》一文指出,孤立無援甚至為此影響到業務和變現是今日頭條一大焦慮。也許,去年年中,今日頭條拒絕騰訊伸出的橄欖枝,選擇堅持獨立發展是個錯誤。今日頭條與BAT戰火從信息分發蔓延至短視頻、直播,競爭升級意味著利益衝突已到不可調和的地步,其想從巨頭圍剿中成功突圍,難度可想而知。

我認同《賣給BAT要趁早》一文提到的一個觀點:在互聯網馬太效應愈演愈烈時,說到底是BAT掌握著中國互聯網核心資產的定價權。「很多人覺得賣給BAT就喪失了獨立發展的機會,實際上賣給BAT才能保留獨立發展的火種。」可以預見的是,自稱「當騰訊員工沒意思」的張一鳴,騰訊動起真格來可沒好果子吃。

熱門文章